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29章 摄心魔功

作者:李凉

来者果然是丑女安玉人及安香儿,两人好不容易找到天神帮。为寻唐小山踪影,便一路冲杀过来,哪将天神帮放在眼里?

唐小山转瞧苗多财,苦笑道:“麻烦来了,你们准备救人吧!”

苗多财安慰道:“好好应付,她的同情心顶重的。”

寒月女怔道:“你们认得那两女?”

艳桃花笑道:“一个是他未婚妻,顶凶的。”

仇灵铃乍闻,怔愕道:“你有未婚妻了?”

失望却带着好玩。

刑小莹、许纯纯、冷秋霜亦带着同样心情,瞧瞧黑衣女子,瞧瞧唐小山,希望得到正确答案。

唐小山苦笑道:“情势所逼,万不得己,不必想太多,一有状况,立即救人。”

他注意情势变化,希望能全身而退。

众人闻声,不敢再胡思乱想,凝目注视那女子以及仇天雕之间。

安玉人和安香儿一路杀来,两人不断喝叫唐小山,却毫无目标追掠着。

矮瘦双僧本是雌伏于仙洞附近,忽见两女凶悍,守卫根本抵挡不住,便自冷喝,疾扑过去,拦住两女。

矮僧喝道:“何方妖女敢闯仙洞,不怕死么?”

安玉人冷斥:“滚开!叫唐小山出来,否则拆尽一切!”

瘦僧淡笑:“原是唐小山同伙?还是敌人?”

安玉人斥道:“凭什么告诉你?”

利剑抢出,奇猛无比刺来。

瘦僧本是托大,回挡月牙铲,心想必定让她利剑脱手飞出。

岂知一铲荡去,对方剑势如灵蛇翻转,竟然反截他腕脉,迫得瘦僧嗔叫,赶忙震功抽退,叭然一响,袖口被切一角。

他气得哇哇大叫,自知来者非庸手,顿时功力尽展,月牙铲霸劲直砍。

纵使安玉人武功了得,然在大漠第一凶僧纠砸之下,亦讨不到啥好处,得拼全劲抵挡着。

她不断嗔骂老秃驴多管闲事,利剑走险,尽往对方要害攻去。

安香儿亦绝招尽出,扑斗于矮僧之间。

四人霎时缠斗难解,只见得刀光剑影飞来掠去。

照此下去,恐怕上百招难分胜负。

那好事者,迷魂婆婆已掠近,见及来人冷笑道:“老身助你们一臂之力!”

她登时拿出摄魂铃晃摇开来,口中念念有词。

虽然这摄魂铃是假,但经她多日反复练习,功力亦渐渐增强,这一晃摇,魔音摄来,安玉人、安香儿顿觉头晕目眩,招势一弱,登时被双僧迫得节节败退。

唐小山见状暗自叫苦,转向众人道:“我去助阵,顺便把老妖引开,你们立即救人便逃,记住,宝塔不能站,可用刑小莹长鞭卷人。”

说完,他绕潜造化楼之后,立即从一处桂花丛中蹿出。

呵呵笑道:“不是有人找我么?迷魂婆婆,好久不见了!”身着幽灵飘去。

他一现身,众人皆呼。

安玉人直叫:“你可现身,再逃啊!”

唐小山笑道:“哪逃得了你手掌心?”

迷魂婆婆欣喜大喝:“唐小山已现身,快围住他!”

摄魂铃摇得更响。

唐小山讪笑道:“冰棒卖到现在还不累么?赏你一颗糖吃!”

许久未用之霹雳弹突然射来,迷魂婆婆一时会意不了,正想冷讽,岂知霹雳弹砸落地面,轰然暴响,炸得她哎呀撞退七八丈,摄魂铃滚得叮当响。

矮、瘦双僧受此心理威胁太大,招势一乱,登时被安玉人、安香儿刺伤肩背,疼得节节败退。

不死老妖见状,哈哈狂笑:“来得好,你果真是天下第一狂少年,待我亲自会你几招!”

说完凌空掠渡湖面,直若流星,射往东峰,再一掠身,即慾扑至战区。

唐小山尖喝:“快救人啊!”霹雳弹向不死老妖炸去。

那躲在暗处的寒月女等人见状,霎时冲出,直往无极宝塔扑去。

那仇冠群见人到来,登时大叫:“师父不好,有埋伏!”竟然忘记众人乃救他父亲,匕首一挥便喝:“不准上来,否则杀无敕!”

苗多财最看不惯,嗔喝道:“你去死吧!大败类!”

伸手打出石块儿,仇冠群武功被制,形同废人,忽见石块儿砸来,竟然躲之不掉,被砸昏当场。

这头果然全无伏兵,众人想起有毒,更是小心翼翼救人。

不死老妖当然知晓发生何事,但他志在唐小山。

既然主角已现,其他都已不重要。

他哈哈狂笑:“有了你,足挡千万军,值得值得!”一掌劈向霹雳弹,凌空即已引爆开来。

唐小山算准他有此招,猝又喝叫:“再吃我三颗试试!”

双手一翻,三颗黑丸已从四面八方飞蹿而至,暗器手法叫人激赏。

不死老妖自侍武功通玄,凌空掠翻如敏鹰,一有机会,伸手便弹黑丸,岂知黑丸暴开,竟然射出无数牛毛细针,奇猛无比螫来。

不死老妖怔诧,慾躲无路,立即猛运真劲,胡动发飞,衣衫暴肿如球,始将强针荡开。

他本以为没事,岂知另两枚黑丸突然左右斜冲而至,直中衣衫,叭然即炸,轰地一响。任他功力通玄,护体神功强劲,被此一炸,亦自两胁衣衫穿洞,腰胸闷疼不已。

唐小山见有机可乘,猝又欺攻过来,再赏两颗,炸得不死老妖哇哇大叫,连连跳退。

他咆哮一声,吼出摄心魔功,唐小山心神为之一荡,赶忙运起清心诀以抵

那安玉人、安香儿却挡之不了,脑门一眩,攻势受挫,矮瘦两僧急起直追,畏然一杵打中安香儿肩头,疼得她闷哼、抽退。

安玉人急忙护去,却显狼狈。

唐小山回头乍瞧,哪顾得再战老妖,赶忙抢追矮、瘦双僧,一颗霹震弹炸得双僧脸胸全是黑焦点,哪还敢硬战,躲开十余丈远。

唐小山得以穿过两僧,掠往两女,急道:“还不快走,赶来送死不成?”

安玉人斥道:“宝剑未得手,岂能退走!”

唐小山叹笑:“一定要现在么?”

话未说完,不死老妖又自扑来,狂笑不断:“原是想为宝剑而来!下辈子吧!丑女人!”他想抢安香儿。

唐小山登时斜切过来,黑丸一扬,冷斥:“敢再尝我霹雳弹?”作势慾射。

不死老妖顿有顾忌,赶忙掠退七八丈,定于地面,哈哈笑声又起:“你炸吧,本仙不信你取之不尽,用之不完,待你炸光,我再收拾你,到时别说本仙没给你机会。”

唐小山讪笑道:“我口袋、腰际至少一百颗,你想试试?只要我往你身上扑,保证两人血肉化成一团,任你是何神仙,照样难逃一劫!”

不死老妖吃足霹雳弹之亏,闻言自是忌讳良多,他却故作不在乎,冷笑道:“恐怕你毫无机会扑近我身,便己腰断两截。”

唐小山冷笑:“可以试试!”

不死老妖哈哈又笑:“瞧你如此自信,本仙实在爱才,只要你投靠我门下,本仙保证你一统天下,并收你为继承干儿子,你以为如何?”

唐小山道:“可以,不过,得先把龙吟宝剑交出来,作为见面礼。”

不死老妖冷目瞪来:“别不吃敬酒吃罚酒,龙吟宝剑已是本门镇山之宝,任谁也拿不走,你要求条件,未免太苛,换别的,我或可答应。”

唐小山想想:“好吧,把所有人全放了,我再拜你为师不迟。”

“所有人?”不死老妖瞧向安玉人,以及远处寒月女等人,邪笑声已起,似在盘算什么。

唐小山见及寒月女等人已把仇天雕身上绳索打断,仇天雕则跳身入湖,如此一来可免众人掠塔中毒之危。

不死老妖冷笑:“你早算准我在宝塔抹有毒葯?”本想毒死人,现在看来已泡汤。

唐小山笑道:“雕虫小计,只能骗土包子。”

说话间已渐渐往东边天神殿移去,希望能遁入秘道以开溜。

不死老妖似发现他用意,伸手一挥,十数杀手以及矮瘦双僧皆挡往神殿前头,以阻退路。

唐小山笑道:“你们大概念念不忘那张龙椅吧?”

猝然抢攻:“凭你们也想挡我去路?”

他右手打出霹雳弹,左手劈出龙捣泰山绝学。

但见霹雳弹炸得双僧狼狈东躲西藏,那强力掌劲暴打而至,迫得十数杀手两旁散开,唐小山见机不可失,招着安玉人:“快走啊!”

安玉人却斥道:“宝剑未得手,怎能走!”

这一耽搁,不死老妖突然扑来。

他不再对敌唐小山,而是双掌各往安玉人、安香儿劈去,强劲掌势迫处,两女根本招架吃力,被打得暴退七八丈,跌个四脚朝天,哎哎痛叫,却未吐血。

不死老妖见状,谑笑不已:“敢情功力了得,且看我三阴毒掌试试。”

乍见他双掌一翻,十指顿成红黄蓝三色,掌未到,一阵阴腥味道飘开,两女仍托大慾战。

唐小山却吓得背脊发寒,急吼:“鬼混什么?毒掌中人无救,还不快逃!”

实恨两女任性可恶,可是不救不成,赶忙扑来,最后一颗霹雳弹炸轰过去。

不死老妖斜身一弹,倒飞筋斗,霹雳弹脚下爆炸,力道轰来,他借此再蹿高三丈,其势不变,仍扑安王人、安香儿两女。

唐小山岂肯让他得逞,龙形九步一晃,追至他下方,猝又劈出神龙裂天,掌劲轰轰炸来,竟然打得不死老妖在空中乱弹。

不死老妖怔诧,这小子内劲竟然变得如此深厚,而且恨本未见中毒迹象。

他怔叫道:“你已解去三阴之毒?”

唐小山冷斥:“烂毒功,少丢人现眼!”厉掌又劈。

不死老妖登时恼羞成怒,没想到自认为得意无比之毒,竟然会被解去,这简直是莫大侮辱。

他猛狂厉吼,怒掌狠劈连连,霸劲击处,终将唐小山打得节节败退,穷于应付。

唐小山急叫安玉人、安香儿:“还不快走,等死不成?”

安玉人方才差点儿被毒掌劈着,余悸已起,冷斥道:“下次再取你老狗命!”唤着香儿便慾开溜。

不死老妖哈哈谑狂大笑:“今晚谁也别想走脱!”

话未说完,仙洞突然传出轰声,不死老妖怔诧猛回头,只见仙洞洞口有若山崩,整个垮塌下来。

他脸面顿变,厉叫不好,有人盗宝!疯狂厉吼:“困住所有人,谁也不准走脱!”

他猛劈唐小山,来不及再补掌,抢掠身形,直若流星奇快无比射往仙洞。

他最担心洞口一塌,有人在里头大摇大摆盗剑。

唐小山虽被劈退十数丈,本该中毒掌,但他自服下毒龙内丹,已不再畏俱三阴之毒。

故能平安弹起,胸口虽然血脉浮动,却仍扑向安玉人,道:“不走,我就擒人!”

安玉人、安香儿登时尖叫,深怕被抱,已自掠退,唐小山这才封拦追兵,以断后路。

矮、瘦双僧虽听得“不准走脱”四宇命令,但忌于唐小山身上可能另有霹雳弹,反正仙洞已大乱,两人亦犯不着拼命,只是佯攻劈打,见人逃入神殿秘处,闪失不见,也懒得再追。

只是大声喝叫:“别逃!给我滚出来!”双掌不停乱打,好让外头迷魂婆婆以为两人特别认真迎战。

待迷魂婆婆奔往仙洞之际,双僧亦停止劈打。

两兄弟不禁要想,跟着不死老妖是对是错?

每以为武功将能天下无敌,谁知却连连惨败?这根本和两人原先理想相差甚远。

然而想及龙吟宝剑,两人心神又来,纵使要走,也得带它走吧?

于是两人抖起精神,复往仙洞掠去,只要一有机会,盗剑而去便是。

至于寒月女等人,在切断仇天雕身上绳索,他且跳落湖中,仇灵铃立即将父亲捞回,在四大金钗护守,以及许多护卫仍顾忌帮主、夫人而不敢抗敌之下,一行人甚快躲入造化楼,已找向秘道,准备逃之夭夭。

然而苗多财却逮着大好机会,立即潜入仙洞,随即来个炸毁洞口,到时老妖等人要避入,恐怕也得花些时间。

他甚快穿入秘道,直往深腹搜去。

里头虽有守卫,然却惊慌于洞口被封而无暇再守岗位。

苗多财甚快摸往那冒烟水潭之秘洞,想及唐小山描述他受困位置,那虽然曾经置有假剑,但他认为,该处将是最佳地点,因为有铁栅门守候,又是最内角,何况他曾以假剑掩饰,说不定真剑即在更下一层。

他正想靠近探查,忽觉地面全无脚印。

心下一惊,莫非又有剧毒把关?

他猛吐口水落地,立即化成轻烟,已自又惊又喜。惊者,毒葯把守,自己难越雷池一步,喜者已找到地头,假以时日,自能到手擒来,就只这一犹豫,背后已传来不死老妖飞步声。

他自知留不得,便潜往秘处偷窥。

不死老妖一身泥灰,该是挤过被封仙洞之结果。

他无暇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摄心魔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