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02章 躶女壁画

作者:李凉

已经安安静静.再无半点声息。

洞底又恢复到死一样的空寂,只剩下几支丢弃在地上的火炬,仍在闪烁着发出光芒。

小三子心中长叹,竟然没有机会将霍小玉的琥珀项链还她。

她福大命大终于得救,虽然遭遇到惨变,但是还有大姊夫,甚至还有未婚夫,而我呢?仍旧是孤苦无依,穷途潦倒。

手中握着那金质项链,心中想的仍是小玉那张美丽的脸庞.他突然大声道:“不要紧,出去以后,马上还她!”

他正要离开,忽然想起他的那件上衣虽只是件又破又烂的上衣,而且还扯掉了一只袖子,但也总比精赤着上身的好,刚才那些人,看来都是些体面的有钱人,总不至于会把他那件破衣服也顺手带走了吧?

小三子先取出那只断掌来.顺手就塞进身边一道裂缝中去,他可不想带着吓人的东西走来走去。

然后他就开始艰难地要钻出去.却突然觉得头皮发麻,接着就发觉人影一闪!大约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就像是走在路上.突然有一只虫子要飞进眼睛时,立刻会先闭上眼皮的那种反应一样。小三子急忙缩回头来!

一股凌厉的指风从耳边撞擦过“噗”他一声.击中坚硬的岩石,竟能激得碎屑飞扬.溅在脸上火辣生痛!

如果不是自己本能警告,早一步缩回,这一下要是击在脑袋瓜上,那还得了?

他这一偏,用力过猛,避开了前面.却忘了后面。后脑勺撞在石头上.顿时一阵曼眩.疼痛难当!

只听得外面一声厉喝:“臭小子,还不出来。”

小三子心惊胆战.他已听出正是那个金公子的声音,正是两天前的夜里,指挥众歹徒追杀霍小玉的那家伙。

这家伙居然心里阴险、心肠毒辣,人家都走光了,他却不声不响地在洞旁边站着,专等小三子自己把头伸出来。而且一出手就是致命的一着!差一点把小命丢在他手里.小三子岂会笨到再出去送死?

他匆匆再往后退,转身再找到刚才来的那条通路.赶紧逃命要紧!

这阵响动。那金公子立刻沉声喝道:“原来这里面可以互通,对头包抄,追。”

几个雄壮威武的声音匝道:“是。”

原来他还留下几个手下心腹.散开花边堆巨石四周,同时找个可以忽身的石隙包围着钻进来搜捕。

小三子吓得心胆俱裂,拼了命以最快的速度,匍匍爬行逃命,谁知在这样心慌意乱之下,刚才还能勉强通过的那道窄缝.竟然钻不过去了!

耳听后面呼喝吼叫,威胁道:“臭小子,乖乖出来投降,金公子或可饶你一命,要是执迷不悟,等被捉到,一定凌迟处死。”

耳听那声音已近,小三子又惊又怕.再也顾不得通路不通路,摸到旁边另有隙缝.立刻就往那边钻过去。

后面的人四面包抄,相互呼唤应和叫喊:“在哪里?那个臭小子在那里?阿由注意,他往你那个方向去了。”

小三子心慌,急忙又另找缝隙,努力要逃开他们毒手.但是这些追兵.各个武功高强.听力自然超人一等。

只须凭着小三子匍匍爬动的声音,就能分辨出他的方位和距离!

可怜小三子的手脚膝盖.都已磨得破烂流血,脑袋也不知撞破多少个洞?身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处擦伤?但是他绝不甘心束手就擒.他拼了命也要往前爬!

突然前面有人喊道:“在那里,在那里!”

后面也有人呼叫道:“听见没有?就在你那边。”

四方八面皆有吼叫声:“这小子已经累得气喘如牛,呼吸声音像打雷,怎么会听不到?”

小三子知道自己完了,那声音已经四下合围,而他又不能不喘气呼吸。

他实在是已经脚软手软,他再也爬不动啦!

突然他用力呼吸,他又闻到一股熟悉的香甜腻人的气味。只要能吸到这种气味.就已经精神大振了,如果能喝上一口,不知道该有多好?

他急着往那边爬过去,果然就发觉地上潮湿.甚至也听到轰隆隆的流水声。

他鼓起最后一丝体力奋力往有水的方向爬去,这大概就是“望梅止渴”的心理作用吧!小三子真的就发觉更潮湿滑腻,酸甜水气更浓的水!

有人惊叫道:“这是什么怪味道!”

小三子突然福至心灵,大声哀号起来:“哎呀,我中毒了,痛死我啦!”

一面大声呼痛,一面继续努力往前爬行!

后面的追兵听说有毒,果然惊疑不定,明明听到他在前面不远.却踌躇不前——

他们虽觉这酸甜气味有些怪,暗中运功一试.却并无中毒现象!

其中一人脑筋转得比别人快些,起疑道:“莫不是中了这臭小子的疑兵之计?”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家同时喝道:“追。”

小三子却发觉自己到了一处“无尾巷”!

轰隆震耳的急流声,有如万马奔腾.在耳边回旋震荡。

这地方特别宽大,却都被坚硬的巨石阻路,都只留下极小的缝隙.小得几乎连只老鼠都钻不过去。眼前漆黑,耳听后面追兵愈来愈接近.

他急得六神无主,忽有水珠从头顶上滴来,正是那种酸甜腻人的水!

小三子只有住上摸索。

这才发觉此处颇为高耸,只因潮湿滑腻.小三子费了好大力气才爬得上去。

谁知这里又是巨石压顶.侧面却另有一道裂缝。

小三子已没有时间犹豫.他一侧身.再在那道裂缝钻了进去。

孰不知这道裂缝却是个漏斗形?愈钻愈窄,好不容易脑袋挤过去了.肩膀却大宽:就差那么一丁点儿,硬是挤不过去。

他正想退回来.再设法另找通路,发觉后面追兵已到。追兵还不止一个!

七八个大汉全都集中到这块宽敞的地方来了:“那臭小子呢?躲到哪里去啦。我还听得到喘气声.可惜是回音——”

“谁带有火折子?”

果然有人取出火折子,一口气将其吹燃,举高一照,发觉顶上宽敞.可以攀爬。

一名壮汉立刻拔出钢刀,率先而上,直到压顶巨石之处.藉着下面火光,他也见到了侧面缝隙之处。

更瞧见小三子还有半截露在外面的小腿。

这小三子刚卷起他的腿,用脚尖探到一处小小的缝隙,正要藉此用力,使自己能挨过去。

这壮汉大喜!一把捉住他的脚踝,大声道:“看你往哪里跑。”

小三子大骇!脚下拼命用力,却因这人的手一拉.脚尖滑了出来,变成了猛力一蹬!

“卜”地一声,双腿就结结实实.端端正正地踹在这壮汉的面门上!

只听他惨叫一声,往后便倒!接着他庞大的身躯便跌了下去。

小三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藉这一踹之力肩膀堪堪挤了过去!

只听他们一阵大乱.忙着扶起这倒霉的趋伙,急问他:“阿康,你怎么样?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阿康捂着流血不止的鼻子,道:“我被他踹了一脚——”

他还能开口说话,表示并无大碍。

另一大汉嚷道:“我去。”

但是他已迟了半步,小三子肩胯既过,趁着他们一阵纷乱之际.奋力济过了那道窄窄的缝隙——

只是小三子还来不及摸清楚前面是怎么回事之时,就已从那又沾又湿.又滑又腻的石隙间,往下跌了下去!

正是那万马奔腾一般的急流,正是那酸甜腻人的怪水,他“仆通”跌入其中,立刻就被翻滚冲刷,顺流疾下!

也不知道到底抛了多远?他又惊又俱,漆黑中伸手慌张乱抓,终于被他抓到岸边岩石.奋力爬了上去。

哪知才休息一下子,只因伸手不见五指,小三子怎么也未料到这一边竟是块巨大的斜面岩石?他立足不稳,不由自主地滑了出去。

就像坐云霄飞车一样,他飞快地滑泻而下,然后又被抛出!

在空中不知被抛了多远?最后才“砰”地一声,跌进一个大水潭内!

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这池水又不够深.小三子“砰地撞在池底.而底下竟也是坚硬的石头!

小三子就因此撞得昏了过去!

幸而这潭池水的水质,似乎比刚才那基底石室中的水质,更浓密、更粘稠,浮力也更大。

小三子虽已被撞得昏厥,却也能缓缓地又浮了上来。

他就这样一动也不动地浸泡在这池水中。

*********

八名彪形大汉,没有一个钻得过这道石隙的。

他们也试着引嫩人奋.伸过洞外去察看、头既伴不过去,所能看到的,也只是一片无尽的黑路。

岩石等欧法透出简滴答答又酸又甜、又弹又旺的怪水.

不小心就把火折子也淋熄了!

他们终于放弃,暂时退了出来。

他们将此结果向金公子报告.

金公子冷笑:“谅他也不可能逃得出这个地穴!躲得过今天,也躲不过明天.他迟早会饿死在这里面,只不过……”

他手中握着那粗劣的布条,是包扎在霍小玉伤口上的。

那伤口如此接近她的私处,而被这臭小子在她这里包扎时,难免……

他虽不相信这小子能在霍小玉如此重伤的情况下,能够做出什么苟且之事。

但是这件事如果传了出去?他堂堂正正“黄金谷”的少谷主金世杰的未婚妻.竟然跟一个臭小子在这地穴底下,待了两天一夜。

这种风声绝不容许流传出去!不流传出去的最好办法,就是叫他们永远闭口。什么样的人才会永远闻口?当然只有一种人——死人!

这是在几个手下追杀小三子的时候就想好了的,无论他们追不追得到他们的结局都是一样!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他只是手指一弹!

一蓬乌黑的毒粉飞散!

这些人惊俱哀号,最后仍是难逃一死。

他们全都死不瞑目地躺在地上.

金世杰却笑道:“你们很好,很好。”

他做事一向细心,绝对不想留下半点疏漏。

所以他再次逐一检查他们,的确是真的中毒而亡,他才赶紧离开此地。

他必须要赶紧离开.他早已闻到这池水的酸甜怪味.他不能确定这种空气有没有毒?

金世杰再次沿着那条绳索爬上来时,大批闻讯赶来相助的英雄豪杰武林盟主皇甫牧霍曼雪夫妇,早已都簇拥护送着霍小玉离去,只剩他“黄金谷”的人马在等候着。

一见到他们眼中有疑问之色,金世杰立时运气逼住自己的呼吸与血脉,使自己冷汗措浮.显出极为痛苦的神色来。

属下们立刻关心地问道:“金公子怎么啦?”

金世杰呻吟道:“毒……”他走开几步,盘膝坐到地上.连功疗毒。“阿康他们?”

金世杰眼神恻然道:“他们为了救我.都已中毒箭丧命!我一定要好好抚恤他们的家属。”

他这一番作为果然骗得属下们,各个感激涕零,更是对这主人敬佩效忠,至死不渝。

全世杰虚弱道:这毒又酸又甜,毒性却很慢,你们谁有胆下去把他们遗体拉回来,埋也要埋在故乡。”

立刻就有几个忠义之士,顺着绳索下去。

果然是又酸又甜的怪气味,他们都努力闭住呼吸,把同伴的遗体抢救回来。

金世杰再道:“将绳子解掉,再用那块巨石将洞口压住,免得再害了别人。”

小三子从昏迷中醒来.还以为自己飘在云雾中!

竟然没死?简直是奇迹!

在这样的水潭里载沉载浮,全身上下,完全没有一点项要用力的地方.倒也好玩!

只不过完全的漆黑一片,再怎么睁大了眼睛,也看不到一丝光线,却能清晰地听到“滴答”的水声。

四周一片寂静,就连这水声也很遥远。能听得见.至少表示自己还没有死,至少还有听觉。

这水跟墓底的水完全一样,只不过更浓更稠。他早已习惯了这种味道,他毫不在意地大口喝一个饱!

喝饱就不饿,也不觉得冷。至于身上的伤.更是微不足道,在这奇怪的水中浸泡久了那些擦伤、撞痛.早就完全不存在了!

连霍小玉那样的伤都能治好.自己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里,立时又全身燥热,心跳加快起来!他想起刚才躲在缝隙里,那个叫曼雪的大姊掀开小玉的大衣叫金公子看伤口。

那神秘的隐私处恰巧就呈现在小三子眼前,教他看了个一清二楚!

在漆黑中有过极亲密的肉体接触,已经教他极度欢愉。

在火炬光照之下,一览无遗地看到更是永生难忘!

此刻他又已亢奋坚挺.火热焦躁起来。他立刻骂自己:“羞羞.不要脸。”

埋头池中,大口灌水!

真所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躶女壁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