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30章 醒狮吼

作者:李凉

唐小山见状嗔喝,猛地扑往那些装入网中而在挣扎女者,几指点中数人。

那寒月女、安香儿正待破网而出,他猛又点来暗指,直中两人要穴,始将两人击昏,那些壮汉霎时再套黑网,将人罩住,拖着即往深处潜去。

唐小山连点数位姑娘穴道,空门却露,仇天雕登时欺来,一掌打得他倒滚连连。

他惊叫不好,拼出吃扔力气往湖面冲出,如此可引带仇天雕这绝顶高手出水面,以减少弟兄伤亡。

果然他一冲出,仇天雕怒喝,亦即跟掩出来,见及目标,双掌顿时开打。

唐小山猛地施展龙腾九天轻功,猛扭身形,连闪七八丈,追向老妖那头,放冷箭似地连轰数掌,打得老妖哇哇大叫,回身过来便要找人劈打,唐小山赶忙又往水中坠去。

不死老妖忽见另有人扑来,并未想及是仇天雕,立即反掌打去,双方全是绝顶高手,这一对掌,轰然一响,各自撞退十数丈,仇天雕倒撞水面,溅出水花数丈高,不死老妖则喷向空中,终于势竭,亦往下摔。

唐小山潜在水中,瞧得清清楚楚。

待他落下不及三尺,唐小山猛抽宝剑,一招一炮冲天,狠猛无比上冲剌来!

不死老妖突见青光,顿觉不妙,猛运真劲抵拦,岂知却被破去,眼看宝剑将剌中脚底,迫得他倒翻筋斗,双掌合十夹住剑身,哈哈大笑,复往回抽想抢回宝剑。

唐小山一时大意,以为宝剑在手,所向无敌,故在一剌之间忘了灵活运用,终被夹着,他猛地将宝剑旋转,希望剑锋跟着扭开,终能伤其掌指。

他这一旋转,剑锋果然伤及对方掌指,然不死老妖功力通玄,乍见剑锋伤指之际,猛运真劲,整个人亦开始打转,抵消宝剑旋转劲道。

如此一来,倒像唐小山在甩着剑鞭,尽是打转。

唐小山连甩数次,未能甩脱,干脆落水再说,于是猛运千斤坠,坠入水面,不死老妖若不松手,必定变成落汤鸡。

他似乎顾虑假胡子若沾水,说不定脱落,如何能显神威?

然而双方坠势甚急,他不禁哇哇大叫,猛地改指夹住剑身,腾出右掌便往下劈。

唐小山大惊,正想躲闪,忽见一道人影水中暴出,从左边斜冲过来,原是仇天雕。

他可失去目标,见人就打,那不死老妖顿觉霸劲涌来,哪还顾得再斗唐小山,赶忙松手,双掌再劈仇天雕。

两人互击,结果仍是一样,仇天雕猛坠大水。

不死老妖斜弹空中,血气竟然浮动,他赶忙喝出摄心魔功:“刺水中持剑者!”

仇天雕被喝住,始改变目标寻向持剑者,准备扑杀。唐小山则趁机又是一剑偷往空中刺去。

然不死老妖已有防范,登时头下脚上,厉掌连劈,不但打得唐小山没头没脸,身形亦借此高挂空中。

唐小山挨了几掌已是真气翻腾,忽见仇天雕复又杀来,他自付无法应付两大高手,赶忙坠入水中想逃之夭夭。

岂知仇天雕奔速追来,他又挨两掌,还好身在水中,吃劲较小,胸口虽疼,不至于重伤不起。

他猛展水功潜入更深处,仇天雕虽不断追来,不死老妖却怕他被引走而受擒,终于喝他别追,往对岸掠去便是。

唐小山闻声,这才嘘口气,看来突袭十分成功,也不奢望在此能杀得了不死老妖,寻了方向,直往对岸潜去,他心想进入阵区,或可一搏吧!

不死老妖的确不肯沾湿衣衫,待身形下坠之际,施展凌波虚渡功夫,直往对岸掠去。

此时船已沉去,一大群人各自逃命,却不知他们将逃往何处?

不死老妖几经奔驰,终于掠过两里湖面跳回岸边。

他不断施展摄心魔功,以唤回所有过到摄心之人,然而喊来叫去,却只见仇天雕乖乖返回,其他娘子军一个不剩,气得他咆哮不已!

忽见有女人游过来,仔细一看,乃是迷魂婆婆,他更哇哇大叫:“仇冠群、八卦王安在?”

迷魂婆婆道:“不知,船一沉,大家散去了。”

不死老妖怒斥:“一定脱逃了,湖只两岸,他们会认错?”又哇哇大叫。

迷魂婆婆爬掠上岸,全身已湿,无暇多理别人,只顾运功蒸干衣衫。

她道:“不如退去,稍作准备再来如何?”

不死老妖哈哈狂笑:“怕什么?有仇天雕和我两位绝世高手,天下谁能抵挡?五十年前,九大门派都杀我不死,现在会栽在小娃娃手中?走,我捣得他们七零八落让你看!”

说完,他再次狂笑,喝向仇天雕,两人掠飞而去。迷魂婆婆轻叹一声,便自追去。

虽然她并不看好能收拾唐小山,但凭他能耐,保命尚无问题吧?心头稍稍安慰,劲道再来,追掠中,又传冷谑笑声。

至于唐小山,好不容易潜往岸边,趁着老妖在等同伴之际,拼命施展轻功,往九星山区奔去。十余里路,够他奔驰一阵。

而那山林阵区之中,于双儿正躲在秘处,不断替安玉人解穴,希望让她恢复神智。

于双儿总被安玉人容颜所吸引。

晕迷中的安玉人,在不见满口烂牙之下,竟然貌美如仙,和往昔判若两人。

而且紧闭歪嘴亦较恢复端正,已看不出破相之态。

她暗道:“或许安玉人只要稍稍整容,必定是个楚楚动人的美人吧!”

老实说,她单单只救安玉人,并非为了就近救人,而是希望借此化开两人心结,免得和唐小山之三角关系永远无法解开啊!

好不容易解开安玉人穴道。

安玉人稍稍呻吟,巳见蠕动,于双儿却紧张戒备,深怕她仍迷心未醒,可能再次反扑,到时得再戳她穴道才行。

安玉人终于幽幽醒来,美目一张,一片青葱树叶,倒不见刺眼,她喃喃说道:“这是哪里?”

于双儿乍见她言词似乎正常,欣喜道:“这是九星山区,安姑娘你可醒了……”

安玉人忽闻声音,转目瞧去,竟然发现双儿,怔诧道:“是你!”惊心坐起,似在防范什么。

于双儿淡声笑道:“唐小山救了你,我只是帮忙照顾而已!”

“唐小山?我……”安玉人这才想及中了摄心术一事,怔诧道:“我昏迷多久了,我说了些什么?”

于双儿道:“你什么都没说,大概昏迷两个时辰了吧!”

“这么久了?”安玉人立即起身,不断检查身躯、衣衫、脸容,急叫:“我的脸有没有变?”于双儿道:“变漂亮了。”“漂亮?”安玉人急往烂牙摸去,并未被更换,呵呵笑起:“烂牙仍在,怎能漂亮起来啊!”于双儿道:“何不整理一番呢?”

安玉人道:“免了吧,拔光牙齿更丑,反正有人要,何需大动手脚?”

她忽而想及和于双儿关系,登时煞住笑容,冷目瞧向于双儿,心头已见起伏。

于双儿感伤一笑,道:“他可能快回来了,你在此等他便可,我有事,先走一步……”说完拜礼,便要退去。安玉人突觉太过残忍,急道:“等等!”于双儿停步:“还有事吗?”她的笑容总见亲切。安玉人道:“你跟他真是青梅竹马朋友?”

于双儿摇头:“该不算吧,我是极乐神宫小喽罗,奉师父之命带他前往绝情谷,才认识的,没想到你却是小谷主……”

安玉人喃喃说道:“原来你早认识他在先,若非你,我也碰不上……”忽又问道:“方才是你救了我?”

于双儿道:“谈不上什么,我只是背你回来而已。”

“背我?这是九星山区?”安玉人怔诧道:“你背我渡过鄱阳湖,足足三四十里路?”

于双儿道:“其实我若受伤,你还是会救我,不是吗?你本就是善良女孩,我看得出来。”

安玉人怔愕道:“我是善良女孩?可是我对你……”

于双儿淡笑:“感情永远是自私的,你千里迢迢寻夫,若非真情至性,根本做不出来,不必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不会抢走他,真的……”

说完,于双儿终于把持不住,泪水慾夺眶而出,迫得她赶忙道声还有事,便自飞奔而去。她心头在滴血。谁又能坦坦然然接受把心上人平白拱手让人呵!

安玉人楞在当场,感觉自己是个刽子手,正在谋杀一名善良少女。

而那少女却说自己非常善良?天啊,这是什么世界?

正挣扎中,唐小山声音已传来:“双儿,可把安玉人救醒了?大敌快来啦!”

一道黑影飞快射人林区。

安玉人不知怎么,却感内疚、窘困,躲了起来。

唐小山急忙四下张望,未见人影,已焦切道:“莫非她摸错地头了?”

他急忙再喊:“双儿快出来啊,情况危急,别闹了!”

安玉人闻他的确紧张,突然跳出石面,喝道:“危急时刻只想到你的双儿吗?”

唐小山猝见她,怔楞猛摆架势:“你醒了!”以为她仍被摄心,得小心防范。

安玉人冷道:“怎么?见我像见鬼吗?想杀死我不成?”

唐小山听她说话,似乎正常,心绪稍安,呵呵笑起:“你敢情真的完全清醒,未再中摄心之术,会吃醋哩!”

安玉人斥道:“吃什么醋?你到处拈花惹草,还怪我吃醋?”唐小山苦笑道:“哪有?”

安玉人斥道:“还说没有?你对于双儿是不是始乱终弃?”

唐小山征愣道:“她跟你说了什么?”

安玉人斥道:“她说你非礼她,然后又抛弃她!”

唐小山更诧:“她?她当真说出这些话?”

安玉人嗔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现在跳到黄河都洗不清。”

唐小山苦笑道:“误会呵!我根本没抛弃她……”

安玉人斥道:“这么说,是想抛弃我喽?”

唐小山苦笑:“一定要水火不容吗?她一直对你很好,而且还救过你的命。”

安玉人斥道:“就是这样,我才懊恼,以前怎不说清楚?”

唐小山苦笑:“我说了,只是你不接受。”

“哼!可恶!”安玉人突然欺来:“先教训你再说!”

唐小山见势不对,拔腿即逃。

奔掠间,仍不断求饶,要安玉人多多体谅,包容人家,安玉人态度似有所转变,嗔喝中总传出捉谑暗笑,未像以前那么凶悍。

唐小出并未感觉差异,他只想赶快逃离魔掌,以求平安。

奔掠中,忽见于双儿追掠回来,急道:“有黑影,可能是寒夫人等人被救回。”

悲情过后,她已恢复平常,见有状况,立即赶回通知。

唐小山往林外瞧去,果然见及十余赤躶上身潜水好手,正扛着黑网而来。

他立即掠出林外,欣喜笑道:“多谢帮忙,请跟我来。”

于是他领人进入林区,复觉此处将开战,并不妥,便又领人前往光如馒头倒竖之山峰,将人引置山洞之内。

唐小山始又说道:“大敌立刻会来,你们先离开,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一群壮汉自知除了水功之外,其他不堪一击。

随又跟着唐小山绕出阵区,告别而去。

唐小山正待回头,却闻及里头传来喝斗声,他怔愕不已:“难道双儿和玉人打起来了?”

他飞命奔回,却见四大金钗之刑小莹、冷秋霜竟然和安玉人、于双儿大打出手。

唐小山征愣:“怎么回事?”

于双儿急道:“她们心神仍未醒,穴道解了,即扑过来!”唐小山登时扑前,凌空数指,戳中穴道,冷秋霜、刑小莹才又栽倒于地,于双儿、安玉人惊魂甫定。

需知扑杀敌人,还能拼命,但对付自己同伴。却不能伤人,斗来特别辛苦,两人差点着了道儿。

唐小山立即往四大金钗探去,道:“奇怪,玉人醒来会没事,她们醒来却抓狂?”

他将四大金钗、仇灵铃、寒月女、安香儿一一解穴,突见她们目露邪光,立即再点晕穴加以制使。

他百思不解之中,突见安香儿自动醒来,竟然没事,这更让他迷惑?

“你们吃过什么灵葯?”安玉人紧张道:“没有啊!”

唐小山疑惑道:“奇了,不死老妖分明喂她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醒狮吼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