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10章 “风流”狼狗惹大祸

作者:李凉

他只是没想到“辣手”贾裕祖竟敢胆子大到这种地步,做出这种“见钱眼开”,黑吃黑的事来。

黑云内心的怒火早已填膺,他的脸除了增添几许阴霾外倒也没什么变化,他沉稳的道:“你慢慢的告诉我。”

“那……那个……那个杀千刀的王八蛋,下……下流胚子……他……他……奶奶的他居然……居然跑了哇——”“糊涂蛋”语声颤抖。

“我知道,你只要告诉我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就好。”“九手如来黑云”眉峰己皱起,显然他对“糊涂蛋”这付熊样已感到不耐。

擦了一下chún角的血渍,“糊涂蛋”这才稍稍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

“黑老大、黑大侠,当我按照预定的计划把马车赶到这的时候,‘辣手’贾裕祖那个杀胚竟然……竟然递给我一袋掺了*葯的酒让我解渴,我……我一时不察就着了他的道,等我醒来后,他……他早已不知去向了……”

吞噬了一口口水,“糊涂蛋”抬头望了一眼“九手如来”后,接着又嗫嚅道:“谁……谁也不知道那个杂碎居然早……早有异心,打算要坑人哪……”

“九手如来黑云”沉默的表情令人头皮发麻,他一语不发的瞪着“糊涂蛋”,简直把“糊涂蛋”的魂都快吓出了窍。

“辣手”贾裕祖果然是个“辣手”人物。

这世上敢黑吃黑到“九手如来黑云”头上来的人,当然是个“辣手”的人物。

“我……我们现在怎……怎么办?”“糊涂蛋”六神无主惶恐的问。

“他跑不了的。”“九手如来黑云”蹲下身察看马车轮子压过地上杂草的痕迹,没有一黑平厌的回道。

“糊涂蛋”这一辈子狗屁倒灶的事情干得多了,可是他却发觉这一回才是最令他难以消受。尤其是他穷了大半生,正以为时来运转可到了“发”的时候,却只是昙花一现,白花花的银子抱都还没抱热就又飞了,这口鸟气他岂咽得下?

因此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黑……黑大侠,无……无论天涯海角,咱……咱们一定要找到那王八蛋,一……一定要剥了他的皮……”“糊涂蛋”在“九手如来黑云”的背后谗言道。

站起身,“九手如来黑云”朝着马车逝去的方向远眺,头也不回的道:“你可以走了。”

心头一跳,“糊涂蛋”嘎声道:“你是……你是说……”

“我说你可以走了,也就是说我们这次的合作到此为止。”

退后一步,“糊涂蛋”像被人打了一棍子,他惶声道:“黑……黑大侠……你……你这不是食……食言背……背信吗?”

转过身,黑云的眼神令“糊涂蛋”不寒而颤。他冷冷的道:“我仍然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也少不了你那一份,不过这一切都必须等到我追回来才行。”

似乎心定了一点,“糊涂蛋”仍然小心的道:“你……你是说……我不用和你一块去追那个杂碎?”

古怪的看了一眼“糊涂蛋”,“九手如来黑云”漫声道:“你该听说我这个人一向做什么都是独来独往的。”

“可是……可是……”“糊涂蛋”还想再说。

“你不用说了——”

就像天际的一块云彩,当你惊觉时它己飘至远方。

“糊涂蛋”惊觉的时候,他已失去了“九手如来黑云”的踪影。

他怔怔的在晨曦下,那张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仿佛变得更加难看几分,仔细点尚可听到他嘴里念念有词的在说些什么。

“人嘛!哪个不想发财?最呕人的事莫过于财神爷到你家打了个转却没留下什么的时候,还真是窝囊对不对?咱们这位‘糊涂’大哥……”

声音清脆,但是听在“糊涂蛋”的耳朵里,他却像被针扎了一样,不禁全身机伶一颤。

“干嘛呀,咱又不是鬼,为什么连头也不敢回呢?”

“糊涂蛋”的脖子就宛如有把钢刀在架着,他生硬艰难的慢慢把身躯转向后面。

果不然,他看到了“皮条花”如花的娇靥。

“姑奶奶你——”

突然,“糊涂蛋”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看到了“小豹子”以及“尼克森”就站在“皮条花”的旁边。

“我的皇天,咱的小祖宗呀——”

“糊涂蛋”猛然间看到了多日不见的小主人,立刻嘴里凄吼一声,整个人如飞似的冲到了小豹子面前又搂又捏,简直有些神经病一样。

“你……果……果然是你哇,咱的小祖宗,你……你可把咱‘糊涂蛋’给想疯啦——”

这“糊涂蛋”还真是性情中人,就这会功夫,他那把年纪的人居然又是眼泪又是鼻涕,声泪齐下的紧紧接着小豹子,就怕一松手怀里的人会消失一样。

好一会后“糊涂蛋”才恢复了常态,当他一想到身旁还有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女煞星停立一边时,他悚然一惊猛回头。

他看到了“皮条花”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但是那笑容里好像缺少了些什么,令他有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的感觉。

“你……你们……你们怎么会……会在一起。”“糊涂蛋”说话又开始了结巴。

“你这忠义护主的大戏唱完啦?”“皮条花”似褒似贬,明夸暗讽的接着又道:

“你不是告诉了别人吗?只不过我却先一步找着了而已。”

身体一横,“糊涂蛋”整个人挡在“皮条花”的面前,同时两手一伸,他惶声道:

“快……快跑……小祖宗,你……你快跑呀……”

“阁下这是干什么?”“皮条花”不禁为“糊涂蛋”这突来的举动给弄糊涂了。

不只她,就连小豹子也有些莫名其妙。

“快……快走呀……”“糊涂蛋”一付惊慌失措的样子,在没得到预期的反应后,不觉声音渐缓。

当他发觉别人眼中的迷惑后,才发觉事情似乎并不像自己心里所想。

慢慢地、慢慢地放下了平伸的双手,“糊涂蛋”的脸上写满疑惑,他嗫嚅的开口:“这……这是怎么……怎么一回事?”

“没什么,只不过我找到了他,而他相信我而已。”“皮条花”耸耸香肩道。

立时惊恐又现,“糊涂蛋”立刻又转身面对小豹子道:“咱……咱的小祖宗,这个人可是‘杀人如麻’的可怕人物哪,她……她可是来要你的命,快、快,你快逃呀!”

小豹子到现在才说出第一句话,他说:“‘糊涂蛋’,你看若我可少了一根汗毛?”

这可是真话,如果“皮条花”真是要来对付小豹子的话,就算小豹子有十条小命,恐怕早就玩完了,又怎会活到现在?

“糊涂蛋”这厢心里嘀咕着,“皮条花”一旁不愠不火的却道:“依我看,你这少主人该防的人是你,要不然哪天让你卖了都还不知道。”

心头一跳,“糊涂蛋”就像个让人抓个正着的“现行犯”,色厉内在的道:“你……你这疯女人,你……你胡说些什么?”

“咦?你可真是恶人先告状哪。”“皮条花”冷哼一声后接着道:“如果你没作贼岂会心虚?”

“心虚?我……我心虚什……什么?”

“糊涂蛋”嘴里强辩着,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让人一眼看透。

“小……小祖宗,你……你可别听她的,咱可是能对天……对天发誓……”“糊涂蛋”急得跳脚,他连忙对着“小豹子”一叠声的道。

“发什么誓?你那两套我岂会不清楚?再说发誓对你来说还不是像吃白菜一样那么简单。”小豹子不苟言笑的道。

“我……我……”还想再说,小豹子却打断了他的话。

“‘糊涂蛋’,这位姐姐对我是一点恶意也没有,我相信她,你就不用瞎疑心了,我问你,这几天你都跑到哪去了?可听到一些咱们‘四疯堂’的消息?”小豹子关心堂口的事,更关心“铁狮子”的生死。

“我……我这几天哪也没去,就在‘贺兰山庄’外徘徊,等着接应你,‘堂口’里听说已由二当家的执掌,另外好像已经查出了是古塘串谋外人做出了叛帮欺上的大逆事情,还有……还有……二当家的已传出了追缉令,全力搜寻咱哪——”“糊涂蛋”几乎哭了出来。

“小祖宗,你……你看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你……你可把咱害惨了哇——”他接着哭丧着脸又道。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小豹子可就忍不住火道:“你给我闭嘴——”

“糊涂蛋”跟随这小主子可是打小就跟起,他知道小豹子现在可是真正的发脾气了。

沉默了一会,“糊涂蛋”不禁小心的问:“你……你可找到了……找到了小星星?”

心里面烦乱的很,小豹子没答话,只是摇了摇头。

“我完了、我完了,天哪,这下子我‘糊涂蛋’可是只有死路一条了呀……这……这二当家的……如果……如果小星星有个什么意外……我……”

“你死不了的——”“皮条花”一见到“糊涂蛋”这付德性就有气,一旁不觉嗤然道。

没听出人家话里的讽刺,“糊涂蛋”却自顾又道:“二当家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阴刁’,光是护主不周的罪名己够咱受的了,如果……如果再让他知道小星星是……是‘输’给别人的话,我就算有九条命也话不成了哇……”

本想找个依靠,小豹子一旁见到“糊涂蛋”对东方起云打心底的惧意,刹那间心中百感交集,口中不觉道:“你走吧……”

“小……小祖宗,你、你……你说什么?”“糊涂蛋”看到小豹子一脸茫然嘎声问。

“我说你走,走得愈远愈好……”

“糊涂蛋”可傻了眼,他伸出手掌在小豹子的眼前晃动着。

“你干什么?有毛病是不?”小豹子烦心的骂道。

“你……你是说要……要我弃你不顾?叛帮潜逃?”“糊涂蛋”小心的问。

“我是这个意思。”小豹子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说的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糊涂蛋”已经发觉这位平常令人头疼的小祖宗,今天似乎变了,变得像一个心态苍老的老人,也变得他感觉与他之间有一层浓浓的陌生感。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糊涂蛋明白在“四疯堂”出身的这位少主绝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无论在任何情况下。

“你现在就可以走了。”深深吸了一口气,小豹子严肃道。

“蹼通”一声,“糊涂蛋”突然跪了下来。起先他以为这位主子只是说说而已,但当他看到小豹子脸上沉重的表情,他何道这可是玩真的了。

“小……小祖宗”“糊涂蛋”虽然糊涂,但决不会贪生怕死。

“既然咱犯了帮规,自有家法制裁,咱……咱生是”四疯堂”的人,死是‘四疯堂’的鬼,你……你可不能赶咱走哇……”“糊涂蛋”别看他人不怎么样,这一番话可是说得令一旁观望的“皮条花”都不禁暗自喝彩。

“哎——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小豹子仍然表情沉重的道。

“我明白,我完全明白,小少爷你是怕见了二当家的面后

无法交待,这没有关系,咱……咱愿扛下,就算二当袁的怪罪下来,要咱死,咱也不会扯上你……”

“别说了”小豹子根声说道:“二当家、二当家,难道你就真那么怕?”

仿佛听出小豹子话中的隐情,“糊涂蛋”期艾小心的问:“这……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而是体制帮规的问题……大当家的生死未卜,堂口里理应由二当家的主事……”

“全是一群猪群不明真象的蠢猪”小豹子眼中的怒火让“糊涂蛋”心里发毛。

“小……小祖宗……咱……咱‘糊涂蛋’不……不明白你……你的意思……”

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把东方起云的阴谋夺帮之事说出来,小豹子突然发现这个平常在人前“耀武扬武”惯了的“护卫”,一旦面临这么重大的事情后,他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有能力帮助自己。

几经思量,小豹子悠然道:“‘糊涂蛋’,如果说叛帮杀主的人并不是古塘而是另有其人,不管那个人是谁,你有没有胆子……”

“慢……慢……小……小祖宗,你……你不要再打哑迷了好不?咱求求你,你……你就痛痛快快的告诉咱‘糊涂蛋’,你……你明知咱性子急,你发现了什么?还是知道了些什么?你就快说……”

“很简单。”“皮条花”一旁道:“他是说真正的元凶是东方起云。”

“什……什么?”就像道人捅了一刀,“糊涂蛋”捂着胸口“蹬”、“蹬”连退两步。

“你……你……你是说……”

“不错。”小豹子坚定的道。

“这……这怎么可……可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风流”狼狗惹大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