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01章 林中“出恭”杀保镖

作者:李凉

“你想溜呵?等等我!”一美艳如花的少女突地从林中闪出来,一把拦住骑马而过的少年公子。

那少年公子皱着眉,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象游魂似的缠着我,我是去办正事哩!”

“你有屁的正事!”那少女噘着嘴回道,“你无非是想甩掉我,好毫无顾忌地赌一把是不是?”

那少年被揭了“底”,脸上一红,笑道:“是又怎样?不是想甩掉你,实在是那些地方只适合男子汉去,你一个十四岁的女生是不适宜去的!”

“不让我去我就告诉你爹!”少女威胁道。这金童玉女般的一对少年看似亲密无间,却原来并不是一家人。

少年无奈,只好拉她骑上马,一齐往前驰去,他们身后跟着一只大狼犬,再远处,则跟着一位面目丑陋的汉子。

“出事?”赵威武心里一惊,有些坐不住的挪动了一下身躯说:“文师爷,不瞒你说,我担心的也是这个,不过这方圆一百里的地面上全是我‘四疯堂’所辖之地,应该不可能出事才对。

何况。小豹子‘身边尚跟着敝堂一名高手,以及一头他自小所拳养的狼犬,如…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回不来,那头甚通灵性的狼犬一定会回来传警……”

“可是……唉,从早上到现在已是足三、四个多时辰,赵老板一连派出数拨人马却……唉,其令人揪心……”文师爷门怨自唉的叹道。

这话虽没明显表露出不瞒,可是听在赵威武耳里立刻脸上一阵青红。

“杜省三——”赵威武蓦然朝着大厅外吼声震天。

一位精壮汉子立刻进了来,单膝脆地,肃穆候令。

“传我口谕,堂口内所有能走、能动的人统统给我出去找,妈个巴子,就是把左近的地儿翻个面你们也要找到‘小豹子’,否则你干脆死在外头不要再回来————”

杜省三机伶一颤,低首道是,便如飞而去。

他知道大当家这回是真正的火到了极点,因为他从十八岁入帮,十五年来就从没见过赵威武发过那么大的脾气。他更知道今天要是找不到那个祖宗,那还不如在外头找棵歪脖子老树自己吊颈。

毕竟人人都知道“四疯堂”大当家“铁狮子”的话,甚至硬到可以上当铺当当,现在既然他说出找不到“小豹子”就不许回来,那么他的话就和挂在墙上的“画”没什么两样,同样是用钉子钉在那的。

“再找————”

“四疯堂”二龙头那张白面黑须的脸亦因焦虑而涨得通红,他对着刚进门的家丁亦下达了第三道命令。

四老穿着“四疯堂”制式服装的家丁互觑一眼后,一位年纪稍长的期期艾艾的开了口。

“四……四老爷,小的们已把镇上每一块地儿都翻遍了,委……委实没有发现小姐的踪迹……”

“小姐长了翅膀?她会飞?”

倏地,“白鹰”东方起云一掌震裂了身旁檀木茶几,目光森寒的对着说话的人阴鸷怒叱。

“是……是……小的们再……再去找……"一阵哆嗦,即四名家丁亡命似的奔出府邱。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多说一句为自己辨护的话,就已多接近死神一步。长年的接触,做下人的对主子的脾气,个性,习惯如果还不能摸清的话,那可是自己给自己找倒霉。

尤其伺候这位淮中第一大帮,“四疯堂”的二龙头,更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否则那才是自己在拿老命来开玩笑。

“起……起云……”

中年貌美的东方夫人坐在一旁嗫嚅的开口喊了丈夫一声。

“你管教的好女儿————”东方起云没好飞的瞪了一眼冷哼。

有些无奈,亦有些畏缩,东方夫人小声的忧心道:“我……我也没想到小星星她一大早出去……谁……谁知弄到现在还不回来……”

“她平常会去些什么地方?又常和些什么人在一块玩?

难道你这做母亲的就一点也不知道?”东方起云紧盯着做妻子的那一张因惶恐而惨白的脸。

“除……除了那头‘豹子’外好像前街几个同龄孩子也经常和她在一块,另外后街也有几个她私塾里的同窗也时相往来,至……至于她会去哪些地方,我……我行动不便,这……这我就不知道了……”

“真会找时间,这种节骨眼里,你……你们偏偏给我添了那么大的麻烦,存心想气死我————”

一阵子沉默后,东方夫人几次想开口,但看到丈夫那阴霾的脸,及狡黠中带着狠毒的目光,硬把冲口想问的话给咽了回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悄然流逝。

踱着方步焦躁不安的东方起云望望天色,喟然一叹,有了决定。

“你在家守着,记着我说的话,只要小星星一回来,你立刻要她带着你到后院那隐密的石室里,一直待到明天午后才能出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有了任何状况都不可中途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那么严重?你…你能对我说吗?”

终于东方夫人压抑不住心头的疑惑还是问了。她不能不问,因为她这一辈子从来就没见过东方起云的表情这么严肃,行为这么怪异。

这里不是淮中第一大帮“四疯堂”的总舵吗?

难道有什么重大的巨变要发生?

明知道东方起云不可能和自己说,然而东方大人还是想要知道一些究竟即将发生的事,所以顾不得一切,用一种哀求的口吻问出了心中想问的话。

“照我的话做,莫忘了你是女人,你是妻子————男人的事情,你最好少问。”

果然,东方起云什么也没透露。

他取出一方黄色的丝绸,又从墙上拿下了一把极其普通用来装饰及避邪的钢刀,谨慎的把那方丝绸穿过刀柄的圆环,紧紧地,牢牢地打了两个死结。

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他从不用刀,为什么突然前两天会把这把没开口的刀拿去开口,而现在又系上了这一条应该是红色而不是黄色的丝绸。

东方夫人一点也不明白他的用意,也更猜不出他这些反常的举动;对一个不会武,只知道念经礼佛,侍候丈夫女儿的她来说,再是不懂江湖风险,也看出了有什么不对,甚至隐约感觉到一种不祥的信息正慢慢的逼进,即将爆发。

东方起云把钢刀包在早已预备好的蓝布套里,匆匆出门。

前后脚之差,由总舵“铁狮子”赵威武那派来的帮中弟子就进了门,在精致的花厅里见到了东方夫人。

“禀东方夫人,敢问二当家去了哪?弟子好前去传报。”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莫非有什么事?”东方夫人艰难的站起身,拖着沉滞的步伐走了二步问。

“是这样子的,总舵来了一位客人,大当家的想请二当家的过去见见。”

“哦?客人?什么样的客人?”

“小的也不太清楚,好像……好像是什么王爷的文案师爷。”

东方大人微蹙着眉问。“王爷的师爷?……知不知道什么事?”

“这小的就不知道了。”

“你到镇上找找,或许二当家的在哪间酒楼里也说不一定。”

在传话的人走后,东方夫人开始不安,因为她猛地发现东方起云和自己都疏忽了一件事,那就是以往无论什么时候东方起云哪怕是出门转转,都会交代自己或下人他的行踪,然而今天;这一次的出门他为什么没说?

是他忘了?还是他故意不说?偏偏自己也忘了问,也偏偏那么巧大当家的会在这个时候派人来找他。

她现在只希望那名传话的弟子能很快的找到他,否则误了时限,大当家那铁面无私的条例,可不是任何人能够破例。

想到这,她不觉想到了“四疯堂”里那高高在上的“铁狮子”,那威猛、刚直、令出如山的国字脸。同时也想到“总舵内半个时辰传闻不到者————鞭笞五十。”的铁律。

午后刚过。

“莲花集”来了一对“金童玉女”,男的十三、四岁,女的也约莫这个岁数,同骑了一匹矮种马,前头一只狼犬个儿挺大,几乎快赶上了那匹马。噢,不,这两人一骑的后头还有一人正用小跑步离着十五、六丈远的距离,频频挥汗。

快到进集的路口,马停了下来,停在一棵大树下。

“‘豹子’,怎么不走了呢?”

清秀得让人打心里赞叹的小女孩,歪过头露出苹果也似的粉脸问着前面的男孩。

“你没瞧见咱们已经到了‘莲花集’吗?这里咱还是第一次来,这……这个‘人’境问俗,我看还是等等‘糊涂蛋’好了……”前面有着一脸古灵精怪,一看就知刁钻成性,被称做“豹子”的男孩回头望着后头的人影说。

“暖呀,‘入’境问俗,不是‘人’境问俗,你不要胡言乱语好不?”小女孩忍不住纠正别人的白字。

“明明我记得书上写的是‘人’你怎么念成‘入’?”男孩显然有些不服。

“‘人’上面的头在右边,‘入’上面的头在左边,你就是这个毛病,老是错把‘冯京’当‘马凉’,粗心大意——” 小女孩伸出了小手一面在男孩的背上用力的写着“人”和“入”一面解释。

“好啦、好啦,你弄得我好痒。妈的,什么左边右边的,又不是‘小儿麻痹’,头当然是长在中间才对……”男孩一面嘻嘻笑道,一面混身扭动。

女孩嘟起了嘴,一副慾泣的样子闷不哼声。

“又……又怎么啦!”男孩轻拍了一下额头:“姑奶奶到……到底又怎么啦?”

“你……你又骂人。”

“我……哎呀!我不早就告诉过你我那是口头语,口头语……妈,马上就到了,嘿嘿,马上就到了。”

女孩的脸刚一变色,男孩立刻惊觉,见风转舵的改变了即将顺口而出的粗话。

“你……我不管你是不是口头语,反正和我说话我的要求就是这样……”女孩也被他的机智弄得毫无办法。

“好、好,我的姑奶奶,小星星,我这头天不怕,地不怕的豹子认识了你真是栽到了家,唉,这是什么年头哟,这往后的日子可又要怎么过哟……”

气得伸出粉拳,女孩轻锤着男孩的肩膀,娇声笑着说:“认识你我才倒霉哩,害得我每天被娘骂一点女孩子味道也没有。

“味道?哇噻,这我可是从来没想过的问题,来,让咱闻闻,看看女孩子到底身上有什么味道。”男孩子嘻皮笑脸的回过头耸动着鼻子直往女孩身上嗅。

吓得女孩直往后躲,同时一叠声的笑骂道:“死相、无赖、色……色狼……”

这里正闹做一团,一个比叫化子好不到哪去的猥琐汉子,露着黄且黑的大板牙,气喘吁吁的跑到树下。

“小……小豹子,咱……咱可是只有两条腿,你……你们可把我给追……追惨啦……”

看着对方伸着舌头,滑稽古怪的垮着双手下垂吊晃着,再也忍不住,这两个孩子笑得差些摔下马来。

“糊……糊涂蛋,你……你真的像极了我……”男孩捧着肚子说。

“真……真的呀……”

“糊涂蛋”禁不住心喜问出了一句肉麻得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来。

因为每一个人都夸赞这男孩长得俊,而且每一个人都喜欢听恭维的话,糊涂蛋更是有这种毛病。

“你……你恐怕弄错喽——”男孩眯着眼摸着耳朵。

长叹了一声,糊涂蛋知道当这位小主人有了“眯着眼”“摸耳朵”的动作时,他一定将要说出能呕得人吐血的话,或做出气得人跳脚的事来。

可是人总有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倾向,不幸的糊涂蛋更也有这种毛病。

于是明知不会有好话,可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那你说我像……”

“我说你像极了我的‘尼克森——”

话一说完“糊涂蛋”果真一口鲜血差点喷了出来。

因为那只大号狼犬——尼克森,正摇晃着尾巴,吐着舌头摆呀摆的从前头跑来。

瞪着一双怪眼,“糊涂蛋”结舌道:“我……我的小祖宗,你……你为什么老喜欢把话……把话说个半截?这……这不是整死人嘛……”

强忍着笑,男孩翻了翻眼珠:“是……是你自己自鸣得意打断了我下面要说的话,这可不能怪我……”

想想也是,“糊涂蛋”只能一付垂头丧气的样子,活像人家欠了他银子没还一样,朝前再走。

“喂、喂,糊涂蛋、吴必发、吴大哥……吴叔叔……”小豹子一声比一声叫得亲切,眼见人家不搭理,最后连吴叔叔也喊了出来。

“糊涂蛋”吴必发终于停下了脚步。

男孩的法宝果然有效,从小至大无论他做错了任何事情,说错了任何话,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林中“出恭”杀保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