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02章 小毛孩狂赌狂赢

作者:李凉

赌场的规矩是只认银子不认人。而且就算天皇老子的钱他们也敢照杀。

“一五四——十点大”

三粒股子开了出来果真是大,小豹子轻易的赢了第一注,小星星在一旁兴奋的轻轻掐了他一把。

“押啦,押啦,注不分大小——

押好请离手”摇宝的是一位三十来岁,一望就知精得出油的汉子,只见他把密不透风的宝盒用双手捧着,上上下下有节奏的摇着,嘴里口沫横飞颇有押韵的吼着。

微侧着头,小豹子的眼睛一直盯着庄家的手,他的耳朵居然会轻微的跳动,在吵杂声中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凝神倾听宝盒中跳动的散子。

“砰”的一声,宝盒放在了赌台,“各位,下注请快,要快啦有一丝犹疑,小豹子的一百两银票推向了“五”的方格中,好整以暇的等着开宝。

这是一赔六的赌法,很多人也喜欢这种赌法,然而很少有下这么大的注,毕竟这种赌法赢面不大。

“喂,小兄弟,你会不会赌?”

小豹子身旁那位已经忘了刚才“伪开水”的嫌隙,居然好心的提醒他这种玩法输的机会较大。

这种地方本来就是赌客与庄家互相对立,很自然的往往赌客间都会彼此连成一气。

笑了笑,小豹子朝着说话的人开口:“这位大哥‘闲’道有先后,‘赌博’有专攻,咱年龄虽小,这赌嘛……”

猛回头,小豹子瞪着小星星说:“干嘛,你怎么又拉我袖子对这位白字先生,小星星实在有时恨不得给他一巴掌,她轻轻地说:“豹子,你……你不会用成语就不要用,什……什么‘闲’道有先后,是‘闻’,闻道有先后……还有‘术业’有专攻,偏偏你又给人改成‘赌博’有专攻……”

“墟”了一声,小豹子说:“喂,你小声点行不?我知道你书读得好,字认得多,这……这里可不是你卖弄文章的地方,其实呀!以我这种程度己够让这些大老粗羡慕的啦……”

果然,那汉子一脸诧异的样子,敢情他还真被小豹子的“出口成章”给唬得一愕一愕的。

“二个五一个六,十六点大,吃小赔大——”

宝开出来了,一百两变成了一千二百两。

这下子不只是每个赌客露出难以置信的眼光,就连宝官也开始注意起这比台面高不了多少的七孩子。

“你……”隔壁那位好心人“你”了半天竟再也说不下去,想必他一定后悔刚才所说的话。

摇过一阵,宝盒又放在台子上,这回任是宝官喊破了喉咙,就是没一人下注,因为大家都在等。

等着小豹子下注。

一阵沉思后,小豹子只拿出了五十两银票推向了“大”的位置。这一下可好,银票立时像雪片一般全推向了大。

“喂,喂,各位赌友,你……你们干嘛都跟着我下?……”

小豹子也发现了这微妙的情形,他连声叫着。

没人理他,大家的眼睛全盯向宝官,那意思很明显,“您就快开吧!”

望着那像小山一样的银票全在“大”的位置上,宝官的汗珠快成了一条小河,顺着他的脸颊直往下淌。

也难怪他不敢揭开宝盒,因为开出来的是小没得话说;如果开出来的是大,那桌面上的银票怕不有好几万两,这种赔法就是银票用写的吧,也来不及呀!

“开呀,快开呀——”

“妈的,搞什么鬼?你怎么不开呢?”

“喂,别发博呀,这么干耗下去算什么玩意嘛……”

众人已开始鼓噪;如果眼光是利剑,那么宝官恐怕早已被盯成蜂窝。

用手抹了一把汗,宝官开始游说:“各……各位……这……这小也可以押呀……”

也难怪他沉不住气,毕竟他摇了一辈子的宝,就从没碰到过所有的赌客会把钱全押向了一边。

“喂,你们开赌场的还管我们押哪里?”

“是嘛,我们高兴押哪就押哪,少啰嗦快开呀!”

“什么和什么,哪有赌场的怕注大,这不和妓女喊痛一样,也不怕笑掉人家的大牙……”

话愈说愈难听,宝官脸愈来愈难看。

终于——

颤抖着伸出手,盖子掀了开来

宝官的脸在一刹那变了。

“二三四——九点小——通杀啦——”

小豹子耸了耸肩,做出一种无可奈何的表情。

大伙全像泄了气的皮球,叹息声、咒骂声不绝于耳。

当然这不关小豹子的事,因为他可没硬拉着大伙押大,因此大伙除了自叹瞎了眼外可一点脾气也没有。

小星星又扯了扯小豹子的衣袖轻声说:“喂,你搞什么鬼,怎么这回输啦?”

苦笑一声,小豹子说:“这回我没把握,所以我才只押了五十两呀!”

“你……你不是能听得出来骰子声吗?”

“是……是呀,可是刚才大伙聒噪得我没法专心,所……所以就……唉,谁晓得这些人一窝蜂的没头没脑全跟着我原来是这回事,可想而知小豹子对骰子的研究已经到了件么样的程度。

宝官又开始双手摇着宝盒,现在他已又恢复了信心。毕竟打死他,他也不相信有人能邪门得把把押中,只赢不输。

“要开啦——快押,请下注——”

这次没有丝毫犹豫,小豹子几乎在宝盒一放下,他就把手中所有的银票全押在三点“豹子”的位置。

一千一百五十两全押中的话是一比一百二十倍。那么庄家赔出的数目该是十三万八千两。

这人不是呆子就一定是疯了。

每一个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像看到鬼一样的看着小豹子,他们心里所想的也都是这句话。

“下啊!下啊!各位动作请快,再不下注就要开啦——”

宝官理也不理小豹子,兀自催促着各人。

因为押“豹子”固然赔的比数较大,然而开出来如果不是“豹子”,那么不管大小庄家都可照杀,这是规矩,也是少有人敢押“豹子”的原因。

上一注热闹得场面已不复出现,相反的是这一回全场竟没一人下注,因为大家全屏息等待着看结果。当然他们也全都在为小豹子的银子婉惜。

“没人再下,开啦——”

宝官一手开宝,一手已拿起“钉扒”准备把那一千一百五十两银子给扒到面前。

然而——

宝官的声音开始打颤,谁也听得出来他的声音简直比鬼哭还难听,谁也知道一桩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发生。

三粒散子,同样的黑色斜三,静静地躺在宝盒上面。

“豹子——”

“妈呀——是三点豹子呀——”

不只宝官整个人僵在那,大伙也全在惊呼声后,一个个呆若木鸡,表情古怪的傻成一团。

小豹子嘻嘻一笑,他轻轻挪开让小星星紧抓不放的膀子然后淡然的说:“喂,庄家,庄家,赔——注——啦——”

后三个字惊醒了庄家,也把大伙的魂全给勾了回来。

闹哄哄中,宝官的脸已扭曲得失了原样,他舌头打结的说:“噢、噢、赔、赔……”

十三万八千两,一百三十八张银票推向了小豹子。

把押注的一千一百五十两银票丢给了庄家,小豹子大方说道:“宝官,哪,你吃红。”

这也是规矩,因为宝官只是伙计并非老板。

宝官颤抖着接过赏银,说不出来心中的滋味。毕竟这是他这一辈子收到最大的一笔红钱,然而他赔出的注钱何尝不也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一笔赔注呢?

人。

你决难想像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会如此紧密、契合。

这大厅原本己挤得水泄不通。现在可好,所有的人都围向了小豹子这一桌押宝的台子来。

只见人靠着人,人叠着人,老头儿也不怕闪了腰,女人家更不在乎自己凸出的地方被人挤成了扁的,他们一圈圈,一层层,全噤声屏息,等着小豹子下注。

没有人不爱银子的,赌博的人又有谁不想赢钱?

每一个人都被挤得变了形,然而小豹子和小星星却有极大的空间,因为那是大家留下的空隙,毕竟每一个人都不敢妨碍他的听觉,影响了他的判断力。

宝官颤抖着双手,上下左右,一下子过头,一下子平胸把宝盒摇得哗啦直响,却总是不放下,也就是说他不敢放下。因为他怕,怕一放下后那种押注的场面无法控制。

大家都在等,等宝官放下宝盒。

大家都在等,等着掏出所有的银子跟着小豹子下注。

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不过的也注定躲不过。

宝官手中的宝盒在一阵乱摇后“砰”的一声终于放在了台子上。

于是——

小豹子等一切停止后,他开始沉思。

然后——

“喂,庄家,你们这有没有规定下注?”思索完后小豹子开口说。

抬眼看了看墙上,宝官真希望那猩红的八个大字能突然消失。

有杀有赔

来者不拒

小豹子也看到了那八个大字,他的眼睛亮得像两盏明灯,嘴角一例后说:“哇噻,过瘾、好气魄……不过,不过庄家你……你能否找此地的老板出来……”

“为……为什么?”宝官吓得差些站不住。

“唉——”小豹子叹了一口气后说:“因为我这一注下下去后我不知道你们东家赔不赔得起——”

“这……”宝官满头大汗失了主张。

“让一让,让一让,东家来了——”大厅门口有人用急切的声音吼道。

人群开出一条道路,一个富商模样的中年人来到宝官旁边,他抬手阻止了宝官,轻声说:“我都知道了。”

然后他仔细的打量着小豹子露出抬面的一张稚气,精灵,与顽皮中略带可爱的脸庞。

“小兄弟,我姓贾,西贝贾,请问台甫?”

“台甫?噢,我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姓赵,小名叫……叫‘豹子’”

小豹子学着对方抱抱拳,然后说出一句乱没“学问”的话来,再然的指着台面上“豹子”的位置。

小星星狠狠捏了他的大腿一把低声说:“丢人,台甫的意思你都不懂吗?”

“豹子”?

每个人真像看到一只豹子一样的看着他,到现在他们才明白他为什么叫“豹子”了。

“贾裕祖,富裕的裕,光宗耀祖的祖,请指教——”东家报了姓名客气的又说。

“好说,好说,贾老板您这套过门完了吧,既然完了咱想请问你这一注可有限制?”

“敢问小兄弟何指?”

“我是说我现在要押注,不知贾老板可收?”

抬眼看了看围在四周的人群,贾裕祖笑声震天的道:“哈,哈……小兄弟,我贾某人开赌场开了一辈子,从来就没碰过像你这样问话的人……哈,哈,你放心,今天无论小兄弟你下多大的注,贾某人都收下,不过只限你一个人。”

人群里立时开始鼓噪,因为大家本来就抱着和小豹子同进退的心理,现在东家如此一说出不是人人希望泡汤?

抬手制止了众人,贾裕祖朗声说:“各位,各位,贾某人是为了各位好,因为各位如果坚持要跟着这位小兄弟一起下注的话,那么各位必定输——”

能开赌场的人绝对是一个行家。

这贾裕祖在“莲花集”开设赌场已有不短的一段日子,或多或少已有许多人了解他的赌技,现在经他一说,已有人退怯。

再环视众人一眼,贾裕祖单手一伸做了个请的手势说:“小兄弟请下注,今日大伙全是你的见证,只要贾某输了决不食言一定照数赔到底。”

“好,痛快,痛快,大地方果然是大气魄……”吸了一口气的小豹子又说:“贾老板,只怕咱这一注下去后您不但不能裕祖,恐怕……恐怕您下三代,也就是说你儿子和你儿子的儿子,以及你儿子的儿子的儿子,都要穷得没裤子穿喽。”

“是吗?小兄弟你预备这一注下多少?”贾裕祖智珠在握笑着问。

“我这有十三万八千两银票,另外……”小豹子一古脑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银票点了点后说:“总共十三万八千三百两。”

“你统统下?”

“当然。”

“那你放心,贾某现今票号里的银子绝对超过十个十三万八千三百两。”

轻轻摇了摇头,小豹子不以为然的说:“贾老板,如果咱这次下的地方是‘豹子’呢?”

“豹子?”

难道小豹子这次又算准了开出来的会是豹子?

不只是不信,每一个人根本无法相信。

毕竟“豹子”的机率己很难出现,何况要连续两次开出“豹子”来,这种机会简直微乎其微。

“我算算看,十三万八千三百两的一百二十倍……贾……贾老板,对不起咱的算术不好,各位……有哪位可以替咱算算……”小豹子抬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小毛孩狂赌狂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