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03章 误打误撞闹妓院

作者:李凉

东方起云来到总舵“议事厅”的时候,每一名“四疯堂”的弟子都看得出来他刚从被窝钻出。

“全力搜寻大当家的下落——”

这是他的第一道命令。

“召集各处分舵,召回所有在外头领级的舵主。”

这是他的第二道命令。

“清点伤亡。”

最后一道命令下完,东方起云已不自觉的坐上了平日只有赵威武才能坐的酸枝太师椅。

当第一线阳光照进了大厅的时候,所有的伤亡报告已清点完毕。

“禀二当家——”

高坐在上的东方起云望着来报的弟子,只淡然的说了一个字“报”。

“全部罹难弟子三十七人,另外‘四疯四衙’无一活口。”

“有没发现敌人尸体?”

“没……没有,另……另外昨天来总舵的文师爷亦不见踪迹。”

“什么?张继堂,你说昨天来总舵的文师爷亦不见踪迹?”

“是……是的。”叫张继堂的人不明白这位二当家为什么对文师爷的失踪好像比对大当家的失踪还来得紧张。

“张继堂,那位文师爷昨天夜宿何处?”

“回二当家,那位文师爷昨天就宿在‘议事厅’后侧的客房里。”

东方起云冷汗已流。

他当然知道赵威武已让“黄绸钢刀会”架去一个隐密的所在,他更知道这事件事情决不可能有一丝泄密的地方。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那位文师爷为什么会失了踪?

而且他夜宿的地方竟然离“议事厅”只有数步的距离。

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这百密一疏的地方竟在此?

“传令下去,全力追缉那位文师爷,只要一旦发现其人,格杀当场,不得有误。”

东方起云已然想到夜里的一切,必定全落入了那人的眼里。

小豹子背脊的凉意直冲脑门,下达脚底。

他的两眼虽然瞪得有如铜铃,却黯淡的连一丝生气也没有,更可怜的是他说话的声音简直像鬼哭一样的难听。

“不……不可能的,你……你作弊……”

小星星的表情也和他差不多,一张娇靥己惨白灰败,要不是她轻颤的娇躯悚动不已,真让人会以为她是蜡雕塑而成的。

抬手压制住众人鼓噪的情绪,贾裕祖笑得像只狐狸,他的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人的都能听得很清楚。

“小兄弟,天堂和地狱只是一线之隔,这输赢嘛更是在须臾间,大家都看到,你自己也更明白,我自始至终就没碰过桌上的宝盒,而且这宝早已摇好,试问,你凭什么说我作弊?我这作弊又要从何做起?”

“我……你……她……”小豹子的舌头绝不是普通的大,而是非常的大。

“你叫‘豹子’是吧?豹子当然认识‘豹子’罗,现在我请问你这玩意是不是‘豹子’?”贾裕祖笑得令人头皮发麻。

两个么点,一个两点。

小豹子眼睛发直的瞪着宝盒中的三粒股子,他当然知道这“玩意”绝不是“豹子”;不但不是“豹子”,而是小得可怜的点子。

在“押宝”来说点子大小并无关重要,要是在比股子来说,一个人如果掷出这种点子来,那么他恐怕输得只剩逃的份了。

小豹子已经想逃了,而且恨不得马上逃离。他的双脚不自觉的向后移动。

“哎,你要走了吗?小兄弟?”贾裕祖故意叹了一口气做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我……我不走……不走……才怪。”

最后一个字说完,小豹子已迅急的一拉小星星的手腕,两个人掉头就跑。

“砰!”“哎唷!”

在倒地的一刹那小豹子已然明白自己今天就算长出了翅膀也不不出这间大厅。

因为那贾裕祖就像鬼一样的突然飞过桌子,飞过人群,更飞过他与小星星的头顶,而小豹子一头撞上的竟然是人家的肚子。

“我……我看见了好多好多的星星在我头顶乱飞。”

小豹子一跤跌在地上,久久后才头晕眼花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不要紧张,这种现象等一下就好了,而且,而且我保证你连一颗‘星星’都看不见,当然这包括了我怀中的‘东方之星’,以及你身旁那颗可爱的‘星星’。”

一听这话,小豹子吓得连忙从地上爬起,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小星星的手,生怕一松手这颗星星即将消失。

“啧,啧,我说我的小豹子,怎么?输了就想开溜呀?”眼睛一瞪,贾裕祖突然凶狠的说:“你要溜可以,但是可得把这颗亮丽的星星留下——”

“不,不,这……这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小星星花容色变,两只手更连番摇着。

“咦?不关你的事?小姑娘,小星星,你刚才可是亲口答应的,莫忘了这儿尚有这许多的人证哩。”

小星星傻了,她那双像星星一样的眼睛已经黯淡无光,因为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却只有一种——爱莫能助。

先是眼红,继之泪光泛现,然后泪珠就像一颗颗珍珠滚落,最后小星星索性大哭起来。

她的双手像击鼓一般擂向小豹子,同时泣声:“小豹子!臭豹子!死豹子……你……你骗我,你骗我,哇——你、你……你竟然把我输了哇……”

“各位,各位,对不起,今天呢小号暂且‘休战’一天。”贾裕祖双手高举,然后对着两名赌场执事高声道:“刘彪,马天虎,你二人去吩咐账房一声,这儿的客人每人发一百两‘代用券’——”

好大的手笔。

虽然这“代用券”不像银票一样可当银子使,可是在这家赌场里却是可当银子一样用来押注。

这年头有谁不爱银子?

走了,散了。大厅里的所有赌客像潮水一般全走得干干净净。

本来嘛,有银子可领,谁还有闲功夫管这两个小鬼?就算有人想打抱不平,可是一看到不知何时站在大厅四角的彪形大汉,也都打消了念头。

再说,人家开赌场的在刚才小豹子赢了那么多钱的时候连一文钱也没少给,现在小豹子输了,这不平之鸣又要从何鸣起?

所以只有三、五个赌客投给小豹子与小星星无言的一瞥,留下同情与无奈的喟叹,没有人肯,也没有人敢驻足观望与“仗义”直言。

顾不得小星星如下雨般的粉拳,更顾不得一跤跌在地的疼痛,小豹子冲向赌台。

那三颗骰子仍然二个么一个两点静静躺在那,一把捞起一颗骰子放在嘴里使劲一咬。

“哎唷!”

当然痛,这可是大理石精雕出来的骰子,没把他的牙齿咬断已够幸运。

“如何?”贾裕祖笑着问。

用手捂着牙床,小豹子不得不承认说:“是……是真的”本来还存着一线希望,小星星也听人说过散子有灌铅的伪股子。可是当她看到小豹子脸上的表情,她知道他输了,输得好惨好惨。

“你还有什么话说?”贾裕祖走到小豹子身旁,轻轻拍着他的肩膀。

“我……我希望我还能再和你赌一次……”小豹子感觉那只轻拍在肩膀的手重逾千斤。

“再赌?”贾裕祖摇了摇头说:“好哇,可是你要拿什么再赌?”

“我……我拿我自己和你赌。”鼓足了腮帮子,小豹子涨红了脸说出了连自己听了都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光的话。

“哈,你有没有弄错?告诉你,小兄弟,我‘辣手’贾裕祖只对女人,尤其年轻的女人才有兴趣,你是女人吗?”

“辣手?”

碰到难以解决的事情称之辣手。

一个有“辣手”外号的人当然不会是很好讲话的人。

小星星已快晕厥;女人总是较细心,联想力也较丰富,她现在已想到“辣手”后面的两个字通常都是和“催花”连在一起。

小豹子被丢出了“对对胡”的赌馆。

“尼克森”摇着尾巴直围着他打转,看样子它仍呆呆地等着“牛肉大餐”。

“尼……尼克森,我……我输啦,不但你的上等牛肉输了,就连小星星都让我输啦……”

“汪汪汪”尼克森低吠了三声。

“妈的,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要知道为什么我还会输吗?”小豹子火冒三丈,显然他对“尼克森”的低吠很不满意。

垂头叹气,丧家之犬。

小豹子带着尼克森开始在“莲花集”大街小巷的乱闯。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赶快找到“糊涂蛋”。

“妈的蛋,尼克森你要是动作再不快点,狗鼻子要老往肉摊子乱嗅的话,你小心我把你卖到香肉铺去——”

想到了小星星犹在“辣手”的手里,小豹子真不敢想像她那朵花似的小姑娘会遭到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当“尼克森”到处乱嗅,还没循着气味找到“糊涂蛋”的落脚处,小豹子就已经忍不住端了它两脚。

春风不渡枉少年

留香驻足真君子

看到了“尼克森”停在这挂着三盏红灯笼的大宅前,小豹子轻声念着大门两旁的对联,心里正想着这是哪里,以及这付对联的含意,一抬头他又看到了“宾至如归”四个大字的匾额挂在头上。

“好小子,莫非‘糊涂蛋’骑马骑累了跑到客栈里休息来了?妈的,我这厢都快把这两条腿跑断了,你可好,躲到这睡大头觉……”

低骂了一声,小豹子要“尼克森”蹲在大门外守着,自己便闷着头就朝里闯。

也只怪他寻人心切,什么都看到了,就是没看到那三盏红灯笼上的三个金色贴字——怡红院。

其实就算他看到了那三个字,他又怎能了解“怡红院”是个啥地方?

过天井、越回廊、进花厅。

这种地方白天不太做生意,花厅里当然没有人在。

——嗯,敢情这家客栈生意不好,这偌大的饭厅布置的倒蛮漂亮,不但客人不见一个,就是跑堂的伙计都不知道躲到哪去偷懒了。

小豹子心里这样想,嘴里可就不客气的嚷嚷道:“掌柜的,小二,有人没有?客人上门啦——”

“来啦,来啦,哟,这是谁呀,这么大声嚷嚷嚷也不怕吵醒了大家的午休——”

当脸上涂得像戏台上唱戏的鸨母一掀边间的门帘,来到小豹子的跟前,她可着实吓了一跳,毕竟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客人的年纪居然这么年轻。

“怎么?你不欢迎?还是你认为咱住不起你这?”小豹子一向就讨厌人家用这种不太友善的眼光看自己,所以当他看到鸨母吃惊的样子,心里立刻有气。

“啊!噢,哎哟,欢迎,欢迎,当然欢迎,进门的就是财神爷爷哪——”

鸨母一怔之后听到小豹子这么世故,老练的言词,再有过多的惊异也换出一付笑容,忙不迭的搬椅子倒茶。

偷眼瞧了一下小豹子的衣着俱是精工质贵的衣料,鸨母未待他开口就又尖着嗓子馅谀说:“公子爷,你……你可有相识的在这里?”

“嗯,当然有,要不然我发神经跑到你这来……”

“噢,那好,那太好了,这样吧,公子爷,你呢先跟我到后头房里去,我……我再去找你熟识的人怎么样?”鸨母不得不这么说。

因为他己看出了小豹子东张西望,脸上充满了焦急的神色,其实她会错了意,只道是小孩子脸皮薄,怕在这碰上了熟人难堪。

不待对方表示意见,鸨母拉起小豹子的小手,连推带拉的就把他推人一间绚丽、豪华,令人遐思的房里。

“哇噻,你们这布置得还真不错,果然是一流的地方,一流的享受……”小豹子几层见过这种场面?所以他忍不住的夸赞出口。

“公子爷您夸奖了,对了,还没问公子爷您贵姓哪……”鸭母眼睛已眯得只剩一条缝笑着说。

“赵,赵得色。”

“赵?好姓,好姓,嘻嘻……”

“信?算了,我‘背’得连小星星都输掉了,还‘信’个鬼哟!”

——难怪这小鬼会跑妓院,敢情输急了想来这改改运。

鸨母心里这样想,嘴上却忍不住问:“赵公子,您……您输了多少银子?”

“不多,一万八千两而己。”

鸨母要不是及时扶住桌子,想必她一定差些两腿发软跪了下去。

“您……您是说真的?”

“当然,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我为什么要骗你?”

好啦,这可真是接到了财神爷。

遇上了这么一个输了一万八千两的七孩子,鸨母恨不得一把掐死对方,好掏光他所有的家当。

“我……我去去就来……”

“喂,喂,你要去哪?你知道我要找谁?糊涂蛋、糊涂蛋哪——”小豹子追到门口说。

鸨母只当是小豹子骂自己糊涂蛋,她三脚并二脚跑得飞快,根本不理会他的叫唤。

在她想熟不熟识都已无关紧要,只要他见了这儿的“四大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误打误撞闹妓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