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败小赢家》

第09章 小顽童突变“小王爷”

作者:李凉

小豹子没再哼声,他站了起来挥掉膝盖上的泥土。

“你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那么也该相信我真的是‘洛阳王’派来保护你的才对。”“皮条花”悠然说道。

“那又如何?”小豹子冷漠道。

“我想我们该可以走了。”

“走?走到哪里?”

“当然是去洛阳,总不成回‘四疯堂’吧?”“皮条花”奇怪他的问话。接着又道:“刚才他说了,要你千万不要回‘四疯堂’。”

“不,你错了,我要回‘四疯堂’。”小豹子坚决的道。

“你……你疯啦?难道你不知道‘四疯堂’里有个内姦?难道你以为那个内姦会让你安然无事?不行,我不能让你回去,我要你和我去洛阳。”“皮条花”也颇坚决的道。

“你不要再把我当成一个孩子,我不会听你的,不管怎么说‘四疯堂’是我成长的地方,我不能不顾我爹的生死,如果你要用强迫的手段除非你把我杀了,要不然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逃。”

小豹子的话说得斩钉截铁,他的表情更不容有人对他有一丝怀疑。

“皮条花”已然明白这个孩子是真的长大了。而且她也知道他说的绝对是真的。

轻叹一口气,她软语道:“要怎样你才肯跟我去洛阳呢?”

心头闪过一念,小豹子看着她道:“你愿不愿意帮我?”

“帮你?怎么帮你?”“皮条花”问。

“帮我揪出那名内姦,帮助我寻到我爹。”小豹子诚心道。

“这……这是交换的条件?”

“不错,这些事在没有解决前我是不会离开这里。”

“你……你太高估我了,就凭我一人之力怎么可能做到这些?”“皮条花”说的也是事实。

“我相信你。”小豹子充满信心道。

“你……你……好吧!”

不好也不行,“皮条花”可丢不起这个脸,因为如果传出江湖她连一个孩子也无法保护得好,这不但砸了她的招牌,更会让人笑话。

“谢谢你……大……大姐姐。”

这是小豹子第一次这么有礼,这么达理的叫“皮条花”。

有种甜蜜的感觉涌上心头,“皮条花”苦笑道:“你这一声姐姐叫得我必须付出好大的代价,搞不好我连命都得卖了,奶奶的,我要真有你这么一个弟弟,我可惨了。”

不知不觉感染上小豹子计粗话的恶习。当“皮条花”“奶奶的”三个字一说完,他们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苦心庵”前一片宽阔的广场已经黑压压的站满了人。

而这些人却又壁垒分明的分成两派,中间隔着数丈的距离。

不用说,这两派一定就是“四疯堂”和“贺兰山庄”的人了。

没人说话,就连咳嗽声也没有,全场泾渭分明不过真让人怀疑他们到底会不会是木头人。

这是件大事,“四疯堂”与“贺兰山庄”居然锣对锣,鼓对鼓的卯上了,这件事要是传出了江湖保管会造成轰动,毕竟这淮中两大派,数十年来可是始终互相遵守着互不侵犯的默契。

空气中流动着一种看不见的肃穆之气,也有一种淡淡渐浓的“杀气”,这表示什么?

是不是表示即将有杀伐?即将有死亡?

蓦然——

由两个方向同时传来了急速的马蹄声。

马蹄声犹如战鼓,催动着每一个人的心跳,也拉开了一场即将战斗的序幕。

马停了,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停在两派壁垒的中间。

于是“四疯堂”目前的大当家“白鹰”东方起云首先跳下马,接着他对面“贺兰山庄”的庄主贺见愁也跨下坐骑。

等左右牵走马匹之后,这两个人全都目不转睛的瞪着对方。良久后“白鹰”东方起云首先启口。

“贺庄主?”

“不敢,正是贺某。二当家东方先生。”

“好说,正是区区。”

“敢问贵堂今夜弄了这么多人来这‘苦心庵’目的何在?”

贺见愁单刀直入的问。

“哈,哈,区区还正想问贵庄又为何摆出这种仗阵来又是什么原因,没想到贺庄主倒先问起了。”东方起云的笑声在黑夜里传出老远。

怔了一下,贺见愁似乎受不了东方起云这种夜枭似的笑声。

“贺见愁,我们不要再绕圈子了。你说,你要如何才放了我女儿。”东方起云收起笑声,突然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这次真的怔住了,贺见愁没想到东方起云会说出这种让人莫名其妙的话来。

“贺见愁——区区在等着你的答话。”东方起云咆哮了起来。

要不是顾忌爱女在对方手中,恐怕他早已受不了对方这种冷漠的态度。

“东方起云,敢问阁下怎么会说出这种莫须有的事情来?令千金又怎会跑到我‘贺兰山庄’来?”贺见愁表情疑惑的问。

冷笑一声后东方起云再也按捺不住,他几乎用吼的道:“贺见愁你不要装蒜,也不要说你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还他妈的演什么戏?摆什么谱?你不觉得无聊?”

虽然听出了对方话里带着浓浓的火葯味,贺见愁硬是咽下了东方起云“他妈的”这三个字。

他冷冷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希望阁下最好把话说清楚,要不然你是一方霸主,我更是一派宗师,你若想摆威风过‘干瘾’最好对着你属下去。”

从对方认真、严肃的表情里;东方起云已然明白似乎他们之间有着某种“误会”,也顾不得人家话里的暗讽,他发声询问:

“‘辣手’贾裕祖可是在贵庄?”

“不错,但是已经离开了。”

当初“辣手”贾裕祖至“贺兰山庄”避难,贺见愁是碍于情面。他并不知道他之所以来避难是因为他掳掠了小星星,如果他知道,他当然不会收留他,毕竟收留了他不但摆明了要与“四疯堂”作对,在江湖规矩上来说更是犯了大忌。

“离开?姓贺的,你有种,你……你有种,今日‘四疯堂’倒要碰碰‘贺兰山庄’,分出个胜负高低,看看你这掳人女儿,江湖不齿的卑鄙小人有什么能耐……”

“慢点,你说什么?谁掳掠了你女儿?”贺见愁到现在才明白他们之间真正问题的症结所在。

悲愤的长笑,东方起云笑声候止,他用手指指着对方极不友善并且无礼的道:

“你——一切都是你主谋的对不?”

“我?”贺见愁更是早已受不了东方起云这种态度,他蓦然大吼:

“放你妈的春秋屁。东方起云,你有什么证据在这红口白牙的胡言乱语?你又凭什么一口咬着老鸟不放说我掳了你女儿?我还怀疑你掳掠了咱的宝贝女儿呢?”

脸既然撕破了,贺见愁的话可就荤素齐上。他显然已火到极点。

本来今夜来此他是想先付赎金赎回贺如美后再格杀那人面兽心的“辣手”贾裕祖,没想到消息传来“四疯堂”的人全付武装的摆开阵式在此,这可就不寻常了。

他百般忍受东方起云的出言无状,为的是怕对方在自己还没救回贺如美之前搅了局,乱了阵脚,但是光自己顾全大局又有什么用?所以在知道“辣手”贾裕祖也掳掠了东方起云的女儿后,他己用不着再忍受对方嚣张的气焰,毕竟大家现在全是同样的受害者,没有理由自己要委屈求全。

东方起云也硬生生咽下了贺见愁的“荤话”,他惊异的嘎声道:

“你……你说什么?难道……难道贺小姐……也被人掳掠了?”

“要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着?没事搬弄我属下跑来这里为啥?”见东方起云语气转缓,贺见愁也缓和道。

“难道……难道贵千金也是……也是‘辣手’贾裕祖所掳?”

“不错,正是那头披着人皮的畜生。”

“不……不可能,就凭那个人,他绝不敢同时对付我们,就算白痴也知道纵然他拿了赎金也无法逃过我们两派的追缉……”东方起云老谋深算,他在思忖后道。

“他当然不会傻得由他自己出面,他己找到了替手。”贺见愁道。

“替手?谁?谁敢接下这宗案子?”

“‘拐王’胡小飞。”

东方起云傻了。

对于“拐王”胡小飞这个人他听过许多关于他的传说。更知道这个“人口贩子”连皇帝的女儿都敢绑架、勒索。

有人说如果“拐王”要勒索你,你除了乖乖的付出赎金外,最好不要有其它的花样,要不然这个人会二而再,再而三的掳掠同一个人来勒索你,直到你倾家荡产,一文不名。

曾经有许多人不信邪,在人质释回后派人四处截杀他,但是总未成功,不但未成功,往往连他的人影还没见着,刚释回的人质又再度被他掳掠走了。

误会已开,前嫌尽释。

人就是这样子,在敌忾同仇的心理了,往往仇家会变亲家,仇人会变朋友。

东方起云与贺见愁二个人现在就是这样,何况他们本无深仇,此刻更捐弃成见,一致苦思良策要如何面对这孰可忍?孰不可忍的勒索。

他们丢不起这个人,更怕那个“拐王”再度出手。

因为准也知道就算你放弃了人质,“拐王”最后会绑架你本人来达到勒索的目的。

要对付这么一个可怕的人,也难怪有人说除了付赎金外最好不要有其它的花样了。

“贺庄主,以你之见我们莫非就真的任他得逞?”东方起云皱起了眉头道。

“二当家,目前之际人命要紧,我可不愿人质回来的时候是具尸体。”贺见愁还真是不敢轻举妄动。他接着道:

“你呢?是否体有其他更好良计?”

良计?你他奶奶当然希望我有良计。你女儿命要紧,咱小星星莫非打百头里蹦出来的?

东方起云城府极深,心里这样想,表面上却道:

“既如此,区区也和贺庄主同一想法,人命要紧。”

一阵拍手声自“苦心庵”的屋脊上传来。

“好、好,二位果然是识时务者,敝人就先谢了。”

“谁?”

“什么人?”

东方起云与贺见愁同声齐道。

“来跟两位做生意的人。”一个蒙面黑衣人在月夜中从“苦心庵”的屋脊上轻灵的飘落在地,并且上前道。

“‘拐王’胡小飞?”贺见愁一丝惊愕后道。

“正是,想必二位赎金已备妥了是不?”蒙面黑衣人好整以暇道。

“人呢?姓胡的,人呢?”东方起云蓦然吼道。

“别急、别急,东方二爷,我‘拐王’什么时候做过收了赎金不放人的事?只要我收了钱,两位当然就可看到人。”

这可是真话,“拐王”之所以称为“拐王”这点却是主要的原因,所谓的“盗亦有道”这也是他这行的规矩。

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怒火,东方起云迎向对方道:“不行,我要先看到人,否则你休想拿钱。”

“对不起,东方二爷,你这要求我做不到,也不是我行事的规矩。”黑衣蒙面人冷然道。

“你——”东方起云骤然色变,他的手一挥。

于是“四疯堂”所属近百名壮汉,寂然无声的迅即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把黑衣蒙面人团团围住。

冷眼揪着四周个个似慾噬人的彪形大汉,黑衣蒙面人无动于衷的道:

“东方二爷,敢情你不顾你那宝贝女儿了?”

“我女儿要有什么差池,阁下你恐怕先得陪葬。”

“是吗?你怎么说?贺庄主?”黑衣人不畏所俱,他转头对着贺见愁道。

“我……我愿先付赎金。”贺见愁愁容满面。

“好,与你这种人谈生意我喜欢,给你个优待——九折。”

黑衣蒙面人还真是缺德,竟然把这种事当成了上市场买菜般。

“不过……”看了一眼东方起云,黑衣蒙面人又道:

“这位东方二爷好像不愿放我走,我若走不了,贺大小姐可是回不来的哟。”

意思很明显,贺见愁岂有听不出之理。

于是他转头对东方起云道:“二当家的……”

“不行,谁晓得这人拿了钱后会不会放人?如果他不放人我们岂不是栽得冤枉?”

“我还是那句老话,东方二爷你除了相信我外,我也没办法了。”

黑衣蒙面人的话说完,贺见愁骤然也做了个手势。

于是“贺兰山庄”所属的近百名的弟兄,同样寂然无声的立刻在最外围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东方起云勃然色变。

“贺见愁——你他妈的这……这是什么意思?”

“二当家的,我不能拿小女的性命来开玩笑。”贺见愁冷语道。

“那么你不惜与‘四疯堂’作对了是不?”东方起云更冷的道。

“如果有人阻碍我救小女,‘贺兰山庄’每一个人都不惜一战。”贺见愁坚决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小顽童突变“小王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败小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