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05章 大吉剑庄

作者:李凉

一月之后,终抵京城。

见及偌大都城,简直比海天还宽,街道穿若蛛网,且不知尽头,两人已自欣喜且沉沦其间。

他俩足足逛至夕阳西落,方自找寻落脚处,终于住进一清雅之佳宾客栈。

此时于双儿并不坚持独居一房,何况一月挥霍,所剩已不多。

两人只好同住一室。

虽然如此,两人仍分床而眠,不是唐小山不敢,而是他每每想一亲芳泽之际,总会想及那莫名订终身的安玉人,良心让他不敢逾越一寸,然而良心却正在慢慢消失之中。

盥洗过后,两人觉得清爽。

肚腹已饿,该是进食时刻。

然而唐小山摸摸腰际,不由皱眉,干笑道:“好像空了,你呢?”

于双儿亦自苦笑:“一路乱花,师父给的十两银子也花得差不多,大概只剩……”把小布包拿出,算算子儿,只剩八钱。

唐小山怔道:“只八钱?”

于双儿笑道:“不然,还能变成八两不成?改吃馒头啦,还可过个三天。”

唐小山苦笑:“不成不成,连房租都不够,可怜我唐小山堂堂一门之主,现在也被金钱所困……难不成要拿霹雷弹去卖?”

于双儿歉声笑道:“我一直在极乐宫,对银两没概念,否则会存多些,咱们明儿去摆摊子耍功夫,大概可赚些糊口吧!”

唐小山摆摆手:“不成不成,堂堂一门之主,沦落摆地摊,要是传出武林,四川唐门可就出丑了。”

于双儿瞄眼:“死要面子,我去摆好了。”

唐小山干笑:“我怎忍心,不急不急,待我想想办法。”

于双儿瞄他一眼,闪在一旁不语。

唐小山不由续尽脑汁。

此时他最想碰上的是贪狼苗多财,他对找钱功夫似有一套。

可惜一别数月,却不知他在何处?

难道如他所言,抄下惊天秘籍拿去卖?

如此一来。岂非全天下知道自己学了神功?

劫富济贫?这倒是好方法,可是临时到哪儿去打探谁为富不仁?何况人生地不熟,甚是容易出差错!

他继而想及父亲曾出现大吉铸剑庄,铸剑和铸暗器该是同行,说不定有所交情,或可前往一探,问问父亲下落,可能的话,借点儿银子便是。

想定后,他干笑道:“我出去转转,该无问题。”

于双儿瞄眼:“你想打劫?”

唐小山笑道:“没那么严重,只是想起远门亲戚,想去借点儿银子而已。”

于双儿道:“我跟你去。”

“呃……”

“不肯,即表示有鬼!”

“好吧!”唐小山看是劝不了,便答应。

于双儿心头生甜,也就跟他后头走出客栈。

临穿过食堂,香味袭来,两人猛吞口水,掌柜直呼佳肴美酒,两人恨得磨牙,又怕被发现空心大佬棺,急忙走人。

穿出街道,于双儿不忍,还是花两文钱买几个馒头,先填肚子再说。

唐小山虽瘪,仍吃个精光。

随后,他开始打探大吉铸剑庄,或许老字号,甚快探出在城西,两人遂赶去。

乃至城西一条古老街道,见及坐落街尾一间颇大古宅院,其门前耸立一座石砌剑塔,正是标记。

于双儿这才桄然:“哪是什么亲戚?你想碰碰运气而已……”

唐小山干笑道:“刀剑一家亲,说不定真的有牵连,你且在附近走走,我去去就来。”

于双儿不愿看他出丑,轻斥“真是”一声,也就随他去了。

唐小山如释重负,当下打理精神,大步行去。

及近古宅前,已见围墙斑驳,显出一副老字号摸样。

大门敞开,门顶石匝嵌凿“大吉”两字,勾划了了,气势不凡,该是名家手笔。

里头不时传来敲敲打打声音,颇为热闹。

唐小山轻轻探头,偌大广场四周设有数座炼铁炉,不少师父光着上身,认真铸剑敲铁。

广场散乱许多铁砂、煤堆、铁条,及成形、未成形之刀枪剑棍。

虽已华灯初上,他们似意犹未尽,拼命工作。

唐小山不知该找谁,遂轻敲大门,喊道:“有人在吗?”

第一次,没人回答。

他更大声喊道:“有人在吗?”

一名似是工头壮汉转头过来,斥道:“这么多人,岂会没有人在?你要买剑、铸剑还是找工作?自行进来。”

唐小山呃地干笑:“我想找贵东家……”

“老板在里头,自己去找!”工头仍自敲铸一把利剑,他似乎甚想练出名剑,然后把名字刻上去,未再理唐小山。“真是奇怪一群……”

唐小山喃喃说着,还是大胆走往前厅。

其实,说它是厅,倒不如说是刀剑铺来得恰当,从门外屋据直到里头,兵器架上不知摆了多少把各式各样兵刃,就连里头四面墙上都挂满刀剑。

里头只见一冬锦衣员外打扮之中年人,正在一张巨大桌前,翻着一大堆刀剑设计图,另又腾出右手,直拨算盘,不知是在估算刀剑尺码,抑或算及银两。

其专心程度,并未发现来人。

唐小山想套交情,不免礼数周到,仍自敲门:“可是店东家?”

那员外郎摆摆手:“要什么自己挑,最好再拿来估价即可。”兀自认真算着。

唐小山干笑:“在下想和店东家谈谈。”故意走前几步,让对方无法拒绝。

那员外郎始惊觉,抬头瞧来,挂了一副金边眼镜,瘦中带儒,倒非市侩长相。

瞧及唐小山,复抓眼镜,再瞧清楚:“我认识你?想找我谈什么?”

唐小山拱手道:“不知店东家可曾听过四川唐门?”

那员外闻言,动作煞停,先是一楞,却又极力想掩饰,冷眼瞄来:“你想干什么?”

或许唐门被毁消息已传开,他得提防。

唐小山但觉似乎问对路子,然他却考虑是否该说出自己身分,心念一转,道:“在下是唐门远亲,听说唐老曾经来此,我是来找他的。”

那员外冷道:“我是认识唐大祥,却没听过他来过此地。”

“可是我听到消息……”

“传言一向有误。”那员外道:“你若想找他,可能会失望,或许你留下地址,我一有消息即通知你如何?”

唐小山轻叹:“我刚从川境来此,不知该落身何处……”

那员外目光更冷:“你专程来找他?”

唐小山道:“不瞒东家,此次全是唐家介绍在下前来此地谋生。”

他想打探事情似乎不易,倒不如留下来,先支些银两过活,随再找机会探其他消息不迟。

那员外目光一亮:“你会打造暗器?”

唐小山颔首:“在唐家待过。”

“这可好,我试试。”

那员外随即往后边较隐秘柜子翻找,拿出一口盒子,交予唐小山,问道:“它是何暗器?”

唐小山一见即知是仿唐家作品,道:“它叫开口笑,可射细针,三把三次十二针,共三十六针,不过这非正品,不知是否有此功能?”

那员外欣笑:“果然识货,你打得开?装得了?”

唐小山当场表演,三两下已把它拆开,那员外瞧得频频点头,果真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此暗器难在装填,尤其是弹簧强劲且细小,不易收拾,唐小山却轻而易举把它装回。

那员外频频点头:“好好,你就留下来吧,每月三两银子。”

唐小山干笑道:“我还有家眷,能不能多加点儿!”

那员外皱眉,终仍点头:“好吧,多加一两半,不过你得更认真才行,否则别的师父知道,又要闹意见。”

数目虽小,却也暂时解难,唐小山自拱手拜礼:“多谢东家收录。”

“别客气,我姓申名剑吉,大概想把造吉剑吧!”申员外笑道:“以后叫我剑王便可啦,明天来上班吧!”

唐小山拱手:“多谢剑王……”“好极好极!”

那剑王让申员外听来倍感虚荣,笑道:“现在铸剑竞争厉害,哪天说不定要改名暗器王呢!”

呵呵笑中,可猜知他为何如此重视唐小山,该是看到前景吧!

唐小山不断陪笑,仍在等什么。

“你还不回去?”通常“明天来上班”即表示可以走人之意。

唐小山尴尬一笑:“能不能先支薪水?在下盘缠已尽……”

“呃……”申剑吉想笑:“你倒是特别急?”忽又想到什么:“该不会骗了钱就溜吧?”

唐小山窘困一笑:“在下一向守信用,我住在南大街佳宾客栈,东家要是不信……”

“算啦!”申剑吉道:“先支三两,剩下日后再付,就信你一次。”

唐小山登时拜谢:“多谢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申剑吉边挑银子边道:“不必那么大言凿凿,明儿准时上班便是。”

好不容易从口袋扫出三块白银,交予唐小山,乐得他躬身连连,几乎三叩九拜,方自退去。

申剑吉看在眼里,皱眉想笑:“倒是一副知恩图报模样,却不知是真是假?”

且等明就知分晓了。

至于唐小山兴高采烈拿着银子奔出申家之际,于双儿已急切迎来。

唐小山示威地耍着银子:“看,油水可活了。”

于双儿怔喜道:“唐东家当真借了?”

唐小山苦笑:“也可以说是从我身上炸出来的油水。”

于双儿道:“怎么说?”

唐小山叹道:“沦落江湖,卖劳力讨生活啦!明儿一大早就要去做苦工,实是越混越回去了。”

于双儿不忍,道:“我帮你。”

唐小山摆摆手:“算了,你不适合。”

于双儿道:“谁说的,我内力不比你弱呢!”

唐小山道:“不比内力,比外表,那里全是男人,你这騒姑娘一去,岂非弄得猪哥处处,我杀他们都累死,还讨什么生活。”

于双儿闻言,笑的甚是心甜,毕竟心上人如此间接赞美,自己顿觉光彩不少。

她笑道:“怕什么,大不了蒙着脸便是。”

唐小山瞄眼:“你难道也要把胸脯压扁么?老说些不切实际的话。”

于双儿登时窘红脸面,斥道:“人家是真心帮你,怎生如此说我。”

唐小山邪笑道:“要帮我,便是现在好好吃顿大餐,然后替我捶背,好让我过个舒舒服服夜晚。”

于双儿窘斥:“休想!”

两人笑闹中,果真找家像样饭馆吃它一顿,然后再逛夜市,直到二更天,方自回房。两人已累,早忘了捏背捶肩一事,倒头便睡,

次日醒来,已日上三竿。

唐小山哎呀惊叫已迟到,赶忙盥洗,丢下银子,要双儿付帐,并抽时间租间房子,他即匆匆赶往大吉铸剑庄。

连转十数街,终抵剑庄,大群人已开工,他困窘走往大厅,见及老板威风凛凛立在桌前接客。

申剑吉见着来人,邪笑道:“我还以为三两银子溜了呢!”

唐小山干窘道:“在下睡过头,大概首日到京城,贪玩了些,小的多做几时辰补回便是。”

申剑吉道:“这才像人话,以后可别错把太阳当月亮啦!”

唐小山急道:“不会不会,不知在下做何工作?”

申剑吉拿出昨天那名为开口笑暗器盒,道:“你看有啥好改良,一天弄两个,没问题吧?”

唐小山颔首:“只装两个,很简单。”自以为捡便宜。

申剑吉却道:“不只装,还要打造。”

唐小山大惊:“什么?一天打造两具?简直压榨劳力,唐门顶多是十天弄一具,你想整死我不成?”

申剑吉淡笑道:“放心,有人帮你,到左边那铸造房吧,别泄气,我说你是大师。”

唐小山闻及另有助手,心头稍安。

他不便多说,拿了盒子,直往左厢房奔去。

那厢房中,置有较小型火炉,已有一老一少两个师傅等候,唐小山热切打招呼,方知两人乃父子,父亲袁水金大约五旬年纪,儿子袁火旺二十出头,世代皆靠打磨兵刃为生,身强体壮,双手沾长不少创痕,可见辛劳。

唐小山瞧瞧两人一脸憨厚,总觉可能造暗器么?

他再问及开口笑何物,两大不知。

唐小山不禁叫苦,看来申剑吉只不过塞了两人便了事。

然而银两都花了,有何话说?无奈之下,只好做吧!累死算了。

他先将暗器拆开,要两父子想办法铸造同一型式盒子。

两父子瞧上几眼,憨笑之后,立即燃火铸造。

唐小山则另外打造较细弱之弹簧等东西。

他想,一天要铸造两具,恐怕相当困难,今夜看来甭想回去了。

谁知那两父子只瞄盒子几眼之后,便径自打造,根本未再量过尺寸,而且只花一时辰,父子各铸一口完全一模一样盒子。

唐小山惊诧不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大吉剑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