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25章 血战毒龙

作者:李凉

经过一天一夜奔驰,李阿草终于在三更时分,于京城东郊附近和王阿花相逢。

王阿花亦领着唐小山之老爹唐大祥,匆匆前来。

本来王阿花预计较早碰面,然唐大祥却较慢现身,还是她放声大喊唐小山三字,才把人喊出来,故而拖延不少时间。

瞧及爱儿昏迷,苦笑不已,直把人带往山区一处破庙,立即替儿子把脉。

然后解去穴道,伸手往其胸腹打去,每击一掌,唐小山立即狂吐带腥浓血,一连数掌,唐小山吐得胸衫尽红,让人瞧来可怖。

王阿花和李阿草更是瞧得触目惊心,如此劈打,纵使不被毒死,恐怕也会被活活打死。

若非此人是唐小山父亲,两人必定认为他有意谋杀而加以阻止。

唐大祥忽见两人焦切眼神。

他笑道:“三阴之毒毒性太强,能逼出体外多少算多少,然后再服灵葯,效果可能更好,所以我才打他!”

王阿花恍然,可是这么打法,仍叫人提心吊胆。

她道:“如此打他,不是更加严重?”

唐大祥道:“我只在逼毒血,力道拿捏自有分寸,何况他先前掌伤淤血未除,趁此机会排出也好,省得花时间推拿。”

王阿花瞧他说的头头是道,便信他几分,见及唐小山如此凄惨,她早已花容失色,不知该如何是好。

唐大祥在迫出儿子体内许多毒血之后,唐小山始闻呻吟声,该是毒血渗出不少,脉流转为顺畅所致。

唐大祥忽见儿子有反应,登时抓出腰际酒葫芦,拔开塞子,便往儿子嘴巴灌去。

只闻咕嘟咕嘟之声不绝于耳,眨眼终把一葫芦汁液全部喝完。

唐大祥立即将人扶坐,叫向王阿花,道:“看你功夫不差,帮我把他肚腹汁液化开如何?”

王阿花正愁没事,立即点头,盘坐下来,双掌再抵命门穴,内劲源源迫去,然她又想及前次一迫之下,反而更严重,不禁犹豫。

唐大祥道:“没事了,毒血失去大半,现在以葯液代血,不会另有反应,你尽全力便是!”

说完,他一掌封住唐小山嘴巴,一掌抵住胸口,内劲迫入体内想催化葯液。

王阿花感受劲道传来,这才放心,再次运劲,迫向腹中葯液,照着指示,尽量催化它。

如此前后夹攻之下,葯液蹿流更是快速。

或许味道不佳,抑或葯液流得太快,唐小山总觉倒胄慾呕,但每及嘴中,又被父亲掌劲给逼回去,勉强只闻咕咕吞吐之声,形成有趣画面。

李阿草甚想凑上一手,可是似乎无用武之地,只好找向神桌,寻来烛火点亮,仔细瞧瞧一切变化。

葯液不断涌流,唐小山不断作呕,然却渐渐现出精神,方才一张青紫脸面已化去,换来较为正常脸色,只是仍见苍白罢了。

足足耗去两个更次,眼看天色将亮?那葯液方完全被吸收,唐大祥始嘘喘大气:“行了!”说完撤招收掌,抹去额头秆珠。

王阿花亦收掌,已香汗处处,李阿草立即递来香巾,让她拭去,纵使一天一夜劳顿,她仍楚楚动人。

唐大祥不禁多看几眼,暗道儿子有眼光。

王阿花并未发现唐大祥异样眼神,她只注意唐小山变化,在撤去功力不久之后,唐小山终于幽幽醒来,瞧及老爹,干声便笑,“得救了?”

唐大祥笑道:“只救一半,你运劲看看!”

唐小山立即运劲,竟然功力强劲,甚且毒流几乎完全消失,他怔喜:“你解了三阴之毒?”惊喜得想打几招试试。

唐大祥叹息道:“别得意太早,三阴之毒的确有它门道,要想解去,谈何容易,我耗去无数光景,才从你血中找出许多毒素,然后配出解葯。或许时间再长些,我有办法对症下葯,可是你偏偏发作太快,我只能迫出大量毒血以减轻它毒性,然后再以大量葯液取代。算算功效,大约可维持十天光景,若十天一过,无法弄出真正有效解葯,我看,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唐小山怔叫:“那岂非一无用处?多活十天有何意义?”满脸悲苦。

唐大祥叹笑道:“顶多你去求不死老妖赏你解葯便是!那样还能保命吧!”

唐小山苦笑:“赏个屁,我砍了他一只手,他不把我脑袋砍下,已是万幸,还会赏葯?真是异想天开。”

唐大祥怔愕:“你当真砍了他?”

虽然那是于双儿杰作,唐小山亦认为有份,自是猛力点头:“不然怎会落得如此局面!”

唐大祥喃喃念道:“那就麻烦了……”

王阿花神情一凛,道:“既然有解葯,我替你去取!”

唐小山感激一笑:“算了吧,他虽断了一臂,却抢得龙吟宝剑,已是天下无敌,难斗啊!”闻及龙吟宝剑,唐大祥及王阿花、李阿草脸色顿变。

唐大祥急道:“你得了宝剑不来找我,还送给别人?”

唐小山苦笑:“哪有机会,我刚拿到,不死老妖便派出杀手,我终于在杀死他们一百多人,以及砍下大漠凶僧和不死老妖手臂之后落败,这种战迹,你该感到光荣,不该挑剔了吧!”

唐大祥闻言苦笑,能砍杀百位魔鬼杀手,简直厉害无比,他无话可说,可是失了宝剑,让他疼心不已。

王阿花急道:“你所说的老头,便是那白衣白发白胡,极慾杀你们的家伙?”

唐小山道:“正是,不过,他仍栽在你们手中,你们更是了得!”

王阿花未听入耳,她仍回想当时,道:“当初我该发觉那把青光闪闪东西是支宝剑,一并把它抢回,岂非心愿自了?”

李阿草道:“可惜当时太急了,错失良机。”

王阿花道:“看来得再去找他才行……”

唐小山叹笑道:“算了吧!偷袭一次成功已是万幸,那老妖不但武功高强,摄心术尤其厉害,你们可能没碰过。这且不说,他另有毒功,再加上龙吟宝剑助威,我想,只有自大狂才会自找麻烦去惹他,准不得好死!”

王阿花道:“难道就让他嚣张一世不成?”

唐小山道:“至少现在不是对付他之最佳时机,除非设计把宝剑盗回,否则少惹他为妙。”

王阿花道:“现在不惹也不行,你根本需要他的解葯!”

唐小山道:“我爹不会笨得这么没原则,他一定另有法宝,因为我是他独子,他不照顾我怎行!”

唐大祥苦笑:“你若不行,我只有再生一个了!”

唐小山讪笑:“生呵,我正愁没弟弟可管呢!”

唐大祥轻笑:“可惜不知下一胎能否再弄出这么满意品种啊!”

唐小山笑道:“多多努力,自有希望!”

王阿花却紧张说道:“事关生死,你们还有心情开玩笑?”

此语一出,唐大祥、唐小山登时皱眉,煞住笑声,没想到这女子竟然比自己还紧张,且出言教训?

王阿花似觉太激动,嫩脸稍红,却认真道:“我是在帮你们,不要那么不在乎!”

唐大祥登时干笑:“是是是!姑娘教训有道理,在下实在是该受教,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说出看法。”

当下清清咽喉,道:“除了找老妖取解葯之外,我看只有找些天灵地灵之灵丹妙葯,当然这些东西可遇不可求,但有个地方却能找到灵葯……毒龙山上毒龙潭,有只毒龙,它的内丹该可解去三阴之毒。”

唐小山怔诧道:“爹在说神话不成?节骨眼儿里,要我去斗毒龙?别说是否斗得过,就连传说也未必是真,你叫孩儿去送死不成!”

唐大祥道:“的确有毒龙,我见过,七年前为了采葯及好奇,我到过毒龙潭,当时它突然出现,头长双角,身着米斗粗大,似在吸食日月光华,我待靠近慾探虚实,它已发现,猛地扑来,吓得我连滚带爬逃开,这记忆甚是深刻。”

王阿花道:“既然有毒龙灵丹,猎它便是。”

唐小山苦笑道:“如若毒龙好猎,早就被人猎走,我听神猫说,此毒龙刀枪不入,而且奇毒无比,常人能入毒龙山已是不易,被它毒气喷着,立即毙命。千百年来,根本投入敢猎它,若有,亦落个尸体无存,只有我爹这疯子才会想出这疯狂举止!”

唐大祥笑道:“老爹早算准你有九条命,此去一定成功,且我研究多年,早就配出解去毒龙山种种毒葯之秘方,方才全喂你服下,现在你可说万毒不侵,怕什么!”

唐小山道:“可惜你却采不到毒龙喷出之毒,那解葯根本不管用!”

唐大祥道:“至少拖一段时间,何况我算准,只要猎得毒龙内丹,办能解去任何剧毒,所以你仍相安无事。”

唐小山苦笑:“当你儿子就要命中注定一辈子受你计算吗?”

唐大祥笑道:“这也是为你好,你的武功较弱,遇上强敌,始终嬴少输多,只要服下灵丹,保证功力大进,到时那还怕谁,爹也就不必东躲西藏了,反正一样冒险,为何不找一举双得之事?”

唐小山叹笑:“说来说去,还是为你打算居多,返早会被你整死!”

唐大祥道:“置于死地而后复生,听爹的准没错,爹将葯液中加入强攻散,这几天你会功力大增,自可对付一切。但别忘了,此葯性过后,若无灵丹补救,恐将脱力而死,反正十天光景,不脱力也得毒发,且借此办些正事,才是大英雄行径!”

唐小山叹道:“我一辈子就是不想当大英雄,你偏逼我赶鸭子上架吗?”

唐大祥自得一笑:“这不是赶鸭子上架,而是英雄再怎么都不被埋没。也就是说,身为唐门弟子,永远便是英雄,任何人都无法推翻,你赶快早巳接受事实吧!”

唐小山苦笑:“我从未想过,天下有这么臭屁的老爹!”

唐大祥呵呵自得一笑:“这不是臭屁,而是自信,到目前为止,你爹的看法完全正确,未来武林就数你最有资恪嚣张,你又何必客气呢?”

唐小山苦笑:“未来只有能嚣张十天,我能客气什么?”

王阿花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冒险去取毒龙内丹,至少可增强功力,再不行,再找老妖要解葯便是!”

唐小山怔诧:“你要跟我去?”

王阿花微窘,仍镇定,道:“来都来了,干脆好人做到底,何况我也想着看毒龙真面目,这甚是难得!”

唐小山道:“可是毒龙山全是毒呵!”

唐大祥笑道:“放心,爹也要去,解葯早就准备妥当,两位姑娘若愿意帮忙,那再好不过,老夫在此先道谢了!”

拱手为礼,却露着欣赏儿媳表情,笑得甚是满意。

王阿花终于感觉出,心头稍窘,立即避去目光,亦自拱手道:“同是江湖儿女,既然碰上了,在下就去见识见识毒龙,有前辈同行,大概必能顺利吧!”

唐大祥哈哈笑道:“我尽量使事情能顺利结局,当然有两位高手帮忙,成功机会更大啦!时不宜拖,毒龙山离此大约五天光景,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王阿花没意见,李阿草唯她马首是瞻。

唯有唐小山仍搞不清楚,两女子为何如此死心塌地帮自己?

李阿草倒也罢了,可是王阿花简直是绝色美人,随便手指一勾,多的是追求者,她为何要为自己如此冒险拼命?

难道她跟艳桃花一样,喜欢玩爱情游戏?自己却是她所设计的伴而已?

然而瞧她种种表情,似乎又不假。

瞧及王阿花己向父亲要那防范毒龙山之解葯,唐小山不禁喟叹了。这年头纵使怎么玩,总不能拿性命开玩笑吧?女人一个比一个怪,还是别瞎猜,一切等到拨云见日时再说吧!

他这才起身耍起武功,果然增强不少,且毒流尽失,不得不佩服父亲配葯功夫,却也担心十日之期若超过,又将变成何局面?

想及时日不多,他哪敢停留,叹笑一声道:“走吧,反正卖命我来便是,你们打点便可,可惜少了宝剑,否则此去将事半功倍。”

唐大祥道:“别想些不可能之事,少了龙吟宝剑,总得想办法弥补,看看我这袋子,够不够应付!”

他复往右腰际那只大羊皮袋于抓去,打开让唐小山瞧瞧,光见及霹雳弹便有数十颗,唐小山己信心大增,看来父亲的确有备而来,此行势必成功,否则脸面无光事小,赔上性命则划不来。

东西既然已齐全,唐小山无话可说,问及地头在山西勾漏山区。一行四人趁着清晨,急行赶路而去。

东方渐渐转红,朝阳将升,大地却显得更为宁静。

五日后。

四人终抵勾漏山区,并寻往毒龙山蜂。

近午时分,本是艳阳高照,此山却因云层过多,显得阴沉许多。

四人探及此峰,外围乃原始森林,巨树参天,蔟萝蔓挂,长草及肩,若非有人引路,极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血战毒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