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16章 黄金谷主

作者:李凉

消息传得真快,沿途群众都听说他决定用“武帝”的位置去换霍小玉。这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情怀,果然都对他报以最热烈的掌声。

围观的群众全都聚集在门口,希望小三子赶快打消这个傻念头,赶快掉头回去。

谁知这小三子却似英雄凯旋似的高举双手,接受群众的欢呼!围观的群众目送小三子随慕容长青进入“黄金谷”。

厚重的铁门又紧紧地关了起来,不由为他惋惜。

以“黄金谷”谷主的枭雄心态,这样一个年轻小伙子只身而入,岂非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黄金谷”谷主金凯也得到消息,认为是天大的好事。喜孜孜地亲自迎到门口,亲切地握着他的手,把小三子迎进一座巨大的正厅,让到主座。又为他介绍在座的“游氏双雄”“吕梁四杰”以及其他武林中的重量人物。

小三子突然大声道:“我不坐了。”慕容长青惊道:“为什么?”小三子道:“这里有人瞧我不顺眼,我坐着也没有意思。”金凯道:“他们都是老夫的朋友,怎会有人瞧你不顺眼?”小三子指着“游氏双雄”道:“这两个家伙眼睛里尽是不满之色。”又指着“吕梁四杰”道:“还有这四个,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慕容长青心中暗惊。这年轻人的目光好厉害,急忙辩道:“不会不会,他们绝对不会。”小三子将衣襟里的“血虫琥珀”取到外面明显的地方来,大声道:“有谁敢不承认我是‘武帝’的?”厅中诸人没有人敢不承认。

小三子又大喝道:“既然大家都承认我是‘武帝’你们见了‘武帝’还不跪下?”众人全都一怔。

但是他们全都是“黄金谷”的客人或是属下,大家都不由自主地望向做主人的金凯。

小三子哈哈大笑,道:“金凯呀!你也实在太笨了,现在你不尊敬我,等一下这东西交给了你,还有人会尊敬你么?”金凯恍然大悟,急忙离座而起,跪伏到地上,恭声道:“属下金凯,叩见‘武帝’陛下。”这样一来,厅中所有的人全都跪伏到地上,恭声道:“叩见‘武帝’陛下。”小三子已经习惯别人对他跪叩了,所以自己先在主位上坐好,然后很从容的对他们摆摆手,道:“平身。”众人这才起身,金凯正在陶醉着不用多久自己当了“武帝”该有多威风时,屁股就往椅子上坐,忽听小三子从鼻子里重重地“喂”了一声。

金凯一怔。竟然赶快垂手站姑,不敢坐下。

众人自然也不敢坐下,全都垂手恭立,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小三子又道:“‘游氏双雄’、‘吕梁四杰’跪下听令。”这六个人满脸愤恨,咬牙切齿。小三子冷笑道:“你们六人如此不敬‘武帝’等金谷主当了‘武帝’又岂能轻易饶了你们?”这六人不由自主地望向金凯,果见他眼中有凌厉光芒,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急忙跪下,恭声道:“属下听命。”小三子道:“你们到底也不服气.不过也不要紧了,你们也不用跪多久的……”他转向慕容长青,道:“你不是说客么?你怎么不帮我们两边说说看!”慕容长青吸了口气,向金凯道:“这位“武帝”跟你交换霍小玉姑娘……”这个消息早有人传来给他了,金凯也胸有成竹,回答道:“陛下当然不会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到我‘黄金谷’来开玩笑吧?”小三子道:“当然不会,但是我可不想吃亏上当,所以要先看看货色。”金凯当然知道他会有此要求,拍拍手道:“来人啊!去把霍小玉姑娘请来。”厅外轰然答应,脚步飞奔而去。

小三子回头四望,道:“奇怪,怎么不见金世杰?”金凯道:“他有病,不舒服……”小三子笑道:“我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也知道什么葯能医得好他……”金凯道:“真的么?”小三子道:“不信,你叫地出来让我看看?”“黄金谷”谷主的训练真严格。属下的办事效率极高,才几句话的工夫,他们就真的把霍小玉请了出来。

一身素净,脸上全无血色,目光呆滞无神,却仍是当日在地穴之底与他生死缠绵的霍小玉!小三子心中一阵悸动,正想冲上去将她抱在怀中……忽听金凯也重重的“喂”了一声。

他强行压制自己的冲动,他必须按照他们商量好的步骤,按部就班,逐步去做,否则稍一不慎,就会在这“黄金谷”内粉身碎骨,永世不得超生,不但会害了自己也会害了霍小玉霍小玉是由两位丫环挽扶着出来的,小三子起身,将自己坐的这张巨大太师椅让出来.道:“扶她过来坐下。”两位丫环挽扶着霍小玉来坐好,小三子再道:“好了,你们退下去。”两位丫环又回头望金凯。

小三子蓦地大喝道“叫你们下去就下去。”这两个丫环猛地吓一跳,只好乖乖退开。

小三子却注意到霍小玉原来呆滞的眼睛里,有一丝异样的神彩,却只是一闪而逝,又回复到不知不觉,不思不想的模样。

只是一瞬间的神彩,已足够教小三子心神震动,欣喜若狂了。

小三子深深地吸口气,向金凯道:“很好,我决定交换。”金凯立刻万分激动,急忙道:“东西可以给我了吧!”小三子道:“不急,你们全部退开,退到一丈之外。”金凯怒道:“为什么?”小三子道:“我怕你们对霍小玉姑娘暗下手脚。”金凯怒恨,也只好叫大家一起退开。

小三子又道:“去把金世杰叫出来,我有话对他说。”金凯道:“告诉过你,他病了。”小三子道:“病了也要抬来,死了也要跟他把话说清。”大厅口走出金世杰,道:“我来了,有什么话就说吧。”小三子举起这枚“血虫琥珀”喝道:“大胆金世杰,见了‘武帝’还不跪下。”金世杰怒道:“你说什么?”小三子道:“我只是要你知道,无论任何人,谁有了这枚‘血虫琥珀’谁就是‘武林之帝’,就能号令群雄,唯我独尊。”金世杰道:“我当然知道。”小三子道:“我要用这枚‘血虫琥珀’交换霍小玉姑娘,你说值不值得?”金世杰道:“当然值得。”小三子道:“这样说,你是答应了?”金世杰道:“当然答应。”小三子道:“霍小玉姑娘是你的老婆,所以这枚‘血虫琥珀’就应该给你,对不对?”金世杰道:“对。”金凯却厉声道:“胡说。”小三子道:“谁有这枚‘血虫琥珀’谁就是武林至尊,赶快跪下,我好传给你……”金世杰果然跪下。

金凯却厉声道:“拿来。”小三子急吼道:“站住。谁要过来,我就将这玩意捏碎,大家都不用玩。”他父子二人果然都不敢稍动。

小三子赫然大笑道:“真伤脑筋,父子两个都争着要,我该给谁呢?”金世杰道:“老婆是我的,当然应该给我。”金凯道:“你这老婆是我给你定的,当然应该给我。”小三子大笑道:“好,等你父子二人商量好了再说……”他将手中“霸王枪”重重地往地上一顿“砰”地一声,尺许厚的铺地青石碎裂,铁枪已插入裂缝中。

“黄金谷”的这座大厅非常豪华巨大雄伟。除了四周墙壁门面之外,中央亦有两排各八根巨大的木柱,都是两人合抱的红侩原木,竖在鼓形的石墩之上,支撑着万斤巨厦。

小三子竟弯下腰来,侧身贴着木柱,一手反勾,将柱子挽在腰间,试了试重量。

金凯父子俱都惊叫:“你要干什么?”小三子笑道:“看了就知道。”只见他在手心吐上口水,双掌互搓,再双腿半弯,马蹲档式,又用刚才的方法,伸手倒挽木柱,吐气开声,喝道:“起。”“凌霄神功”发挥到极致,全身真力全部运到手腿之间,果然好大神力!只听一阵嘎嘎作响,横梁吵吱屋瓦赖筋、有的龟裂、有的碎块纷纷掉落,尘屑飞扬。

众人惊惧,胆小的丫环、仆役吓得逃出大厅。

几个身分地位较高的人物,尽量压制慌乱,看看他那底要干什么。

只见小三子竟能将这万斤柱子,抬得离开石墩尺许,另一只手却伸入石墩中心处,运起神功一抓

,坚硬的花岗石墩,竟粉末纷飞地被他挖出一个拳大的洞来。

然后他一把扯下脖子上的“血虫琥珀”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入这个洞中,然后再将这根梁柱缓缓放回石墩上,回复了原状!就这样,那个无价之宝的“血虫琥珀”就稳稳当当,安安全全的被压在大柱之下了。

他表演了这手神力,众人都目瞪口呆,惊奇不已。

小三子放好了柱子,拍拍身上尘土,向“游氏双雄”与“吕梁四杰”笑道:“好啦,我现在已经没有‘血虫琥珀’了,已经不是‘武帝’了,你们可以不用跪了,起来吧。”他六人早已瞥了一肚子气,立时挺身而起,虎吼一声,一柄剑、两把刀、两杆红樱枪,和一对判官笔,交织成一张夺命的网,要一举夺去小三子的命。

小三子根本也没有对敌的经验,尤其没有学过什么刀法、枪技、笔法,但是“凌霄神功”已通,这些都已不在他眼中。

“凌霄神功”使小三子变得耳聪目明,这六人的攻势在小三子眼中看来,竟似幼稚的小孩子在玩刀玩枪,又慢又笨又错误百出。

他只是伸手一抓一摔,就将他们的兵器全都夺下,扑扑连声,全都深深地插在那木柱上,非常接近石墩压住“血虫琥珀”之处。

这六人在一招间就丢了兵器,还以为小三子是在变魔术!心中怒气更盛,厉吼道:“我跟你拼了。”这次他们竟然真的拼命,完全不用什么什么招式,只是将全部精力集中在拳头上,扑过来就打!这种打法在小三子看来更是幼稚可笑。他一伸手就拨转了游氏大雄的拳头,迎向了游氏小雄的拳头,再双手捉住吕梁这二杰的拳头,迎向了吕粱那二杰的拳头.只听到碎碎碰碰的一阵乱响,这六个自命不凡的家伙,都抱着自己的手,痛得在地上打滚。

他们当然也有朋友的,他们的朋友急忙把他们扶起来时才发觉他们的手骨全都粉碎。

慕容长青道:“你好狠心。”小三子道:“又不是我打的,是他们自己!”慕容长青道:“其实你只须稍稍拨开就好,用不着让他们骨头粉碎的。”小三子道:“说的好听,以他们这种动不动就要揍人的毛病,他们打碎过多少人的骨头?以后还会再打碎多少人的骨头。”慕容长青当然了解他们的人,事已至此,也只有长叹不语。

小三子昂然而立,道:“我现在已经不是‘武帝’,你们用不着再顾虑我的身分,也不必顾虑破坏了‘血虫琥珀’还有谁对我不服气、看不顺服的?尽管跳出来。”除了金凯父子,还有一大堆武林人物,将他与霍小玉团团围困在中间。

小三子视若无睹,笑道:“只是记得不要在我面前玩兵器,这根木柱已经禁不住再砍几下了,要是一个不小心压碎了宝贝,弄塌了大厅,可不好玩。”金凯赶快吩咐这些人、道:“各位千万瞧在老夫面子上,莫在此处与他争斗,退远些,退远些。”小三子笑道:“不错不错,再过不久‘黄金谷’谷主或者是他儿子金世杰,总是他们姓金的其中一人。当得成‘武帝’所以你们大家还是乖乖听他的话,退远些……”金世杰脸色又变,金凯怒吼道:“姓萧的,你不要挑拨我父子感情。”小三子赫然大笑道:“你们父子的感情已经不用我挑拨,就已经快要完蛋啦!”他举起手指上那只红宝石的戒指向金世杰道:“你想不想知道我怎么会有这一个戒指的?”金世杰整张脸变成铁青,却坚持着不回头望向他的父亲,咬紧牙根道:“不想。”小三子又笑,道:“好!有志气。那么你想不想知道,那日在乱葬岗的墓穴之底,你派人追杀的那个臭小子是谁?”金世杰突然间脸色大变。那天在墓穴之底的几个人全都被杀灭口,魂归离天,此事再也无人知道啦,除非……他蓦然醒悟,厉吼着:“原来是你?”这是一件一直压抑在他心底的问号,一直在啃噬着他的心!如今答案揭晓,他疯狂似的疾扑而上:“纳命来。”所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金世杰似乎已经忘了他早已是小三子的手下败将,已经忘了他早已受了伤。

这金世杰虽已受伤,这一扑之势仍是锐不可挡,他“黄金谷”的成名绝技“五花绵掌”以双掌同时拍出。

小三子就曾经伤在这双“五花绵掌”之下.上一次当学一次乖,立时滴溜溜一转身子,将他的攻势转到一旁。谁知这“五花绵掌’的奥妙不在开始,而在后续。所谓“绵”字就是后手延绵不断的意思。

又急又快,又毒又狠的一连串绵掌打在身上,虽然有“凌霄神功”不断的反震过去,小三子还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黄金谷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