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01章 乱葬岗上

作者:李凉

夜雾低迷,浓得化不开.

大概是气压太低?空气沉闷得像铅块一样。

就连这在雾也像是颇结成块.浑浑浊浊,半是半浮地飘动着。

雾变浓,雾又会变薄;点点碧绿的磷火,伴随若这夜雾.四处流窜。

霉变薄.才看清这里竟是一处”乱葬岗”!

枯枝条草、断碑残棺!

瓮翻枢倾,枯骨四散!

远远的无主野大,凄厉哀号议的长吠!

据说那种哗吠声,是狗眼能看得见某种“不干净”的东西!

真的就有那么一点昏黄光及在幽暗的远处.缓缓移动.而且渐渐地往这里接近一渐渐看清.原来不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只不过是个精壮的小伙子,举着一盏“气死风灯”渐行渐近-一

这小伙子精壮结实,浓眉大眼.却是一脸稚气;打着一支铁锹,挑着一只破布包袱,好像遗失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似的?

夜不睡.竟跑到这种阴森恐怖的坟墓地来.遍地寻着.

荧荧鬼火.呜呜夜风.雾浓得教人以为随时会有什么怪物出现?

这小伙子心惊胆跳.却仍旧鼓足干劲鼓足勇气,壮起胆子.举着风灯,在这大片横七竖八.重重叠叠的简陋坟堆之间、仔细搜寻着。

他停来仔细打量这四周,又在这石碑瞧着.嘴中嘀咕道:

“是这里吗?

他在坟前蹲下来.用那只破衣袖擦拭着石碑上的尘土.另一只手掌灯凑前照亮家看。

“实在不像是座坟?

这碑上也无字迹.只有一个残缺模糊的圆形,似自似龙.年久日深,风化斑驳,几乎无法辨认。

他却兴奋地松了口气,道:“不错.应该就是这里!”

这小伙子找来一新枯枝,插在地上.将那盏灯气死风灯佳好,在碑前的地上.摊了开来。

原来他带来的是一见前自.一只风鸡、一块熟肉-一居然还有一瓶劣酒?更有一叠纸钱,香烟俱全。

安排好三性祭品小伙子面对这残碑.恭恭敬敬,行了三跪九叩大礼之后.拿起那柄铁锹.绕到石碑后面,相准地形万位.就要动手挖开!

忽然“喀擦”一声,他找来的那截枯枝.竟然无缘无故.自行折断?

风好跌到地上,灯火因而熄灭!

小三子心头打突幸好他口袋里带得有火摄于急忙摸索着过去.重新特风灯占燃。

这一定是某种不祥之兆!

他心中惶然不安.所谓”夜路行多终运鬼尤其是这种地方-一

小伙子立刻激起三支香米,握在手中,比了一个不知怎么才对的”大手印”他曾看见师父比过,只是自己向来偷懒,不胄好好的学.

他也学着师父,一面装模作样地暗定步斗,以香火划空似符,一面也搬搬有词,作起“法”来一

只听他清清嗓门,朗声搬道一天灵灵,地灵灵,天地神明,过往神明-一香扑、电神风雨神、山神、水神、土地神-一村神草神、坟墓神-一”他实在想不记还有哪些神明?只好叹口气道:

“哎则反正所有知道我在这里.同各位虔诚膜拜的各位神明.请你们大家听个分明,做个见证-一”这小子虽然不是什么“有道之士,他铸词已穷,往步亦乱.但又还有话没说完,r得继续装模作样.念之诵之,舞之、蹈之一修我小三子,无父无母,无姓无名,无立锥之地,上无片瓦存初

师父见我是可怜孤儿,善心把我收养在身边-一”

“也曾跟随师父控过几座坟.盗过几次量,借用过一些死者陪葬之机”

“只可惜这个师父年老体衰.大概也是“挖人祖坟的缺德事,做得太多,竟然折了阳寿?前些天一病不起.呜呼哀哉.撒手归西去啦-一”

突然一阵尖锐利耳的冷笑声,吓得小三子慌忙望空跪倒.三支香高举过预.望空膜拜.急切声明,道:

不是我要来的,是师父吩咐的-一地老人家临死时告诉我.说这里有样光吞吐,瑞气隐现’说这底下一定有稀世珍宝,就要出土.向我一定要来。”话未说完叫仆仆”连声,是一只夜幕,尖声鸣叫刺耳.振翅飞去!

原来只是自己心虚受骗.小三子气得顺手抬起一块石头,用力向它掷去。

那当然是打不到它的!他根根地骂道:“该死的夜猫子,连你都来欺侮我、”

既然已经跪了下来,干脆转身面对这座石碑.多叩几个头,以求安心:“这里面住着的,不知遇是哪位爷爷奶奶?还是姑姑阿姨、叔叔伯伯我小三子不认识您.也不该采打扰您,实在是穷极无聊,饿极生疯,才敢斗胆篇采.同您商借几个碎银子花花,反正您也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埋在泥巴地里,也是浪费。”

一阵冷哩喳的风.扑面而来!

小三于慕地打了个寒嘴,直觉地感到今夜不吉。

但是他也真的是”穷极生疯”别无他途.只得打定主意,非要“既来之.则挖之”不可!

他在碑前泥地上,插好那三支香,打开酒瓶,细细地在那几样祭品四月,淋上一圈一面祝祷:“我小三子元以为报.只带了这些自己都舍不得吃的东四来。

自己舍不得吃.偷偷地喝一口总可以吧?

他将酒瓶对着自己的嘴巴大大地灌了一口这才将剩酒全都淋在坟前,道:

“您慢慢享用吧!我要开始动手啦”

他再次走到残碑之后.握起铁锹,相好地形.开始挖掘起来.

谁知远处又忽然有野犬狂吠!

“一犬吠影,百犬吠声”。

一刹那间远远近近所有的狗儿,全部升始枉吠不已i

霍小玉从她睡着的地方.被一阵野大狂吠声惊醒时.整个“霍家堡”都已陷入了熊熊的火海中,而巨浪快就要烧到她的这座小阁楼来了!

火势很猛烈,却不见有入灭火?

霍家堡上上下下七十九个人.都到哪里去了?

霍小工头很痛,她已嗅到浓浓的烟味,烟中更有强烈刺鼻的迷魂葯的味道!

浓烟呛醒的,她已连鞋都来不及穿,撞破窗子冲了出去。

一冲出去就知道了答案。

霍家堡连男带女,老老少少七十九四,已变成了七十九具尸体!

他也在火场里找至厂自己的父亲.霍家堡的堡主一霍无行。

他的拿手兵器“九环金枪”已断成了网改抢头插入了自己的胸膛,桐柏柄却不在他手里?

他的左手紧握,手背上青筋突起,像一条条死蛇!

是什么东西能让他握得这么紧,连死都不肯放手?

没友人知道,他自己也永远再无机会说出来对他死不仅国!

霍小玉望着慈爱的老父这样惨死,只觉得心在统底胃在痉绪.

她鸡下身来.伸手将父亲的眼皮轻轻台起,然后再去办他的手,却办不开。

他的手抓得太紧.他的血液已经凝结,他的肌肉骨骼都已僵硬……

火势已经逼近,烈火无情地卷过来,巴特霍小玉的脸烤成赤红,头发也已发出了焦具.

她一咬牙,抬起地上一柄死者弃对,将父亲的手破了下来.我在怀里,这才冲出火场。

才一奔出,她就遭到一群黑衣歹徒的截杀!

霍小玉的武功已捐到父亲的真传,轻功尤其高绝,只可惜吸入了太多的迷魂葯,而已连霍天行这样的高手,都已罹难.霍小王又岂能与他们抗斗?

她不能拼命,并不是因为她怕死:她要突围,她要去向世人公布,老父手中握的,一定就是指出准是凶手的证据。

她如果死了?霍家堡“屠门”血案,就要永远冤沉海底了!

霍小住全力突围.冲过一层又一层黑衣人的拦截.她已一跃而起,如貂猫般地镇向无边的黑暗中去!

突然一只金色的蝴蝶飞了过来。

当然不是真的蝴蝶.蝴蝶不会在夜晚飞来.蝴蝶也不会以这么快的速度追着他飞来!

这一定是一支蝴蝶形的暗器!

霍小玉易形疾闪,而这只金色的蝴供.竟似活物?

又薄又轻的规胯一斜,就已转向!

“仆”地一声,就已深深地嵌入了她的大腿!

先是一阵剧痛.按着就是一阵发麻.

“有毒?”她心中暗惊:“我中毒了。”

但是她不能停,她仍全力突围全力冲入在暗中去!

凶手自然是不曾放过她的,大批黑衣歹徒全面展开追杀围捕.

霍小玉全力奔逃.她中的是毒激

她不但整条腿都已麻木,甚至半边身子也开始没有知觉。

她慌不择路地奔逃,却引起远远近近的群大狂吠。慌乱中,她发觉这里是个乱坟林立的山岗。

***

小三子年轻四壮,巨此地土质并不坚硬。

他挖呀挖的,已经老半天啦!

这里已被他挖出一个比人还要深的大坑润来。

但是除了偶尔有几块朽木柱板.竟是什么都没有?

奇怪?是谁这么无聊,埋个死人也要埋得这么深。

他擦擦额上汗水.将铁锹夹在两腿之间,再往自己手心吐上口沫.搓揉几下.用力握紧铁锹,发狠道:“我就不信邪.今天非要看看这底下到底长个什么样子?”

他鼓起精神,继续挖掘!

乱葬岗上.夜雾低迷.

远处又传来阵阵狗吠。

“砰”他一声.铁锹反树似乎挖到木板?

他心头一喜,道:“哈哈-一终于给我挖到晚”

突然,远处又是一阵紧急犬吠声,似乎是被夜行之八所惊动的吠声。

接着远远近近,群犬应和.似乎到处都有人在接近?

只因夜零凝厚.山岗回音.意听不出是从哪个方向传来?

小三子吓了一跳!

慌忙爬出境洞,四万张望,暗道:“不好!莫不是真的有人来了、”

他慌忙炼去那盏风灯,让此地陷入一片黑暗。

又藏身到那巨石之后道:

“师父他老人家一再警告说.盗墓是最下三滥的行为,任何人都可以当场将盗墓贼活活打死!我小三子对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况一个钱都还没有见到。

谁知半晌之后,又无动静!

却有一朵磷火.随着流动的夜雾飘了过来.

小三子急挥手煽风,将那朵幽幽鬼火进开

愈想愈心惊。暗道:“莫非是在闹鬼、”

突然之风四局近处,又是一陈野大狂吠.胡胡厉吼.声势惊人!

这么惊人声势,竟把小三子吓得心慌意乱,再也藏身不住,起身要逃!

蓦地里身旁草丛之中,窜出一条白影!

白衫飘飘,长发披肩,张开鲜血淋漓的双手,就往他身上扑来!

“哎呀!我的妈呀?真的有鬼?女鬼!“

他还来不及转身逃跑,那女鬼就已经跌在他怀中!

此处是被地挖出来的一堆松土,小王子脚十一滑,立足不稳,惊慌中已被女鬼扑倒,翻落到那个自己挖出来的坑洞里去。

坑底就是刚刚被他挖到的木板。

那木板早已腐朽,承受不住他的体重冲击“哗”地断裂!

小三子竟与这女鬼.一齐跌了下去!

***

这洞底也并书格木.而是一个大坑洞。

这坑洞竟不知有多深?幸好并非全部垂直下降。

小三子与那女鬼相互切缠着,带动大量泥沙木屑,一路往下翻滚-一

一次猛烈的撞击之后.他惊觉翻滚十跌之势已经停止。

他们已被卡在一处闹窄的缝隙之间!

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他这才发觉紧张慌乱之巾竟然紧紧地抱住了一个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的女鬼,’吓得狂叫喊道:救命啦、”

这一声狂喊.在这地穴之中,真是惊天彻地,震耳慾聋!

那女鬼也被他这样突然喊而惊醒!

勉强地伸出一只颤抖着的手来,要捂住他的嘴巴。

小三子又要大喊救命,却发觉她的手掌虽然全是鲜血.却是热呼呼的?

小三子一征!

问道:“你是人,还是鬼?

而那被他紧紧抱在胸前的女子,虚弱地挣扎,努力想要推开他,道:“放手、”

小三子也发觉这样紧紧抱住一个女孩于.实在不妥,立刻松手。

但是.他二人竟是一同被卡在这狭窄局促的石隙之间,相互挤往.再也动弹不得!

两脚下竟也是空荡荡的,并未踏着实地。

他们不再往下掉落,只不过是暂间被卡在这里而已。

小三子又羞又急,努力挣扎,想婴脱身。

谁知因体重关系.愈是挣动就愈往卜坠,反而挤得更紧,实在无法松开她。

小三子急得面红耳赤,呐响道:“对不起,我-一我放不开、

他又发觉这女子一阵颤抖抽搐.满脸痛楚,呻吟出声

小三子惊道:“你受伤了?伤在哪里”

她却惊觉地仰首上望,手掌义捂住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乱葬岗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