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13章 十三太保

作者:李凉

铁飞琼悲而惨绝地跟随奔出,却在大树下见到周诗婷用来打斗的那杆“霸王枪”,又见到她遗留在地上的包袱。

她仆倒地上抱住“霸王枪”抱住包袱、抚摸着包袱里面那条腰带。不禁再次悲从中来,好暂短的一场爱情,只是场青梦,只是一片火花,只是—夜之情,就要结束了。她不会留着这片凄焚的爱情,再去过以后凄凉的一生。她收起泪水,她抚摸着她的修罗刀,她决定现在就结束自己的生命,让暂短的爱情变成永恒。她还想再去向他的尸体道别,但是她又忍住。她不想见到他五脏碎裂的惨死之状、她要保留一份他的美好形象……她咬紧了牙、她握紧了刀,突然她看到—双脚,接着又看到三双脚。

她抬头,竟是小三子,还有“三鬼”!她一下怔住了!立刻又欣喜若狂,扔掉差点用来切断自己脖子的修罗刀,纵身顺起投入他的怀抱,将他搂得紧紧的、紧紧的、她失而复得,喜极而泣:“你没有死?”小三子笑道:“好象还没……”“他们还没有打你?”“打了。”“你怎么能受得了他们三拳的?”“我受不了,幸好有个人替我挡了一下……”“什么人?”“你。”铁飞琼不懂,小三子叹道:“你这三位师兄舍不得失去你这个宝贝师妹,如果不打,又心中怨气难平,所以每个人都在我肚子上用力地……”铁飞琼失声惊叫!小三子却轻笑道:“用力地轻轻打了一拳。”铁飞琼这才知道被这小三子耍了,恨恨地扬起拳头,却也只能轻轻打下去。却早巳被他捉住这只拳头,送到chún边,轻轻一吻道:“你也在用力地轻轻打吗?”她含羞带怯推开他,去向“三鬼”跪下,诚挚叩了三个头,道:“多谢师兄成全。”这竟是她第一次开口称呼师兄,这竟是他们第一次听见她称呼自己师兄!“三鬼”心中不如是什么滋味,只是重重地哼了一声!小三子却道:“师兄成全了你,却害苦了我。”铁飞琼道:“为什么?”小三子脸色又开始变得惨白道:“我本来是打算借三鬼的真力,帮我拔出最后一根‘焚身附穴钉’的……”飞琼大吃一惊道:“你又开始发作了?三鬼真的能帮你拔钉?”小三子已开始冷汗潞潞,咬紧牙根,道:“只不知三鬼还肯不肯帮……”铁飞琼道:“怎么帮?”小三子道:“照原来计划,在我肚子上打三掌。”铁飞琼担心道:“你真的受得了?”小三子道:“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铁飞琼却实在不敢拿他的生命开玩笑,过来向他悄声道:“不要冒险,今天晚上我再给你……拔钉。”小三子也向她俏声道:“不是我要冒险,而是你三位师兄会有危险!”铁飞琼吓一跳!道:“怎么会?”小三子道:“昨夜在那小树林里,他三人都因为打了我而受到‘凌霄神功’的反震而受了伤。”饮飞琼简直不能置信,道:“真的?”小三子道:“那是一种毒火,郁积在丹田里,如果不让他发泄出来、可能窜入其他经脉,走火入魔,终生残废。”铁飞琼吓得惊叫出声急将他的嘴封住道:“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不要伤了他们的自尊心。”“我们已经没有自尊心啦!”“三鬼”已经从后面走来。

“夜哭鬼”大声道:“我们昨天不该对你偷袭暗算,被你反震之后,就已经感到不对劲了……”小三子道:“昨天我重伤昏迷,来不及警告你们,真对不起……”“红发鬼”道:“你到底练的是什么邪门功夫?”小三子痛得弯下了腰,颤声道:“帝王谷的凌霄神功。”“三鬼”都大吃一惊!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个满脸稚气的年轻人。

小三子叹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红发鬼”道:“好!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你说吧。”小三子道:“照原定计划,用力在我肚子上打。”“红发鬼”道:“打了你,我们不是又受反震?”小三子道:“这次不会,这次我要藉你之力来逼出我的毒钉,所以我只会用吸力而不会使震。”“红发鬼”仍在担心,道:“你要知道,我练的是血爪追魂手。”小三子道:“很好,我要你尽可能用力打,把你丹田里的毒火泄掉!”“红发鬼”道:“就这么简单?”小三子道:“就这么简单。”“夜哭鬼”道:“如果只是这么简单,我可不想冒险伤了你,我宁可去用力打大树……”小三子道:“你打任何东西,都有反震之力,只要再有半点反震,就可能将毒火岔入其他经脉……”“三鬼”惊怔,“大头鬼”道:“我用力劈空气就没有反震之力……”小三子道:“不管是大树还是空气,都不会帮你吸走毒火。你就算耗尽体力,毒火还是在你体内随时都会再发作……”他已经虚弱痛苦得站不直身子了。

铁飞琼看的可怜,大声道:“喂!废话真多,快点打吧。”“红发鬼”道:“看他这德行,我哪里忍心下得了手?”小三子呻吟道:“你是在救我,也是在救你自己。”“三鬼”你望我,我望你,最后都望向铁飞琼。

铁飞琼自己也在发抖。但在这紧急关头,她只能相信小三子的话,咬牙道:“尽管打,打死了我不怪你们就是。”“大头鬼”见他二人仍在犹豫,终于跳出来,一把将小三子从地上提起来。道:“我练的是阴魔幽灵手……”小三子道:“很好……”“大头鬼”道:“我要打了。”小三子道:“请……”“大头鬼”吐气出声,猛地一拳击在他肚子上!铁飞琼虽然嘴上强硬,却也吓得闭眼不敢看。就是一块大石头也会被他这一掌打碎,谁知这小三子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他这一击之力,竟被他吸得干干净净。小三子早已准备好的,拳力才到,就已乘机藉力,转焕成自己的凌霄神功,将深吸附在启颈之间“大横穴”的毒钉往前推移到手臂的“曲洋穴”来。这些内在的变化“三鬼”自然是看不到的。

“大头鬼”用力吸气,才察觉自己丹田内那股毒火已经无影无踪。不禁惊奇不已!“红发鬼”与“夜哭鬼”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三鬼同时发出一阵欢呼。飞琼惊喜地抱住他欢呼道:“你真的不要紧吗?”这一抱,恰巧就压到了他手臂“曲洋穴”痛得小三子杀猪似的惨叫!飞琼吓得起紧放手,急道:“对不起,对不起……”“大头鬼”奇道:“我在他肚子上打一拳,他都不痛不痒,你只是抱他一下就痛成这样?”小三子冷汗直流,抱着臂膀,道:“我抢了你的小师妹,你现在还恨不恨我?”“大头鬼”抱拳一揖道:“不恨不恨,再也不恨了。

小三子向“红发鬼”与“夜哭鬼”道:“现在换谁?”“夜哭鬼”道:“换我。”他不再多话,提起醋钵大的拳头,鼓起全身力气,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砰”地一声,小三子就像皮球似的向后飞去,掐在一探大树上,又滑坐到地上。

“夜哭鬼”—惊。急过去将他扶起,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飞琼亦急来扶仕他,道:“你不要紧吧?”小三子努力站好身子,道:“不要紧……”他头昏脑胀,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红发鬼”亦过来,怜悯地看着他,道:“他累了,我看今天算了……”小三子急道:“不不,不要算,我已经把毒钉逼到手腕内关穴来了,我们要一鼓作气……”他用力甩甩头,让脑子清醒一下,道:“我就靠在这棵树上。就不会跌倒……”“红发鬼”道:“你真的行吗?”小三子吸口气,举起他受伤的右手,道:“行……来吧。”“红发鬼”道:“好,看拳!”说着就“呼”地一拳打出!小三子也同时大喝一声:“好!”只见他右手掌沿“少府穴”忽地冒出一缕银光,是一枚极细如针的冰条,落入草丛,化为水气,消逝不见……“三鬼”惊异不已!飞琼高兴地抱住小三子道:“恭喜你,终于脱离焚身附穴钉的苦海了。”小三子道:“不错!从现在开始,就是那个金世杰要倒霉了。”一提到金世杰,飞琼就想起他那一对狠毒的眼神和那一身惊人的武功,不寒而栗,道:“我们一定要去跟他硬碰?”小三子笑道:“鸡蛋怎么可以去硬碰石头?我们倒是可以跟他们玩些小小的花样。”飞琼道:“什么?”小三子道:“斗智不斗力……”飞琼取笑道:“瞧不出你这个脑袋瓜,还能有多少智?”小三子道:“三个臭皮匠,胜过铁飞琼。”飞琼大笑道:“我又不是诸葛亮,不过我倒是可以参与—起研究研究的。”于是他们就凑到一起,努力“研究”了起来。

这里是北方大镇,贵溪县城,寒冬意味正隆,天空黑沉沉的,好像随时会飘严雪来。果然偌大一座城池,仍是人来人往,市集繁荣。

金世杰却英姿焕发地,骑在马上,缓步走在热闹的大街上。他身后跟随着一串人马,和四辆轻便的马车。车上载着周诗婷以及三个被周诗婷打伤的太保。他们进城时,才过中午不久,但是听说从此地向前,一百里之间再也没有大镇,他们并不急着赶路,他们只需治好病人……要治这三个病人,只有指望周诗婷。要她用这种以内功真力拔毒的功夫,出手救治又非得要等她自己体力复元,精力充沛才行。所以金世杰有意提早“打尖”在这里住下来,让周诗婷好好休息。与金世杰最亲近的“关中一剑”史仲田,早巳猜到他的意思,策马上前。马鞭一扬中,就敲在路边一个卖烧饼的摊贩头上。那摊贩吃惊抬头,正想怒骂,史仲田却将一锭银子扔在他的摊位上。摊贩之人,蜗头小利,见到银两,自然就低声下气了:“客官要买烧饼么?”史仲田大声道:“这锭银子能买你多少烧饼?”摊贩吓一跳陪笑道:“客官开玩笑,连我的摊子一起买去都有得找……”史仲田道:“我不用你找,我只问你,你们贵溪城里,哪一家客栈最大、最干净?”摊贩陪笑道:“最干净我不知道,最大的就是那家‘五福客栈’!”史仲田道:“五福客栈在哪里?”摊贩用手一指,道:“您看那座高楼……”史仲田转头一看,只见隔着一条街外,在屋脊之后就已看得见的三层高楼。

果然气派非凡,住进去定不会贬了他们“十三太保”的身价!史仲田得意一笑一提缰绳,骏马人立而起。恰巧将他一担烧饼连炉子、面粉,全都踢翻在地上!路边摊贩们一阵大乱……史仲田哈哈大笑道:“我那锭银子,已经将你摊子一起买下啦,哈哈……”笑声中一踢马腹,策马而回,谁知这迈步要奔的骏马,已失前蹄,就将史仲田连人带马,一起栽到地上。幸好这号称“关中一剑”果然身手不凡,仓猝间手按地面,鹞子翻身,挺腰站起,同时一提马绳,牵马儿起身。

谁知那匹百中选一的骏马,只这一跌之间,竟然前足折断,再也站不起来啦!这样一匹好马,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骨折?定是有人在暗中搞鬼!与史仲田是“连襟”关系的“金面天王”吴向春,策马而前,怒目四顾,叫骂道:“是哪个王八蛋在搞鬼?给老子爬出来!”谁知他的话音尚未落,他的坐骑竞也突然向前跪倒,将吴向春也栽—下来!再去检咨,这马竟然也是前足折断,与史仲田的马一模一样!人群大哗,有人惊叫“有鬼”有人暗骂:“报应。”金世杰知道是遇上了武林高人,立刻四处张望,竟然没有一个可疑!也惊动了马车内的周诗婷,她伸头外望,立刻就见到挤在人群中看热闹的小三子。

小三子也看到了她,还对她挤挤眼,做了个鬼脸!周诗婷芳心大定,只要见到了他,就像吃下了颗定心丸。他没有忘记她,他没有遗弃她,他随时会在暗中协助她,只要有他的存在,周诗婷就不怕面对任何的艰难与危险啦!“十三太保”进入贵溪城就连载两个大筋斗,幸好他们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大可以到那家全城最豪华最贵的“五福客栈”去,以最奢侈的气派,坚持要掌柜的将内院后进的客人全都搬走、将后进全部房间都包下来!他们除了有三个受伤的病人还有—个年轻漂亮女人。

这个周诗婷虽然是他们的俘虏,所受的待遇竟比他们的病人还好!三个病人除了偶尔会发作会痛不慾生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有说有笑,跟常人无异,诗婷给他三人下的,那是最轻最微的一种,而且都是在手上。

但是“焚身附穴钉”五字实在太吓人了,心理上的威吓作用太大。这三个家伙几乎都全身滩痪,像是马上就要死了一样!周诗婷却不同。她是俘虏,她全身被金世杰点了许多穴道,教她既不能施展武功、更无法逃跑、却还是可以做一些轻松活动的,她又是这群人里面唯一的女性。

如果点了重穴,弄得连生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十三太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