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27章 二女之间难为夫

作者:李凉

五日后,

三人已返京城。

安玉人丑陋脸容立即引来不少行人低目。有人直道可惜,鼻子以上美若天仙,鼻子以下却丑如魔鬼。

安玉人却处之泰然,甚至带着得意,易客为主,欣赏着一群凡夫俗子举止。

安香儿亦助威式地搭配着,两人直若威凛保镖,正护送唐小山进城。唐小山倒是带窘。

的确,要跟如此突出女子走在一起得有相当勇气才行。

行走两街指指点点者更多,唐小山只好转向小巷,避人耳目,好不容易行抵住处,便自敲门。

安香儿发现此宅甚旧且小,怔诧道:“这便是你的住处?”

唐小山道:“那你以为我多风光?这些日子我全是吃苦耐劳过着,你们恐怕不本习惯吧!”

安玉人笑道:“嫁鸡随鸡,我们会慢慢习惯的。”

屋中传来男人声音:“来啦,是何家伙,敲得如此嚣张?不知是天下第一高手住处吗?”

话声方落,大门乍开,长相如鼠的神猫苗多财已现。

多日未见,他似乎瘦了许多,乍见唐小山,喝叫道:“你可回来了。可吓得我十数天未敢闭眼,天南地北直打转,好不容易等到双儿回来,才知你没事,少门主去了何处逍遥?”

唐小山道:“可惜身落险境,能逃回来已是走运,哪还敢奢谈逍遥?”

说完,引领安玉人、安香儿入坐小客厅。

苗多财道:“两位是……”忽见安玉人歪嘴且满嘴大烂牙,一时怔笑,不知该如何面对她。

安玉人风度施礼,笑道:“我是小山未婚妻,你一定是神猫了?左三根右三根长髯!”

苗多财怔诧道:“少门主的未婚妻?”

安玉人颔首望道:“不错,有疑问吗?”

“呃……没有……不敢!”苗多财哭笑不得,想忍猝又忍不住,突然哈哈笑着瞪向唐小山:“她真是你未婚妻?”

唐小山颔首苦笑:“不错!”

“当真!”苗多财更想笑:“怎会挑一个这么丑……”急忙改口道:“这么独特的姑娘?”

唐小山道:“内在美和风度!”

苗多财呵呵笑道:“对对对,姑娘风度甚佳,颇有出身在名门的架势!”

安玉人笑道:“多谢夸奖,其实你很想说,天下怎有此丑女人,对不对?”

“对……呃不对!”苗多财急笑道:“除了那口牙,你并不丑,是说脸面有眼耳鼻眉部位,你只一部位较差,其他部位甚漂亮,你该可说是五分之四美人,甚是难得呵!只差五分之一便百分之百绝世美女,实叫人羡慕哩!”

安玉人呵呵笑起:“什么五分之四美女?这是我所听过最动人的形容词,叫我陶醉啊!”

苗多财逢迎更笑:“姑娘不必客气,在你丽质天生之下,己替在下小屋添增不少光彩。在下更相信少门主眼光,一向特别准确,实在天造一双、地设一对,天下少有啊!”

唐小山谑眼道:“我只欣赏她内在美,不知你作何感想?”

苗多财猛地竖起大拇指:“帅,值得欣赏不一样地方的男人,可遇不可求啊!”唐小山道:“你是说我是稀有动物喽?”

苗多财呵呵笑道:“天下少有,保证独一无二。”

唐小山促狭道:“我看这门功夫,你比我厉害多多,我怎敢独占熬头,她有个姐姐,鼻子是往上天的,更有个性和内在美,哪天介绍给你如何?”

“呃……”苗多财干笑:“不了,在下一直注重缘分,待有缘再说吧!”

唐小山道:“我看你快要心动喽!”

香儿道:“我也这么觉得。”

苗多财干声再笑:“当真?那就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啦,不谈我的事,少门主夫人前来,自是蓬荜生辉,应该好好庆祝对不对?”

安玉人笑道:“那得看少门主意思了。”

唐小山摆摆手道:“你说怎么办便怎么办!双儿呃?她不是已回来?”

安玉人瞄眼:“难道你关心自己旧情人?”

唐小山道:“请保持风度,说好来找她,现在人不见了,我不能问吗?”

安玉人呃了一声,勉强装笑:“我只是随便表示一下意见而已,我挺有风度的!”装出淑女模样。

苗多财顿觉其中感情复杂,不禁暗暗叫糟,看来山雨慾来风满楼,唐小山怎惹了这么位奇异家伙?

他笑道:“双儿出去探消息,大概快回来,嗯,我去找她回来便是。”

他想赶去通知可能前去找正义门黄圆圆等人的于双儿,也好叫她有个心里准备。

岂知话说完,门外复传来双儿喜悦声音:“唐小山你终于回来了吗?有人看到你进城,可是真的?”

于双儿边喊边撞门。

近月未见,她憔悴许多,眼眶浮肿,看来已多日未入睡,方得如此,她仍楚楚动人。

方踏入厅前,忽见唐小山,正待欣喜扑来,忽见安玉人丑陋面貌,稍愣当场:“还有人!你们是……”

装出客套笑声,想及自己差点失态,嫩脸稍红。

安玉人风度一笑,毫不客气地便说:“我是他未婚妻,叫安玉人!”

她见及于双儿美貌,不禁心生嫉妒,不自觉靠向唐小山,想抢住丈夫。

于双儿征愣当场,以为听错,又问:“你们是……”

唐小山待要说话,安玉人抢口便说:“我是他未婚妻,他是我未婚夫,我们早就订有婚约,于小姐明白了吗?”

说完,当真抱搂唐小山,故作亲腻状。

于双儿简直睛天霹雳,被炸得痛心裂肺,摇摇慾坠,怔诧道:“你们,你们当真?”全身抽颤,做梦都未想过唐小山已有未婚妻?

唐小山急口道:“你别多想,不是那么回事。”

安玉人截口道:“就是那么回事,他是我未婚夫,那是铁的事实,永远无法改变,于姑娘是明白人,该看得出来!”搂得更加亲腻。

于双儿全身抽搐,咬得嘴chún见血,没想到一切美梦,竟然在瞬间破裂,天啊,这比杀死她还来得残酷,她根本难以接受,她只想逃避,嗯地一声,逆火攻心,似吐出血丝,她猛地转头逃开,掩血抹泪,直若一头遍体携伤的野兽,只想躲到任何见不着人的地方!

她终于夺门而出。

唐小山见状怔叫:“双儿别走啊!”

他急慾追去,安玉人却拦住:“不能追!”唐小山斥道:“你良心安在,把人气得吐血,算什么心地善良,可恶!”

唐小山突然挣脱她,飞命追去。

安玉人怔楞当场,曾几何时,她竟然残酷到把人逼吐鲜血,这不是她所想要的啊,然而事实却是如此。

她感伤轻叹:“没想到她爱他如此之深……”

苗多财看不过去,冷道:“纵使未婚妻也没什么了不起,于双儿生性乖巧,你毋需如此激她。如果有风度,接纳她又如何?你只是为了私心。以及长相,失去理智而胡乱伤人罢了,照此下去,不但毁了自己,甚至所有人皆会被你毁去,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丢下两人,掠飞而去。

安玉人怔愣当场,喃喃念道:“我错了吗?我根本不想伤害任何人,我只想保有我丈夫而已啊!”

安香儿亦叹:“老实说,我也迷糊了,大小姐姐为保丈夫,当然没错,可是于双儿却是无妄之灾,原来她和唐小山早就认识在先,现在反而是我们在抢她男人了……”

安玉人感叹:“早知这样,便不该如此冲动订了这门亲事,惹得大家都不快活。”

安香儿道:“可惜却已订了,难道大小想退婚?”

安玉人一愣:“我也不清楚……娘不打死我才怪。”

安香儿邪眼一笑:“我看你是舍不得。”

安玉人轻叹:“怎么办?问题仍一大堆。”

安香儿忽而发问:“要是我也想嫁给他,大小姐会接受吗?”

安玉人一愣!

随又斥笑,追打过来:“你好坏,原来存有非分之想。”

安香儿哎呀便逃,急道:“回答我!”

“休想!”而安玉人却笑得开心:“要是如此,我天天追着你打。”

安香儿笑道:“那便是有机会喽!看来大小姐并非不能接受一夫多妻之事,我看那于双儿并不坏,或许……”

“什么?原来你在试探我!”安玉人斥道:“可恶,老在计算我!”复又追打,随即笑开。

安香儿笑道:“这是最好结局,否则必定像那老头所说,天毁地灭啊!”

安玉人突然煞定当场,感伤又起:“可是我怕……”

安玉人也不知怕什么,一时说不出来。

安香儿道:“怕她抢你老公?还是怕自己长得太丑?放心,我看于双儿不是乱枪之人,否则她方才便不会吐血逃去,至于美丑……呵呵……瞧他那猪哥样,你还怕什么?”

安玉人忽而笑起,随又轻叹,心头不起伏不定:“到时再看吧,此时我一点准备皆无……”

想及于双儿吐血一事,她喟叹不已,她的确不想如此呵!没想到却发生了。

于双儿自是带着悲恸慾绝心灵如受伤野兽只想逃开。她不知慾躲何处,只能往任何不见人踪的地方奔去。

然而人群何其之多,逼得她直往郊区山林撞去。

她拼命逃开,唐小山拼命追赶,不停喊着,双儿还是不理,兀自哭泣,直冲山峰,终至悬崖处,毫无退路,始定下来。

她更激动地说道:“别过来,否则……”

她想不出该如何,泪水更流。

唐小山以为她将跳崖,赶忙煞住身形,急道:“你别做傻事,一切不如你想象那样,请听我解释!”

于双儿泣声道:“能解释什么?一切都已是事实,你走吧,我只想一人静一静……”

唐小山道:“不能走,走了便后悔一辈子。”

于双儿泣声道:“你待要我如何?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现在却演变成如此局面。”

唐小山道:“我要是能早说便好了。老实说,这门亲事,我还是被逼的。”

于双儿道:“不要哄我了!”

唐小山道:“我哪哄你,这件事,你也要负一半责任,因为她便是绝情谷大小姐,当时若非你逼我进去绝情谷,便不会发生此事。”

于双儿稍愣:“她便是绝情谷大小姐?”

唐小山道:“不错,当时我能保命回来,全是答应这门亲事的结果,而且不如此,我根本拿不到武功秘笈。”

于双儿轻叹:“那又如何?有了婚约,纵使被逼,又能如何?”

唐小山叹声道:“我只想告诉你,对你的感情永远是真。”

“那又如何?”于双儿泪水更流:“难道要你跟我走,把她抛弃?”

唐小山道:“有何不可!”

“千万别如此。”于双儿感伤道:“我感受得出,她为何如此激烈想占有你,因为她除了你,可能再也没入要了……”

唐小山道:“我又不是收破烂的,我已向她表明,我还有一个你,不可能放弃,她应该明白我心意。”

于双儿叹道:“可是她未必肯接受。”

唐小山道:“暂时可能较激烈,但日子一久,她不接受,就太说不过去,何况你那么善良懂事……”

于双儿轻叹:“何苦呢?若现在分开,对大家可能会更好些。”

唐小山道:“那是骗人说法,你且听我的,再等些日子看看,事情并非你想像这么严重!”边说边渐渐行去。

于双儿激情已弱,叹声连连:“我该如何呢?”

唐小山道:“一切都不要想,让我来应付便是。”说完,他突地伸手将于双儿抱搂怀中。

于双儿突若惊弓之鸟找到靠山,哇地激情痛哭,任何一切不幸、悲痛遭遇,尽想借此宣泄出来。

唐小山搂着她,让她哭个够。

轻轻抚向她秀发,仍是那么软柔迷人。

瞧她泪眼满腮,忍不住替她拭去,那张楚楚动人脸容,此时竟然梨花带雨,实叫人疼惜万分呵!

他忍不住真情流露吻向她,她挣扎却拗不过,抽搐几下,悲情终化激情,终于凑吻过去。

两chún紧紧相吸,那香舌幻化无比深情,缠绵排侧交合着、吸吮着,无尽贪婪地分享着心灵那份水rǔ交融的爱慾深情。

喘息声终于接替悲泣声,一切又变得美好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

于双儿突然意识到安玉人可能窥探,猛地惊醒直叫不要,挣脱开来,脸面晕红,急往四下瞧去,还好并未发现异样心头稍安。

她仍担心,道:“别如此,若是让安玉人瞧见,并不妥……”

唐小山瞧她心绪已较平稳,始俏皮说道:“那又如何?一次娶两个便是。”

于双儿斥道:“你坏死了,我愿意,她可不一定愿意。”

唐小山道:“谁叫我认识你在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二女之间难为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