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23章 蛇蝎女暗杀“情郎”

作者:李凉

荒木躺下的时侯,仍旧连姿势也没变,还是高举着手中长刀。

如果他现在还能开口,他一定会告诉世人绝对不要与“弥陀”为敌,因为“弥陀”的杀人速度已快到别人想不到的程度。

“真是如此吗?”古塘俯下身一面察看荒木的伤处一面问道。

佐佐木心中的惊骇与悲凄让他什么也不想说。

大厅中结着这么一具怪异莫名的尸体,每一个人都无法克制发地种无名的惧意。

这里的人不是没有见过死人,但一个人是这样的死法,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皮条花”眼中有着深深的疑惑,她来到佐佐木身旁道:“荒木的功夫如何?”

“一流。”佐佐木道。

“就算杀他的人是鬼,一流的高手也决不可能连一招也没出就死了,而且致命伤是胸际受了重手法。”“皮条花”一面自语一面又蹲下身检视。

“那决不可能,荒木是绝不可能动也不动的就这么让人杀了。”佐佐木惊醒过来,语气急切。

“可是事实如此,除非他想告诉我们什么?”“皮条花”沉思道。

“杀了他的人会是谁呢?”“赌尊”黄千也提出了问题。

“绝不会是‘酒仙’,因为‘酒仙’的兵器是酒葫芦,也不会是‘色魔’,因为‘色魔’使的是剑。剩下的就只有‘弥陀’了,而刚好他要暗杀的对象也正是‘弥陀’。”“皮条花”一面想一面道。

“如果是‘弥陀’荒木应该提防得到才是,在行前我们已经告诉过他,‘弥陀’杀人之前一定会有前兆——笑声不断。”“赌尊”提醒道。

“不要再管死人了。”“落叶刀”古塘道:“当前之急我们该如何面对即将而来的大战才对,早上派在‘贺兰山庄’外监视的兄弟回报,敌人已经有了大举来犯的意图。”

后院。

后院中小豹子正在一张“弹床”上不停的跳着,近午的时刻日头正猛,他愈跳愈高,似乎跳出了兴趣。

真邪门,人家那厢急都快急死了,他这里还有兴趣跳弹床。

最荒唐的是苹儿一脸病容,尚也在旁边陪着,嘴里还帮他数着数儿。

“皮条花”在院子门口看到这一切,她不但没有愠色,反而仔细的观察了一会才上前道:“好了,差不多了,你休息一下,姐姐有话和你们说。”

用衣袖拭了脸上的汗珠,小豹子一个空心跟斗落了地,来到“皮条花”面前。

用一种怜惜的口吻,“皮条花”道:“刚才瞧你的样子进步许多,怎么样?你自己觉得如何?”

小豹子笑了笑道:“还好,只不过胃翻的难受,这也没办法的事儿,谁叫咱以前贪玩不练功,这下可好只能藉助这玩意。”

“光跳这不行,你还得一面跳一面发弓,而且要准度像平地一样才行。”

“咱知道,也练过,刚开始的时候倒无法拿捏准头,现在已经练得差不多了,你要不要瞧瞧?”

“是啊,萧姐姐,他真的练得不错也。”苹儿一旁赞道。

赞许的摸了摸这两人的头,“皮条花”道:“刚刚得到消息,对方可能就在明后两天就要来了。”

“早来早好,娘的,整天提着心防着,这滋味还真是不好受,是死是活一切早了断也好。”

“话不是这么说,多一天准备就多一分胜算,我们人少力薄,只能消极的采取守势,倒是你恐怕到时候会跳得你受不了,唉,希望在敌人杀进来之前,能藉着‘擎天弓’之威削掉他们的大半主力,那么接下来的仗,我们才有赢的希望。”

感染了“皮条花”的愁绪,小豹子不觉发自内心道:“姐姐,真的谢谢你,其实你应该不必趟这混水的。”

“傻小子,这时候还说这些干嘛。姐姐可是来还债的,你不愿跟我走,我又不能见你死,当然只有留下来陪你喽。只是这一仗,唉,不知道会有多少白骨如山,又有多少家庭破碎。”

“皮条花”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深的感触,她杀手的生涯里这还是头一道对“生”与“死”有着这般无奈的感觉。

“这没有什么好磋唷的,为了活命,我们只有杀人。”

小豹子的论调,让“皮条花”更是长叹不已。

她明白人为了活命,有时候真的是非被逼上做一些自己也不愿做的事。

她暗地下了决心,待此间事了后,她将从此退出这血腥的江湖,哪怕是布衣淡食,她也将甘之如饴。

问题是她能不能活得下去?这是谁也没办法告诉她的。

她心情沉重的离开了后院,又开始到处巡视,她知道要想过那种自己想过的生活,现在就必须劳累一些。

“辣手”贾裕祖想不到他重金请来的“武林四怪”,竟然会一失踪,一倒戈。

他气愤的一掌震碎了椅子的扶把,然后对着东方起云道:“你要临阵退缩?”

东方起云看了坐在身后的小星星和“色魔”一眼,他不再像是个末路英雄。

“你说错了,我这不是退缩,只是不赞成你的方法。”

“你——你不随我们一同前往就是退缩。”“辣手”贾裕祖恨声道。

“笑话,姓贾的,你美其名说我熟知路径,知晓埋伏,要我打前锋,其实你那鬼把戏岂瞒得过我?你真正的意思是希望我先死掉,以减除最后与你分得战利品的人数,别做你的大头梦了,图我画给你们了,为什么这打头阵的人不可以是别人?”

“我是主帅,你就得听我的。”

“是吗?谁封你的?我还认为我该挂帅呢。”东方起云嗤之以鼻道。

“你……我要先杀了你。”

东方起云绝对不会怕对方,他真心怕的是“酒仙”与“弥陀”。

然而现在他有了“色魔”,他已什么都不怕了。

“来呵,姓贾的,只要你有种敢单挑,我东方起云若不能把你摆成一百二十种不同的样子,从此以后我就喊你为爹。”

“辣手”贾裕祖站了起来,他当然不会傻得去和对方“单挑”,因为他不是他的对手。

他朝“酒仙”和“弥陀”两个人使了个眼色。

“酒仙”缓缓行了出来,他刚把腰际那只大号的酒葫芦解下拿在手上。

“色魔”却站了起来道:“老友,你想干什么?”

“酒仙”一怔,他闷声道:“你呢?你又想干什么?”

事情很明显,“色魔”的态度己摆明了谁要动东方起云就必须先过了他那一关。

“你真要护着他?”“酒仙”想了一下道。

“不错,我不得不这么做,老友,你可得包涵点。”“色魔”的眼晴幻起一道迷彩道。

“我们可是数十年的交情了……”

“所以你该谅解我。”

“谅解什么?谅解你会让一个半大姑娘所迷惑?还是谅解你中途变节?”

“随你怎么说,只要你不动他,我都无所谓。”

相处多年,“酒仙”当然知道“色魔”是吃了秤陀铁了心,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了。

他走了回去,对着“辣手”贾裕祖道:“我看算了,你就让那个人离去好了,因为我不想和我的老友翻脸。”

贾裕祖恨声道:“看样子江湖传言有误,因为人人都说‘武林四怪’翻脸如翻书。”

“酒仙”一瞪眼,他语气中有了怒意:“那是对别人,对自己人我们绝不会如此。”

“谢了,老友。”“色魔”高声的回应,差点没把贾裕祖给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于是这一场内哄草草落了幕,在这大战前夕,当然不会是个好兆头。

“清河镇”所有的妇孺老弱,早已迁往他处。

事实是“清河镇”全是“四疯堂”的人,只因有了“四疯堂”才有了“清河镇”。

因此“四疯堂”的话在“清河镇”就是皇律,就是王法。

大战即将展开。

在通往“清河镇”的唯一官道上,每一处树林,每一处壕沟,每一堆土墙之后现在全都或蹲或卧,密密的全是“四疯堂”所属。

他们每一张脸上全都凝重的看着前方,等待着即将来袭的敌人。

刀光在太阳照耀,不时的反射出一道道光芒,小豹子和“皮条花”就站在一处濠沟里,等着那第一波的攻击。

在离这处滨沟百丈外的距离,“黄绸钢刀会”三十八铁骑,人人高骑在上,手中一式砍刀,黄绸迎风招展,看来甚是威凛。

在三十八铁骑之后是“贺兰山庄”辖下的近千部属,他们在贺见愁的率领下,人人同式制服,列成一队队逶选迁数里的队伍,而队伍之前则是他们的十名头领。

“辣手”贾裕祖则在“酒仙”、“弥陀”的左右护卫下正在远处的一座小山坡上远眺“清河镇”,另外三名僵尸般的瘦高男人则捧着各色小旗在最后面。

看了看天色,“辣手”贾裕祖接过了一面红色不旗,他在等着,等着进攻的吉时一到就准备正式展开一场血流成河的拼战。

太阳逐渐缩短地上的影子,也缩短了不知多少人的生命。

倏然红旗一落,“黄绸钢刀会”三十八铁骑已冲了出去,他们杀声震天,蹄声隆隆,个个脸上布满了杀机,似慾拼尽全身之力,粉碎这个世界一样,争先恐后的冲向生死之界。

而在他们之后,三队百名的“贺兰山庄”的庄丁也同时快步在各队的头领带队下,更是声势俱壮的随后跟上。

小豹子看到这种场面,他的全身寒毛直竖,眼晴发直,手心更是汗水直冒。

“皮条花”在他身旁赤是略显紧张,但仍不失镇定的道:“准备了。”

小豹子轻轻跳上身旁的“弹床”,拿出了“擎天弓”而“弹床”旁边正有一木盒,内装着黑忽忽一颗颗似蛋人的“擎天弹”。

漫天的尘土扬了起来,像条巨龙般从远而近。

“皮条花”看准了时机,挑选了最恰当的距离,她发出一声娇叱,这一声娇叱竟能在杀声震天中传到了每一名待敌来袭的“四疯堂”弟子的耳中。

“斩绳——”

一块块碗大的石块,从各处濠沟、土堆之后,突然弹射而出。

另外一簇簇遮天蔽目的利矢更如蝗虫般紧随石块之后射向一波攻击而到的敌人。

因此,杀声顿挫。

继之而起的则是凄绝人囊的各种哀嚎。

许多人根本连痛苦还没来临前就已经脑浆溢流,然而更多的人不是让石块砸断手脚,就是让利矢射穿肚汤。

刹时间原本详和安宁的黄土坡前,已变成了修罗屠场。

残肢、断臂齐飞。

人脑、肚肠乱标。

而殷红的血液,成糜的人肉,溅舞得到处都是。

鬼在哭,人在嚎,生命何价?

“辣手”贾裕祖在山坡上看到这一幕,连眉毛也没抬一下,他手中又换了一面黄旗,猛然挥舞数圈又倏然而落。

于是又是三队“贺兰山庄”的人员,冲了出去。

战争是残酷的。

而战场上更有着邪异的妖氛,它能感染人们的情感,迷蒙人们的理智。

更可怕的是它能使得每一个人变得疯狂,变得悍不畏死,甚至变得人人求死。

这后来的三队人员,踏着前面的残肢,成渠的血流,人人变得眼晴里只看到一片殷红。

他们信绪激昂到极至的怒吼出声,奔向前去。

于是“皮条花”娇容已变色,她喝斥一声:“第一线撤退,第二线射标、点火。”

在第二波攻击的人员刚冲到第一线前,“四疯堂”埋伏的人员已射出了一轮又一轮的长标,这些长标来得方向全都不同。

有从路旁树林中、也有土堆之后,更有从地底下,它们的目标全对准了后来的那三队人员。

因此渐稀的惨嚎又一下子变得大声起来,而前扑后继的尸体又成山故堆积起来。

有人是死在如雨的镖枪下,更多的人是死在乱军之中被自己人的人马践踏而亡。

这就是人的世界吗?

一种人命如蝼蚁的世界吗?

约莫两百名之谱的人躲过了百块,箭失和标枪。

他们只攻进了数丈的距离,然后只听到一阵轰天巨响。

接着乱石纷飞,地动山摇,“四疯堂”预先埋好的炸葯己经炸了开来。

这才是真正血肉横飞的一幕。

小豹子和“皮条花”几乎已不敢再看下去眼前的惨烈场面。

然而他们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敌人是如此凶悍的意慾侵占自己的家园啊!

贺见愁眼见自己的子弟兵,一个个倒了下去,他面上肌肉不停的耸动、抽搐,却无动于衷的不敢有所表示,因为时至如今,他绝不能半途而废,尤其他深深知道只要挺过这一阵子,接下来的就是胜利的欢呼。

绿旗再扬再落。

又是三队人员急速的扩成大幅的扇面之形,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蛇蝎女暗杀“情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