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04章 大狼犬舍身救主

作者:李凉

小豹子可以不管糊涂蛋的死活,然而他决不是这种人。

更何况他决不能坐视小星星陷入“辣手”贾裕祖的手中,而等到三天后再去救人。

望着糊涂蛋直愕愕的跪在月夜里,小豹子拉起了他说:“糊涂蛋,我帮你撑着,回去后我一定把一切编排的很好,可是目前小星星,唉——”

脸上浮现一丝喜色,糊涂蛋连忙道:“少主,你放心,只要有时间给我,我一定找救出小星星,一定——”

“好吧!咱们就这么说定,这第一步——”

“这第一步咱先找家客栈,把你和尼克森安顿好,然后把马牵到客栈里,你只要乖乖的待在客栈里,其它的就是我的事了。”

“客栈?”小豹子古怪的瞪着糊涂蛋问:“告诉咱实话,你下午到底到什么地方去了?还有,妈的你口中所说的‘马杀鸡’到底是什么玩意?”

“我……这……马……”

“算了,算了。”小豹子看到他那吞吐的样子,实在没心情逗他:“糊涂蛋,这‘马杀鸡’我劝你以后少‘马’,马多了总会出毛病的,妈的,亏你想曲这种新鲜名词,明明是玩女人还让人以为是种‘马术’哩。”

“少……少主你知道啦?”涎着脸,糊涂蛋腼然问。

“废话。”

“你……你怎么知道?”

“我……妈个巴子,下午我跑到‘怡红院’找你,差点成了‘唐僧’。”

小豹子没好气的也实话实说,把在“怡红院”的糗事全告诉了对方,直听得糊涂蛋笑弯了肚子,差些岔了气。

天亮的时候,小豹子已一骨碌爬了起来。

望着窗外,他突然感到一种莫明的心悸。

他梦见了血,好大、好大的一滩滩鲜血,血里面更有着一张张似模糊,又遥远的脸庞。

擦了额际的冷汗,他再也睡不着了,糊涂蛋还没有回来,他也不知道他出去了一夜到底有没有收获?有没有找到一丝珠丝马迹?

满天的繁星不再,推开窗,他心里暗自祷告自己心中的那颗星星千万千万不能损落或消失。

这是一间早点店。

店不大,里头却挤满了客人,客人中有赶路的行人,有早起的主妇,以及练完身体,溜完狗和鸟的平常人,当然也有一两位看似江湖客的汉子。

小豹子等了一会,找到了一张桌子坐下。

店小,客人多,他是和人合用一张桌子,趁着烧饼油条还没端上来,他打量着同桌的客人。

这个人穿着像个读书人,眉宇间却似乎笼罩着一层深深的忧郁,仔细点可发现他的衣服已让汗水浸透,同时也有许多地方稍微破损。显而见他一定赶了不少路,就不知道他昼夜赶路到底有什么急事。

小豹子打量着人家,人家也打量着他,当这个人看到小豹子身旁蹲踞着的大狼狗时,他的眼睛一亮,然后察看一下别人开始低下头啃着他手上的馒头夹蛋。

烧饼油条来了,小豹子拿起一套夹着油条的烧饼丢到脚下,尼克森却望也不望一眼。

“怎么?你不吃?”

尼克森仍然动也不动。

“妈的,你的嘴还刁得很,今非昔比,我身上这十两银子还是糊涂蛋留下的,如果给你买了牛肉,那我岂不连烧饼都没得吃了?”

那中年文士一听“糊涂蛋”三字,眼睛又是一亮,刚想张口说话,看到另外一桌两名江湖汉子直朝着这边揪着,立刻警觉的又啃了一口馒头,慌张中差点没把自己的手指头一齐啃掉。

“不吃,不吃饿死你。”小豹子嘀咕一句后,自顾自己埋头苦干。

可怜这尼克森平常大块肉吃惯了,如今要它干啃这连肉沫渣子也没的硬烧饼,它又哪咽得下?

被人跟着的滋味很不好受。

就好像如芒在背的感觉,摸又摸不着,拿又拿不下来。小豹子倏地转身,他己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拔掉那根在背上的刺。

“你是不是有毛病?”他双手抱胸,颇有怒意的问。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文师爷有些惧怕他身旁的“尼克森”。

“如果你有断……断‘臂’的痞好,我告诉你,你很快就会真正的‘断臂’你相信不?”拍了拍“尼克森”的头,小豹子怒极的说。

有这么一只凶恶的狼犬,文师爷当然明白莫说断臂,就是断头都有可能。然而他实在不明白好好的这个人怎么会说出这种莫明其妙的话来。

露出一脸茫然文师爷说:“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他当然不明白,“断臂”与“断袖”根本就是两码子事。也只有小豹子这种人才会说出这种怪话,在他想断袖己够让人恶心的想吐,那么断臂定当更令人难以忍受。

“见鬼,你跟着我难道不是想撕断我的衣袖?”

“我……我撕你的衣袖干嘛?”蓦然脑际灵光一闪,文师爷已然意会。

突地老脸一红,他哭笑不得的说:“你……你误会了。”

“那么你跟着我干嘛?我又不是大姑娘。”

“我……我只想请问你可是‘小豹子’?”

“你认识我?”

有一种掩抑不住的兴奋,文师爷结舌道:“你……你真的就是小豹子?天可怜,终……终于让我找到了你……哈哈……终于让我找到了你……”

“我看你才有点可怜,你是不是真的这里有点毛病?”小豹子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瓜子说。

也难怪他会这样以为,因为文师爷在说话的当儿,不止激动的难以自制,甚至老泪都流了出来。这种又哭又笑的表情恐怕只有脑筋有问题的人才会这样。

“咕咚”一声,文师爷涕泗纵横,突然双膝跪地,他硬声道:“小王爷,文亦美见……见过小……小王爷。”

小豹子人小,可是他跑起来的速度决不比大人慢。

碰见一个疯子岂有不跑之理?

只一眨眼的功夫,他已把在后头追赶的文亦美文师爷甩得老远。

躲在一处转角,小豹子探头看看不见了文师爷的影子,他用手轻拍着心口喃声:妈的,真衰,大清早就碰到了一个逢人下跪的疯子,好在咱溜得快,要不然等会他说不定连丁三猴六(注:牌九里丁三猴六合称皇上)都喊了出来。

心里想着那疯子又哭又笑的表情,小豹子带着尼克森往客栈走去,愈走愈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他突然想到那个疯子怎么会先喊出自己的名字?

他是个心里放不下一点疑问的人,因此他停了下来,转身,开始往回头的路上走。他己决定要暗中瞧瞧那个人究竟是不是一个疯子。

他往回走了一小段路,却没再看到那疯子跟来。“奶奶的那个疯子怎么没跟来了”自言自语了一句后,他不再走了。

因为他已找到了一个最好的理由,那就是像他这么有“身价”的“四疯堂”少主,当然有许多人会认识他。

另外他己肯定那个人绝对是个疯子,要不然好端端的他干嘛要下跪对着自己猛喊什么“小王爷”。

回过头,正想回客栈。二名刚才在豆浆店碰到过的江湖汉子,像于夜雾中出现的幽灵,静静地,瞬也不瞬的直视着一脸惊恐的小豹子。

“你……你们是谁?”

“你姓赵?小名叫小豹子?”

这两个人长得并不可怕,然而说话的那个人声音却像锯木一样刺耳、冰冷。

“不,我不姓赵,也不叫小豹子,我姓李,叫士珠。”小豹子恢复了镇定,他用手摸了摸耳垂,眯起眼说。

“你不姓赵?”

“我为什么要姓赵?”对没有好感的人,小豹子说出来的话连鬼都不会相信。

“你当然可以不必姓赵,不过我决不是猪——”话说完,一只布满茸茸黑毛的大手已掴向了小豹子的脸。

自以为聪明,也以为别人真的是猪,决不可能听出自己话里的意思,当眼睛里看到挥来的大巴掌,小豹子才知道夜路走多了终于碰上了鬼。

前一天脸上的浮肿还没消呢,五道清晰的手痕又印在左颊,这一耳光不重,声音也不响,可是小豹子多灾多难的脸颊却经受不住。

一甩头,他用手背擦拭chún角的血迹,装出一付有种的样子。

“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小星星还有你那寸步不离的护卫‘糊涂蛋’到哪去了呢?‘你是猪’小弟弟?”

小豹子决不笨,他也细道当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仍然敢赏巴掌的人,不是疯子就是仇家。

这两个人既然连一点发疯的迹象也没有,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仔细的记下了这两人身上的共同点——黄绸钢刀,小豹子傲然道:“不知道。”

他是不知道,可是别人可不知道他说的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

于是三记耳光,二正一反,连闪躲的念头还没来得及有,小豹子又狠狠地捱了三下。

恐怕这一生加起来,他也没有这两天所挂的巴掌多。

愤怒之火明显的在他的眼中燃起,他不知道这淮中一带竟然还有人敢与“四疯堂”作对,他更不明白这两个像是属于同一组织的人怎么会缀上了自己。

“小鬼,你要再不说的话,我们会让你永远也说不出话来。”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那人说话了,声音也同样刺耳。

小豹子突然再也忍不住了,他发动了攻击,不!是“尼克森”发动了攻击,在他用拇指与中指“波”的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后。

毫无预备动作;虽然这两个人一直防范着那条凶恶的狼狗,可是当他们看到“尼克森”突然发难,猛扑而上,也不觉弄了个手忙脚乱。

很少人会明白一只狗居然会被人训练得那么精良,甚至它的攻扑已俱备了一流高手的架势。

突发的状况往往较难控制。

就算两个人打一条狗,这两个人一时之间都被狗逼得团闭乱转。

五、六个回合后,人抽出了钢刀,同时已扳回了主动。

渐渐地,“尼克森已被那两柄钢刀围困一隅,开始低吠。”

“老梁,用暗青子招呼它,小心它的困兽之斗——”有着毛茸茸大手的那人一面招呼同伴,一面伸手入怀。

“好,我圈住它,你出手吧!”叫老梁的挥舞着钢刀缩小了包围的圈子。

人急了悬梁,狗急了当然是跳墙。

这两个“黄绸钢刀会”的人暗器尚未出手呢?尼克森巴一跃上了它后头的围墙,再一跃消失在这一户人家的后园里。

目标既不是狗,这两个人当然不可能去追。

可是当他们回过身来的时候,哪里还有小豹子的影子?

兀自气得跳脚,再看看己有人在远处驻足观望这里,叫老梁的汉子一拉另一人的衣袖后快速的离开了现场。

小豹子一口气奔回了客栈,就发现“尼克森”仲着殷红的舌头,也喘吁吁的蹲在自己的门口。

“妈的,两条腿还是没你这四条腿管用。”推开门,把“尼克森”带到房里,小豹子张望了一下就把门紧紧关上,同时插上了栓。

“我的儿,过来,让老爹瞧瞧你受伤了没有?”喝了一口茶,小豹子对“尼克森”招了招手说。

摇着尾巴,“尼克森”一付“忠犬救主”表功似的靠了过来。

轻轻抚着黄褐色的背脊,小豹子仔细的端详:“嘿,咱就知道那两个老小子奈何不了你,乖乖,咱现在穷得很,等‘糊涂蛋’回来后,咱一定掏干他的口袋,买几斤上好牛排犒赏你护主有功可好?”

窗户倏开即合,说曹操曹操到。

“糊涂蛋”一双鼠目泛了红,脸上写满了惊惧、惶恐,一比chún阻止了小豹子正慾大声的责骂。

“你一夜没回,该不会老毛病又犯了吧?”虽然有些惊异对方的神态,小豹子还是忍不住小声的责问。

“少……少主,大……大事……不……不好了。”

相处久了,小豹子明白一定有重大的事情发生,要不然“糊涂蛋”决不可能说话如此结巴。

憋了一肚子气,可是一见“糊涂蛋”这付德行,小豹子心里一跳,紧张的抓住他双臂,也开始结巴起来:“什……什么事?

该……该不……不会小星星……她……她死了吧?”

“不……不是,小……小星星她很……很好,也……也很安……安全……”

松了一口气,落下了心中一块石头,小豹子微怒说:“妈的,她既然很好,你结结巴巴干什么?”

“她……她很好,可……可是有人不……不好了……”糊涂蛋的声音已变得有些哽噻。

“那干我屁事,这年头每天都有人不好,早上我出去吃豆浆的时候还碰到了个疯子”

不敢隐瞒,也无从隐瞒,“糊涂蛋”说出了“四疯堂”夜来的巨变。

“你……你……你说什么?”小豹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大狼犬舍身救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