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18章 武林称帝

作者:李凉

这“地液琼浆”似乎真有无限的魔力!

霍小玉大口大口地喝了满肚子,立刻就开始有一腔火热如焚。

这“地液琼浆”一入腹中,就化为又醇又厚的酒,溶入了血液,周游到五脏六腑。

又因为浸泡在池水中这“地液琼浆”就化为又甘又甜的蜜,侵入了毛孔,弥漫到七经八脉!而这“地液琼浆”更似一种奇妙的情丹,令得霍小玉周身烦躁,血脉贲张。

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她伸手捉住了他,不安地把他拉过来,紧紧抱住他、贴住他、缠住他……霍小玉变得是那么的激情,那么的激烈,一张火热的樱chún,努力地索取他的亲吻。小三子怜惜地抱住她,用力地亲吻她。

想起那天的漆黑夜里,鬼使神差的相逢,相互撞在一起,摔进这个墓穴。她中了“金蝶镖”的毒,差一点死去,是这“地液琼浆”是这股莫名其妙的冲动?是在池中干下了糊涂事,她才得以保住性命。

人生的际遇为何如此大不相同?这半年来他因为她的一条项链,而成为武林至尊的“武帝”,锦衣玉食,美女成群。

而她呢?被送进“黄金谷”,却痴迷至今。

可怜落得如此悲惨的命运,如今老天有眼,能让他们这一对患难情侣历劫重逢,重新回到他的怀抱。

小三子一时激动地紧紧抱住她,动手剥开她,温柔地进入她,深深地刺入她……霍小玉的反应却是热烈的,她紧紧抱住他、贴住他、缠住他,她温暖潮湿的深处像是久旷的妻子,在欢迎久别重逢的夫婿,紧紧地裹住他,密密地柔柔地慰抚他……小三子亏欠她太多太多,他毫不吝啬地全力补偿着她,他尽全力地满足她:“我要好好爱护你,我再也不要跟你分开。”她中的也是“金蝶镖”的毒,这种毒实在太歹毒、太霸道,中的毒又太深、太久。大约是侵入了脑部,才会造成她这样痴呆、迷糊。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听得懂?他仍是在她耳畔喃喃絮语:“我再也不让人欺侮你,我要你永远在我身边,我要把‘血虫琥珀’还你,我要全天下每一个人都拥护你当武帝。”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听得懂,她的反应变得更强烈,霍小玉这样热情的需索,强烈的要求,造成了小三子从未有过的热情奔放。

从未如此盲目激情,两情缠绵中,似乎想一口气地把自己的生命,全部投注在她的体内。

霍小玉承受着他这样疯狂的强大的冲击,每次被他热力爱抚,她就像被抛上高空。

她炽热地缠住他、抱住他,紧紧地永远、永远,希望不要跃落,不要粉碎。

小三子就被她这种潜意识的反应,激得将生命之源全部注入了她的深处。

那样一股滚热的“真阳”猛然射入.竟将她烫得发抖,炸得粉碎。

他们若如空中飘腾,完全虚脱,完全空灵!他只剩下一具躯壳,他已经气息全无!她仍紧紧缠着他,慢慢的,一点一滴的,要将炸成粉碎的破片再组合回来到充满阳光的春天……这些武林英雄人物,个性开朗豁达,尤其是受了“武帝”的亲口邀请,自然是脚下有力,走路生风。

不到日落,大队人马就已到达“弥陀山庄”。

只见好大一座庄院,却又完全不似一个武林人物的居处。

既无刁斗,更无围墙,甚至连一道篱笆都没有。看来就是一座规划得整齐又完善的“村庄”。

事实上这里住的都是平民百姓。他们是全国各地的慈善机构送来的可怜孤儿,高薪聘来的保姆、教师。

其他就是“弥陀山庄”雇用的园丁、花匠、厨师、杂役等,也都是原来流落街头的孤苦贫困之人。

看来这儿完全就是某个大慈善家,设立的超大型孤儿与游民收容所。

总管李开泰看来是个极有才干之人,与“帝王谷”来的董平、蒋子安、赵、钱、孙、李。“百花谷”来的钟灵、梅仙、怡秀、展玉、秀清、秀云、芳华、芳玫等人,把这里治理得井井有条,和乐安样。

“玲珑姊妹”早就有消息传回来,所以他们早就有了准备。把这么多豪放不羁的武林英雄们,分别安置了他们的车马,分配了住宿的房间,又分批倍着他们参观、讲解,招待得宾至如归。

更有吃喝不尽的丰盛的晚餐。

这么丰盛的晚餐上却没有酒,只有源源供应不竭的“地液凉浆”。

总管李开泰只是个生意人,董平、蒋子安却是练武之人,跟这些武林豪客谈得投机,笑道:“这是‘弥陀山庄’最珍贵的东西,各位千万不要客气。”直吃到深夜,才宾主尽欢,陆续就寝。

这么多天的长途跋涉,今晚是睡得最舒服的一夜!大姊、二姊两对夫妇是安置在“凝香阁”的雅房之内,餐后奉茶。“玲珑姊妹”亲自奉陪,一阵寒喧客套过后,大姊曼雪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不知萧少爷的伤……”玲儿道:“大姊请放心。刚才赵雅姿已经派人来报告,萧少爷的伤已大好……”珑儿接口道:“就连小玉姑娘也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大姐、二姊大为惊喜,急道:“真的?在哪里?快带我们去看……”玲儿笑道:“请安心宽坐,现在正有人服侍着,大约快要出来了。”他二人仍是浸泡在池水中……小三子已经完全虚脱,完全空灵。他只剩下一具躯壳,他已经气息全无,但是他灵智未灭,他已经把自己全部都“排泄”得一干二净,再也没有半点杂质地重新吸收这宝贵的“地液琼浆”。

他尽力把这“地液琼浆”吞入腹中让它化为又醇又厚的酒,溶入血液,周游到五脏六腑。

他尽力运起“凌霄神功”浸泡在这“地液琼浆”中,让它化为又爽又甜的蜜,侵入了毛孔,弥漫到七经八脉……他努力地一点一滴的,重新用“地液琼浆”凝聚他全新的元气……而霍小玉仍紧紧缠着他也是在渐渐的、一点一滴的把炸成粉碎的自己再组合回来……渐渐的,霍小玉从迷惘中醒来.却像是从一场可怕的恶梦中惊醒,尖叫着吓出一身冷汗,惊惧紧紧抱住小三子,张皇四顾,抖声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小三子抱住她、哄拍她、柔声道:“别怕别怕,你现在跟我在一起,你很安全!”霍小玉目光又有些痴呆,又有些迷惘,盯着他看了很久,点头道:“我认识你,你是谁?”她脑中只是一片混乱,她有许多失落的片段,又有太多的记忆是好似被蛀虫咬过的书本,前后竟不能连贯……她一把将他推开,抢过自己的衣服,又茫然、又痛苦,道:“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跟你这样,这样……”小三子伸手将她拉过来,轻轻搂在怀中,柔声道:“你是霍小玉,我是你老公!”霍小玉喃喃道:“霍小玉,我是霍小玉,你是我的老公……可是,可是……”她的头又痛了。小三子亲吻着她,道:“你刚刚才复元,不要一下子想那么多!”小三子此时功力更是精纯,更是耳聪目明。听见赵、钱、孙、李正守候在“华清阁”,他将自己的声音束成一线,轻轻地传上去,道:“你们下来接霍姑娘上去!”赵、孙、李喜道:“萧少爷康复了!”她们连忙下来迎接霍小玉。她却又惊惧地倚偎在他怀里,不肯离开。

小三子柔声道:“她们都是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你放心跟她们去,洗澡换衣服……”她却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你跟我一起去……”小三子正要开口,赵雅姿急忙道:“萧少爷就陪着一起来吧!你不是也要梳洗打扮的么?”钱蓉蓉也道:“都已经合体疗伤了,总不致于连沐浴更衣,也要避嫌吧!”小三子叹道:“你们哪里懂?我的伤还不能离开这里,我还需要……”一眼又看见霍小玉又惊又惧,楚楚可怜的模样,想起刚才答应过再也不离开她,要永远保护她的诺言。心中又是不忍咬牙道:“好,我陪你去。”赵、钱、孙、李扶起霍小玉与小三子,登上这长长的一段阶梯,上到了“华清阁”那里早已准备了木盆热水,细心地为他二人梳洗打扮,然后带出来与大姐、二姊,两位姊夫见面。

霍小玉一见面,就与二位姊姊抱头大哭,恍如隔世!谈起一些往事,立刻忆起血案之日,更是痛哭失声,几乎昏倒,而此时竟然完全康复?真是奇迹。

玲儿劝道:“好了,小妹子大病初愈,不宜太过伤心激动……”霍小玉这才注意到这位高雅动人的姑娘,她对她注视良久,神情变化不定。

玲儿奇道:“霍姑娘,你怎么啦?”霍小玉竟然有些发抖,盯着她道:“圣女,你就是圣女。”珑儿皱眉道:“你胡说些什么?”霍小玉这才注意到,原来这里还有另外一位一模一样高雅动人的姑娘。大声道:“不错!圣女,你们两个就是圣女!”玲儿怒道:“什么神女、圣女的?不可胡说八道。”珑儿亦向大姊、二姊道:“我看你这小妹子脑筋烧糊涂了,还是早点带她去睡觉……”“玲珑姊妹”起身要告辞,小三子道:“我看她脑筋没有烧糊涂,是你们两个糊涂了。”玲儿怒道:“我们怎么糊涂了?我们姊妹两从小就是没爹、没娘的孤儿。被‘帝王谷’收养,是谁都知道的事情,我们怎么会是圣女?”小三子道:“如果不是,你们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何不听听看,霍小玉凭什么敢说你们是圣女?”他虽不是声色惧厉,却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玲珑姊妹”竟再也移不动脚步。

赵、钱、孙、李亦相劝,道:“且坐下来听听看,又不会损失什么……”大姊、二姊亦打圆场,道:“我这小妹子大病初愈,也许说得不对……”霍小玉却坚持道:“我的确大病初愈,的确有些事情连贯不起来,但是这件事情,却千真万确,绝对不会弄错。”小三子点头道:“你说。”霍小玉道:“血案发生的那天,爹把我叫到他的秘室去。打开一卷画叫我看,上面画着一位漂亮美女……”她虽然没有往下说,眼睛却一再地盯着“玲珑姊妹”瞧着,任谁都猜得到,她说的那画中美女,一定就很像“玲珑姊妹”。

霍小玉继续道:“爹说这是他的挚友吴弟拿来寄存的,吴弟说这上面画的是圣女……”大姊夫皇甫牧道:“吴弟?是‘武帝’吧?”二姊霍曼云道:“我怎么没有听爹说过。”大姊霍曼雪道:“不要打岔,让她说下去……”霍小玉道:“吴弟……‘武帝’说这个圣女已经不在人世,但是她留有一对双胞胎的女儿……”众人不由自主地又望向“玲珑姊妹”,只见她二人脸色铁青,咬紧牙根,不发一语。

又听霍小玉又说道:“除了画像,‘武帝’还留下一条项链……”小三子取出‘血虫琥珀”道:“是这一条?”霍小玉接过,道:“是!‘武帝’说这项链非常重要。他又不方便带在身边,就很机密的拜托爹替他保存,他自己要去寻找那一对双胞胎,要将这项链交还给她。”大姊霍曼雪道:“难怪爹不让我们知道这件事。”霍小玉道:“那天,爹把我叫到他的秘室去,告诉我说秘密泄漏了。叫我带着这项链逃走,谁知道我就闻到迷魂香味,昏倒了,是被火烤醒的,霍家堡已经……”她花了很大的定力,强自忍下那段悲痛情绪,向“玲珑姊妹”道:“爹告诉我说这对姊妹复姓上官,名字不确定……”赵、钱、孙、李四女同时“啊”了一声,又望向“玲珑姊妹”。

霍小玉道:“现在我可以确定,霍家堡血案是因此而起的。我爹与霍家堡连男带女,老老少少,七十九口的性命,也是因为这条项链而牺牲的……”霍小玉把“血虫琥珀”递给她们,泪流满面,道:“现在我们霍家不再欠你们什么了……”她抓住两个姊姊的手:“我们走……”小三子却拦往她,道:“你不能走。”霍小玉道

“为什么?”小三子道:“我是你什么人?”霍小玉只记得她从痴迷中清醒的第一句,回答道:“你是我老公。”小三子一把抱住她.笑道:“这就对了!我是你老公,哪有老公不走,老婆要走的道理?”霍小玉急道:“可是我,可是我跟你,又没有结婚。”小三子大笑道:“那还不简单!马上就可以补办。”牵起“玲珑姊妹”的手,大声道:“霍小玉、玲珑姊妹,赵、钱、孙、李、铁飞琼……”“玲珑姊妹”最是善解人意,玲儿首先接口道:“还有‘百花谷’的大师姊周诗婷、二师姊钟灵,还有梅仙、展玉、‘彩虹七女’、明珠……”珑儿再接口道:“数不完啦,凡是跟陛下有过……有过……”她说不下去。小三子却脸皮特厚,大笑道:“凡是跟我玩过“会阴相抵”的,全部一起补办结婚典礼。”大姊夫皇甫牧回忆了一下,从“黄金谷”回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武林称帝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