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24章 桃花劫

作者:李凉

矮僧一楞:“明明己解,难道对方点穴手法怪异?”赶忙又把向仇冠群脉膊,终觉脉流简直乱七八糟,不禁皱眉:“这是何点穴手法?”

瘦僧亦凑过来:“我看看!”伸手便把脉。

唐小山见状笑道:“中了唐门霹雳截穴手,可要解上三天三夜喔!”

仇冠群闻声嗔吼:“有胆别走!待我恢复武功,必定割你人头当球踢!”

唐小山讪笑道:“说这话的该是我,不是你,看剑!”

他猝然凌空扑来,仍差十余丈,龙吟宝剑狠劈过来,剑气暴涨,迫得双僧拖着仇冠群滚往左侧。

叭然一响,一株腰身粗树被斜切成两截,哗啦啦倒栽压下,吓得几名杀手及狼群掠惶散去。

瘦僧喝着可恶,引掌慾劈,岂知唐小山早借阵势之妙,掠闪不见,气得他哇哇大叫。

矮僧道:“多叫无用,先解少帮主穴道,多一人,多一份力量。”

瘦僧自知道理,可是唐小山若不断干扰,岂非不易奏功,于是喝来杀手,要他们守住四周,这才又凑上前去解穴。

唐小山虽然截杀容易,但自家受到三阴之毒,始终无法拚足全力对敌,否则岂容他们逍遥到现在?如今见及他们束成一堆,自是攻击好机会。

于是喝向狼群:“该开工啦!”

狼群本已进食不少,肚腹未再贪饿,攻击意愿较低。

然而唐小山自知它们见血必狂,于是喝吼一声,身形如电冲向魔鬼杀手,借着宝剑威力,猛又将两位杀手劈成两半,鲜血喷出,腥红肉片裂开。

狼群见状,猝又咆哮蜂拥而上,魔鬼杀手顿时懔骇杀挡,一场人狼凶斗再次展开。

方一照面,杀手又被咬死四五名,其他人虽砍杀二十只饿狼,然却因狼群过多,已连被逼退,甚至矮、瘦双僧皆被波及,不得不复往树上掠去。

唐小山早就算准此点,怎肯让人上树,眼看谁上何树,必定挥出剑气砍来,那树倒人坠,迫得双僧复往他树掠去。

结果仍被砍去,逼得瘦僧不得不放弃解穴任务,喝道:“我拚他,你们快解穴!”凌空倒蹿唐小山,双掌连劈不断。

唐小山斥喝:“不要命尽管来!”宝剑挥砍,剑气暴斩过去,瘦僧一连三掌化之不掉,只好连翻筋斗掠向高空。

唐小山见状喝斥:“给我死来!”

猛又反剑劈冲过去,相准对方腰际,准备切成两半。

瘦僧冷喝,身形转闪数筋斗,避去剑锋,反掌过来。抢急慾攻,劲道暴强数倍,硬想劈人于掌下。

唐小山倒抽宝剑,斜切过来,自知剑势快于对方,他若不躲,必定手臂落地,说时迟,那时快。瘦僧竟然不俱剑锋,猛探右掌。叭然一响。

整条右臂已被砍下,他却硬撑下来,左掌含劲猛吐,砰地打中唐小山左胸口。

哇地猛吐鲜血,唐小山霎时倒栽地面。

于双儿见状,惊骇慾哭,赶忙扑来,任那瘦僧掌劲乱劈,硬是抢回唐小山,没命弹退。

瘦僧虽断去右臂,却仍神勇无比,哈哈狂笑,疾掠直追,慾赶尽杀绝。

眼看于双儿、唐小山复落险境。

唐小山猛地将宝剑丢予于双儿,喝道:“砍他左手!”

于双儿抓剑,回手即斩,瘦僧只剩左手可用,怎能被砍,急忙抽缩回来,唐小山复喝:“射剑刺他!”

于双儿登时把宝剑射出,奇准无比直射空中瘦僧。

他慾伸手抓去,唐小山突然打出石块,命中其肩井穴,瘦僧左手一麻,宝剑冲镩而至,左胸进,右背出,叭然血注涌出,任他被何妖法炼过,此时亦难免立伤,倒栽地面。

狼群见状,啸扑过来。矮僧见状,丢弃仇冠群,拚命抢掠过来。

唐小山自知何者重要,喝着:“快拾宝剑!”于双儿闻声,拚命冲去。

虽有两名杀手慾抢,却仍被她抢得,回剑砍退杀手,赶忙掠退,扶着唐小山拚命逃开。

矮僧奔掠过来,劈杀数只恶狼,猛将瘦僧抓提手中,准备掠高。

瘦僧却喊着:“快拾我右臂!”

他本想请毒医再接回去,岂知狼群扑来甚抉,矮僧待要动作,手臂已被恶狼抢走,任那瘦僧哇哇厉叫,狼群犹把手臂分了。

矮僧叹道:“下回另装一只吧!”

伸手戳他穴道以止血,将人置于树干上,避免狼噬。

瘦僧脸色苍白,说道:“再斗下去,将全军覆没,快叫天使们放出求救信号,看看有无救兵,否则各凭本事破阵了。”

矮僧亦觉非找救兵不可,当下喝向杀手快放信号箭。

然杀手们却自顾不瑕,哪有心情听人话?矮僧不得不亲自掠追狼阵中,从一名杀手腰际抢来信号箭,猛往空中打去。

咻然一响。红色火焰直冲高空,数十里开外,皆能见着。

待那火焰冲至最高点而消逝之际。

复见另一出头传来同样信号箭,瘦僧等人不禁心神振奋,直道救兵终于来到,唐小山将毙于此。

众人霎时反吼,明目张胆叫阵。

暗处的唐小山、于双儿亦见着红焰,心情沉重许多。

于双儿道:“咱们得逃了,否则追兵再来,恐怕难以抵挡!”

唐小山苦笑:“能躲去哪儿?这里有阵势保护,或可周旋,若逃出去,对方必定大事搜山,我看想逃,并不容易啊!”

说完轻轻一咳,复又渗出血丝,他赶忙挽袖拭去。

于双儿焦切道:“伤重了?快服伤葯。”赶忙拿出葯丸,喂他服下。

唐小山苦笑道:“没想到凶僧竟然连手臂都不要,实是叫人难以应付。”

于双儿道:“难道真的毫无去路吗?”轻轻一叹:“我不管,走一步算一步,咱们赶快离开这里。”

说完,扶着唐小山,便往外围行去。唐小山苦笑:“这并不容易啊!”

眼看双儿如此坚决,他也不忍阻止,勉强运起薄弱功力,也好减轻她负担。

两人掩掩掠掠之间,终于走出阵区。然而掠奔不及百丈,忽闻奇异吼声传来,震得两人头晕耳鸣,有若醉酒。

唐小山脸面不由大变:“摄心魔功?快快退回阵区,没想到不死老妖会亲自出来。”

于双儿急问:“你是说天神帮主来了?”

唐小山苦笑:“比他更厉害角色,必要时,你得自点晕穴,千万别听他那鬼声音,否则你会被她摄去心思,永远变成行尸走肉!”

于双儿脸面顿变:“既然如此,还留下?岂非更危险?”

唐小山苦笑:“你拿宝剑先走吧,到东方风口,必要时,放把火,看看效果如何?我虽受伤,却能在阵区活动自如,而且我学过清心口诀,不怕那摄心咒,你就不一样,要是被摄去,后果实在无法想象!”

为今之计,只有先支开双儿再说。

于双儿却百般不愿:“我走了,你岂非更惨。”

唐小山道:“你哪是走?而是帮我大忙,前去东峰山口,准备放火烧林,我则把人引入阵中,若能缠斗便斗,若无法斗下去,我便开溜,然后给你信号,你便放火,放完之后,直往北麓掠去,不必回头,我自会去找你!”

于双儿半信半疑:“你不是在支开我吧?”

唐小山淡笑:“怎会?你我都快结为夫妻,该是同甘共苦,相互帮忙,我只是觉得你留下,使我无法专心应敌。尤其对方会那摄心咒,你若被挟持,一切便完了,所以才要你先避开,让咱们共同完成任务如何?”

于双儿自知可能被挟持之危机,轻轻一叹:“好吧,不过宝剑你留着,以防万一!”

唐小山道:“不必,我有暗器,而且有伤在身,使剑机会更少,他们目的也是为此剑而来,必要时,可拿来交换条件,你先带去,先用它护身,如要用剑,我便通知你!”

于双儿想及交换条件,便已答应,叹声道:“你待给我什么信号?”

唐小山道:“尖啸好了,听到便放火,放完便逃,不必客气,时间不多,你去吧!”于双儿已见及西山麓人影掠动,不敢停留,将利剑交于唐小山,自己则抓着宝剑,道声保重,已往东面山麓掠去。

唐小山轻轻一叹,希望这次能安全脱身,当下打理精神,又往阵区掠去。

为表示他仍在阵区中,他立刻潜向仇冠群那头,猛砸几颗石头,示威一番,才又潜往他处。

他想,不死老妖若来此,必定施展妖术,自己虽能抗其心法,但毕竟受伤之身,不知效果如何,看来得先找个地方以藏身,说不定可以蒙混过去。

于是他开始找藏身地。他想过,要挖洞穴吗?

一时间恐怕不易办到,除非有现成洞穴可用,否则只有另寻他处。

转了一圈,他忽而发现一株古楠树,几乎两人合抱粗大,其分岔树干处,正有个凹槽,他毫不考虑,便掠上去,利剑猛挖,终能容下盘坐之垒身。

至于挖出木屑,则埋于地底,再掩以杂叶,终至无痕。

他随又反掠秘洞,藏身进去,盘坐下来,但觉舒适,这才又掠往地面,伏潜林区,准备能捞多少算多少。

不久,忽闻狂笑声传来。

忽见数条人影掠往此林。

领头者正是白发白须,状若南极仙翁的不死妖人(另号毒医)之厉千绝。

其左边则为丑陋巫师迷魂婆婆,另有半老汉子八卦王,以及金银铜铁四护法,七人全是脚不沾地,轻功尽展,奔掠如风。

及近林区。

不死老妖哈哈喝道:“矮、瘦双佛可在?本仙来也!”

矮僧闻言大喜:“在下已见着龙吟宝剑,它果然厉害非常!”

不死老妖闻及宝剑出土,更是狂笑,声震峰崖,回音不绝:“出土便好,不虚此行,可在唐小山那娃儿之手?”

矮僧道:“正是,他诡计多端,布下此阵困住我们,不得不发出信号求救!”

不死老妖再笑:“他人在哪?”

唐小山突然喝笑:“在你身前,随时准备收拾你!”

他以震荡回音方式喊出,不愁被辨出方位,本想不开口,但不引对方入阵,双儿甚危险,始喊出口。

不死老妖闻言哈哈更笑:“有志气,本仙早就知道你能寻得宝剑才放你走,现在已寻得,交出来,我赏你当神仙王如何?”

唐小山讪斥:“交出去砍你脑袋是不是?有本事,自己来拿!”

“好,够狂!”

不死老妖纵声大笑,笑中已含摄心术,震得唐小山头晕眼花,赶忙运劲抵挡,再也不敢开口。

不死老妖自知唐小山阵法厉害,故而迟迟不敢踏入阵区,他转向八卦王,道:“看出眉目了?”

八卦王苦声道:“在外头看不出,不过属下保证可以安然走出来!”

不死老妖冷道:“敢情你功力尚差他一截!”看不出即有差别,然他自侍武功高强,伸手一挥,仍往阵林行去。

八卦王、迷魂婆婆吃过苦头,走得小心翼翼。

不死老妖却无负担,大步踏行,且不断哈哈大笑,道:“唐小山,本仙已入你阵区,快快现身迎接,不必再躲啦!有失风度。”

唐小山哪管得风度,他硬是不吭声。

不死老妖再喊,他干脆猛打水底针暗器,细若牛毛细针无声无息地飞射数十丈,直扑不死老妖的面门。

他虽功力通玄,但突遭袭击,竟然避之不及,猛劲吹气,想击落,但那水底针本是唐小山在水中苦练多年,可谓专破内家真劲。

纵使他乃以锁喉针代替,威力亦非同小可,不死老妖竟然无法全部吹散,猛被一支利针射中左脸,幸好刺肉无声,左右手并未发现,

不死老妖想厉吼,却怕让人联想“因中针而恼羞成怒”,硬把怒火压下,改为狂笑,声震山林,道:“雕虫小技,也敢现宝,劝你还是投降,快快交出宝剑吧!”

说完右掌一抖,击中左近二十余丈松技,打得木飞叶弹,散碎满天,唐小山却不见踪影,他暗自拔下利针,冷笑更森邪。

迷魂婆婆亦道:“除了宝剑,还有老身摄魂铃,用够了也该还来?”

当时她和不死老妖为逼出秘籍和宝剑一事而高兴万分,竟然忘了摄魂铃己被抢走。

待想起,慾追回之际,已见不着人,她后悔不已,虽然另外打造一只,总觉功效甚差,她更怀念真正摄魂铃,既然碰上,当然不能再错失良机,开口便要。

唐小山稍愣,此铃并未在身上啊?

回想之后,已知当时跳入水中慾逃,却被仇天雕抓回,从此失去此铃,它该落入那巨湖之中。

他谑笑道:“怎么搞的?连吃饭家伙都搞去,还敢找我要?”

笑声更谑。

迷魂婆婆不禁嗔怒:“不还来,死路一条!”

八卦王突然道:“人藏在左前方百丈石堆中。”

话声方出,猝见不死老妖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桃花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