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15章 丑女大堂索“丈夫”

作者:李凉

箱盖掀开后只见里面金光闪闪,各式珠宝映着灯光眩耀得人们的眼睛都快睁不开。

“我想这些各位都是行家,想不会有异议吧。”甄老板合上箱盖后自得意满的道。

那箱黄金珠宝莫说其价值,光是看上一眼都足以令人心跳眼花。

能随身有那么惊人的财富,这个人真不知他是做什么生意的。

“这样好了,我这个人喜欢干脆,既然是赌那就赌得俐落些,小兄弟,我们掷骰子,每一把赌注就十万两银子,你看可好?”甄老板接着又道。

十万两当然不是个小数目,甚至于它可以买下好几家金陵城里最值钱的店面。

小豹子尚在犹豫,只见“赌尊”黄千笑道:“哈哈,甄老板果然好气魄,老夫代为答应,就如你所说的,不过赌归赌,总也得有个限量,我看就这样吧,为免伤了和气双方就以十把定输赢如何?毕竟这只是消遣对不?”

“好,就赌十把。”甄老板把箱子交给了他身旁“桃红院”里的名妓“艳红”笑道。

一只海碗,六粒形式大小一样的上好玉石骰子。

双方鉴定过一切无伪后,甄龙板举手让道:“小兄弟,你先来。”

于是小豹子也不客气,他抓起碗中的骰子,掂了掂重量,掷出了第一把。

六粒骰子在碗中一阵乱转后全停了下来。果然小豹子掷出了“豹子”他把骰子控制得就像是他“养”的一般,只见六个六点刺目的一片全黑。

“好手法。”甄老板夸了一句,拿起了碗中骰子。

随随便便的一丢,也不见那姓甄的有什么特别的手法,但当那些骰子停了下来后居然也是清一色的六点豹子。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在场的“赌尊”黄千可算是此道中的祖师爷,只这一掷,他已然发现对方在这方面的火候恐已到了随心所慾,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这一把是平手,不分胜负。小豹子刚想再伸出手去拿碗中的骰子,甄老板突然说道:“小兄弟,慢着。”

看了在座的一眼,甄老板接着道:“我想我们该另外换一个花样才行,要不然我敢说掷到天亮恐怕仍然分不出个输赢。”

他说的可一点也不错,就凭双方各人的手法、技巧,如果光是这样比下去,还真不知道要比到什么时候。

“那你的意思……”小豹子道。

“我们比小,只看碗中的点数谁的点数最小,谁就赢,而且我发现掷十把也嫌慢了些,倒不如把十次的赌注改为一次,就那么一次定输赢你看可好?”甄老板悠然道。

十把的赌注一次来判胜负已够刺激,而且又是比小,这对小豹子来说倒是新鲜事儿。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也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体地方不对,小豹子回头看了看“赌尊”黄千。

只见“赌尊”黄千颔首示意。

“好,就如你说的。”

语毕,小豹子把骰子拿在手中一阵互搓,猛然掷出。

能掷出六点的豹子当然也可掷出全部为一点的点数,果不错,当碗中的骰子个个都是腥红的一点朝上时,小豹子不觉满意的笑了。

六颗骰子六点这该是最小的点数了吧。

可是当小豹子看到甄老板脸上的笑容时,他的笑僵凝了,因为他发现对方的笑意好像在告诉自己“你输了”。

“该我了。”甄老板笑得有如一只狐狸。

仍然是随随便便的抓起骰子一掷,小豹子不信还有什么点子会比六点还小。

他一直紧盯着碗中不停转动的骰子,在骰子全部停下来之后,小豹子傻了,不但傻了,简直变得有些痴呆了。

因为碗中的骰子只有“五点”。

“如何?你承认输了吗?”甄老板笑着问。

小豹子恨不得一拳打扁对方的鼻子,然而他不得不服输,原来六粒骰子会只有五点,是因为其中有两颗二子叠在一块,因此才变成了五点。

“我……我认输了。”颓丧得像失了魂,小豹子羞愧得无地自容。

“哈、哈、哈”“赌尊”黄千上前一步道:“阁下果然姜是老的辣,来,这是一百万两的赌注。”

从箱子中捡出银票,“赌尊”交给对方又道:“不知阁下可愿和老夫赌一把?”

收好银票,甄老板道:“老前辈是赌国中尊称的祖师爷,能有幸和您对赌这可是一件露脸的事情,不知老前辈要如何和敝人赌呢?”

“老规矩如何?”“赌尊”黄千道。

“好,不知赌注如何?”甄老板道。

看了看箱子中所剩不多的银票,“赌尊”黄千道:“就赌这些吧,另外加上老夫数十年的声誉。”

江湖中人名声往往看得比生命还来得重要,赌尊的话当然令每个人都吃了一惊。

怔了一下,甄老板道:“老前辈言重了,我看这样好了,在下如果输了这一箱黄金珠宝算是赔注,万一不幸赢了,在下只希望黄老前辈能替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赌尊”黄千奇怪的问道。

“我希望黄老前辈能保我一年不死,我的意思是说在一年当中凡是与我为敌的人,前辈都得替我消灾挡祸。”甄老板胸有成竹的道。

略一沉吟,“赌尊”黄千道:“好,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甄老板立即接口。

小豹子输了。

他输在经验不足,也输在对方的老姦巨猾。

他现在等着看“赌尊”要如何来扳回劣势,同时也在猜想他要用什么方法来击败对方。

一阵推让后,甄老板拿起了骰子,他已决定先掷。

他很慎重的把手中骰子拿捏成一个他自认为量满意的角度,脸色凝重的一再把海碗调整方向。

他当然知道他面对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也无怪乎他如此小心翼翼的不敢有一丝毫的大意。

“赌尊”黄千沉稳得像一座山,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而古塘与小豹子两个人却全都揪着心,等着甄老板的一掷。

终于甄老板大喝一声,他酒出了手中的骰子,那六粒散子在碗中一阵碰撞竟像着了魔法般,最后一粒粒的堆叠了起来。

这是什么样的手法?

又是什么样的技巧?

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那最上面的一颗骰子居然是一点的面儿。

小豹子的魂飞了。

古塘的心坑己快停止。

而甄老板身旁的名妓“艳红”却早已瘫坐在椅子上。

“一点,黄老前辈。”

甄老板的声音像来自九幽,震得每个人全都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

“好一手叠罗汉,阁下这一手在赌国里己三十年未见,真是难得、难得。”“赌尊”黄千竖起了拇指夸赞。

“献丑的很,在下这三脚猫的把戏恐怕难入黄老前辈的法眼。”甄老板嘴里谦虚着,心里却等着看对方出丑。

在任何人的想法里,碰到了这种情况除了认输外,实在不知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小豹子这样想,古塘也是这样想,甄老板更是一付笃定赢的表情。

“赌尊”黄千笑了笑,他一颗颗拿起碗中的骰子,看他的样子他仍然有一搏的意思。

他的这个举动令每个人都吃惊不已。甄老板更是一付不解的样子,在他的观念里这个过了气的老头简直是莫名其妙。

“老前辈,我刚刚掷的是一点。”甄老板不觉脱口提醒道。

“我知道,我也知道比小的规矩,就算我也掷出个一点来也仍然是你赢,不过世间事有时是会有意外发生的”“赌尊”黄千好整以暇的把骰子在手中拨弄了一下道。

“是吗?那么你就请,在下倒要看看前辈还能变出什么花样。”

他的话已经失去了先前的礼貌,甚至于有点儿嗤之以鼻的味道。

“赌尊”黄千是老江湖,他不会听不出人家话中的意思,他淡然笑一笑,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手中的骰子翻来覆去的研究着。

骰子当然没有问题,这可是金陵最大一家玉石店“玉宝齐”所出。

在大家都没想到的时间里,“赌尊”黄千已然掷出手中的骰子。

只不过他只掷了五颗,当那五颗骰子还没停下来的时候,他又掷出了第六颗。

先前的五颗骰子经过后来的那颗骰子一阵撞击后竟然也一颗颗叠了起来。

看样子他似乎也想用同样的手法。

说时迟那时快,当五颗骰子刚刚叠成一条柱儿的时候,那第六颗骰子也不知怎么会碰到碗壁,就那么跳了上去。

奇妙的是那颗骰子并不是平摆在那上面,而是斜斜的立在上面。

一颗骰子立在那里当然看不出是什么点子来,也就是说没有点子。

没有点子当然要比一点来得小,于是小豹子和古塘两个人直揉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看到的是事实。

“这……这是什么点子?”名妓艳红几乎捧不住她手中的箱子,她哑声问。

小豹子可神气了,你难道看不出来那根本没有点子吗?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艳红敢情心疼她手中抱着的黄金珠宝。

笑了笑,“赌尊”黄千道:“姑娘何不问问甄老板,看看这算不算。”

艳红回头望向甄老板,只见他铁灰着脸直愕愕的盯着那颗兀自斜立在那的骰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良久,甄老板方叹了一口气道:“‘赌尊’不愧为‘赌尊’,甄某甘拜下风,输得也没话说。”

“承让、承让,投机取巧还请包涵。”“赌尊”笑道。

“不,老前辈足智多谋实在高人一等。”甄老板由衷的说完后他从名妓艳红手中取过那只装着珠宝的箱子,就像挖了艳红心头的一块肉,然后把它推向小豹子。

赢了,小豹子到现在才发现到赌是人人会赌。

但是真正的“赌”并非只看表面的输赢,要想做一个真正的赢家,赌技固然重要,最重要的还必须要有冷静的头脑和聪颖的智慧。

一回到油坊大街“六粒散”的堂口。

还没进门呢,小豹子的眼皮子就开始跳了。

心里正在奇怪好端端的眼皮子怎么会桃,只见郑岐已迎了出来,他和“赌尊”行过礼后,便对小豹子露出一种暧昧的微笑。

“你笑什么郑岐?”“赌尊”黄千可是知道他这属下的个性,不觉奇道。

“没……没什么,只不过堂口里有客。”郑歧望了一眼小豹子仍然笑道。

“有客?什么客人?”“赌尊”黄千更是奇怪,因为算有客这郑歧不待在堂口里招呼客人,却跑出来做啥?

“老爷子,不是咱们的客人,是赵少爷的客人。”郑歧几乎笑出声来。

“我的客人?郑大哥,你别开玩笑了,咱会有什么客人?”

小豹子的眼皮愈跳愈厉害。

“是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的,她说她是你老婆。”郑技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老婆?”小豹子吓了一跳道。

他当然没有老婆,不过他却想到了苹儿。

这个丫头,看样子她还真是不怕害躁,居然逢人就说是咱老婆,娘的,她是东洋来的没啥子关系,咱以后可得混世面,这不是让咱出“糗”出到姥姥家了吗?小豹子心里头暗自骂着。

“小子,看样子是你那东洋婆子找上门了。”“赌尊”黄千看到小豹子脸红耳赤的样子不觉调侃道。

只有古塘不明所以,只见他用一双奇怪的眼神直看着小豹子然后道:“你……你小子在搞什么鬼?什么时候跑出个老婆来了?”

本来想解释一下,小豹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郑歧是见过苹儿的,如果来的人是苹儿那么他一定会说是苹儿来访,而且态度也绝不会这么暧昧。

“她……她有没有说姓什么?”小豹子感觉不对劲的问。

“没有,赵少爷何不进去看了就知道。”

“哦”了一声小豹子开始往大厅走去。

会不会是小星星?

他一面走一面想。

“小豹子、豹弟弟——”

这两声呼唤简直差点没把小豹子的魂给减飞。

他想伸手捂住耳朵,也想闭上眼睛,更想回身就跑。

然而这一切已经迟了,毕竟人家已经看到了他才会从大厅中追了出来。

袖子脸,眼睛一大一小,略塌的鼻子,加上颇厚的嘴chún和不少的雀斑,就算是晚上吧,小豹子可也看得清清楚楚由厅里出来的人不是贺如美还会是谁?

谁也看得出来贺如美看到小豹子的时候,那种表情,那股粘缠劲,是多么的“感”人。

就宛如一个妻子见到睽违多目的丈夫般,那么的兴奋,那么的热情洋溢。

只见她来到小豹子身旁,又捶又打,又捏又扭的口里直嚷嚷道:“豹弟弟,你可想死姐姐我啦,你这冤家可想死我了要不是旁边有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丑女大堂索“丈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