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28章 针脱牢笼

作者:李凉

他躲得无声无息。

众人追往后院雅轩之中,勉强瞧得一只湿脚印,之后,毫无线索可查。

仇冠群见状嗔吼:“四处搜查,就算烧了房子也要把他逼出来!”忽又想及此乃自己住处,赶忙改口,“暂时别烧,先搜再说。”

众人得令,鱼贯而去。

不死老妖、迷魂婆婆、瘦、矮双僧等人已追来。

仇冠群没想到老神仙如此重视此人,尴尬拱手道:“属下必定把人挖出来。”

自从不死老妖易客为主,并吞天神帮且控制帮主仇天雕之后,仇冠群已见风转舵,拜在老妖门下,而且接掌天神帮亦即篡位父亲。

他仍表现一脸忠心,不知图个什么?

不死老妖冷道:“莫非这家伙知道秘道,总能来无影去无踪?”

仇冠群一愣:“逍遥宫亦有秘道?”他原以为没有,可是似乎不可能矣!

不死老妖不便承认,道:“这得问你父亲!”转向众人道:“四处搜去,不能让他有机可乘!”

他直觉自己老巢重要许多,此时不去守它该守什么?身形一动,掠飞而去。

迷魂婆婆唯他马首是瞻,已走人,矮、瘦双僧辈分比仇冠群高,犯不着听他的,便自调头离去。

仇冠群落个轻松,但想及唐小山,嗔怒又起,怒喝着搜翻天神帮,整个人亦开始打转于逍遥宫,亲自搜,损坏较少吧!

至于唐小山老早寻向秘道,潜往仙洞那头,准备探探苗多财消息,若探不着,得亲自下手盗宝剑便是。

他匆匆脱下面罩、白衣裤,换上黑衣劲装,虽仍湿漉漉,他暗自行功,想将其蒸干。

“没想到不死老妖功力通玄……”唐小山苦笑不已,心想若自己再苦练几年,将那毒龙内丹完全吸收,或可与他抗衡,否则,能自保已是侥幸。

何况他会摄心术,且宝剑在手,几乎天下无人能挡,难怪如此嚣张跋扈。

他得先盗出宝剑才行。

于是小心翼翼探潜秘道,行往仙洞那头。若非父亲筑此工事时预留秘道,要斗垮老妖,恐怕得花上三倍精力才行。

他边行边探查状况,或许能发现四大金钗等人,一并救走便是,不过此秘道甚深,倒无法探知状况。

好不容易探往秘密仙洞那头。

他小心翼翼再潜往天神帮惯用之秘道,探向那神秘山洞。

及近通日处,四下瞧瞧,一切没变,恐龙居住般原始山洞,仍石笋石峰处处,居中那口冒烟神台照样冒着白烟,被毁神台已修复。

白烟轻滚,一切显得甚是平静。

唐小山瞧上几眼,暗道:“怎会一无动静?难道是神猫把宝剑盗走?抑或宝剑根本未藏在此?”

正疑惑中,忽见洞口传来喝声:“看着外头,不准任何人进入。”

原是不死老妖声音,他独自匆匆赶回,四下张望,但觉毫无异样,心头稍安。

他复往最内洞掠去,里头另有小平台似的,一直延伸内壁,倒像半个乌龟洞。

只见得他东张西望,但觉无人,忽往凹洞探去,掀开石块,抓出一东西,锦声乍响,青光立现。

唐小山怔诧暗道:“莫非龙吟宝剑藏在那里?”

不死老妖满意邪笑,赶忙将宝剑归原位,盖上石块,始不留痕迹掠退。

他邪声冷笑道:“任你阴险狡诈也难逃我手掌心。”

哈哈冷笑中,他复掠往洞口,喝道:“里头没人,到别处看看。”

一大群人立即应是,移步他处。

唐小山暗自窃喜,实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直觉自己福星高照,竟然轻而易举便探得宝剑下落。

那神猫看来失手了。

越想越是得意,便探向四周,直觉没人,凝力听去,亦无声音。

他仍不放心,抓下石块儿,打向中央平台,咔的一响传出,照样毫无反应。

“看来当真没人了……”

唐小山这才小心翼翼潜掠出洞,飘落秘洞暗角,四下探寻,未见异样,始往那凹洞潜去。

几个起落,凹洞己至,看来有若闭关盘坐之天然平台,居中且有莲花般石块儿。

唐小山一眼看出此石块儿能活动,便小心翼翼抓掀开来,果然见及一黑剑,心下一喜:“果然是龙吟宝剑,嗯嗯,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待要伸手抓去,猝闻轰锵巨响,猛一回头,只见一道臂粗铁栅门锵砸下来。

他急叫不好,敢情落入陷阱,抓着宝剑便慾退逃,岂知铁栅速度仍快一步,砸得硬梆梆拦在眼前。

唐小山苦叫完了。

秘洞那头忽而传来不死老妖狂笑声音:“任你多狡猾,照样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老妖现身,大摇大摆行来。

唐小山怔诧,原是中了大圈套。

他斥喝冷笑:“别忘了我手中还有斩金截铁的宝剑。”

他猛抽出龙吟宝剑,青光大作,猝往铁栅门斩去,锵然一响,青光磷粉满天飞,一把碧青宝剑顿时变成普通利剑而已。

原来那青光根本就是青色磷光粉所抹成。

若非见着青光,唐小山又怎会如此轻易上当。

他愣在那里,兀自苦笑。

不死老妖哈哈更谑道:“早知你要来盗剑,布下此招己等太久,你果然入毂,哈哈哈……”

唐小山干声笑道:“其实,我只是前来了解情况,然后想请神仙替我解去身上三阴之毒而已……”

不死老妖冷斥:“你一点儿也不像中毒模样,少耍花招!”

唐小山苦叹:“普天之下谁能解那三阴之毒呢?”

说完猝然抛剑射向不死老妖,双手凝力直往铁栅门砸去。

不见动静,再扣铁条,往上、往左右猛扭猛拉,铁栅门仍不动,他挤出吃奶力气,喝喝厉叫,逼得满恋通红,青筋暴胀,猝然哇地暴吐满口鲜血,渗得嘴角全红,整个人瘫软下来,脸色苍白吓人。

不死老妖怔诧:“你当真未解三阴之毒?”见及涌血,更能确定。

忽又哈哈大笑:“普天之下除了本仙,谁能解三阴之毒?你必定自以为解去,然后嚣张前来盗剑,岂知动上真力,毒性得发,哈哈哈……你本来不是为找解葯而来,现在却变成梦想成真了吧?”

唐小山仍装笑脸:“在下真的只为寻解葯而来,神仙高指贵手,救救我吧!”

不死老妖冷笑:“你诡计多端,待我一试!”

他突然吼出摄心咒,喃喃念念有词。

唐小山已经受伤,抗力大打折扣,不到三分钟,整个人已被摄住,露出一脸憨笑,口水和着血丝直渗!

不死老妖但觉满意,突又喝道:“刺大腿!”把利剑抛回去。

唐小山果真抓住利剑,直往左大腿刺去,一剑穿透,他眉头不皱一下,憨笑依旧。

不死老妖见及大腿渗流鲜血,已哈哈大笑:“终把你摆平,拔我心中刺,你将是最厉害一位杀手!”

他这才敢欺前,喝着唐小山把剑抽出。

他凌空几指截住唐小山穴道,方始开启铁栅门。

一手抓住唐小山掠飞退去。

哈哈笑声不断:“让你见见一些人,想必你会很高兴。”

只见得他穿入冒烟平台里头秘道,转转折折,行约数百丈,突又钻了出来。

只见前头甚是宽广,左右呈椭圆形,一间间全是铁栅封住,

敢情是座地牢。

不死老妖方至,六名守卫拱手拜礼。

他喝着开牢门,守卫照办。

不死老妖突又喝道:“开对面那间。”守卫立即行去。

不死老妖瞧向铁牢中一大群东张西望的美女,他哈哈谑笑:“这就是你们期待的救星,可以跟你们共度余年矣!”

说完,铁门已开,他将唐小山高举,伸手一砸,唐小山直冲牢中,铁门砰然紧闭。

对面那群美女,正是四大金钗及仇灵铃、寒月女母女,她们见着唐小山被逮,简直有若百鞭抽身,惊诧得两眼呆直,不知所措。

不死老妖哈哈谑笑:“放心,只要你们好好合作,放开心情当仙女,一切又另当别论,生活又将多彩多姿,这正是本仙成立极乐世界宗旨,哈哈哈……日后你们便会了解,说不定趋之若鹜呢!”笑声更狂。

仇灵铃斥道:“你把他如何了?”

不死老妖黠笑道:“他只不过中了三阴之毒,迟早都要变成伟大杀手,带他来是让你们彻底死心,然后互叙情衷,免得你们心有遗憾,他虽中我摄心术,但马上可醒过来,你们好好聊吧!若有心得,本仙随时等你们好消息!”说完更是畅声狂笑。

交代守卫小心看守之后,已大步踏去。

四大金钗紧张不已,吱吱喳喳直唤唐小山,瞧他满嘴是血,大腿又中剑,看来不死也只有半条命了。

不只是四大金钗,就连神猫苗多财亦被困在牢中。

他见及唐小山比自己还惨,简直有口说不出,直道流年不利,今年特别倒霉。

唐小山对着众人憨笑一阵,突然呃地一声,猛往后倒,直若中风,毙命当场。

艳桃花最是紧张尖叫:“唐小山你不能死呵,快醒来快醒来!”

仇灵铃斥向守卫:“还不过去看看,日后难道要我修理你们吗?”十来岁小丫头,脾气、架势不小。

那守卫不是别人,正是不死老妖贴身四大护法之二,银枪及铜钱。

两人和唐小山早有杀同伴之仇(金、铁已死在唐小山手中),他们自是不理,只顾冷笑。

至于另外四名则是杀手,除了杀人之外,毫无感情,如此严密防守,难怪不死老妖敢放一百二十个心,大摇大摆离去。

银枪名为周一笑,年约三十,身形结实,由于左嘴角受伤,且往上翘,但觉随时在发笑,故而有此名。

然他脸目冷沉,那一笑倒见阴险。

铜钱姓古名上平,年约四十,两眼如豆,身矮脸圆,面目森浮,有若绿林出身,目光老往这群女子勾瞄,色念直现,最让众女厌恶。

仇灵铃见两人不理,复又斥道:“别以为跟着不死老妖会有什么好下场,待我出去,有你们好受。”

周一笑冷道:“那也得出得来再说。”

古上平冷笑:“我对小丫头没兴趣,还不给我闭嘴。”

目光瞄向艳桃花,邪念直露。

仇灵铃气得七窍生烟,不知该如何是好。

艳桃花却媚情一笑:“大哥哥你好心过去看看,将来若有机会,定当报答你。”

古上平哈哈邪笑道:“要看哪里?给他水喝?还是替他熬葯?”总带着想入非非意念。艳桃花笑道:“都要。”

唐小山突然坐起:“要什么?”两眼睁亮,直盯艳桃花,呵呵笑道:“这么騒,趁我不注意便又勾引男人么?”

众人忽见唐小山醒来,怔喜大叫。

艳桃花望斥道:“你好坏,刚醒来便出言不逊,谁不知我全为了你啊!”

仇灵铃呵呵笑道:“不错,艳姐姐在为你牺牲色相,我还没发騒,没资恪勾引人家,否则我也会牺牲一下,玩弄这头猪色狼。”

古上平嗔斥:“你说我什么?”

仇灵铃冷笑:“猪色狼,难道没有听过?要我再说这么多遍。”

古上平嗔斥:“讨打不成?”手掌高举,便要劈下。

周一笑立即拦他,道:“仙人交代,不能动粗,别犯了戒。”

古上平大概知道犯戒严重性,硬将掌劲反打铁门,震得嗡嗡作响,嗔道:“迟早要收拾你。”

仇灵铃冷笑:“只怕你没这能力!”

古上平冷斥:“不出三天,你便知结果。”

仇灵铃冷叫恶心,不再理他,转向唐小山,急道:“你怎么也进来了?”

唐小山笑道:“我正想问你们,怎么都进来了?尤其是艳桃花,说好外头见,却变成里头见?”

艳桃花干笑:“刚回来传话,行踪便败露,只好蹲进来了,没想到你和神猫也罩不住,三两下便挂了!”

苗多财苦笑:“这可是在下生平第一次失手。”

唐小山道:“怎么回事?你也是找到假宝剑才被抓?”

苗多财苦笑:“哪是?我照你意思找向那冒烟秘室,一钻出来,正好是白烟中间那平台,谁知撞上不死老妖屁股,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便被捉来了。”

唐小山呵呵笑起:“难道你没闻出他屁股很臭吗?”

苗多财干笑:“当时太紧张,哪知平台上坐了人?后来恶心好久才克服心理障碍,还请别再提此事,免得小生了天生趣。你呢?要让你上当,并不容易,他是用何花招?”

唐小山苦笑道:“会发光的假宝剑,我一看便昏了,不过,这样也好,能见着你们,一并救出去,省得麻烦。”

周一笑冷斥:“那也得要有本领才行。”

唐小正瞄他一眼,冷道:“这里没有你开口余地,闪在一边,别妨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针脱牢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