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18章 “霉弟兄”连遭火焚

作者:李凉

这条船不很大,小豹子连滚带爬的来到舱门口,奋力的推开舱门就势一滚,他来到了甲板。然而当他发现这条船并不是靠在岸边而是在离江边还有一大段距离的时候,他几乎肝胆俱裂。

这绝对是个阴谋,一个要他不是葬身火海,就是尸沉江底的阴谋。

火光照亮了整个江面,也照亮了散在这条船四周的许多快舟。更照亮了小豹子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庞。

因为虽然是黑夜,他也看到了快舟上站着的人们,他们手中钢刀系着的黄绸。更让他怵目心惊的乃是他看到了就在最近的一艘快舟上居然站着的是白鹰东方起云,以及一位漂亮得有如小仙女般的女孩——东方星星。

火光闪烁不定,以至于他看到的那张脸孔虽然仍是那么漂亮,但却也是有种过了头的诡异感。

她的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仿佛她现在看到的人全然是个陌生人一般,就算是陌生人吧,人都有人溺己溺的心理,她怎么可能无情到这种地步?

——她竟要我死?三番两次的慾置我于死地。

当小豹子明白了这最简单不过的事实后,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他想开口问她为什么?然而他连呼吸都已经觉得困难了,更遑论开口了。

倒是在火势哗剥中,他却听到了东方起云的咭咭怪笑:“小杂碎,这一回我看谁还能救得了你,哈……”

差点喷出一口鲜血,小豹子虽然早已知道始作俑者是东方起云,但仍然无法接受他面对面慾杀害自己的这一残酷事实。

没有时间,事实上也不容许他再想及其他。熊熊烈火已逐渐由四方烧及小豹子所站之处,他的皮肤已感到炙痛,他的头发、眉毛也己全都让大火烤得卷曲。

他知道此刻再想不出逃生之路,那么这一生恐怕真要到今晚全部玩完了。

这个时候似乎只有跳江一途,但是那仍然还是死路一条,因为江水深宽且汹潮暗涌,就算没被溺死吧,也定然无法逃过四周快舟的搜捕。

完了,这一下子是真正的完了。

小豹子满腔悲愤,一肚子怨气,在一阵急怒攻心后,他孱弱的重创之身终于忍不住那上涌的胸血,一口喷了出来。

就在此刻,他迷蒙中看到了对方船阵中起了一阵騒动,而在叱咤声中他也听到了“九手如来黑云”凄厉的喊叫。

“小豹子——”

宛如漆黑的大海中发现到一盏明亮的指引灯。小豹子强忍着浓烟呛鼻,一面咳着,一面高声的答应。

显然“九手如来黑云”已经听到了回音,他的声音中透露着掩抑不住的狂喜。

“你……你还好吗?”

在暴喝声中夹杂着数声惨呼,小豹子扯着吼咙声嘶力竭道:“你……你再不来救我,我就快……快成了焦炭啦——”

那艘小舟来得很快,围聚在四周的快舟一下子就被冲破了一个缺口,火光照耀中只见“九手如来黑云”就真像有九只手一样。

只见他一面双掌拍击水面保持小舟前进的速度,一面又掌影如幻的攻击他身旁的敌人。而他掌到之处总有人不是发出嗥城的痛苦声,就是有人一头栽进江中。不消说,那些意慾阻挡他的人全都吃足了苦头,甚至丢掉了性命。

“圈住他——圈住他——”东方起云在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后蓦然大吼,他因为距离过远故而只能指挥四周的小舟不让黑云接近那艘失了火的船。要不然恐怕他拼死也不会让他过去。

“爹,让他过去。”小星星也发现到混乱中发生的状况,她轻声的道。

“让他过去?他可是要去救——”

东方起云说到这明白了女儿的意思,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女儿在某些方面居然比自己这个老爹还要来得“出色”和“敏锐”。

是的,就算放他过去又如何?了不起他恰好能救出小豹子免遭火焚。

但那又如何?自己更可下令再放火箭连他的那艘小舟也一起烧掉。

他笑了,同时伸出手做了一个放行的手势。

像一朵云,真的就像一朵黑云突然飘至。

小豹子见过许多武林人物,更见过许多功夫出奇的武林人物。

他当然分别的出什么是真正的高手,要不是亲眼目睹他还真想不出人在一条小船上,竟然什么也不用,仅凭双掌拍击水面而能有那么快的速度。

他现在四面已全是熊熊烈火,虽然黑云来了,但是他又如何能突破这火海?又如何能救出自己?

黑云还是来迟了,小豹子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脚步是离得自己如此之近。

他不想死,因为他还年轻得来不及观看这个世界。

他更不能死,因为他尚背负着血海深仇。

就算死,他宁愿老死、病死、饿死,死在牌桌上、死在情人的臂弯里,也决不愿被火活活烧死。

在一切已经绝望的时候,一条黑色的“裤腰带”倏然缠住了小豹子的身体,他也听到了黑云的声音:“抓紧它。”

于是他整个人便让一种巨大的力量给扯得往前一带,冲进了面前的火海里。

只感到全身一阵炙痛,也仅仅刚有痛的感觉,小豹子已经一头栽进了江水里。

然后他又被那条“裤腰带”给牵制到“九手如来黑云”的船边,被他拉上了船。

“你……你还好吧!”

小豹子听到黑云焦急的道,他缓缓张开了眼睛,于是他看到黑云正俯身检视着自己。

“我……我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只……一只掉下水的火鸡。”

放下了心头的一块石头,“九手如来黑云”吁了一口气,虽然小豹子的样子是那么狼狈与难看,全身的毛发焦了许多,衣服也几不蔽体,但一切看来尚好。

露出一抹苦笑,小豹子道:“如果你再晚一步回来,那咱可真正的惨了。”

“其实我们现在也一样不太好……”黑云叹了一声。

岂只是不好,简直糟透了,因为他已看到了四面八方急射而至的“火”箭。

站起身,黑云眼里闪过一丝冷厉,他一面用那根腰带磕击近身的箭,一面发声道:“你们这些蛤摸丑怪,一上来不哼不哈的就慾置人于死,而且对付的尚是个受伤的孩子,不嫌手段大过毒辣了些吗?”

黑云不知道他现在面对的是些什么人,小豹子却是知道,他躺在小船的船底,因为吃过这种一发就像永无休止的“箭亏”,他如今可是连头也不敢提起,暗哑道:“他们全是‘黄绸钢刀会’的人渣,还有领头的东方起云。”

这就难怪了,黑云心里想着。

裹着油布着火的箭,一支支无情,狠厉的、继续从四面八方射来。

黑云不是神,他又要顾及自己,又要顾及船身。他刚开始的时候尚能轻松的应付击来的箭,但时间拖长后,他也逐渐感到吃力。

“这一群杂碎——”他不觉骂了出来。

“娘的,要不是咱如今身虚体弱,我一定拿‘黑丸子’轰他们——”

小豹子的话只说到一半,他已经想到了一件可怕与即将发生的事。

“咱们快……快离开这——”

乍一听小豹子惊恐慾绝的呼喊,“九手如来黑云”还真吓了一跳,他趁机瞄了一眼然后道:“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想离开这,可是对方的简直直密实得让我没一点机会。”

小豹子望着原来那条大船,虽然那条大船已经离他们有段距离,火势绝不会波及到他现在所在的这条小船,但他的表情却比刚才身处那条大船还要来得“难过”。

“怎么啦?”黑云磕飞一枝已经射入船身的“火”箭后,有些疑惑的问。

“匆忙间我已带了‘擎天弓’,而那数十颗火葯制成的弹丸仍留在船上——”

“什么?”

黑云早就发现小豹子身上有着那张令许多人不惜拼命的异宝“擎天弓”,他也早就检视过那黑黑的弹丸是极厉害的火器,现在他一听小豹子这么说,不觉脱口惊呼。

那条大船如果就那么的烧倒也没什么,可是如果是爆了开来,以它和黑云现在的距离,恐怕必将给炸上天不可。

而这时那条大船简直已经没有一处不是熊熊烈火,黑云一眼瞄过,他想都不想立刻脚下一用力。

就在船一翻覆,“九手如来黑云”提起小豹子在水中拼命游开的时候,只听一声“轰”然巨响。

宛如正月里的烟火划过黑暗的苍穹,木屑、飞烟、火争一下子己满布江面。

“娘的,最后还是要泡在水里——”

头一浮出水面,小豹子不觉痛恨道:“早知如此,刚才就早跳下去,也不至于弄得灰头土脸,头发也焦了大半。”

显然“九手如来黑云”水里的功夫不及陆上,他有些笨拙的划动着手脚,吃力的道:“别废话了,那些混蛋已经沿着江面搜寻过来了。”

果不错,小豹子昂起头正看那许多快舟正迅速的接近。同时他也听到东方起云阴鸷的声音:“大伙给我仔细的搜,只要一发现敌踪,立刻给我用箭射,用长篙捅,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好毒的王八蛋——”

黑云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嘴里愤声骂了一句后便带着小豹子一头又潜入水中。

好在是黑夜,天是黑的,水也是黑的,纵然船上搜索的人全执着火把,但要想去发现水里的两上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江面那么大,处处又浮着飘散的木板碎屑。

在天亮的时候,“九手如来黑云”及小豹子已经脱离了敌人的搜索圈。

他们现在正在一处满是芦苇的浅滩边,两个人精疲力竭的半边身子犹在水里,气喘吁吁的直在喘息。

解开了束缚身上的“裤腰带”,小豹子看了一眼睑色苍白的黑云一眼,他不仅为他拼死救自己出险的举止感到心动。

到现在他可是对黑云已经完完全全的放了心,毕竟一个人肯如此冒险犯难的来救自己,他又怎么可能会想要自己的命呢?即使他是一个杀手。

看到黑云也睁开了眼睛,小豹子诚心道:“你可是第二次救了我。”

掠了掠chún角,黑云勉强回了一个微笑,然后道:“这笔买卖可真不好接,要不是看在银子的份上,我宁可去杀人,而不愿去救人。”

小豹子从来就不怕狗。

他甚至喜欢各式各样,各品种的狗。

对狗的吠叫声他更是会有种亲切感,然而他现在却希望自己的耳朵能够听错。

黑云艰难的踩着不平的步伐,在崎岖的芦花丛里寻觅着出路,当他也听到远处的狗吠声,再瞧见小豹子异样的脸色,他不觉停下了脚步。

“有什么不对吗?”

“那……那是‘尼克森’的吠叫声。”小豹子的声音就像喉咙里有一团沙子般。

“‘尼克森’?那不是你饲养的狗吗?”

倾耳细听那越来越近的吠叫声,小豹子不由自主的点头。

“你能确定?”黑云当然不知道小豹子和“尼克森”之间的感情,在他想所有的狗吠声似乎听来都是一样。

看出小豹子脸上不寻常的表情,黑云忍不住又道:“如果是你的狗,而且它似乎正朝着这儿来,这应该高兴才对,你怎么——”

“问题是‘尼克森’正跟着东方星星。”

黑云也怔了,他当然知道东方星星是谁。

就在这一怔间,小豹子面前人高般的芦花丛中,一条全身有着亮光的黄毛大狼狗猛地窜了出来。

这还真的是“尼克森”。

再聪明的狗,它也绝无法明了人与人之间的情仇怨恨,就算是“尼克森”它也无法知道它这主人会和它所熟悉的人有了解不开的死结。

它想不到分隔了那么多日子的小主人,为什么这会儿见到自己居然连一点兴奋之情也没有,它又哪知道它凭着灵敏的嗅觉寻到了小豹子会给他带来了杀机与凶险。

蹲下身,小豹子轻环着“尼克森”的脖子,他不禁又怜又爱,却忍不住骂道:“他奶奶的,你这条烂狗,咱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这会儿咱最怕见到你,你却又不知打哪冒了出来,等会儿你可得替你老子加把劲,要不然小心咱阉了你,看你以后还会不会闯祸启事。”

“嘘,有人接近了。”黑云侧耳倾听以指比chún。

半人高的芦花丛,一眼望过去全是一片白茫茫,只要人不站起来,这无疑是最好的藏身之所。

小豹子紧抿着嘴,他明白如果暴露了藏身之地,那么敌人就会像苍蝇一样全都聚了过来,接着即将又是一场恶斗。然而这个时候是绝不适宜和敌人有冲突的,因为他及黑云全都身上有伤,并且敌人也全都是凶狠出名的货色。

虽然敌人似乎极尽小心的掩饰行藏逐步的在芦花丛中搜索,但衣袂声及拨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霉弟兄”连遭火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