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09章 魔鬼天使

作者:李凉

归途上,唐小山不放心李欣欣,遂又探向大庄,果然发现她已返回,他和苗多财这才甘心回家休息。

深夜中,于双儿也不多说,稍问几句得知已证实李欣欣会武功,她已心花大开,终能证明并非空口说白话了吧!

三人随即各自回房休息。

次日醒来。

唐小山己然再探大吉庄,想探探李欣欣消息。

李欣欣今日倒是挺乖,并未踏出大吉庄。

她正在行馆前,研究会冒烟的石灯。

忽见唐小山现身,她瞄眼道:“你骗我,说什么石灯会发热,可以蒸出白烟雾,我摸它,冷得跟冰一样,到底是何原因?害我昨夜想了一夜差点失眠!”唐小山暗笑不已,这家伙竟然想掩饰,说道:“冰块也会冒烟,反正冷热都冒烟便是。”

李欣欣白眼道:“这还用你解释?听说你出身唐门?对机关阵学很有一套?教我如何?”

唐小山邪邪一笑:“可惜我只是小兵兵,不像你,高来高去,实在叫人捉摸不定。”-

李欣欣怔愕:“你这话什么意思?”

唐小山道:“有人发现你轻功高强,你敢否认?”先把于双儿所见招出来、对方较不易起疑。

李欣欣怔然,随即笑道:“谁发现的?可能吗?我在哪里被发现,我怎会不知?我多么希望高来高去呵!”

唐小山冷道:“一位始娘发现的,她是我请来的助手。”

李欣欣笑道:“她?她敢确定?你在调查我?”

唐小山道:“早出晚归,着你在忙什么?”

“忙什么?有吗?哦,大概忙着诳街、欣赏风景吧!”李欣欣道:“我一直跟金湘兰在一起,由于她和大吉庄不合,所以我才未说绐你听,或许你助手看到的是金湘兰而非我呢!”

唐小山皱眉:“真有此事……”暗自笑骂,睁眼说瞎话的家伙。

李欣欣笑道:“如果你有顾忌,今后我少出去便是,听说你已找到有关我爷爷恩人的线索了?”

唐小山道:“大概吧,不过,可能先找到他儿子。”

“儿子?”李欣欣征诧道,“恩人有儿子?你如何肯定此事?不大可能吧!听爷爷说那人是独身……”有意替冷啸秋开脱。

唐小山道:“你爷爷连人家姓名都搞不清,怎知他是独身?”

李欣欣呃地干笑:“或许独自一人出现的关系吧……既然有线索,下一步该如何走?”

已无法开脱,干脆问明对方行动,也好有个防范。

唐小山暗笑于心,道:“今天可能要到北郊去查消息,因为有人说常胡子即住在那儿,我看这一赶下去,恐怕又得三更半夜才能回来了。”

李欣欣目露喜悦,轻轻一叹:“辛苦你了,何不快去快回,夜晚奔波,平添凶险啊!”

唐小山笑道:“姑娘说的是,我这就去了,明儿见!”

说完拜礼,从容而去。

李欣欣瞧他背影逝去,喃喃念道:“昨夜不像他,会是谁呢?”陷入疑惑思考中。

唐小山则带着窃笑离开大吉庄,心想李欣欣闻此消息,若真有事,恐怕将忍不住溜了吧?

他得先去查探那栋巨宅,也好有个了解,而后拟定行动计划,

照例地,他在明处,苗多财在暗处,如此相互探索,将能减少失误。

不到半个时辰,那栋豪华府院已近,只见得两扇红门宏伟高耸,已知乃非常人家。

唐小山行近,而后敲门,竟然没有回音。

“难道躲起来了?”

他当机立断,掠墙而入,三院两厅格局甚是气派,花木修剪整齐,庭院打扫干净,怎会没住人?

他再喊声:“有人在吗?钦差大人到了!”想以官威逼人。

然而喊了数声,仍没反应,他疑惑心起,立即搜向内厅后院。

结果当真空无一人,就连犬畜之类全然不见。

唐小山不由狐疑:“去了哪里,难道会找错地方?”

可是怎么看都没错。

他反掠回墙,找向昨晚被踢落的瓦片。

果然发现失瓦凹处,的确是此栋府宅没错。

人呢?

他不信,再次搜去。

终于在后院发现秘道。

他潜了进去,行约百丈,终在左侧小屋找出通路,可是仍不见人踪。

他苦笑不已,难道冷啸秋等人为了断线索,甘心放弃如此豪华宅院?

苦笑中,只好退回府院,想另找线索。

方想转入东厢房之际,忽又见及白影一闪。

唐小山冷喝:“谁?”赶忙掠追过去。

那白影奇快无比闪入厅中,唐小山亦自追去。

及进厅堂,却见一位白衣白袍公子打扮年轻人,他扇着白玉扇,一副潇洒坐太师椅上,含笑迎着客人前来。

唐小山见及此人,皱眉道:“你是谁?”

光见及他明明一张国字检,张飞眉,本是孔武模样,他却装出一副风流书生神态,他似乎还上了胭脂,让黝黑嘴chún看来更红润,想弄出玉面朱chún效果,总让人觉得格格不入。

那年轻人淡声笑道:“你说我是谁?”

唐小山道:“总不会是女人吧?”

那人忽而哈哈畅笑,立身而起:“好个不是女人,相信不久,你就会明白我是谁。”

唐小山道,“你是此屋主人?”

那人道,“不是。”

唐小山道:“那你为何在此?”

那人道:“跟你来的。”

“跟我来的?”

唐小山怔楞:“你一直跟在我身后?”未免太可怕了吧!

那人淡笑道:“在下无此闲工夫,老实说,你在查冷啸秋,我也在查他,如此而已。”

唐小山道:“你为何查他?”

那人反问:“你又为何查他?”

唐小山道:“告示贴得很清楚,你自个儿不会去看?”

那人淡淡一笑:“当真如此而已?”

唐小山冷道:“我懒得解释,再见!”

说完,甩头慾走。

那人忽而畅笑,突地闪身已截在唐小山前头,那身形之快,颇让人诧讶,唐小山看得出,他武功甚高,绝非一般庸手。

他笑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何要查他?”

唐小山道:“别人之事,我没兴趣。”

那人谈笑:“有个性,老实说,我总忍不住要说出来,因为……”

唐小山冷道:“我不想听,告辞!”

说完一闪身,穿出那人阻拦,掠向外头。

那人先是一愣,随即哈哈笑起:“好功夫!”

见人已走远,便道:“因为他也是我要找的人,有机会咱们合作吧!”

唐小山置之不理,即刻掠出府宅。

掠向巷街,奔行不及百丈,苗多时已追上来,急问,“方才有个白衣人飞去,他是谁?”

唐小山道:“恶心的家伙,人若张飞,却装成玉面书生,谈不来,只好溜了。”

苗多财道:“至少也该问清他来路吧?”

唐小山道:“他也为找冷啸秋而来,不会是好路数,我甚至怀疑上次射你屁股者就是他。”

苗多财怔愣:“那他一直跟在我们身后?”

唐小山道:“可能是,又不像,走吧,另寻线索,有他在,没人会现身。”

说完,带领苗多财复往暗处掠去,转转折折之间,忽又找向荒废古宅院。三度造访,唐小山仍小心翼翼要苗多财潜伏暗处,他则掠身入内。

一切似乎没变,杂草、野树、无尽落埃、灰尘……

他本想探行一番,立即前去打探那衣服上所绣醒天宫是在何处,或许线索更明显。

谁知方转至雅轩,忽见白昼却有烛火。

他怔愕不已,昨晚明明吹灯,烛火怎仍发亮?

疑惑未解,烛火竟然移动,他冷喝是谁?运功戒备。

烛火移门而出,一位素青男士现形。

唐小山怔楞不已:“冷啸秋?”

那表情一向冷漠之人,果然是遍寻不着的冷啸秋,他淡然点头:“你一直在找我?”捻熄火花。

事出突然,唐小山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呃呃直笑:“正是……”

冷啸秋冷道:“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唐小山怔道:“你知我要找谁?”

冷啸秋道:“你找的是常大胡子,我却姓冷。”

唐小山道:“可是……你的分水刺……”

冷啸秋道:“全天下会这门功夫何其多人,难道我不能会吗?”

唐小山为之语拙:“可是……你也在震威武馆授徒……”

冷啸秋道:“那是我打听那里有教授这门武学,才前去试试,结果被录用而已和你要找之人可说完全是巧合。”

唐小山道:“真的吗?”

冷啸秋道:“在下没有说谎必要,我现身,即是想请你别再跟着我,这对你没有好处,甚至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唐小山稍愣,轻轻一叹:“若你非我要找之人,打扰处请见谅,倒是我还有一问题……你跟李欣欣是何关系?”

冷啸秋诧楞,目光直缩:“昨夜是你?”

唐小山颔首:“不错!”

“你怎会发现她?”

“我的助手发现她会武功,如此而已。”

冷啸秋凝目盯紧,想瞧出唐小山说话真伪,终于轻叹,道,“我们是朋友。”

“很早就认得?”

“不错!”

“在何处相识?”

“……不便说明。”

“你们在京城有任务?”

冷啸秋显紧张,却极力想装作没事,道:“你问的太多了,我和她见面只是不想让人知道才会东躲西藏,谈什么任务。”

唐小山道:“有位白衣人也在找你。”

冷啸秋顿时沉默,随又说道:“我跟他有过节。……这不关你的事,碰上他,你也别去惹他,他武功甚高,非一般人所能抵抗。”

唐小山道,“你就是在躲他?”

冷啸秋终于颔首:“不错!”

唐小山道:“他是谁?可有名号?”

“叫仇冠群……”冷啸秋忽而摆摆手,“不关你事,你还是避开好,该说的,都说了,请你别再跟踪,我走了!”

说完,转身掠去。

唐小山想追,突又放缓脚步。

远处忽又传来冷啸秋声音:“对于欣欣之事还请保密……”终于不见。

唐小山楞在当场。

照他这么说,可能跟常胡子完全没关系,他之所以东躲西藏,恐怕为了那位仇冠群之故吧?

他若真有仇家,那李欣欣和他约会,当然要偷偷摸摸了!

如此串连下来,一切该说有了答案。

然而那件衣衫呢?

“糟了,方才竟然忘了问此事……”

唐小山颇为后悔,立即追出,可惜人踪己逝,他想喊来苗多财,却发现连他都不见。

“会去哪?跟追冷啸秋去了?”

他想追,却不知去路,心想,便打探醒天宫吧!分头进行或许早日可完成任务。

于是他专找较老一辈老百姓打探。

本以为甚难,岂知才探两位,即已指出东郊即有座醒天宫,他喜出望外,立即找路,疾奔而去。

两三里路,眨眼即至。

眼前地形甚熟,他才想及当时震威武馆厨子也不过说常胡子可能出现东郊?他和苗多财曾搜了一遍,独独忘记醒天宫。

打探之下,方知醒天宫位于后山小坡地,他赶过去,远远即见此宫人潮不断,香火鼎盛,大概灵验无比吧!

他登向百阶石梯,终于见及此宫全貌。不算顶大,却颇具规模,分前后两厅,供有三实佛及天上诸神,该是佛道一家,庙宇后边则为禅房,延伸山林间,有厢房式,亦有独立式,算算,少说也有两三百间吧!

唐小山灵机一动,直觉这些禅房或许住着该寻之人吧!

他绕道而行,渐渐探往禅房。

瞧瞧情景,那连栋厢房正多人活动,他乃决定先探独立禅房。

这一探入林区后,直若进入深山,灰尘尽除,林树参天相映,倒是修道佳地,方探十余栋,只不过瞧及普通百姓,并未见及想找之人,再探七八间,忽见林区有人招手。

唐小山见人,怔诧道:“神猫?”

没想到他在此,心头怔喜,抉步掠去。

苗多财要他噤声,然后代一栋颇为偏僻禅房,两人躲入丛林中,远远望及房内,隐约可见一位老人抓着拐杖,坐于椅子,面无表情。

另有一人正是冷啸秋,他轻轻揉捏老人肩头。

两人似在交谈,老人不断摇头。

唐小山见状怔诧道:“那老人会是常大胡子?冷啸秋当真是他儿子?”

苗多财道,“恐怕是了……”

唐小山道:“那他方才所言?”直觉冷啸秋骗自己又有何不可?自己和他本就对立,又怎能要求他说实话?

还好,找到正主人,一切终有着落,心情轻松不少。

苗多财道:“他们似有争执……”

唐小山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魔鬼天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