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13章 小福星“速成”赌神

作者:李凉

当“赌尊”黄千把这一段往事说了出来后,小豹子才明白为什么他会要自己去赴约了。

“对方要用什么来赌呢?”小豹子问。

“骰子”。

“骰子?既然是散子那么你还要我苦练什么呢?”小豹子不解的又问。

“虽然是骰子,但是却是扶桑东洋的赌法。”停顿一下“赌尊”黄千又道:“东洋的赌法是用一筒状的东西,把散子一颗颗运用手法装入里面,然后一阵摇晃后再把散子掷出比点子。”

想了一想“赌尊”黄千所说的话,小豹子道:“这……这我不觉得有什么难处。”

“不,你错了,这其中包括了各式手法、力道,以及听觉在内,三者揉合在一起后才能掷出随心所慾的点子。”

“为什么我们要听他们的?为什么不能按照我们的方式来赌呢?”小豹子又提出了问题。

“我是‘赌尊’,就算人家要和我赌猜石子,我也不能畏缩而不敢应战,何况赌的是骰子,只不过方式稍稍变化了一下罢了。”

小豹子没话说了,他突然发现人有时还真会被盛名所累,被盛名所害,甚至为盛名而死。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时间紧迫,我看就是现在吧。”

“现在?”小豹子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他发现如今已近午夜。

“你累?”

“不,不累,我们要如何开始呢?”小豹子一付“慷概就义”的模样。

拿出了一堆骰子,“赌尊”黄千又拿起一节竹筒交给小豹子。

“把骰子装进竹筒里然后开始摇。”

当小豹子依言照做,他这才发现骰子竟然全是用铅做成的,甭说摇了,他简直快连手都抬不起来。

“你必须猛力的摇,直练到你的腕力能够把竹筒翻转过来而被子不会掉出来为止。”面无表情,“赌尊”黄千冷漠的道。

小豹子闭着嘴,他努力的把手抬起,开始费力的摇动手中竹筒。

一直到他的手已经酸痛得再也举不起,竹筒、铅骰洒满了一地,“赌尊”竟然没要他停止,居然又要他用左手做着同一动作。如此这般左手酸了换右手、右手累了换左手,整整练了近二个时辰,当天快亮的时候才让小豹子休息。

说是休息,只不过是让他的手休息,“赌尊”黄千又拿出了许多碎小纸片,每一小纸片上均密麻的有好儿组骰子的点数。

“这……这是干什么?”小豹子的双臂软垂,整个人疲惫得似慾瘫掉。

“练你的眼力。”

“眼力?”小豹子的眼皮沉重的睁都快睁不开了。

他没想到这时候还能练什么眼力?

“我知道你现在很累,眼睛沉重得恨不得一闭上能睡上个三天三夜,但是也唯有这个时候才是练眼力最好的时候”“赌尊”黄千心里拎惜,嘴上却不松软道。

“来……来吧。”小豹子仿佛快哭了出来道。

“开始了,你注意看我手中的纸片,并且读出点数来。”话说完“赌尊”黄千一张张一把纸片举起。

小豹子根本什么也看不清,满纸的红点、黑点都化做了星星在他眼前飞舞。

“三点、六点、五点——”

他疲软的趴在桌上,嘴里却梦呓着。

“赌尊”黄千叹息的摇了摇头取过一件长衣为他披上,出了房门。

打了一个呵欠,“赌尊”黄千看到古塘站在屋角。

“老……老前辈,时间仅剩四天了,您……您看这有用吗?”

敢情古塘也一夜没睡,他走近来忧心仲仲的问出心中的话。

“我也不知道,只有尽人事听天命,这孩子聪明足够,欠缺的就是火候、经验,唉,如果早些日子碰到他就好了。”

“腕力和眼力这二者绝非一日即可练成,说句话您别生气,像这样练法恐怕只是握苗助长……”

“老夫也不知道,但是除此之外我也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来。”“赌尊”黄千长叹一声烦忧的道。

“唉,如果有什么葯能使人增长内力的话就好了。”

古塘的一句无心话,却使得“赌尊”黄千如获至宝,他冲到他的面前,双手抓着他的肩膀用力的摇晃。

“你说什么?”

吓了一跳,古塘惶恐的道:“我……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什么增长内力的葯……”

“我有一株千年雪莲。”“赌尊”黄千眼睛里射出光芒喜道。

“‘雪莲’?”

“不错,千年雪莲,以前就听人说过这种雪莲可以使练武之人增加十年的功力,就算寻常人吃了也能降浊气,增体力。”

“这……这不大好吧,像这么名贵的葯材……”

“那么噜嗦,我不但要给他吃这雪莲,而且更要打通他的奇经八脉,将来我还要传授他老夫这一身功夫。”

“那……那小子太……太得天独厚了。”

古塘是小豹子的舅舅,他感同身受的不如该说什么,他老泪纵横“嗓通”一声跪了下来。

“干什么?干什么?老夫这是与他投缘哪!”硬拉起古塘,“赌尊”黄千赤受感动的道。

人与人之间就是一个缘字,投缘的话可不正如“赌尊”黄千对小豹子;不投缘的话恐伯跪下来喊爹也不见得有人理你。

小豹子醒的时候,只感觉到全身躁热难当。

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发现“赌尊”黄千满头大汗不停的用双手在自己精赤的身上拍打,

然后他只感觉到全身血液正加速的到处流窜,那种冲击奔涨的痛楚令他又昏迷了过去。

就这样醒了又晕,晕了又醒,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最后一次张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了“赌尊”黄千像是突然间苍老了一倍,面孔不再红润而成一种惨白,仿佛死了般躺在自己身旁。

心里一惊,正想有所动作,他就听到了喝斥声。

“不要动他。”

转过头,他看到床橱前古塘正以手示chún要他噤声。

迷偶的轻声下了床,古塘立刻给小豹子披上衣服,并把他带到了隔壁的屋子。

“老……舅,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眼眶中含着泪,古塘左瞧右瞧一阵后方道:“你有没有感觉出什么地方和以前不一样呢?”

自己看了看自己,小豹子奇怪的道:“没有哇,我还是我,又没多长出一只手、一只脚,又有什么地方会不一样?”

完了,莫非传言失实,那千年雪莲根本没有功效?

古塘心想,却又追着问:“真的?你真的没感觉到身体有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

古怪的看着对方,小豹子摸了摸头道:“或许以前我头上有两只角,现在已经没有了……”

“正经点,你知不知道为了你小子黄老前辈几乎耗尽元神为你打通经脉?你知不知道一粒千载难逢,功能生死人而肉白骨的天山雪莲已经喂进了你的肚子里?你居然还有心情和我胡扯谈?”古塘几乎暴跳道。

“慢、慢着,老舅,你……你别那么激动嘛,我好像感觉精神比较清爽些……”想了一想小豹子道。

“就只有这样?只是精神清爽些吗?”古塘急着追问:“难道其他的就没感觉吗?例如体力、元气呢?有没感到什么不同?”

看古塘那种惶急样,小豹子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

他活动了一下筋骨,伸伸腿,转动着手腕然后走到八仙桌旁用双手握着桌腿,开始出力。

这在平时小豹子要想推动这桌子都很困难,然而现在他发现这张沉重的桌子,居然、居然已随着他的手势而缓缓举起。

他无法相信,猛地一用力。

整张八仙桌己让他给举起,而他却感到全身好像仍有无穷的力量尚未用完般。

这是什么样的奇迹?又是多么奇妙的现象?

小豹子放下桌子后,望着自己的双手半天说不出话来。

“成功了,成功了,天哪!这竟然是真的吗?”古塘冲到小豹子面前喜极而泣道。

只花了半天的功夫,小豹子已经毫无困难的可以把一整筒的铅被子倒过来在筒子里摇晃,而不让任何一粒骰子掉出来。

他更可以把数十张上写点数的纸张翻过来弄混,而毫无差错的指出任何点子。

“赌尊”黄千精神稍差,却颇感欣慰的道:“你练成了。”

“老爷子,我……我真的练成了。”小豹子同样的兴奋道。

“这可全是那株千年雪莲的功效。”

“不,还有老爷子您耗尽元神为小豹子打通经脉的苦心。”

“傻孩子,那算得了什么。别忘了你可是代表老夫出征哪,你要转了咱这‘赌尊’的招牌不也就砸了?那么老夫耗掉一些元神又算什么,只要你赢,就是把老夫这条命赔进去也值得。”

冲进“赌尊”黄千的怀里,小豹子孺慕情深的道:“老爷子,你这番造就我,小豹子恐伯一辈子也报答不完您的恩情……”

爱伶的轻抚着小豹子的头,“赌尊”黄千道:“瞧你说的那么严重。你都那么大了,过两年也该讨媳妇了还像个娃娃似的,要报答就快点找房媳妇,要她烧些好莱,弄些好酒,老夫就心满意足了。”

小豹子强忍着即将掉出的眼泪。

他突然发现这世上该杀的人固然不少,但是疼爱自己的人又何尝不是那么多。

“好了,咱们还得演练一些其他的手法,要知道你昏睡了二天,而明天就是约战的日子,我们可用的时间已不太多了。”

拍了拍小豹子,“赌尊”黄千语气稍稍沉重道。

小豹子坐正了身子,他专心一致的开始听“赌尊”黄千讲解各种骰子的特性,以及如何耍出“心中点”的功劲手法。

这一夜小豹子的房中整夜都灯火通明,而故子转动声更是彻夜未停。

是的,他们必须把握住每一时刻。

因为他们真的时间已不够用。

最重要的是他们要对付的那个女孩,谁知道她己花了多少时间浸婬在骰子中。

九月九、楼外楼。

“楼外楼”和“万花楼”都是金陵城里最大的全套酒楼。

这一天的晚饭时刻到了,“楼外楼”的大厅里竟然连一个客人也没有。

这种不寻常的事情简直是破天荒头一遭。

没有什么原因,只不过“楼外楼”这一天不做生意不待客,因为这今儿个整座楼已经让人给包了。

包下整座搂的是金陵城里“六粒骰”的黄老爷子,也除了黄老爷子外恐怕还没有谁能有那么大的手笔,那么大的气派。

没人猜得出来黄老爷子包下整座“楼外楼”要用来招待哪位贵宾?

但是每一个人都猜得出来今晚此地必有一场惊天动地的豪赌。

毕竟谁都知道黄老爷子被人尊称“赌尊”,“赌尊”的客人想当然耳定然是赌国中的豪客。

黄老爷子不宴客,不参赌己有许多年了,因此这一次当消息不逞而走早已轰动整个金陵城。

每一个都想来参加这一个盛会,却没有一个人能得其门而入。

“楼外楼”门前早在午后就有人把着,闲杂人等一律挡驾,惹得许多好奇的人尽管伸长了脖子在大门外张望,却一点名堂也瞧不出来。

于是他们人愈来愈多,还未掌灯呢,“楼外楼”的门前已围了一圈圈的人潮,全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各自讨论心中的想法。

“来了、来了……”

“黄老爷子来了……”

人群中眼尖的已瞧到通往“楼外楼”的青石板大路上来了数人,不觉低声传话。

“咦,黄老爷子身边怎么会有一个半大男孩?”

“那男孩会是谁?没听说黄老爷子有孙子啊?”

当众人儿自猜着小豹子和黄老爷子的关系时,他们这一行人已排开群众进入了“楼外楼”。

在大厅正中“赌尊”黄千坐了下来,然后他望了一眼一身簇新的小豹子道:“我们来早了些。”

笑了一笑,小豹子颇有大将之风,沉稳的道:“早来有早来的好处处,最起码可先观察一下环境,适应一下这里的气氛。”

“赌尊”黄千当然明白小豹子何指,也因此他赞赏的庆幸自己没有选错人。

赌这玩意就和高手对决一样,天时、地利、人和,每一样都占了很大的比率。

“赌尊”黄千闭目养神,小豹子却沉稳地摸摸桌子、测测灯光,甚至用手指站了些口水伸了出去,测式着几乎感觉不出来的风向。

终于一阵马蹄声像镭鼓似的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赌尊”黄千睁开了眼睛道:“郑峻,准备延客。”

郑峻答应一声,立刻赶到“楼外楼”的门口,吆喝道:“诸位、诸位,请让一让、让一让,‘六粒骰’今日于此与人较赌,请各位父老帮帮忙只做壁上观,并给一个完全不受干扰的环境。”

吵杂的人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小福星“速成”赌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