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24章 惊天一赌决生死

作者:李凉

“色魔”性好渔色,众人皆知。

但没有人知道这个人见不得血,尤其见不得自己的血。

他从不流血,更视身上的血如珍宝,这会儿他所以有这种疯狂的行径,完全是他看到了自己的血的缘故,而这血居然还流的那么多。

“皮条花”失去了理智,“色魔”也成了野兽。

他不再觉得这个女人应该“轻怜蜜爱”,也不再觉得自己嗜色成狂。

他现在只恨不得杀尽所有在场的人,撕裂每一个“完整”的人。

正常的时候“皮条花”都不是“色魔”的对手,一个变成野兽的“色魔”岂不令人更替“皮条花”担心?

包括东方起云在内,所有的人都闭上了眼晴,大家的心意相通,都不愿见到一朵像花的女人,马上即将变成死人——或者肉糜。

一朵黑云。

黑云像一朵黑云般在人们想也想不到的时间里突然出现在“色魔”的背后。

他不惯于背后杀人——纵然他是个杀手。

“色魔”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皮条花”手中之刀,蓦然觉得身后有人,他惊觉的旋身出手,黑云的手却比他来得更快。

甫一照面,黑云职业上的本能告诉自己,这个人已经可怕到自己杀不了的地步。

因为他的手虽快,却无法攻进对方的身体,甚至有时候他还必须回手护住自己。

“皮条花”乍见黑云,心中那份高兴简直难以形容。

她好想仔细的看看这个人,然而她却知道她要看的是一个活着的“九手如来”,而不是看一个死的黑云。

所以她不敢分神,手中刀,刀刀如风与“九手如来”黑云成犄角之势夹击那凶焰愈来愈炽的“色魔”。

这绝对是场扣人心弦的激战。

场中人固然处处危机,招招险招,观战的更是摒息住声,连身上的痛楚也不觉得。

“色魔”以一敌二,在久攻不下的情形下,他似乎己经沉不住气了,因为不管对方是谁,这可是他这辈子从来也没碰过的事情——竟然有人能和他抗衡那么久。

失去理性,变成野兽的人总会做出令人想不到的事来。

“色魔”在一腿逼退“皮条花”的刹那,整个人完全放弃后背,他双手翻飞如刀,凶睛妖芒毕露,使出了一式能催天毁地招式,突然全力攻向了面前的“九手如来”黑云。

对敌经验多了,黑云猛见“色魔”这一式,心中陡感不妙,他知道他绝不可抵挡得了敌人这式。他想退,却已发现无处可退,因为敌人的手己如附骨之蛆,紧紧追蹑而来。

在电光火石的衡量之下,黑云只得奋力扬臂,手刀不守反攻,他只希望“皮条花”能即时挥刀斩敌——在自己手骨断折之后。

“皮条花”也是高手中的高手,她一退之后正待欺身,猛地看到黑云脸上有种异色,再一瞧“色魔”后背空门大露,已然省悟到他真正的意图。

心里惨然一哼,“皮条花”惊恐慾绝的把手中刀挥掷而出。

她不得不这么做,也只有这么做才有可能在“色魔”没劈断黑云之前先让他中刀。

这一刀来得甚快,但快不过“色魔”的手。

“色魔”的手够快,快得黑云将要闭目等死。却快不过小豹子的“擎天弹”。

一切的发生都在须臾眨眼间。

“色魔”连哼也没哼一声,他双睛突出,死死的瞪着黑云。

他的身体就倒在黑云身上,他的后背一把钢刀已插入八分,但他致命的地方却是在太阳穴。

黑云一身冷汗,“皮条花”悚动不已。

他们全为刚才那一刻犹感到心惊胆鼓。

因为如果不是小豹子适时的发弓歼敌,黑云和“皮条花”心里全都明白,现在躺在地上的绝对是黑云,而不是“色魔”。

就算是“皮条花”挥掷的一刀能击中目标,在时间上也不及“色魔”的手先劈断黑云的手骨,再切入他的胸膛。

惊魂未定,“皮条花”先掠过一眼黑云,然后她才对着小豹子道:“没有你,恐怕这里已全军覆没了。”

小豹子默然不语,他看了整个大厅一眼,然后走到每一个重创在地的弟兄面前默视一会,最后来到“赌尊”和佐佐木面前,蹲下身硬咽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赌尊”伸出手拍着他的肩:“孩子,这就是生存,小至乡里,大至国家,谁都无法避免的。”

是的,一整天的争战、杀戳,小豹子已经无法再承受那份压迫感了。

不管是敌人、是亲人,他都不愿看到有人再躺了下去。

没有人注意到东方起云是什么时候溜掉的。

但是回来的时候,每一个人都瞪大了眼晴。

他把“铁狮子”赵威武重重的摔在地上,三节鞭则缠在赵威武的颈子上,然后他桀桀怪笑。

“我是不会失败的,我仍然是个赢家,是个赢家对不对?”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说话。因为每个人都怕一句话说错,会令得东方起云做出令人遗憾的事来。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精神似乎已处在濒临崩溃的边缘。

“我仍然是英雄,仍然是霸主对不?”东方起云的脸是红的,眼晴也是红的,甚至他全身都是鲜红的血迹。

他疯狂的指着每一个人吼道:“没有人、没有人能看不起我,更没有人能像一条狗般的鞭打我,无论他是谁……嘿嘿……赵威武你也有今天,就算上一次我没杀了你,现在你还不是一样像条狗趴在地上?”

“你——”东方起云突然伸手指向小豹子道:“就是你,你这来历不明的畜生,你毁了我的女儿,毁了我的家,更毁了我,连我那动也不动不了的老婆,你都不能放过?不给她吃,不给她喝,这种事情你竟都做得出来?”

小豹子沉痛的站了起来,他哑着嗓子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如果你需要找出气,就杀了我,放了我爹。”

“放了他?杀了你?”东方起云抬头疯狂的笑着道:“好,我就先杀了你。你过来,只要你敢来。”

小豹子面不改色的上前。

“赌尊”、古塘、“皮条花”、黑云、佐佐木,还有闻风刚赶来的苹儿,每一个人都不约而同的伸出手。

“小豹子”看也不看他们一眼,仍旧走上前。

“嘿嘿,小子你够种,真的你够种,我发现我已经开始有点喜欢你了,可是这一切都太晚了对不?”

东方起云看着小豹子一步步上前,他依旧狂笑连连说道。

人要死得其所,死得其时。

小豹子不知道他这样子是不是死得其所,死得其时,但是他知道他现在不死,赵威武就死。

赵威武虽然不是他亲爹,可是他却抚养了他十多年。

最重要的是他本来早就死了,如果不是赵威武,他老早就死在十几年前的“抄斩”了。

“你不能杀他——”

东方夫人双手转着轮椅从大厅之后冲出来。

她的出现当然令所有的人吃了一惊,尤其是东方起云,他作梦也想不到这个时候竟然还能看到这位结缔了数十年的老伴。

东方夫人来到东方起云的身旁,她樵悴的脸上早已泪痕四溢。

“你真的不能杀他。”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杀他?”东方起云疑惑的道。

“因为……因为我要杀你——”

东方夫人的话还没说完,她己经把一把利刃刺入了东方起云的腹中。

这把刀来得是那么的突然,来得那么令人想不到。

因为东方夫人只是个普普通通,什么也不懂的妇道人家。

东方起云失去了力气,他手中的三节鞭已经掉在地上。

他突兀着双眼,捂着小腹,*挛着倒在地上。

“为……为什么你……你要杀我?”

东方夫人扑跌在地,她爬着上前来到他的身边。

“我……我这是救你,救你免入阿鼻地狱,救你下辈子轮回不被人所杀。”

惨然一笑,东方起云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每一个都会死,死的方式也都不同,对东方起云来说,他恐怕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竟然会死在自己的妻子手中。

在众人松掉一口气,放下心中的大石后,情况再度发生。

东方夫人根本不给任何人有机会靠近她的身边,她已抽出了东方起云的腹中利刃,一扬手,血横飞。

她——她竟割断了自己的喉咙。

“伯母——”

小豹子飞身前扑,他只能听到她喉际发出“咯”“咯”的气喘,却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我知道、我知道,您要我照顾小星星是不?”小豹子脑际灵光一闪,惶恐的问道。

摇了摇头,东方夫人伸手指了指后面,就再也没动一下。

血战仍在方兴末艾的进行着。

在稍稍处理了一片狼藉之后,把一干伤者包括尚在晕迷的铁狮子全都送入后厢。

小豹子带着尚能再战的人走向总坛大门。

这其中包括了“九手如来”黑云、“皮条花”萧燕、“落叶刀”古塘,以及犹带伤势,却非得跟着的苹儿。

大门外的杀声、惨嚎,己经减弱了许多,但是却愈来愈近。

沉静的像一尊石像,小豹子看了看微白的天色。

多漫长的一夜,更是极其血腥的一夜。

“开门迎敌。”小豹子对着犹守着大门不时向外投掷炸葯的属下,发出了令人震惊的命令。

“你病了!”古塘上前一步,他惊恐的道:“敌人正千方百计的想要攻进来,你却要开门迎敌?”

“开门——”小豹子理也不理古塘的阻止,语气中带着让人不可抗拒的声音又道。

“皮条花”略一想己明白了小豹子的意思,她对着古塘微微点头。

于是大门至两旁拉了开来,这时天已大白。

所有“四疯堂”弟子已退至总坛内,逼近的敌人则隔着一条街望着洞开的大门。

小豹子当门而立,不仅让自己人替他捏把冷汗,就连敌人也弄不清楚他要做什么,而不敢责动。

终于他看了“辣手”贾裕祖拨开了人墙越众而出,在他的身旁只剩下贺见愁,和“武林四怪”中的“酒仙”及“弥陀”。

在这个时刻里没见到的人当然非死即残。

小豹子内心激动不已,因为他感觉到这一战自己这方似乎占了很大的便宜,但真正除掉的恐怕只有“黄绸钢刀会”的三十八铁骑,和“无影刀”葛义重算是够得上的台面人物。

至于自己这方,不但挂了一个郑歧,更连佐佐木和“赌尊”都重创在床,这笔帐严格算起来也不见得有赚头。

“辣手”贾裕祖隔街望着小豹子,他嘿嘿干笑数声道:“小朋友,咱们又见面了。”

这时的小豹子早已没有了以往那种撩拨人的兴趣。

他开门见山的道:“今日一战,贵方出兵多少?”

怔了一下,贾裕祖奇怪道:“一千另四十八人。”

“现在剩下多少?”小豹子面色沉重又道。

看了看左右,贾裕祖道:“约莫二百之众。”

叹了一声,小豹子道:“八百生灵,加上我‘四疯堂’三百好汉,贾裕祖,你不觉得有违天和吗?”

不只贾裕祖,在场的所有人任谁也想不到小豹子会说出这么有“学问”的话来。

他们全都心里一惊,因为小豹子提了出来,他们才觉得近千条人命,那个数目是多么的庞大。

“江湖生涯,刀头舔血,这……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辣手”贾裕祖有些为小豹子的态度震慑住,他不觉辩道。

“贺庄主,你认为值得吗?”小豹子转向贺见愁道。

“这……”贺见愁无言以对。

“淮中一地,你我双方一向相安无事,你有你的谋财之道,我们过我们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原因让你想要起干戈?仅仅为了并吞我们这一理由?如果为了这一个理由,你不觉得太可笑吗?须知今日就算你并吞了我们,他日自有人并吞了你,更何况我看得出来,你处处受人牵制,连自己的地位即将不保,怎么还想得到要抢人家的?葛大会主呢?你何不想想他,再想想自己?”

“妈的蛋,你这小王八到底是那根筋不对了?贺表舅你可中了他的姦计,这小子一向能言善道,死的都能让他说成活的。”

“辣手”贾裕祖眼见贺见愁己让小豹子一番说词,动摇了心志,不觉出声咒骂。

“贺庄主,贺小姐如今在我这,她要我能转告你,她不希望刚死了一个爹,再失去一个爹,言尽于此,是去、是留、是战、是和,你自己琢磨一下。”

“贾裕祖。”小豹子话锋一转道:“今日一切始作俑者,全是你这阴刁小人所为,你若是个人物,我们之间的恩怨就由我们来解决如何?”

“辣手”贾裕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惊天一赌决生死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