《暗器高手》

第23章 饿狼大阵

作者:李凉

唐小山懒得理他,龙腾九天轻功施展开来,霎时蹿掠于山林之间,任那仇冠群如何追逐,始终稍逊一筹。

越追越远,他不由怒火更炽,长啸出口,似在引唤救兵。

唐小山上次尝过苦头,当知警惕,他得速战速决,喝道:“你会叫,我也会叫!”猛地一啸,掠空冲向树梢。

仇冠群哈哈诖笑,疾追冲来。

唐小山猝然攀枝折叶,喝声倒打下来,那株枫叶,又大又平,在他天女散花方式倒打之下,有若一层云雾,疾卷过来,罩得仇冠群视线受阻,他急忙劈掌慾击散,岂知此时受巧劲之托,闪闪掀抓之间,总难散去。

待那枫叶慾散,唐小山却已反扑过来,手中十数枫技,直若神枪,狠命捅杀而至,任那仇冠群武功了得,一时间亦被捅得手忙脚乱,倒栽地面。

他猛发掌,打得枝条散乱,唐小山更求之不得,喝着:“千蜂出阵!”掌劲一吸一带,断技霎若通灵巨蜂,四面墼得仇冠群狼狈闪躲。

一个不察,腰背受击,疼得他落地打滚以闪避,那断枝在无掌反击之下,更形凶猛击来,连中七八下,仇冠群闷叫又起。

唐小山手中仍有枝条,相准准往他脑袋砸去。咔然一响。

敲得仇冠群哇哇大叫眼看暗器已失,逮着机会即已反扑。唐小山谑笑斥喝:“看我暴雨开花!”猛将手中树枝,化成无数碎片,倒打过来。仇冠群总忌讳于心,不敢抢攻。

唐小山却趁此叭叭劈来十数掌,又打得他东倒西歪,可惜他功力不够,伤不了什么。

仇冠群撞退之后,狂怒又起,厉吼:“我撕了你!”身着疯虎,狠扑过来。唐小山此时却是不动,喝喝谑道:“撕人的是我!”双手一张,便做出撕人模样。

仇冠群哪知有诈,见他不动,更自暗軎,猛劲再加,正慾狠击过去,猝见左右林中射来两道人影,他惊叫不好,两道人影却快若闪电冲至,数掌猛劈。

原是于双儿和苗多财,在唐小山啸引之下,赶来助阵。于双儿出身极乐神宫,武功本就甚高。至于苗多财虽弱了些,但他干脆找来石块儿当暗器。

偷袭之下,于双儿数掌打得仇冠群斜滚落地,苗多财打出石块儿更没头没脸砸来,疼得仇冠群又气又怒,待要反攻,却哪能抵挡三人合力抢攻。

于双儿抽出宝剑,一剑刺得他左臂挂血,闷呃一声,唐小山、苗多财七拳八脚打得他鼻青眼肿,哀哀痛叫,穴道又被试,已动弹不得。

于双儿把剑归鞘,冷声喝道:“你就是那恶浑蛋,实在该杀!”又踢他一脚。

仇冠群竟然受擒,实是一大侮辱,他厉吼狂叫不断:“你们敢动我一根汗毛,待救兵来到,一个也别想活命!”

唐小山谑笑:“哇,好怕喁!我怕死了,我哪敢动你,只想踹你而已!”

话声未落,猛脚踹来,别说汗毛,就连眉毛都快被踹光。

仇冠群哇哇痛叫后,再也不敢吭声,含怒忍下厉仇,一切等救兵前来再说。

唐小山瞧他不再鬼叫,踹来没意思,怒停脚,谑斥道:“不长眼睛家伙,单枪匹马也敢前来嚣张?你以为我是黄得贵,这么好欺负!”

仇冠群哪知唐小山武功进步神速,且有伏兵,这筋头栽得实是冤枉,他好悔恨!

苗多财嗔道:“听说他拐骗金湘兰感情?实在可恶!”

方才他听出什么,想来便气,又踹两脚。仇冠群怒恨于心,却不敢发作。于双儿道:“他必不只一人前来,咱们得赶快处理!”苗多财喝道:“杀了他,替天下人报仇!”

唐小山道:“那未免会引来天神帮报复,可是又放他不得,他既然有兽性,叫他过着快快乐乐的野兽生活!”说完,抓起仇冠群,喝叫一声走,三人复往深山掠去。仇冠群惊骇道:“你想干什么?”唐小山谑笑道:“只不过带你去动物园而已!”

仇冠群不解,却感觉那必定不是什么好地头,怒喝着你敢?唐小山却眉头不皱一个,谑笑着把人扣往深山。

一连掠过数蜂,唐小山终于找到一处高峰上之险坑。

方抵地头,且见不少兽便,该是野兽常出现地区。

唐小山将人丢下,呵呵谑笑:“从今而后,你将随时和可爱野兽为伍,请别有逃脱想法,因为我将布下天罗地网阵,任你神通广大,恐怕也要转个三十年,看看能否转出去!”

说完,他笑声更狂。苗多财立即击掌叫好:“自该如此,让他尝尝兽性滋味!”仇冠群怒道:“你敢——”却未见多害怕,毕竟武功若恢复,他根本毋需惧于野兽。唐小山讪笑:“反正仇已结定,我有何好怕,你慢慢享受吧!”不再理他,转向于双儿、苗多财道:“帮我布阵,困死他!”两人乐于参与,于是三人掠于树林,开始搬石移材。

偶而甚至将整棵巨树移往阵眼位置,工程可谓浩大,但在三人合力之下,并未显得特别吃力。

然而在耗去三人足足一下午光景,亦弄得他们筋技力尽,还好,终将天罗地网阵给布妥。此阵瞧来平淡无奇。但若不知进退之法,任你如何闯掠,就是无法转出五里方圆之外,瞧得那于双儿、苗多财不由暗暗称奇。唐小山想及上次石鼓山阵势被火破去,此次特别选了两峰间风口处。只要火势一起,必定引来对流风,只可能往外吹,根本无法往里烧,自可保住此阵安全。一切布妥之后。三人始再掠回险坑。仇冠群仍倒地不起,但经此时间缓冲之后,他平静许多。

见人回来,冷声说道:“扣住我,对你没什么好处,天神帮弟兄很快会找上你,到时你将付出惨痛代价!”

唐小山谑声道:“那要如何?放开你,付出代价更大,你认命吧,好好对付那些山狼虎豹!”

此时天色已暗,四处传来狼嚎,此起彼落,平添几许蛮荒残酷情最。仇冠群冷哼,仍是不怕。唐小山谑笑:“封去你武功,看你嚣张到何时!”仇冠群闻言,脸色顿变:“你敢?”

唐小山谑笑:“不敢呵!怕死了!”以行动回答,猛地施展独门手法,截封仇冠群多处穴道。苗多财道:“干脆废了他,省事多多。”

唐小山道:“本该如此,但他若废了,怎能和虎狼对抗?实已失去此行用意,我乃希望他兽性大发,将来和虎狼一样,连吃饭亦全凭一张嘴,那才过瘾!”

仇冠群脸色更变:“你才是畜牲!我饶不了你!”

唐小山谑笑:“等你出去再说吧,好好休息,你同伴马上来。”

他连封数十穴道之后,又搜光仇冠群身上所有东西,始解开麻穴,让他能恢复行动。

唐小山立即学着狼嚎,连叫数声,果然引来回应。他笑声更谑。

转向两人道:“走吧,母狼叫声一出,色公狼马上来。”转回仇冠群,谑笑道:“兄弟,小心被非礼呵!”

说完领着于双儿、苗多财长笑掠身而去。

仇冠群不由怒骂,然却唤人不回。眼看对方已逝去,狼嚎声却渐渐逼近,他不得不准备对抗。想及功力尽失,更形恼怒。

然那已无用,只好抓好树枝,爬向数上,暂时安身。

想及自己堂堂少门主,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实是慾哭无泪,不禁狂啸烂骂,想把唐小山锉骨扬灰,始能消去心头之恨。

怒叫无用,他却仍叫,无非想让时近可能经过之人听着面前来救人。

唐小山越奔越远,但仍听及仇冠群野兽般咆哮,自是谑喜不已,直道有人开始兽性发作矣!

苗多财忽见狼群渐入林区,亦自谑笑:“这下色狼对色狼,有得瞧啦!”

唐小山想及杰作,笑声不断。

于双儿想到什么,道:“狼群既然能进来,它们能出去吗?仇冠群岂非可以跟它们脱困?”

唐小山笑道:“没办法,此阵只进不出,纵使狼群能嗅及味道,但那是指直线路子,如若进入此阵,必定东转西转,身上味道一布满四周,它们照样迷惑而行之不出。也就是说,此处将越聚越多野兽,然后为拚食拼斗,到时仇冠群自必加入抢食行列,那才是最过瘾之事。”

苗多财听来鼓掌叫好:“反正狼群多得乱七八糟,趁此机会宰它几只也好,可算是为民除害啦!呃,该说除双害才对!”

三人笑声甚是爽朗,趁着黄昏余光,掠退山林。

森森林区,狼嗥不断,凄凉带残,大自然竞争本就残酷,却不知代表人类的仇冠群能有几分胜算?

渐渐地,狼嗥声中,亦出现人类嘶吼声,一场挑战,已自展开。

唐小山、于双儿、苗多财三人掠出此林区,找向一处高峰平台,远远眺望此林,足可享受隔岸观虎斗之乐。

他们本该直接回京城,但想及仇冠群可能招来魔鬼杀手,便决定暂时避开,待较平静些再说。

苗多财呵呵笑道:“那家伙该不会被狼群非礼了吧?”远处总传来淡淡喝声。

唐小山笑道:“若真如此,亦是他自找的,如此小丑,不必理他,倒是这把剑,得好好保存才行!”

抚着刚从于双儿手中接回之龙吟宝剑,心头实在许多。

苗多财欣笑道:“少门主不是说,要把它出卖万两金子?”唐小山道:“那也找到买主才行!”苗多财呵呵笑起:“在下自会努力找寻。”于双儿道:“难道一定要藏在这里?”

唐小山道:“待我把剑身上之武学秘诀悟出再说。”

说完,他又想抽出宝剑,猝又想及人在高处,宝剑光芒甚亮,如此抽出,可能数里之外皆能见着,不得不开始另觅隐秘处。

于双儿道:“我倒瞧出名堂,那龙纹线条原是细字组合,口诀大概刻在那上面。”

“当真?”唐小山想抽出,却又顾忌剑光外泄。

四下瞧去,发现左近百丈处有座陡坡,便掠行过去,找到岩缱裂处,一掌打出深洞,还不够大,抽出宝剑砍切岩层,剑落石飞。

眨眼挖出桌大秘洞,足可让三人藏身。

唐小山挤了进去,于双儿却表示站在外头即可,苗多财亦认为身在外边较自由,唐小山随他们意见,方始点燃火折子,往剑身龙纹照去。

他特别注意于双儿指示,瞧向剑身龙纹线条。

果然发现线条有若发雕,刻了细字,他欣喜不已,凝目再瞧,喃喃念道:“龙吟三式,惊天动地……”紧接着乃一连串口诀心法。

他登时激动万分:“果然有门道,难怪凌长昆能耍出剑招。双儿准备记下!”然后喃喃念句。

于双儿未带纸笔,只好抓来石块,写在石壁上。

如此,唐小山每念一宇,她便写一字。花了两刻钟,唐小山始将龙头线条文字念至线尾字体,该说是一字不漏。

念完之后,他复瞧往于双儿所记载,顺势再念。

他已发现几处不对劲之处,再次对照,这些字几乎全在线条交叉处,不知该是横甩抑或直用,让人十分头疼。

于双儿道:“既然如此,两用试试不就得了?”

唐小山恍然,干笑道:“说的是,你果然越来越聪明。”

于双儿娇斥:“我看是你越来越笨了!”

唐小山干笑:“或许是吧,见着你,我笨些又何妨?”暗道:“这叫大智若愚。”

于双儿斥笑:“可惜该笨时不笨,惹人厌!”

唐小山呵呵干笑,直道下次改进,便尝试着双向共用文字,果然理出一点儿头绪。

然而此功夫乃惊天老人独自所创,有别于惊天诀,唐小山要一时悟通,并不容易,他只好尽全力加以摸索。

他甚至将龙纹图形加以研究,那似乎是剑招演化诀窍要领。

不知不觉中已近二更天,唐小山仍未悟出结果。

苗多财已渐渐不耐,道:“有的东西,越是想它,越弄不清,暂时不想,说不定灵机突来,便什么皆悟通啦!”

唐小山笑道:“说的没错,可是我总不能一直把剑带在身边吧?”

于双儿道:“那就藏起来呵,待有机会再取回不迟。”

唐小山道:“反正魔鬼杀手要找的是我,回到京城,麻烦亦自不少,我看,我便留在这里研究,你们则回去探探消息,并放风声,说我出关到大漠去了,也好让他们转个十万八千里还摸不着边。”

于双儿笑道:“随你吧!”苗多财道:“卖剑之事仍有效吗?”

唐小山呵呵笑起:“只要你能找到冤大头,一切有效!”

苗多财满心高兴:“只要神猫出马,必定成功,你等着便是!”

说完,相互道别几句,他和于双儿始取道返往山下掠去。

唐小山瞧及背影消逝,怅然若失。

但随又打起精神,认真研究龙吟三式剑招。

深夜里,总闻得野林处,不断传出恶狼和人类搏斗声,唐小山幻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饿狼大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