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26章 情孽缠身

作者:李凉

唐小山见众人皆治伤,自己亦不怠慢,赶运真劲。

这一运行,却见体内奔流澎湃,那感觉并非三阴之毒灼热,而是一股清凉脉息,行来甚是舒服,尤其流过受伤内腑,痛楚委时去了泰半。

他惊喜若狂,照此下去,不但可解三阴之毒,且能增强功力,他自是认真疗伤。

其实三阴之毒已解,他每运行一周天,劲道立即增强几分,疼痛亦自减弱几分。

一连三周天下来,简直精力充沛,整个人似要飞起来似地,他正想喝喊,劈出双掌试试。

忽见父亲站立眼前,说道:“元气刚复,六腑仍脆弱,不宜动气,几天后再试吧!”

唐小山闻言这才想及自己内腑的确受伤甚久,还是先调好再说,于是收了掌劲,不敢乱劈出。

他亦撤去功力,立身而起,感觉有若大病初愈,舒畅许多。

想及搏龙情景,他余悸犹存,又问道:“妖龙已死么?”

唐大祥道:“不然哪来灵葯替你治伤解毒?”

唐小山道:“我身上之毒已解?”

唐大祥道:“不然你还能站在这里说话?”

唐小山呵呵笑起:“说的也是,可谓因祸得福哩!”

耍着双手,但觉毒性全消。

唐大祥道:“因乱搞而得福,叫什么大家背靠背杀龙,差点儿被杀!”

王阿花、李阿草想及此事,亦自瞄眼挑来,带着斥责,却又莫名赞赏。

唐小山闻言呵呵干笑:“其实我早计算好了,我早就发现这样才能杀死恶龙,果然不错,一计成功,大家终于平安啦!”

唐大祥讪笑道:“瞎猫碰着死耗子,还这么得意,把老天照顾当成神机妙,天下只有你做得出来!”

唐小山干窘一笑道:“我一向只看结果,至于任何误会,我是不会在意的,唉,英雄总是遭嫉,我很了解这一点。”

唐大祥调侃道:“误会的英雄总是最容易受伤,下次请你保持一些形象好吗?”

唐小山干笑:“人在江湖,难免受伤,这并非严重之事,不扯这些,反正自古英雄多寂寞,你们是不会了解的,可惜无法再见恶龙一眼,心有不甘!”

唐大祥指着地上龙角道:“看看它,你的英雄幻想会觉得更伟大。”

唐小山乍瞧粗巨龙角,两眼睁亮:“果然天下无敌,我想不伟大都不行,它足足比大腿还粗呵,不行不行,得下去再看一眼才行!”

说完,他童心未泯,复往水中潜去,当真去瞧龙头及龙身,瞧得唐大祥、王阿花无奈摇头直笑。

未久,唐小山浮出水面,直道龙头多大多巨,龙身多长,还抓了一片龙鳞软皮,笑道:“功力果然大增,龙皮竟然一扯即落,倒可用它缝制一件刀枪不入软甲呢。”说完掠身上岸。

唐大祥颔首:“想的倒是有理,你且慢慢缝它便是。天色快亮,咱们足足耗去一天一夜,得下山享受一顿大餐啦!”

唐小山笑道:“吃几斤龙肉如何?”

唐大祥道:“早吃过了,还钻进龙肚子吃呢!”

唐小山听他一言,倒尽胃口:“算啦,没想到爹这么野蛮,你儿子可要斯文些才行,否则被人唤成野兽家庭,实不光彩!”

唐大祥斥眼道:“什么野兽家庭?这种名称,你都想得出来,你爹难道野得不像话?”

唐小山笑道:“戴上两只龙角,说不定人家还说你野兽现形呢!”

唐大祥自嘲一笑:“也罢,自古英雄多寂寞,你怎知龙角珍贵?不跟你这凡人说去,走吧,离开此野蛮山区,大概会变得斯文些!”说完,扛起龙角便走。

王阿花道:“仍要从那秘洞出去?”

想及秘洞全是毒蝎子把守,她和李阿草已心毛手毛,不知所措。

唐大祥笑道:“闭个眼睛即过去,难道要花大半天时间爬山峰?”

王阿花道:“我宁可爬!”

唐小山道:“我打昏你,再背你出去,如何?”

王阿花瞪眼:“我才打昏你,咱们的怅还有得算!”

李阿草斥道:“你死定了,敢说这种话。”

或许性命攸关刻己过,两人突又转凶。

唐小山莫名不解,莫非触犯禁忌:硬要女人踩着蝎子走路?抑或是对方想起死前一吻,现在恼羞成怒了?

他不敢想,干笑道:“既然不愿走秘洞,我陪你们掠山峰便是,男人自有保护女人之责!”

李阿草斥道:“你还是想办法保护自己脑袋吧!”

唐小山摸摸脑袋,干笑道:“是该保护,因为我已昏昏迷迷、脑钝钝啦!”实想不清,两女反应怎会忽冷忽热。

唐大祥见状,笑道:“忍,知道吗?忍为成功之本,这是老爹数十年之生存教训。”

唐小山道:“简单说,便是当龟孙!”

唐大祥一愣,随又呵呵笑起:“随你怎么说,有时候当龟孙能大有收获,有何不可?你们爱现便去吧,我老人家喜欢走短路,再见!”

说完扛起龙角,直往秘洞掠去。

唐小山喃喃念着:“龟孙好当,气好受么?”

李阿草冷斥道:“希望你当得实实在在,过瘾非常。”转向王阿花,道:“小姐,我们走!”

说完,她和王阿花谑笑传出,两人联袂飞向山峰去了。

唐小山轻叹:“英雄果真多寂寞,也罢,谁叫我要当英雄。”说完掠追去。

他赫然发现功力精进不少,一掠数十丈,简直似追风,心下大喜,掠得更快,终于开始享受腾云驾雾之快感。

两女一男就此攀着险峰掠往外头。

及至下了山峰,已近五更。

唐大祥已等在那里,领着众人,小心翼翼走出毒龙迷峰。

此时天色已亮,四人顿觉心神舒爽,一般再世为人感觉洗涤心灵,喜悦自心头。

他们先找一处清江,将身上所有汗水,以及所沾上之可能毒粉毒液完全洗去,这才轻轻松松赶下山。

及至山下小村镇,已是近午时分,众人匆匆躲入客栈,一边要掌柜找寻新衣,一边叫来可口佳肴。

待饱食一顿之后,掌柜已拿出几套便衣,让四人换穿,感觉上全变成老百姓似的。

如此也好,较不显眼。

唐大祥但觉任务完成,他得赶回秘处,准备安置龙角及配制内丹妙葯,遂准备告辞,笑道:“老人家没劲再看你们眉来眼去啦!得告老还乡,我儿听令,得快把龙吟宝剑抢回,否则为父毕生心愿难了。”说完扛着龙角便要走。

唐小山笑道:“遵命啦!反正已被你害得差不多,再害一次已算不了什么,你既然要去炼丹,这龙皮也拿去研究研究,说不定缝出龙衣,穿上去变龙袍,再变成龙王、皇上哩!”已将龙皮丢予父亲。

唐大祥接过手,呵呵笑道:“好处这么多,就缝它便是,再见,俊男美女。”说完,当真掠屋而去,不再回头。

王阿花老是闻及眉来眼去之类言词,早心头带窘,好不容易挨到他离去,自有解脱快感。

此时剩下唐小山,两人立即掌握优势,君临天下威风再现,不怀好意黠笑直露。

唐小山见势不妙,干笑道:“糟了,我忘了还有至宝落在毒龙山,得赶回去拿,再见!”说完便想掠窗开溜。

李阿草突喝站住,抖切过来,邪笑道:“什么宝呵?你不是穿了猎龙装,什么至宝都在口袋里,想开溜是不是?”

唐小山干笑:“听有,我只是真的东西掉了。”

王阿花眯起似笑非笑眼神,道:“我都被人非礼了,今生今世非你莫嫁,你难道想要一走了之,当个负心汉吗?”

唐小山一愣,他没想到美姑娘竟然未忘此事,甚且当面说出,胆子之大,出人意外。

他已自窘困,乱了心情,干窘道:“不不不,在下没那意思,只是……”

李阿草怒道:“只是什么?想始乱终弃吗?我现在就收拾你!”

长鞭一挥,猛抽过来,吓得唐小山东躲西闪,直道:“姑娘别误会,我没那意思。”

李阿草斥道:“跟我说没用,除非小姐原谅你,否则你死定了!”

唐小山立即求救王阿花,急道:“在下并非姑娘所想象,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

王阿花冷道:“什么交代?你毁了我名节,还能有什么交代?”

“我……呃……”唐小山忽而说道:“大不了娶你便是!”

想及能娶如此美娇娘,岂非上辈子修来福气,竟也落得占便宜似地呵呵笑起。

王、李二女闻声同感惊愕。

李阿草登时忍不住斥道:“你敢用情不专?移情别恋,见色思迁,可恶,赖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长鞭一抽,打得唐小山桌上、椅上、床上跳来逃去,直呼:“我哪用情不专,只抱她一下便负责任到底,最是专心不过了!”

李阿草斥道:“随便抱女便成妻,简直比猪狗还不如!”

长鞭仍抽。

唐小山苦笑:“我哪随便抱,得看对象……”

“可恶!”李阿草一鞭终抽中唐小山左大腿,疼得他差点倒栽地面:“分明见色思迁,要是大小姐长得丑,你根本不会看上她,可恶!”

唐小山焦急大叫:“你怎如此不讲理?是她要我负责,我才说出心中话,哪管她丑不丑,美不美?”

李阿草斥道:“分明就是好色之徒,任何解释都无效。”

唐小山道:“既然如此,让我走人又不行?”

李阿草斥道:“休想,今儿没个交代,休想要离开!”

唐小山苦笑:“你要我交代什么?王阿花你且开口,要我交代什么?你要我负责,便负责,你认为我好色,那我走便是,如此答案已是最好方式,你们难道要整死我不成?”

王阿花怔愣当场,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忽又冷道:“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

唐小山道:“我说真心,你若不信,岂非枉然。”

王阿花冷道:“这种事,我自会感觉,不必你教训。”

唐小山苦笑道:“现在感觉如何?我的确是真心的。”

王阿花冷斥道:“你对任何人都是真心,简直乱七八糟。”

唐小山苦笑:“会吗?我有这么色?”

李阿草斥道:“就是,如今你非礼我家小姐,就得留下来证明你到底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如若存心玩弄,只有死路一条!”

唐小山苦笑:“你家姑娘这么漂亮,我高兴都来不及,哪会玩弄。”

王阿花突然嗔斥:“不只是我,玩弄任何女人都不行!”

李阿草冷斥:“听到没有,你敢用情不专,只有死路一条。”

唐小山怔愕,暗想:“莫非她是指于双儿之事?若真如此,倒是问题重重。”不禁苦笑道:“我是真心真意,但感情之事总难预料……唉……”想说,又说不口。

李阿草邪斥道:“终于穿帮了,说,你到底有几个女人?”

唐小山一时难以说明,苦笑道:“目前,一个也没有。”

“可恶!”李阿草登时嗔怒,长鞭又抽:“你敢移情别恋,抽得你皮开肉绽!”

那长鞭狠命抽来,迫得唐小山东躲西藏,赶忙伸手扣住鞭尾,斥道:“感情之事哪容得你瞎猜,你再无理取闹休怪我翻脸了!”

李阿草怒道:“你敢!”

王阿花轻叹道:“退下,事情不必闹得如此僵,他若有心,自己知道怎么决定,犯不着跟他争,自贬身价!”说完,驭掠出去。

李阿草急叫小姐,撤了长鞭,亦追出去。

唐小山见状急叫:“王姑娘等等,咱们有话好说!”

纵使闹意见,但王阿花绝世姿容总叫人刻骨难忘,何况他不愿落个不负责任罪名,便丢下银子,赶追过去。

若在往昔,可能追人不着,可是他自服了毒龙内丹,功力大进,他且又擅长轻功,终于追上。

可惜任他说破嘴,两女始终不理,其至加快脚步掠逃,唐小山只好拼命追赶。

如此,日落则同住隔客房,日出则各自奔驰。

不觉中已过四日,三人复又奔回绝情崖。

只见得飞瀑倾泄依旧,崖面苔青题字依然清幽,众人心情却各有转变不同。

王阿花、李阿草掠回半山崖平台之古朴雅屋,对唐小山根本置之不理。唐小山亦追掠而来。

然王阿花已躲进古宅中,抚琴而弹,铮铮琮琮,琴音充满无奈与感概。

唐小山轻叹道:“我都己追至此,姑娘难道还看不出我是真心真意吗?”

李阿草突然推窗斥来:“虚情假意,滚吧,绝情崖上不欢迎你。”唐小山道:“可是我一向多情……”

“多情更可恶!”李阿草嗔斥道:“还不快滚,没听到我家小姐在弹琴,吵什么吵,给我闭嘴,滚一边去!”说完窗门一关,闭得紧紧。

唐小山慾叫无人,虽是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情孽缠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