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07章 深夜盗人

作者:李凉

唐小山志在追那人影,方入秘道,猛追数十丈,连破两道秘门,终于从一软床下撞出,看来此处该是金湘兰秘密闺房,除了香味,且扔了一地内衫肚兜,他无暇多想,追出去,雅轩外庭园空空荡荡,哪还见踪影。

他甚懊恼,金湘兰的确是个狡猾家伙。

金湘兰穿出闺房,窘心自得一笑,赶忙三两下收拾内衣,藏于一角,始自往外头。唐小山立在当场,冷笑道:“你比狐狸还精明!”

金湘兰冷道:“我不知你说什么。你毁了我不少东西,看你如何交代!”

“交代个屁!”唐小山口气甚硬,“是谁理亏,大家心知肚明!”此时黄圆圆已奔出。

金湘兰立即诉苦:“黄姐您看到了,他根本搜不出人,分明是诬告,您要替我主持公道!”黄圆圆呃一声,不知该如何收拾局面。

唐小山冷道:“黄夫人你也看见种种情况,她分明有鬼!”

金湘兰斥道:“我维护本庄机密,难道不行吗?搜不着人就是诬告,看你什么理由搪塞!”

唐小山邪邪笑起:“对付你,不必什么理由,咱们走着瞧!”

说完猛掠屋顶,一闪即失。兀自留下金湘兰哇哇斥骂之声。

黄圆圆轻轻一叹:“他的来路恐怕不简单,金姑娘似乎低估他了!”

金湘兰嗔道:“你到底在帮谁?”

黄圆圆道:“帮谁,你心理有数,偷吃腥也要擦嘴,没事留什么马车?”

金湘兰嗔道:“你也相信我抢人?”

黄圆圆瞄眼道:“不是吗?你认为我智商只有八十分?”

金湘兰脸面变幻莫洳,终于苦笑:“大胜庄的确需要李大师造势,我不得不出此下策。”黄圆圆道:“你和大吉庄如何斗法,我管不着,可是总不能露了尾巴,叫我出来主持正义,你想整死我不成?”

金湘兰干窘道:“抱歉,我本无此意,只是那家伙简直太贼,差点儿坏了大事!大吉庄怎会有此角色?武功不但怪异,甚至机关秘阵功力简直吓人,大胜被他一抄,恐怕也像脱光衣服的女人,丝毫藏不住了。”

黄圆圆道:“你却把人藏得很好!”金湘兰惊笑道:“若非方才来个调虎入穴,我非穿帮不可。”黄圆圆道:“你把人藏在闺房?”

金湘兰道:“闺房的床下。若非机关能手,根本查不出,后来我看罩不住了才用计叫人赶紧移走,的确险极!”

黄圆圆道:“别忘了唐小山那句走着瞧,他可能随时会回来。”

金湘兰干笑道:“多谢警告,我自会小心:却不知他是何角色?”

黄圆圆道:“我跟你一样一片空白,你自行好自为之,下次别弄成这样,否则我只有帮他的分,毕竟正义门还要撑下去,我走了,免得停留太久惹人非议。”说完,稍作拱手,大步踏去。

话已说明,到时倒帮唐小山。金湘兰自是不知其中玄机。

金湘兰送走黄肥婆后,便自叫弟兄们整理恢复一切,她则躲入秘室沉思,下一步该怎么走。且说唐小山嗔恨掠出大胜庄,才奔过转角街道,苗多财已追过来,见人急问消息。唐小山据实回答。苗多财怔愕不已:“这婆娘竟然如此厉害!”唐小山道:“不但厉害,而且是非常厉害!”

苗多财道:“她到底把人藏在哪里?”“这得问你了。”“问我?”“不错!”“何解?”

“如果你方才看见有人掠出大胜庄,那李大师可能已被带走,如果没看见,人一定还在里头。”

“没看见,我盯得紧,十分肯定。”“四面八方?”

“虽没有,但有人掠高,抑或绕行,我一定会发现。”

唐小山这才邪笑:“谅她也不敢把人移到他处,看来我们还有机会扳回一城。”

苗多财道:“你不是搜过了?”

唐小山黠笑道:“就是因为搜过,她才会把人留下,我本想再翻一遍,可是只有一人,难免在捉迷藏,何况搜到了,李大师未必跟着走。”

苗多财不解:“为什么?”唐小山道:“李大师并不认得我,如何肯跟我走。”

苗多财道:“那该如何进行?”

唐小山邪笑道:“如法炮制,她敢拦路劫人,咱们也来个深夜掳人,只要把李大师带回大吉庄,可省去许多解释,就算金三八想兴师问罪,也师出无名,她是哑巴吃黄莲,只能苦在心头!”

苗多财猛地击掌:“好极!咱们去准备大麻袋吧!”两人相视畅笑,立即隐入街巷中。此时大吉庄弟兄仍自四处寻人,唐小山并未出面相告,因为如此一来,金湘兰自会暗笑于心,因此松懈防范。

好不容易等到夜晚。华灯初上,映出繁华街景,别具一番风情。

唐小山无意欣赏,和苗多财小心翼翼潜回大胜庄附近。

两人找及街巷一株古枫,掠藏其中,从此处自可瞧清大胜庄大部分地区,勉强可监视里头活动。

未久,果然见及后院雅轩灯火通明,不断传出金湘兰敬酒声,该是设筵招待某人。

苗多财道:“会是李巧师傅?”唐小山道:“可能是吧!”

苗多财道:“现在下手抢人?”

唐小山道:“不是说好秘密行事?待散宴再说,来个神不知鬼不觉,让那金三八搞不清楚,然后像疯子一样鬼叫。”

苗多财呵呵笑道:“这也不差,等她便是……”目光四下瞄去:“却不知她家藏金窟在哪里?”

唐小山道:“后院假山中,好几箱!”苗多财道:“你不心动?”

唐小山道:“怎么动?闹大了,大吉庄岂非永无宁日?要偷,也得过了这风潮后。”

苗多财颔首,“有道理,这三八若太可恶,迟早让她吃不完兜着走!”

两人相视而笑,开始计划如何修理这三八婆娘。

不知不觉,二更己至。那宴客室终有变化。

且见人影晃动,谢声连连,随后见及金湘兰引着一群人走往附近住处,可惜过远,唐小山只能从林树缝中一窥即失,瞧不出名堂。

但可感觉出正是目标没错,心绪不由兴奋不少。

待金湘兰将人送回屋中,并派出守卫严密看守,这才甘心离去。

未久,一切渐渐平静,该是行动良机。

苗多财道:“静得很,金三八可能灌了不少酒。”

唐小山笑道:“那可就方便我们了,走吧!”

说完,使出龙腾九天轻功一闪数十丈,藉点高墙瓦梢,复又腾落屋顶。

如此纯熟轻功,瞧得苗多财眼睛发直,急急追来,问道:“这是什么花招?当真没得到惊天诀?”

唐小山笑道:“极乐宫主教的,满意了吧?现在还谈这些?走啦!”先行去。

苗多财呃地一声,呵呵暗笑,说着是极是极,便自跟了过去。

掠过前厅屋顶,及近目标,那是厢房尾端独立雅房,坐落花园中。

然而此时瞧来,竟然有两栋一模一样雅房,相隔不及三十丈,当时在庄外窥探,甚易混淆。

苗多财皱眉:“好像有机关,两边都守了人,你猜哪一边?”

唐小山邪邪笑起:“好个金三八,连住处都动了手脚,这叫天厅房,也就是一边有动静,另一边必然知道,它的秘密在两屋之间有一空水管相连接,所以能互相传音。”

苗多财桄然笑道:“天下真是无奇不有,还好碰上你这无奇不知之人,现你猜,他是在哪间?”

“马上便知!”

唐小山随手捏起屋上瓦片,往右侧雅房打去,叭地脆响传来。守卫急声叫道:“谁?”四下张望,不见动静。

一名守卫低声道:“会不会是……”

另一名守卫斥道:“别说些不三不四的话!三更半夜最忌谈鬼。”

那名守卫反斥:“你知道什么?我是说会不会是鸟屎滴到屋子,老想邪东西!”

另一名守卫呃地一声,斥笑起来:“什么鸟屎,这么准、这么脆?真是!”

几名守卫弄笑一阵,随又告平静。

唐小山道:“人在左边。”“怎么说?”苗多财问。

唐小山自得一笑:“要是人在右边,出了状况,左边岂会毫无反应?可见人在左边。”

苗多财道:“会吗?要是错了,怎么办?”

唐小山斥莫:“错了,便把你囚在这里吧!我去切断相连管子。”说完,潜落地面,伏行而去。

守卫根本毫无一流能手,哪能发现什么?

唐小山甚是顺利找到管子,先挖开泥土,然后弄个小洞,他并未大力切去,只不过抓来泥土,往小洞灌去,只要管子塞满,自然无法再相通。因为大意切断两边通风声音必乱容易被人察觉。

待管子塞满,唐小山始向苗多财招手,示意行了,便先行潜往左侧守卫,三两下放倒七八人,轻巧无比潜入雅房。

苗多财立即跟入。

雅房没有小厅,经查无人,两人便往房间探去。这一潜入,赫然发现两张床,两个人。

一名白发苍苍,自是李巧大师,另一名却是长发红衣,吓得两人闪向暗处——那女子莫非是金湘兰?

然而瞧她几眼,唐小山但觉她年轻太多,脸型根本不像,便自窃笑:“会是……呵呵,这个老不修!”

苗多财笑道:“不会吧,她看来清清纯纯……”

“谁知道,这年头,很事不能预料。”

“可是她也醉啦!而且李老头该不会那么色吧……”

苗多财发现什么,直往女子床前包袱抓去,捏了几下,便道:“我们恐怕误会了,这女子远行而来,所以仍有包袱,而且李老头并未带包袱,所以他们应该共用,也就是共同来到京城。”

“真有此事?”唐小山不由多瞧女子几眼。

苗多财不多言,解开包袱,果然抓出李老头常用外袍。

唐小山终也信了:“可是咱们当时怎没看见?”

苗多财道:“她躲在车厢,若不想见人,谁也看不到。”

“倒也是了,当时若非李师傅掀开车帘,咱们也见不着他面貌……”唐小山道:“却不知他俩是何关系?”

两人开始注意这女子相貌,看来十八上下,长得花容月貌,漂亮可人,似是富家姑娘,只是嘴chún稍薄,感觉上或许娇生惯养吧!

苗多谢道:“会是李老头亲人?两人眉毛稍粗,耳垂亦圆,大概差不了。”对于相人术,他颇有自信。唐小山道:“就算不是,亦有关系。”苗多财道:“你的意思是……”“一起带走!”

“可是布袋只有一个。”“哪管得了这么多,你套李大师,她交给我好了。”

“为什么不把她交给我?”苗多财露出占便宜邪笑。唐小山瞄眼:“她要是发现被你这种老头扛过,不自杀才怪!”

“真是,说这话,叫人信心受挫!”

“事实胜于一切!”唐小山笑道:“为她性命安全,我只有牺牲了。”

苗多财自嘲一笑:“你不怕我告诉双儿?”

唐小山瞄眼:“说啊!将来自杀的可能是你!”

苗多财皱眉:“这么严重!”呵呵笑起:“算啦!不必冒这个险,我扛便是!”说完,行向李大师,开始套布袋。

唐小山则先把包袱套在肩上,随又抱向长发姑娘,可是方抱及身,一股淡淡体香袭来,让他窘涩。

尤其那尖耸胸脯压了过来,柔中带软,简直让人想入非非。

他不禁犹豫,把人放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

苗多财则已扛起李老头,转瞧此景,捉笑道:“你很棘手是不是?叫你让我扛,你偏不要,想占人便宜又不敢!拿棉被卷上吧!耽搁太久,该走啦!”

唐小山恍然,干笑直点头:“是极是极!”赶忙抓来棉被,将女子裹上,再扛起,呵呵笑道:“现在感觉像在扛肥猪肉,差那么多!”

两人相视而笑。

时间不多,两人随即探出门口,但觉毫无动静便潜出带上随后潜掠屋顶,逃之夭夭。

凭两人上乘轻功之绝妙,果然走得毫无声息。

直到掠往西域街道,忍不住放声大笑,却引来狗吠连连。两人不敢再笑,时取道掠回大吉庄。

此时大吉庄一片沉静,唯有东厢灯火未熄,唐小山猜出那大概申剑吉为失去李巧而食睡难安吧!

他甚快掠去,然后撞门而入。

书轩前,果然见及一脸樵悴的申剑吉倒在书桌旁。忽闻声音,吓得他惊叫谁?一边急抓金边眼镜,一边想找武器防卫。

唐小山呵呵笑道:“是我,唐小山!”站立当场,将姑娘置于椅上。

申剑吉怔叫:“你?”

戴上眼镜,这才瞧清,惊心方去,焦心又起:“你混到哪儿去?不是要你去找李大师?你却中途开溜,到现在才回来!”

唐小山笑道:“我们正是去找李大师啊!”

申剑吉道,“找到哪儿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深夜盗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