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06章 “女鬼”糟蹋“鬼精灵”

作者:李凉

在“贺兰山庄”里从大到小,不管男女老少,每一个人都知道庄主的千金——人见人怕的大小姐带回家来了一个“落难”公子。

这还真是“落难”;在大家的心里想,一个男人能和自家的大小姐在一块不是“落难”是什么?

可是谁也不敢对这“落难”的公子心存不敬,或在言词上稍有得罪。因为庄主千金可把小豹子当成了块宝,再加上贺见愁完全以一付泰山大人的态度亲下了令谕,庄中各处,小豹子皆可自由出入,不需要腰牌识别,也不需要辨证“切口”。

因此每一个人看到了小豹子,就像看到了新姑爷一样,又打躬又作揖,外带一种笑在心里的表情和他打招呼。

小豹子当然明白这是什么原因。然而他却哑子吃黄连,一肚子苦水是想说都无法开口。

吃过了贺见愁的“接风宴”,死催活催的赶走了聒噪不停的贺如美。

小豹子一个人仰靠在竹躺椅里,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样用最快,最有效的方法来确定那颗小星星在什么地方?以及怎么样救她出去。

越想越心急,越心急就越无法安心下来。

小豹子像弹簧一样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再也按捺不住,他要去找,去找那颗被自己输掉的“星星”。

出了这间精致的客房,屋外已是黑夜。

望着偌大而又黑漆的庄院,他才猛然发现既不能问人,又不能扯着喉咙喊叫,就这么瞎蒙乱闯的,又到哪去找小星星?

绕过了花圃,踩上了花砖铺就的小路,小豹子漫无目的走着。

“谁?口令——”

那人显然已起了疑心,说话的语气已有了警惕。

“这……这位大哥,是……是我……”

“你是谁?再要不说出口令来,我可就要放箭了——”

黑影移动了一下,想必他说的可不是玩的,因为小豹子己可感觉出在那人的身旁正有一排箭映着微淡的月光泛起森冷的寒光。

“这……这位大哥,是我,是我,我是你们小姐的朋友,我姓赵,姓赵,打京里来的……”急快冒出了汗,小豹子一叠声的说。

一下子花架底下,假山后买闪出了三名魁梧大汉,待他们看清了面前那人正是庄中的娇客,未来的东床后,他们躬了躬身又退了回去。

轻抚了一下凡自怦然在跳的心口,小豹子这才又迈步前行,主动的开口说:“二位大哥,你们辛苦啦……”

花架下的汉子又再行了出来,语气中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赵公子,这是应该的,应该的,职责所在,抱歉吓着了你。”

“哪里,哪里,我晚上喝多了点,这会儿睡不着出来走走,没想到庄里入夜了戒备居然还那么森严,看样子我只好回房了……”

就在希望幻灭的时候,说话的汉子却又给他带来了想也想不到的一阵快感,因为那人接口道:“赵……赵公子你请,你请,庄主吩咐过的,何况您又不是外人,咱们这整个贺兰山庄的下人们都拿您当自己人看哪。”

“见风使舵”、“打蛇随棍上”,小豹子精得出油,对这两句话可是颇有心得。

一听人家话里透露着热络,他可就不动声色的搭上腔,而且说的还真令人舒爽。

“呃,两位大哥你们可真‘上道’,……我……我一定要交您二位做个朋友……甭说别的,就瞧二位的样子我就知道二位将来前途……前途无……无……无就是没有……这个…对,对,无量……嘿嘿前途没有‘亮’,没有‘亮’……”

所谓程咬金的三斧头,砍完了就再也使不出别的。

小豹子不学无术,正经话说不了三句可就原形毕露,好在他人小,人家也不在意。再说他那“四海”的作风早已传遍了全庄院。

更何况这两人能听到这位未来贺兰山庄的金龟媚如此“折节下交”,非但受宠若惊,简直有些晕陶了,哪还管得了其他。

所以三个人在花架下居然摆开了“龙门阵”闲扯开来。

“对盘”的意思是说人与人之间很对光,也就是说很顺眼,或者相处的很融合。

在一边曲意巴结,一边极力迎合之下,小豹子和这两个叫颜桂、唐阳的庄丁“王二麻子”扯蛋了许久。

“扯蛋”正是小豹子的专长,半个更次下来他已在有心的对淡中把这两人哄得早已搞不清西北东南。

只见略粗壮的颜桂一脸陈谀的鬼笑说:“赵公子,咱和唐阳还真没想到您是这么容易相处的人,与您这一席话谈下来,哈,咱们这才发现您还真是平易近人,连一点富家公子的架子都没有……”

“对,对,颜桂说得对,这就叫做‘对盘’,嘿嘿,‘对盘’……赵公子这往后只要您有吩咐,咱无不尊命”!。

“两……两位大哥,哪儿话,哪儿话,承蒙你们二位不嫌弃,我小……我‘赵某人’能认识你们,又让你们‘对盘’这才是我的三生有幸,不,不只三生,搞不好四生、五生才修来的福气……总之一句话那就是……就是叫……对,叫‘相逢恨晚’,我看这样吧,你们往后也别叫我什么赵公子,我听着挺别扭的,干脆我称你们为大哥,你们就叫我小老弟好了……”

别看小豹子年纪小,他可把人性给摸得一清二楚。他知道要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这称呼可得热乎些。

“那怎么敢当,怎么敢当……”颜桂与唐阳二人做作的应道。

“那有什么关系,你们本来就出我大嘛,好了,我们就如说定了。总不成要我喊你们大叔吧……”小豹子学着江湖人口吻豪迈的说。

“既如此,咱哥俩就托大称呼你为小老弟了。老唐,赶明儿没事时我们可得到你婆娘那儿,要她烧几个小菜、烫壶酒,好好为咱们这小老弟祝贺、祝贺,祝他早日成为咱‘贺兰山庄’的乘龙快婿……”颜桂“哪壶不开提哪壶”自以为聪明的说着。

“好哇,这还用说,赵公子,噢,不,不,小老弟咱们也就这么说定了……”唐阳也巴结的说。

一提起“贺如美”,小豹子可就倒尽了胃口,然而为了救回小星星,他又能说什么呢?

毕竟他也明白对面这二块料可是冲着自己是他们小姐的朋友,所以他们才如此和自己这般“对盘”,如果他们要知道自己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恐怕就算自己真的跪下来喊他们大叔,他们绝对连正眼也不会瞧上一眼。

扯蛋归扯蛋,“小豹子”可是脑子里一刻也没停止过如何从这两个“王二麻子”的口中套出消息。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小豹子别有用心的道:“两位大哥,这……咱自小就就说江湖中人免不了有许多对头仇家什么的,看你们这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的如此森严,是不是庄主他方范着仇家寻上门来呀!”

“小老弟,你还真是纯洁哪,或许你不知道,咱们这‘贺兰叶庄’别处不敢说,最起码在淮中这块地儿可是撑得起天的,对头仇家固然是有,可是要想侵犯咱们‘贺兰山庄’不是我吹牛,恐怕没人有那个胆哩。”唐阳生怕别人不知道“贺兰山庄”在江湖上的名声,他有些夸大却也不离谱的说。

“那么你们为什么还要如此战……战……如此如临大敌的戒备呢?”“小豹子”想要论文,却一时想不起“战战兢兢”的成语,“战”了许久总算让他想起“如临大敌”这句话来。这一急可也就更让他想起了小星星来,因为如果小星星在,他知道她一定会给自己提词,也就不会那么窘迫出洋相了。

笑了笑,唐阳道:“这两天咱们这是比平日多置了些明桩暗卡,您兄弟不是外人,更不是江湖人,说了也没关系……事情是这样子的,昨天庄里来了一位庄主的远亲,听说得罪了离此三百里外的‘四疯堂’,人家既是避难来的,庄主也答应给他庇护,为了防范敌人得知消息来袭,所以大伙也就出平日多辛苦些了。”

心里一跳,“小豹子”不动神色的又问:“这是谁呀?怎么得罪了什么……什么‘四疯堂’,莫不成他躲到这就一辈子不出去了吗?”

沉默半天的颜桂显然不甘寂寞,他接口道:“这个我知道,听说那个人叫什么‘辣手’贾裕祖的,本来在‘莲花集’靠赌营生,也不知怎么得罪了那边的‘四疯堂’就跑到咱‘贺兰山庄’避难来了,其实他也真是倒霉到家,‘四疯堂’现在是自顾不暇,谁还有闲功夫跟他瞎搅和,亏他还真有出息,自从进了咱们这后就躲在后庄里,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除了庄主外是谁也不见,是谁也不理,害得咱们跟着倒霉,妈的,为这种连‘死狮子’也怕的人加班值勤还真是窝囊透了,呸!”

难怪自己没碰着那贾裕祖,小豹子心里的大石关总算放了下来,否则不巧碰到了那混蛋还真是麻烦事一桩。

既然有了那家伙的消息也就不急在一时,小豹子开始打探一些家中的事情,他说:“颜大哥,我不懂你说的‘四疯堂’自顾不暇是为了什么?还有什么‘死狮子’又是怎么一回事?你可不可以说说?也许让咱长长见闻,多了解一些江湖中事?”

“这你可问对人喽。”颜桂一付神气的表情,嘿嘿两声后他说:“这个‘四疯堂’嘛,本来是和咱们‘贺兰山庄’唯一可相抗衡的一个帮会,龙头老大就是江湖中赫赫圾名‘铁狮子’赵威武,对了,和你小兄弟同宗,也姓赵……”

小豹子心想:“他奶奶的这还用你说,你小子若知道我是他儿子恐怕你会吓得尿都流出来。”

“本来嘛这赵威武的江山不敢说稳如泰山,最起码也稳得像他的外号‘铁狮子’一般,然而谁知道窝里反,‘四疯堂’的总监察‘落叶刀’古塘一夕之间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宰杀了赵威武的四名贴身侍衙,甚有可能连赵威武也遭了毒手,幸好‘四疯堂’尚称得起是个组织健全的组合,也幸好他们的二龙头‘白鹰’东方起云发现得早没让那个叛帮杀上的家伙得逞,要不然……嘿嘿,就凭古塘那把‘落叶刀’,咱们‘贺兰山庄’随便弄几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了所以我说此刻‘四疯堂’正是风声鹤唳,自顾不暇,那他妈的还有闲情逸致找‘辣手’贾裕祖的霉气?奶奶的你们说这姓贾的不是孬种是什么?”

一番话可把小豹子听得直冒冷汗,心惊肉跳,抑不住汹涌澎湃的思潮,他结舌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月色昏暗,没人留心他脸上急遮遽化的表情,可是颜桂却听出他那发哑结舌的嗓音。

“你怎么啦?小兄弟?怎么你说话的嗓音变了?”颜桂疑惑的问。

“啊!噢,没什么,没什么,我突然觉得有点凉,对,对,有点凉。”小豹子力持镇定,可是心里却寒透了,毕竟在他小小的心灵里怎么也无法想像那个终年脸上没什么表情,然而每一个都夸赞忠心耿耿的古塘——古大叔会是谋害自己老爹的叛帮之徒。

“这种事儿还瞒得了人?如今‘四疯堂’的二当家早已传下了令谕,同时通知道上的友好亲朋,全力缉拿那姓古的,只要一经发现就地正法,虽然外人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可是用屁眼想也想的出来,哎,‘四疯堂’可真是流年不利,听说连赵威武的独子也一起失了踪,这要怪就只能怪赵威武,那家伙许是平日待人严苛,才弄得如今这付局面……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正是咱们‘贺兰山庄’大好机会,只要‘四疯堂’一倒,娘的,这淮中就数咱们最大,所以啊,小兄弟这往后你可就不得了哇,真要有那么一天河千万不要忘了咱和唐阳哩……”

颜桂口沫横飞,话说完了却忘不了适时的拍上一记。

奈何小豹子这回心思早已不知飞到哪去了,他又怎会把对方的巴结放在心上?

“天…十天色不早了,我……我感觉也有些凉了,两位大哥,我……我这就回房了……”小豹子是刻回房好好想想刚才听到的话。

“对,对,奶奶的,说着说着咱哥俩也到了该下更的时刻了,赵……小兄弟不要忘了明儿到唐阳他婆娘那咱们兄弟三人小酌一番,小酌一番哟……”颜桂的话还没说完小豹子已经进了房门。

当然这二位还真弄不清这位是怎么回事,忽冷忽热的连一点人情世故也不懂。

暗夜。心乱。

小豹子多希望此刻有“糊涂蛋”陪着,那么这夜探后庄,动刀拿枪的救人行动就可全落在了他的身上。然而话又说回来,小豹子也知道就凭“糊涂蛋”那德性,这多年以来就与“四疯堂”对峙的“贺兰山庄”恐怕每个人都会一见到他就认出了他。

焦躁的在房内镀了几步,小豹子停下身下了决定。他轻声的对“尼克森”说:“走,咱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女鬼”糟蹋“鬼精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