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10章 百花之谷

作者:李凉

“翠茹亭”里,她们低声交谈,年仅十六的小师妹明珠却仍是孩子心性,没有兴趣谈机密大事。幸而她们所谈的“大事”也不是非要明珠不可,所以她信步前来赏花,在亭外警卫着的“彩虹七女”当然也不会加以拦阻。

一只好漂亮的大蝴蝶,翅膀上有着储蓝晶亮的斑点,正停在一朵娇艳盛开的玫瑰上,吸吮花蜜。另一只蝴蝶在花间飞舞,这只蝴蝶立刻就放弃花蜜,飞了过去。一只飞开,一只追逐,成双成对,朗闻飞班,煞是美丽,就似一位风度翩翩的君子,在向一位窈窕淑女求欢示爱。淑女羞怯,慾推还就,慾拒还迎。

明珠不忍打断它们好事,却又忍不住想知道好事谐否?竞也轻移脚步、悄悄跟上,要瞧个结局。突然,她被那榆树下一些怪声音吸引。那是什么声音?是人是兽?是受伤还是生病?再一细听,竞是一名年轻女子的呻吟声!明珠一惊,立刻好奇掩来察看!拨开花丛,赫然见到一个赤躶陌生男子,在“欺侮”她“百花谷”的小师姊!只见他二人已经过一番剧烈争斗,俱已衣衫不整、汗流浃背、气喘琳锦。这男子健壮的背影,正压制住小师姊,似乎要全力置她于死地,而她已经在作垂死的挣扎……明珠先一阵惊恐,接着又激愤填膺,含怒纵身而起,扑上前去,一声暴喝,以全力一掌,拍在小三子背脊“命门穴”上。这声暴喝惊动了怡秀,急要阻止,但已经不及了。

“砰”地一声,击个正着!怡秀吓得紧闭双眼不敢看。明珠是师父的独生女,武功尽得师父真传,这一掌拍在命门穴上,岂不是五脏俱裂、吐血而亡?不料小三子体内的“凌霄神功”正在澎湃运转,一遇外力,即生反击。

明珠这倾全力一击,“凌霄神功”的反击亦相对增强,明珠只觉得手臂发麻,一股阳刚之力,猛地觉得心口发闷,又撞入小腹下的丹田之内!竟然令得她一口气绥不过来,惨叫一声,昏倒在地上。

怡秀霍然震惊。小三子却正在行功紧要关头,完全不知发生了何事?只觉得背上有力道传来,令他一震而这力道竟然不弱?立时就透过了他的身子,从他的巨枪传人了展玉的“会阴”,灌注到展玉体内。直看得怡秀心神震撼。

这声音却已惊动了“翠茹亭”中诸人,“鬼姬”先喝问:“是谁?给我出来!”怡秀当然是不会出来的。

大师姊诗婷眼神一转,下令道:“彩虹七女,搜。”彩虹七女立时娇应一声:“是!”这七女平时训练有素,立刻拔剑在手,展开成扇形,小心冀翼地往这边搜寻而来。

怡秀心中大骇,小三子与展玉正在行功紧要关头,一点也泄气不得的,要是被她们搜来,稍一惊动,性命立刻不保!眼看是绝对躲不过了,怡秀决定牺牲自己,将她们引开,也好给他们争取一点时间。

不得已只好先将小师妹明珠拖入花丛中,自己纵身而起,往相反的方向逃走……“彩虹七女”立时惊觉!呼啸一声,包抄而去!“彩虹七女”是大师姊诗婷身边的心腹,武功高出怡秀甚多。

而且同门学艺,当然对怡秀的招式路数了然于胸。七个对一个,怡秀当然是一点机会也没有的。不多久就被擒获,捉回“翠茹亭”,点住她的“软麻穴”丢在大师姊诗婷脚前。

其实怡秀在“玉蝶门”也不是弱者,所以大师姊诗婷一眼就认出她来,怒道:“怡秀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怡秀又惊又惧道:“我刚在‘断魂崖’值夜班,要回‘缀碧轩’!”诗婷怒吼:“值夜下班的早已回去,何须等到现在?”“鬼姬”一脚踢在她的屁股上,喝道:“你是不是在偷听我们说话?”诗婷冷着脸,道:“告诉我,你听到了什么?”怡秀吓得心跳俱裂、颤抖道:“没有,距离那么远,怎么可听到?”诗婷厉声道:“还想抵赖。”展玉体内“凌霄神功”已经运转了好几转,她终于功行圆满。小三子自己又一次得到展玉的纯阴之精,得以阴阳调和,功力更上层楼,他二人仍在相拥而卧,余味无穷之中!展玉的功力已经一日千里,所以能听到怡秀被逼供的惨叫哀号声。小三子惊道:“她怎么会落到她们手里去了。”展玉立刻想起她刚才在半迷惘半清醒之间的一些事来,深深感动,叹道:“她是为了保护我们……”她再也顾不得温存,翻身而起,赶紧整理衣衫:“我们快去救她!”小三子道:“好,我先现身将她们引开,你再乘乱去救她。”展玉一向惧于大师姊与二护法的婬威.心中到底有些胆寒!道:“她们都是高手,你要特别小心!”小三子心中暗惊!他从未与人真正的打斗过,他也从未学过如何与人打斗,又听说那里都是高手,不禁有些畏缩,道:“我们的目的只是救人,不是打架,对不对?”展玉竞对他无限感激,道:“对!无论如何,她们都是我的好姊妹。”小三子担心的是自己的安危,但是他不想吓到她,只叹口气道:“我会尽可能引开她们,但是恐怕没有机会再绕回来跟你们会合……”展玉也暗惊,道:“那……”小三子道:“你救了怡秀,就赶快逃走。”展玉顿时觉得天地之大,竞无处容身!慌道:“我们能逃到哪里去。”小三子道:“乱葬岗。”展玉突然眼中一亮,道:“你是说……”小三子道:“钟灵、梅仙、秀清、秀云,还有另外四位,都在那里。”展玉喜道:“真的?那太好了,我们可以去投奔她们……”小三子道:“你知道路?”展玉笑道:“如果二师姊钟灵能沿路打听而找得到,我就能。”她又担心地楼住他,道:“你一定要回来,否则我们也待不下去……”小三子实在没有把握能活着回去,但是他只能强颜笑道:“你放心……”他随即转头,手提“霸王枪”大喝一声:“我来了!”一纵身,就往那“翠茹亭”跃去。也是此刻池中莲花开得正茂盛,浮叶娇花几乎遮盖了大半湖面。

但是他实在是太慌张,竞忘了这中间是隔着一片莲花池的。待小三子惊觉,他已落向这莲池中。他那一声大吼早已惊动“翠茹亭”内众人,纷纷注意这个凌空而降到莲池中央的陌生人。

小三子自己也大吃一惊。手忙脚乱,挥手舞足,大吼大叫道:“糟了糟了!掉下去了。”他这样连人带枪,将近两百斤,由高处往下掉落,要想不入水,只怕也难!莲池两岸之人,无不为他担心!只见这小三子在最危急之中,大喝一声,手中“霸王枪”猛地做镣买一样掷入池中,丈三长枪,竞只留半尺不到!小三子却已藉这一掷之力,身子猛地再次腾空而起,翻了个手忙脚乱的筋斗,堪堪飞越了那座莲池!池边的“彩虹七女”都是年轻少女,最是崇拜英雄,忍不住喝彩,道:“好功夫!”谁知这个好功夫的英雄,落地时竞立足不稳,摔了个四脚朝天!“鬼姬”“怪婆”从亭内一跃而出,将他前后围住,道:“哪来的野小子?竟敢闯进‘百花谷’。”“翠茹亭”内的大师姊诗婷亦纵身而至,喝道:“彩虹七女将他擒下。”七女见他适才跃过莲池之时,展露了一手“挥手移形”的上乘轻功,知道他不是易与之辈,不敢轻敌.立刻展开身形.以她“玉蝶门”最厉害的“七彩天罗阵”将他围住。

这“彩虹七女”身穿红、橙、黄、绿、蓝、青、紫七种彩色的衣衫,娇喝一声,同时收起手中长剑,各取出一条彩色缎带,抖起来竞有丈多长!七名少女七种彩色,七条缎带亦是七种彩色。抖动飞舞盘旋如波浪,彼此交错走位,彩带就交给飞舞,如漫天彻地的天罗地网。

缎带本是极轻极柔之物,但是小三子一点也不敢看轻了它。这七名少女各个年轻貌美,却各个武功高强,极轻、极柔的缎带从她们手中挥撤出来,竟然嗤啮有声,劲风袭人!有时劲贯其上,抖得笔直如铁棍;有时气贯其少,百足相应如蛟龙;这小子大约是吓得呆了,还是看得迷了?居然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这七名少女的七条缎带,目不转睛、眼花缭乱!在小三子眼中看来,这七条缎带固然是矫若龙,但仍是慢了那么一点点!他在漆黑的“圣宫”之中,因“地液琼浆”与“凌霄神功”而练就了“神眼”,此刻他有绝对的把握,一伸手就可以捉住这些漂亮的缎带!只是这七条缎带都太漂亮了,这七位挥舞着缎带的“彩虹七女”也太漂亮了。

小三子是绝对不忍心破坏漂亮东西的,他只一闪身就从这七彩缤纷的缎带罗网中脱身而出!谁知一股强劲的掌风袭来,小三子惊得就地打滚,狼狈避开!一抬眼,正是那“玉蝶门”二大护法之一的“鬼姬”!小三子惊得大叫道:“哎呀,我的妈呀!阴气森森的,你到底是人还是鬼?”竟然一击不中?“鬼姬”含怒再攻,厉声道:“我不是你妈,我是要你命的阎罗王。”小三子仓皇闪避,谁知“怪婆”亦从后面偷袭,掌风更是凌厉!小三子手忙脚乱,在七名少女之间乱窜乱钻,一面大喊大叫:“哎呀!我的姑奶奶呀……你身上穿得这样花里胡騒,脸上又画得这样五颜六色,是不是戏台上的大花旦呀?”“鬼姬”“怪婆”号称是“玉蝶门’的两大护法,第一高手,竟然不顾身分,联手夹攻。

小三子一面乱窜乱逃,一面大呼大叫。道:“不能打,不能打。我的身上不能打,打了会……”他突然打个寒颤,他真不敢想像,这样两个又老又丑又怪的“鬼姬”“怪婆”一旦*火焚身,发起花痴来,会是个什么德行?想到这里,蓦地一阵鸡皮疙瘩,直打寒颤!两个又老又丑又怪的“鬼姬”、怪婆,久攻不下.竞嫌“彩虹七女”碍事,厉声喝道:“你们退下。”“彩虹七女”虽然辈分比二位护法低.但是她们一向直属大师姊诗婷指挥。

此刻大师姊并未出声,她们竟然心中犹疑!不知是退下,还是继续攻击?“鬼姬”蓦然一拳攻来,小三子紧急一窜,几乎撞倒位红衣女,匆忙出手将她抱住。

鼻中却嗅到一股与众不同的淡雅香气,不由脱口赞道:“哇……好香!”他这一抱几乎撞得她也立足不稳,一起跌倒地上,身旁是位穿紫衣的少女,娇喝一声,疾攻而上,怒骂道:“还不放开!”她这舍命抢攻,竞凌厉无比,小三子情急之下,放开红衣少女,却一把将这位穿紫衣少女连手带脚一起抱住,道:“不能打。打了会跟钟灵、展玉一样……”蓦地瞧见“怪婆”又从背后偷袭而来,他更是手忙脚乱,一转身将这位紫衣少女转到前面去。希望能藉此阻延“怪婆”的攻势…谁知道“怪婆”已经恼羞成怒,攻势非但不停,反而一掌挥去,大吼道:“叫你们让开!”这一掌正拍在紫衣少女背心,惨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得小三子满脸满身!其余的“彩虹六女”都惊怔了!“怪婆”却完全不顾有人质在他手上,连续挥掌抢攻,一面怒骂道:“叫你们闪开,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她这一轮攻势更加凌厉,小三子反得急忙将这紫衣少女护在怀中,只以自己的背去挨打。

小三子心中无限愧疚,紧紧抱住她,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拿你去挡的。”不料那“鬼姬”也瞧出便宜,也上前抢攻!这两大高手夹攻,小三子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以“凌宵神功”拼力闪避。

百忙中还要柔声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紫衣少女痛得抽搐,嘴角又溢出血来,叹道:“你把我放下,不用管我……”小三子仓猝间不断闪避,仍坚持道:“不行,我绝对不会放下你的,告诉我,你的名字?”紫衣少女叹道:“我叫紫茵……”“紫茵?好名字。”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也不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他只是要安慰她,顺口说道:“你的名字跟人一样美!”小三子抱着这个紫茵,拼力要护住她,绝不让她再受到那凌厉掌力的伤害!然而“鬼姬”与“怪婆”武功远比那明珠高明得多,拳脚也生昨多!直打得小三子肠胃翻损,几乎不支!危急万分中,紫茵哀求道:“快把我放下,自己逃走吧……”一语谅醒梦中人!小三子大骂自己笨蛋,早就应该逃走的!一提气,抱了紫茵纵身突围而逃!一连串银笛哨声在身后响起!刹那间整个“百花谷”四方八面,远远近近.全都是银笛哨声!立刻在四方八而出现人影幢幢,开始拦阻。原来这“百花谷”中,竞清一色全都是年轻女性,而且各个貌美如花,武功又极为高强!听到银哨紧急传令,又见到是一名陌生男子。她们年龄不大,却是自幼居住“百花谷”从未见任何男子踏入一步,如今见到小三子满身满脸血污.面目自然显得挣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百花之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