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17章 神偷丁六

作者:李凉

幸好金凯只是努力要固守这座大厅,并没有派人追赶。周诗婷领着她们安全地撤离。

其他“玉蝶门”的少女也都陆续脱离战场,赶来集合。

清点人数,除了几名挂了彩,受了轻伤之外,损失不多。

“玉蝶门”的这些少女之中,周诗婷与明珠,钟灵与梅仙,还有展玉等人,都曾机缘巧合地跟这“萧少爷”有过合体之缘。

其余的都只因为当时在“百花谷”中拦截小三子时,曾经打中过他,又被他那“凌霄神功”反震过。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从此一缕芳心系在这个郎君身上,日思夜想,念念不忘。

当她们的大师姐周诗婷回来登高一呼:说是“萧少爷”有难,立刻都毫不犹豫的跟了来。

眼见能把萧少爷抢救回来,个个芳心大悦。看到他“金蝶镖”毒发昏迷,又个个担心,焦急不已……正当她们不知所措,“玲珑姊妹”等人也与她们会合,梅仙灵机一动,大声道:“你的车上有没有带着‘地液琼浆’?”“玲珑姊妹”道:“有,赶快扶到我的车上来。”幸好她的车上带有好几罐“地液琼浆”以备不时之需,这下正好派上用场。

梅仙是亲自领略过这“地液琼浆”的神奇效果的,她不再犹豫,大量喂他喝下。

“玲珑姊妹”道:“车上带的‘地液琼浆’毕竟有限,我们还是要赶快回‘弥陀山庄’去。”周诗婷道:“弥陀山庄?”“玲珑姊妹”道:“就是原来的乱葬岗,我们已经把那里重新整修好了,改名‘弥陀山庄’。”突听车内的梅仙一声惨叫,她们吓了一跳,急忙伸头进去一瞧,顿时羞得面红耳赤,原来是这位“萧少爷”疯狂地缠住了梅仙……那“地液琼浆”似乎真的有作用,小三子灌下整整一罐,竟然开始不克自制起来。虽然在重伤之后,神志不清之下理智全失,力大无穷,梅仙怎么也挣不脱。

一见她们探头,梅仙大叫:“他疯了,快帮帮我……”周诗婷笑道:“就让他疯一下吧,要不了多久的。”接着她们的头又缩了回去,而且也拉上窗帘,也扣上了门。梅仙叹了口气,放弃了抵抗。

她不能抵抗,也不想抵抗。这位萧少爷曾经在她最危急的时候救过她,此刻他想在她身上做些什么,又如何能拒绝。

甚至就算要了她的命也是应该的,他在她身上又亲又吻,气息喘呛地吹在她的耳边,弄得她浑身发痒。他已经动手扯她的衣裳,梅仙这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她叹了口气,她曾经跟他做过,他那次不但救了她的命,更给她留下永生难忘的甜美回忆,原来他要的是这个,发疯似的想要。

其实不必发疯的,只要他说一声。其实不必野蛮的,扯破了衣服,等下出去怎么见人?梅仙有些羞怯,又有些甜蜜,自己除去了衣裳,也除去了他的。

一阵头晕目眩,一阵骨酥筋麻,一阵莫以言状的舒畅。

她正在准备着接受更大的快乐,他突然“哼”了一声,痛得软软地趴了下来,软软伏在她身上不能动了。

梅仙惊道:“你怎么啦?”小三子道:“痛——”梅仙知道他是受伤的,怜惜地抱住他,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胸脯上,道:“那你就休息一下……”他虽然疼痛得无力支撑自己,可是他不肯休息。

小三子却抱住她一个翻身,让她变成了伏在他身上,道:“你来!”梅仙一怔,道:“我,我不会。”梅仙就再用力些,现在变成了她在骑着脱缰的野马,尽情驰骋在苍茫无际的草原上。

梅仙不擅骑马,尤其是这样奔腾跳跃的脱缰野马。她生怕被掀跌下来而夹紧、控制,又因此失去奔驰的快感,又忍不住要再次策马狂奔!渐渐的,她已抓住了窍门,学会了如何控制缓急,已经能深浅如意、快慢由心,慢步小跑是一种沉醉,全力冲刺更是一种刺激。

渐渐的,刺激远比沉醉更好,梅仙已陷入一种不由自主的全力冲刺中。那种刺激渐渐的让她头晕目眩,香汗滔滔……终至骨酥筋麻、六神无主,终至无可自制、一泻千里。

小三子等的就是这一刻,将她那股纯阴的内力从会阴吸入,沿丹田而上,会合自己的“凌霄神功”将那可怕的“金蝶镖”毒素压抑住。

*********

一座百年基业,辉煌显赫的“黄金谷”就此毁于一旦。但是金凯一点也不心疼,他牺牲了一切,但是他已保住了这座大厅,保住了这根木柱,他再次仔细绕着这木柱瞧了一遍。七、八件兵器插在上面,木质已遭破坏,却保证未被人挖动过,这就表示那个最重要的东西也仍在里面。

只要这样东西还在,他就放心了,只要取得这样东西,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

现在,他就下令:“开始动手,把这样东西取出来。”下这个命令很容易,要执行这命,却很困难,那块“血虫琥珀”质地虽然坚硬,却并不比玉质坚硬多少。

而这根木柱本身就重达千斤,加上屋顶压住,怕不重达万斤?这样的重量,只要稍一不慎,就会将那块无价之宝,压得粉碎!金凯只好再下令道:“先拆掉一大片屋顶,再移开这根木柱……千万要小心。”即使这样,也谈何容易?他们必须先去找够大、够长、力量足够的木材及绳索,小心翼翼的先将这根木柱支撑住。而这样一场大火之后的废墟中哪有这些东西?那些有幸末被火烧的屋子,竟逃不过被拆掉的命运,屋梁被拿去做鹰架了。

总算能撑住这根木柱了,他们开始拆屋顶了。

*********

梅仙已累得伏在他身上喘气,却仍清楚地感觉到他那还是深深插在里面……梅仙抬头望望他的脸色,柔声道:“现在怎么样?”小三子捧住她的脸亲吻,道:“好多了……”那深深“被刺”的感觉,她又有莫名的惊悸,又莫名的兴奋。

梅仙发抖着,紧紧地贴在他耳边道:“这样对你有帮助?”小三子道:“谢谢你,帮助太大了。”梅仙道:“如果真的有帮助,我可以再帮你……”她又鼓起余力,再度奋起驰骋……原本的酥麻尚未完全褪去,新的刺激接踵而来。

她拼命咬牙忍住,无奈这种事是忍不住的,一阵难以言喻的舒爽,忍不住的沿着脊椎往下滑,直下丹田,再由‘内’一泄而出。

畅快的流失,使她虚脱地伏到他身上喘息不已。

她已虚弱得连想都不能想了,她已经完全的“空白”。

不知何时,小三子的双手已将她环抱,一手揽住了她后脑“玉枕穴”让她舒适地用脸贴在他宽厚结实的胸膛上。另一手轻柔和缓地在她背脊上往返抚摸。

玉枕穴上,由他的手掌上传来一股奇异的暖流,缓缓注入了她的血脉,融化入她的经络。

而她体内残存的旧有精力,又被他有魔力的手掌抚摸着缓缓集中,缓缓沿着背脊再往下滑,又再次被他吸走……就这样周而复始……就这样通体舒泰……就这样再也不想起来……大风雪中,大姊皇甫牧夫妇与二姐蔡令敦夫妇会合,也追上了玲珑姊妹的大队人马。

终于能与霍小玉相见,真是又喜又悲。

半年多来,她痴迷仍未清醒,却又被金世杰等人打得受伤,“玲珑姊妹”最能了解小三子的心思。她们知道这是小三子日思夜想,极须报答的女人。

她们不敢怠慢,赶紧喂霍小玉喝大量的“地液琼浆”又拨了一辆车子,让霍家大姊、二姊亲自照顾霍小玉,跟随队伍,护送前行。

梅仙姑娘娇羞不已地从车上下来。

“玲珑姊妹”与周诗婷都急忙迎上,关心地问道:“萧少爷怎么样了?”梅仙道:“他还不肯睡,他还要明珠……”周诗婷不满的道:“他身上有伤,怎么可以这么荒唐?”梅仙道:“可是,他好像好了许多呢……”“玲珑姊妹”似乎有些省悟。她们知道小三子有一套“会阴相抵”的疗伤方法。

向周诗婷道:“你放心,这就是他疗伤治毒的好办法……”周诗婷的确领教过他的方法,就是与他“会阴相抵”才能拔掉师门秘传的“焚身附穴钉”,那真是一种最最奇妙的疗伤方法,周诗婷立时兴奋道:“不错,你快去把小师妹明珠叫来。”天色入暮,风雪更大了。

天气如此恶劣,人马寸步难行,幸好前面不远是座小树林。大姊夫皇甫牧下令全体进入树林去扎营,埋锅造饭,今天不走了。

大家以小三子的这辆马车为中心,一层又一层地团团围住。又利用树林为桩,用篷布搭起了遮风挡雪的帐棚来。

生起一堆堆的营火,用积雪煮融,取食随身携带的干粮。

风雪在外面呼啸,他们有这样一个温暖的地方,倒也睡得安稳。

只是安稳不表示安全,至少有许多人心里不觉得安全。

大家担心将来的日子何去何从?尤其是那些激于义愤,冲进“黄金谷”去大肆烧杀的武林人物,已经得罪了金凯。以他那种有仇必报的性格,他会不会用“武帝”的身分,下令追杀,逐一报复?想到这里,再也难以入睡,不断唉声叹气,悔不当初。有些人愈想愈心惊胆跳,忍不住悄悄起身,想要逃得远远的。

谁知才走到森林边缘,就见到皇甫牧正冒着风雷,在林边警戒了望,冷冷道:“老兄打算到哪里去?”“我……我打算回家……”皇甫牧冷冷望他一眼,道:“老兄如打算远走高飞,我劝你还是赶紧打消此意。要知道只有团结才是力量,要是你落了单,任你天涯海角,都休想逃过姓金的报复。”本来天气就很冷,此刻更是打了个寒颤。

皇甫牧又道:“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发挥你的影响力,劝大家团结在一起,追随这位‘萧少爷’一起往南边去。”“往南边去?”皇甫牧道:“不错,萧少爷在南边有个‘弥陀山庄’,有很深厚的潜在势力。”“是不是‘百花谷’?”“你怎么知道?”“围在萧少爷身边的一大堆漂亮女孩,听说都是‘百花谷’出来的?”皇甫牧突然低喝道:“禁声!”大地一片银色,远处有个黑影在迅速地向这边移动,轻功极高,脚程极快,转眼间就到了树林边缘。

瞧清楚来的只有一个人,皇甫牧喝道:“来人止步,报上姓名。”那人朗声道:“银枪白马,红叶青莲。在下恭为前最末……”皇甫牧惊道:“莫非是‘四公子’之一的吕青莲?”吕青莲拱手为礼,道:“正是。吕某有急事求见萧少爷。”林中已奔出另外三公子,上前迎接道:“吕兄辛苦,我来引见,这位是号称“铁剑金人”的皇甫大侠。”铁飞琼亦奔出来道:“闲话少叙,萧少爷召见。”铁飞琼将他们都引进这座大帐,向正中这辆大车道:“吕青莲公子到。”一阵衣衫悉卒声过后,只见小三子扶着明珠的肩,从车上下来,精神似已好了许多,向吕青莲点点头,道:“辛苦了,坐。”吕青莲突然跪地磕头,抖声道:“属下该死,属下害了‘武帝’陛下。”小三子笑道:“你又怎么害了我?”吕青莲道:“属下力劝陛下到‘黄金谷’交出‘血虫琥珀’属下拍胸脯保证能取得回来……”另外三公子惊叫:“什么?你没有找到丁六?”吕青莲道:“找到了,虽然找到神偷丁六,他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出马……”“三鬼”亦怒叫:“为什么?”吕青莲叹道:“丁六说他这辈子什么都能偷,什么都敢愉,唯独这个不能偷。”周诗婷气道:“这是什么话?既然什么都能偷,又为什么这个不能偷?”吕青莲道:“我也是这样问他,他说这玩意比皇帝老儿的“玉玺’更严重,皇帝老儿虽然能管天下万民,唯独管不到武林人物,而这玩意恰巧就是武林皇帝的信物,谁丢了这玩意谁就是当不成‘武帝’谁有了这玩意谁就马上是‘武帝’……”铁飞琼道:“是呀,那又怎么样?”吕青莲道:“丁六说,他如果偷了,立刻就废掉了一个旧‘武帝’棒起了一个新‘武帝’,旧‘武帝’怀恨在心,一定不会放过他。”皇甫牧道:“新‘武帝’会感谢他,保护他呀。”吕青莲摇头道:“感谢他也许会,保护他也许会是一阵子,也绝不会长久,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杀他灭口了。”蔡令敦道:“为什么?”吕青莲道:“因为那个新‘武帝’一定天天担心,不知哪一天又会被偷走……”众人似乎也想透了其中道理,不由全部惊侧。

小三子笑道“看起来这个丁六,倒是真的透彻人性呢!”吕青莲又急着磕头,道:“属下该死,属下请不动这个丁六,属下害了陛下。”原来满心指望丁六出马的“一凤三鬼四公子”“十二飞龙”此时俱如从死,陷入绝望。道:“怎么办?这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神偷丁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