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08章 千金女秘道失踪

作者:李凉

小豹子偷空溜到“歪嘴巴”聚赌的人堆城,狠狠地过了一把赌赢,又聊了一会迪才晃悠悠地回来。

一回到住的地方,小豹子就看到“皮条花”与贺如美正在闲聊。

贺如美显然是心不在焉,她一见小豹子进门便冲了上来,口里直埋怨道:“你……你是跑到哪去了嘛?一下午连个鬼影也不见,把人都快急死了。”

实在受不了她的样子,也实在不想给她好脸色看,但是一想到还得靠她去救小星星,小豹子只好装出一付笑脸道:“没去哪呀!只……只不过去‘过瘾’了一会。”

贺如美现在当然已经知道小豹子所说的过瘾是指什么了。她斜睨了他一眼道:“你……你赢啦?”

本来她是想埋怨他小小年纪干嘛要沾上这个“赌”字,可是话到嘴边就咽了回去,因为她明白小豹子的脾气,还真怕他会翻脸如翻书般的对自己。

“赢!差点连裤子都输掉,唉,他妈的人家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这还真一点也不错,看样子这女人是一点也不能沾。”小豹子话中有话道。

贺如美可不管小豹是输是赢,她现在己晕陶在小豹子那句“情场得意,赌场失意”的话里。她心里想这冤家敢情已经承认了和自己……

她这厢尚在晕陶呢?小豹子却说出了让她吓了一大跳的话来。

“我还欠了人家三万两银子,明天就要还,你去帮我想办法。”

“三……三万两?”贺如美回过神来后嘎声道。

“是啊!交上你这位如花放美的大小姐只输了这一点还……还他妈的真是走运哩。”小豹子适时又拍上一记。

果然,女人没有哪个不爱听好听的。

贺如美简直快因这句话轻飘得快上了天,她自语道:“噢,好,好,我明天就拿钱去还给人家。”

“皮条花”偷偷的做了一个询问的手势,小豹子也偷偷的点了点头表示一切已经打听出来了。

“赵……赵弟弟,你……你说我哪……哪儿长得美?哪……哪儿又长得……长得像花了?”

小豹子刚和“皮条花”会意的换过眼神,骤听此言,险些一口气上不来。

“你……你……”小豹子左看右看,他真想逃走。

“嗯,你说嘛,我要你说嘛……”贺如美拉着小豹子的膀子轻摇若问。

花?花你个头,你他妈的若是长得像花,谁还敢去种花?

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是这么讲,小豹子实在被她粘缠得烦死了,他说:

“你这张脸长得美,长得像花。”

“真的?像……像什么花?”贺如美低下头有些羞着问。

“我……我也不知道像什么花,不过我知道有一种菜开得花很美,你……你就像那种菜开的花。”

只要是像花就行了,贺如美哪晓得这个坏心眼的小豹子话中有话,大框框套着小框框的在损着她。

好在她没再问下去,要不然小豹子还真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菜花”。

“皮条花”差些笑了出来,她硬是忍了下来,一方面为贺如美难过,一方面又为小豹子的促狭感到好气。

故意回过头去,小豹子道:“喂,刚才我打外边回来在院子外头看到有人从一块石头旁进去,怎么?这里还有什么秘道秘密吗?”

“秘道?”贺如美想了一想后恍然大悟的说:“对,院子外头是有一条秘道通到下面,不过那里面没住

得有人啊?”

“怎么会没人?刚刚我就明明看到有人下去。”

“不可能的,要有人的话我一定知道。”贺如美肯定的说。

“要不要打个赌?”

“打赌?”贺如美还真搞不过这个赌鬼动不动就赌。

“是呵!我们下去看看,如果下面没人就算我输,罚我亲……亲你一下,如果下面有人就算你输,罚你亲我一下……怎么样?敢不敢?”

小豹子居然想“牺牲色相”来引人上勾,可见他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

“死……死相。好……好嘛!”贺如美不是呆子,她当然会算这笔账,嘴里这么说,她心里可恨不得立刻就去。毕竟不管有人没人,谁亲谁还不都是一样。

小星星,希望你在下面,要不然咱这头豹子可就要让人吃啦,小豹子心里直在祷告。

“你……你不怕遇上那个人?”“皮条花”见贺如美前头带路,她走到小豹子身旁小声的问。

“也……也没办法了,下面机关重重外人是很难躲过的,一切也只有见机行事,反正有你这么厉害的人在旁边保护我,就算那只‘辣手’想……”

“停,你不要再往下说了,我不是她。”指了指头里走的贺如美,“皮条花”接着道:

“所以你最好嘴里给我老实点。”

小豹子笑了,他还真佩服“皮条花”的反应,因为他本来想说“辣手摧花”。

看到小豹子的样子,“皮条花”就知道自己猜得一点也不错,她有些得意道:

“你这一肚子坏水的家伙,我现在可是把你摸得透透的,只要你一饶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屎还是拉尿,所以你在我面前最好少要花样。”

“是……是吗?我不觉得你‘摸’到什么?”

怔了一下,“皮条花”总觉得这个鬼这句话有点问题,可是一时之间却想不出问题在哪。

小豹子笑了,笑得邪里邪气。

突然想到在“桃花林”的一切,“皮条花”已然明白小豹子这句话里的意思,她正想发作,却发现到小豹子已经和贺如美并肩而行。而且他还回头做了个鬼脸,让人恨不得撕烂他那张脸。

“你说的地方是不是这里?”贺如美来到一块大石头旁边,她启动了一处机关,只见大石头在“轧轧”声中缓缓移向一旁露出一个半人高的地道人口。

其实小豹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他却连连点头道:“不错,就是这里,我刚刚明明看到有人从这进去。”

“谁?口令!”

就在这个时候地道中传出了问话。

贺如美三人全怔了一下。

“谁?口令,再不说口令就要开启机关了。”

“你是谁?谁在里面?”贺如美显然想不到有人在里面她厉声问道。

里面的人听出了贺如美的声音,也有些吃惊的道:“噢,大小姐,我……我是向鹏……”

“向鹏——你在里面干什么?”

“回大小姐,向鹏在这值勤。”

“值勤?值什么勤?”

“是奉了庄主之命在此守着秘道,因为这两天有姦细闯入庄中,怕再有——侵人所以……”

“好了,我知道了。”贺如美回过头对着小豹子道:“我……我输了……”

看到贺如美仰着那张袖子脸,小豹子差点连魂都吓飞了,说实在的要他去亲这张脸,他宁可去亲树皮。

脑际灵光一闪,小豹子推开那张脸道:“不对,我刚刚看到的是个女人。”

“女人?这……这怎么可能?”

“没错,我确定那是个女人。”小豹子一口咬定。

“难道,难道向鹏他真敢弄个女人到这?”

“这……这太不像话了,你……你一定要查清楚这事,这可有损庄誉啊!”小豹子扇火道。

“我……我下去看看。”

“对,非得查清楚,我……我陪你去。”

“不行,你不能下去。”

“我不能下去?为……为什么?”小豹子就是想下去,现在贺如美不准他下去,他当然要知道原因。

“因……因为这里面是整个‘贺兰山庄’中枢所在之地,爹早有令谕,除了庄里几位头领旁人是不得进入的。”贺如美解释道。

“我……我也算旁人吗?”小豹子又用上了“美男计”。

然而这回却不灵了,贺如美虽然心里有种甜蜜的感觉,但是她还真不敢拿贺见愁的令谕开玩笑。

“我……我真的不能让你下去,等……等我们……”

“好啦,不下去就不下去那么多废话干嘛,我和大表姐就在外面等你好了,记着,我刚刚看到的是个女人,你一定要查清楚才行——”

“我知道,其实……其实如果没人在下面我可以偷偷带你们下去看看,可是现在既然有人……”

挥了挥手,小豹子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解释道:“你快下去吧!”

贺如美歉然的笑了一下,然后她进入了秘道。

时间过得很快,贺如美打进入了秘道后就如石沉大海,一点消息也没有。

小豹子和“皮条花”已经在外面足足等了一个时辰。

“这……这到底在捣什么鬼?他奶奶的难不成这秘道是通往‘阎壬殿’?哪有人去了那么久还不上来的?”

小豹子终于忍不住,他这里嘀咕着却发现到“皮条花”狠狠的拿眼睛瞪了自己一眼。

“做人嘴巴不要那么坏。”“皮条花”没好气的训着他。

“我……我这是着急嘛……”小豹子辩解道。

“急有什么用?再急也只有等下去。”“皮条花”早就觉得事情不大对劲,碍于身份她也只有干耗着,要不然以她的个性恐怕早就下去察看。

“咳,咳,贤侄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小豹子与“皮条花”一回头就看到贺见愁背着双手,带着下人就在身后以一种奇怪的眼光望着自己。

“贺……贺老伯,我……我们在等小姐……”小豹子一看到贺见愁就发愁,他嚎懦的说。

“等美丫头?美丫头怎么啦?”贺见愁上前一步惊奇的问。

“她从这进去后就……就一直没见上来。”指了指秘道入口,小豹子道。

“有这回事?她进去做什么?进去了多久?”贺见愁一连串的问。

“进去了大约一个时辰了,她进去查……查一个人。”

“查人?查什么人?”贺见愁的眉锋皱在了一起。

“我……我也不知道。”小豹子当然不敢告以实情,他只能装傻。

“朱辅正,你下去瞧瞧。”贺见愁回头吩咐道。

一个精壮汉子立刻矮身钻进秘道。

小豹子和“皮条花”已然明白里面一定出了事情,因为那精壮汉子进去的时候己没人再出声问口令。

贺见愁也发现到这一异象,他突然也跟着大了那秘道。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豹子惶声问着“皮条花”。

“我也想知道。”“皮条花”一直盯着秘道入口,嘴里漫声道。

半柱香的时候后秘道人口人影一闪,贺见愁及那朱辅正二人已经行了出来。

只见贺见愁铁青着脸,怒容满面一付慾择人而噬的样子。

小豹子心头一凛刚想问什么,还没来得及问就被他的模样给吓得缩了回去,差点儿岔了气。

“好王八羔子,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耍起‘贺兰山庄’来了……”贺见愁双睛似慾喷火,他愤声怒骂道。

“贺庄主,发……发生了什么事?贺小姐呢?怎不见她?”

“皮条花”轻声道。

“反了,反了,朱辅正,你立刻传令下去发动所有能动,会走的人去找那个‘辣手’贾裕祖的行踪,记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还……还有,千万要注意小姐的安全。”贺见愁须发直竖怒声吩咐道。

“说,美丫头怎么会进去这秘道的?”贺见愁紧盯着小豹子,他已失去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小豹子慌了,他是真的慌了,慌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我……我……”

“我来说好了。”“皮条花”接着道:“是这样的,下午贺小姐来我们这,发现有一个女人进了这秘道,她觉得奇怪所以就下去察看。”

“女人?哪里面哪有什么女人,分明是那个王八蛋故意布的陷讲,他们是存心要掳走美丫头……”贺见愁悲愤填磨道。

“贺庄主,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皮条花”问道。

“你们看这就明白了。我还有事恕不奉陪。”贺见愁从怀中取出一纸交给了“皮条花”就匆匆离开,从他的怒相里不难发现他已经被贺如美的失踪感到难以置信。

字谕贺大庄主:

阁下千金现人吾手,如想赎人备妥黄金万两,今夜“苦心庵”见款放人。

拐王胡小飞 辣手贾裕祖

看完了这张便条,“皮条花”与小豹子全傻了。

“贺兰山庄”就像被人浇了一锅沸水。

全庄上下简直乱哄哄的活像菜市场一样,只见人来人往全都像无头苍蝇一样。

“再找——”贺见愁坐在大厅对着七张全是一样的苦瓜脸暴吼道。

“禀……禀庄主,我们……我们已经把全庄都翻过来了……”“贺兰八骑”的老大“赤虎”哑着嗓子惶恐道。

“我就不信,守门的没见到他们出去,难道他们会长了翅膀?还是会钻了地洞?”贺见愁怒不可遏,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千金女秘道失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