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11章 碧血明珠

作者:李凉

尽管只是一辆空车,也绝不会比骑马更快。大师姊诗婷的数十骑追兵终于将这辆马车赶上。

谁知“彩虹七女”却呼啸一声丢下车子,各自策马,越野而逃。

众女不待吩咐,也立刻分头追逐,诗婷喝道:“你们没有人能打得过的,小心不要被各个击破,统统回来。”众女只好再转回来,诗婷道:“我们的目的只是这辆车子。”她伸手扶住门锁用力一扭,就已断裂.拉开一看,顿时惊怔!原来这车根本就没有底,她们追到的只是一辆空车!那个负责监视的少女栗声道:“马车停在叉路口,我亲眼看见她们把人装进车子,亲眼看见她们驾车离去的……”大师姊诗婷脑筋飞快一转,又恨又怒。大叫道:“好丫头竟然给我来个金蝉脱壳之计!”一名少女恍悟道:“原来他们还在岔路口。”诗婷冷哼道:“就在你差一点掉下去的干沟。”明珠正被那股*火烧得痴迷疯狂。小三子正争取时间,全力“会阴相抵”以“凌霄神功”注入她丹田之内。明珠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隐隐约约忆起一些先前的经过,她将小三子紧紧搂住。喃喃絮语,道:“你就是那个人?”小三子道:“不错!我就是那个人。”明珠道:“你究竟是谁。”小三子道:“人家都叫我萧少爷。”明珠喃喃道:“萧少爷,萧少爷……”突然感到一阵心悸颤抖,发出一连串哀鸣,道:“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小三子笑道:“你至少还有一百年好活。”被褥包裹,一片漆黑.明珠一面承受他的冲击、一面感受那份幸福与满足,道:“这里是哪里?”小三子继续努力,道:“不要管这么多,不要分心,赶快把你的伤治好。”明珠迎合著他的冲击,道:“我受伤了吗?是不是被你伤的?”小三子道:“是我不好,可是你也不该偷袭我的。”他突然心神震动!原来又听到杂乱的蹄声急速奔来。

小三子略一迟疑,他也不管这么多,不要分心、又继续全力在她娇躯上驰骋。明珠又忍不住一阵颤抖,却在他耳边悄悄道:“是大师姊诗婷,好几十人来了。”小三子道:“不要管,不要分心……”明珠又道:“可是,她会找到我们……”小三子道:“找到就找到,你的伤势要紧。”明珠仍在担心,道:“找到你,她们一定会对你攻击!”小三子道:“我有凌霄神功,我不怕。”明珠此时居然比他还清醒,道:“你不怕我怕,你的什么神功,会害得她们也会像我一样,伤势严重……”小三子果然大惊。如果再有人像明珠一样被他的“凌霄神功”反震,又弄得*火焚身,也要他这样“会阴相抵”才能救治,岂不糟糕?明珠挣扎起身,道:“我们还是快走。”但是她仍未恢复,她才挣开那被褥,就已几乎跌倒。

小三子急将她抱住,明珠仍在浑身火烧、发抖,仍很虚弱,倒在他怀中。道:“抱我到百花谷去。”小三子实在不想抱着她落荒而逃,但是又不忍拂逆她的意思。

不得已,将她抱起回头再往“百花谷”闯去。果然沿路又惊动“玉蝶门”的女弟子。纷纷鸣笛示警,展开围捕。

“快把小师妹放下,束手就擒。”“玉蝶门”的女子弟武功高强、组织严密、训练得更是精良。虽然没有人能敌得过小三子的“凌霄神功”但是她们为了要救小师妹而奋不顾身,一波又一波的前仆后继,全力拼斗。

明珠想解释,却又重伤虚弱无力。混战中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反而因那副可怜模样,激起同仇敌忾之心,全力抢攻,誓死不退!小三子想解释,她们又哪里肯听?只得一面以手中“霸王枪”大使神威,冲开众少女,一面用最神速的步伐,往前直闻!这“霸王枪”果然是兵器中的“霸王”这“凌霄神功”更是天下无敌的霸道“神功”。

“玉蝶门”的众少女们拼死抢攻,立刻被小三子的“霸王枪”震开,也立刻被他的“凌霄神功”反震而回。

那“凌霄神功”立刻就传入腹下丹田,立刻就变成一团炽热的情慾,立刻就想有什么机会?能跟这位翩翩佳公子亲近。

但是小三子已抱着明珠,提了“霸王枪”以极其神速的步伐一闪而过。留下这些被震撼过的少女,心中无限的遐思、绮想,一缕芳心就紧紧缠在这个少年郎身上。

而明珠在几近昏迷中,仍挣扎着要保持清醒,在混乱战斗中,一路指点小三子,闯向一片杂乱浓密、针刺交错的竹林。

“玉蝶门”的众少女们大惊失色!挤命拦阻,叫道:“不行,不能往那边去,那里是禁地。”小三子惊道:“那里是禁地,怎么办?”明珠喘息道:“就因为是禁地,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冲进去。”危急中小三子也顾不了那么多,进了这片茂密幽深的刺竹林内。

众少女在外面鼓噪,果然没人敢追入。

大师姊诗婷等人亦匆匆赶到,但也迟了一步,眼看他们已经隐入了那片竹林,只得又惊又急,又悔又恨,怒骂这些小师妹们无能。

“百花谷”中,清静优雅,每一寸地方都整理得干干净净,种上千百种漂亮芳香的花草,真如人间仙境一般。

不到一箭之处,竞有一块不到十亩大小的针刺竹林!二十年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被师父亲自下令将这片竹林划为禁地。

任何人接近竹林三丈之内者,皆处以“焚身苦刑”哀号三日而亡。

没有人敢接近这片竹林,当然也没有人敢去整理这片竹林。只有任由它针刺纠缠,愈长愈密、愈长愈高大,愈长愈丑陋。就像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脸上突然出现一个大脓疮!但是谁也不敢问,谁也不敢管、只有任其丑恶地耸立在那里。

明珠今年才十六、七岁,二十年前的事情,她根本一无所知,自有记忆以来.这片竹林就已存在,这里已经就是禁地。

她从不知是为了甚什么?也跟其他人一样就当做根本没有这个地方存在!可是今天被逼得急了,她已经不顾一切,要小三子抱她躲入了这个其他人一定不敢进来的地方,漆黑的夜,茂密的竹林内全是漆黑.小三子当然是看得见的,但也因为进来太匆忙而被这纠缠错结的竹刺,划得鲜血淋漓。

而明珠竞已不支昏倒!他必须赶快继续救她,小三子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抱了她再往内深入,终于再也听不到外面叫撂吵闹声。

他在一堆又厚又干燥的竹叶上将明珠放倒,这才再度把真阳输入她的玉蕊。虽然刚才也曾被强敌攻陷过、蹂躏过,这次强敌又卷土重来,猛地攻入,明珠仍然惨叫哀号,惊天动地!但是小三子根本不加理会,把真阳源源不断地强输入她的体内,很快就将她推上了gāo cháo,但是奇怪的是,她仍差了一点,仍是无法登上最高峰顶!无法登上最高峰,她的精门不开,就无法输入,她丹田内郁积的“*火”之毒就无法解除。

小三子曾经有过以“会阴相抵”解救“*火”的经验,他不相信这次就不行?于是他用“凌霄神功”第一式,手压住她食指“商阳穴”猛地攻入!但是不行?原来是卡在她丹田内的“内慎穴”。再用第二式、第三式……还是不行?无论用正行逆行都不行,这“内镇穴”在她的丹田深处,小三子根本无法用“手按穴道”的方式来帮她接引。

忽然想起躶女图第三十四式,那上面的一条线线,就经过这个“内镇穴”。如果用这一式,一定可以救得了明珠的!只可惜他自己也没有参悟这一式,他只有以拼命输入的方式,将慾毒摧尽!就在他这样一阵疯狂似的猛攻之下、可怜的明珠更是阵阵颤抖……突然一声怒吼,一个白须白发,衣衫褴褛,干瘦如猴的老人,从刺竹深处疾扑而至,大喝道:“该死婬贼!纳命来!”喝声中,疾如闪电般,枯瘦手掌疾按小三子背脊“命门穴”。

“础”地一声暴响,就如触电火花一般迸出火花!枯瘦手掌猛地弹开,一股阳刚霸道的内力,猛地侵入老人的体内,白须老人赫然惊叫道:“凌霄神功!”而这小三子却完全不理会身边发生了什么事!仍在鼓起余力,对明珠横加施功。白须老人痛恨之极,突然将全身功力逆转,左右手同时拍出。

左手拍小三子肩颈虚的“大椎穴”右手却按他腰臀之间的“腰阳关”。小三子的“凌霄神功”一遇外力即生反击!“大椎穴”遇袭,立刻就向白须老人的左手反震而去。

白须老人冷笑,道:“小婬贼,在老夫面前卖弄‘凌霄神功’差得远了。”老人的右手立刻在他“腰阳关”产生一股强大的压力,一股强大的“凌霄神功”猛地直袭而入!这股强大的“凌霄神功”足以教任何人内腑击伤,命丧黄泉。他却不知道小三子并不是在对明珠施暴,而是正在全力从手掌灌注内力,救助明珠,白须老人的强大压力恰巧助了他一臂之力。

这一下竟然也将明珠丹田的那“内镇穴”也一举冲开,就像冲开了水缸的塞子。明珠体内一股带毒的*火就狂泄而出!小三子却如遭重击,闷哼一声,全身瘫痪,软软地伏倒在明珠身上,但是他仍将纯正刚阳的“凌霄神功”缓缓注入她体内……白须老人这才知道错误,急忙收手,但是来不及了!他的右手已被紧紧吸在小三子的“腰阳关”上,他体内的宝贵精力,也一点一滴地被吸走,内力开始在他二人身上循环流转……小三子不知道,他正在从白须老人的右手吸来大量的“凌霄神功”。

他只觉得从未有过如此精力充沛,他毫不吝啬,源源不竭地将宝贵的“凌霄神功”注入明珠体内,助她打开“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

明珠身心俱爽,紧紧地缠住了他,在他耳边娇喘如兰,道:“谢谢你……”小三子意犹未尽,反正精力充沛,他就当做是温习功课,一式一式地往下练,正行逆行、右手左手……明珠竟然因祸得福!一下子就将二十四式全都练成。小三子自己也受益良多。

白须老人看得呆了,他自己一辈子沉浸在“凌霄神功”里,却从不知道还有这般妙用?片刻工夫后,小三子重新起身,就连明珠亦开始清醒过来。

明珠睁开美丽的大眼睛,向小三子道:“你真的把我救好了。”小三子却指指那白须老人,道:“不是我,是他……”白须老人大为惊疑?道:“你是谁?你怎么能不怕我的凌霄神功?”小三子笑着反问道:“你又是谁?你又怎么会‘凌霄神功’的?”白须老人一眼瞧见他脖子上的“血虫琥珀”大吼一声,坤手来夺。

小三子还来不及思索,就已被他一把扯断项链,夺了过去。白须老人惊道:“‘血虫琥珀’!你怎么会有血虫琥珀的?”只因那是取自霍小玉之物,他一定要找到霍小玉,还给霍小玉,所以千万不能遗失!一念及此,他立刻大叫一声:“快还我!”同时伸手去夺。白须老人早知他一定会来夺回,急忙缩手后退。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小三子的动作会这么快。非但来不及闪避,眼睛都还来不及眨一下,就已被他夺了回去。白须老人偷袭之时,神功何等凌厉?此时竞完全不堪一击。前后差别如此之大,小三子惊异不已,道:“你是怎么回事?”白须老人叹道:“被你‘腰阳关’全都吸走啦!”小三子道:“你到底是谁?”白须老人瞪眼道:“我就是武帝。”明珠大吃一惊,道:“武帝?你就是二十年前失踪的‘武帝’!”武林中人谁都知道,武帝二十几年前失踪。任谁都意想不到,他竟然就在“百花谷”这片荒乱的刺竹林中!“武帝”失踪的故事小三子当然也知道,他却大笑道:“你不是‘武帝’,我才是。”他将项链挂回脖子上,一面道:“你没有‘血虫琥珀’,玉玺也留存帝王谷,你说你是武帝谁会相信?”“武帝”吃惊:“你怎么会知道的?”小三子大笑:“就连玉玺也不在帝王谷中了,这下你可没有搞头啦!哈哈……”“武帝”不怒而威,喝道:“小子大胆。”“不是小子,是小三子!”他嘻皮笑脸道:“小三子就是我,我就是小三子,你们也可以叫我萧少爷……”他整整自己的衣衫,束束自己的钮金腰带,柱起那杆“霸王枪”往这白须老人身边挺胸一站。向明珠道:“依你看我们两个,谁比较像武帝?”情人眼里出西施,在明珠眼里,全天下几乎没有任何男人能比得上小三子的了,更何况这小三子的确也比这白须老人英挺十倍。

但是明珠还是走向了这位干瘦如猴的白发老人,挽起了他的手臂,笑盈盈道:“依我看,还是这位老爷子比你要像得多。”小三子气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碧血明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