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03章 凌霄神功

作者:李凉

突然背后一声娇喝:“是谁?”小三子吃惊回头,只见两名少女,手持亮晃晃的长剑凌空扑来。眼见这两名少女,长得清秀脱俗,手中长剑却幻化成千万青霞,往自己头上罩落。

小三子这一生,从未有过跟人家打架动手的经验,立时吓得呆了。

这两名少女只在一刹那之间,就已欺近身前,手中长剑倒转,两支剑柄分别撞在他的“悬枢穴”与“气海穴”。

小三子顿时呆立不能动弹,只能张大了眼睛,望着这一对高矮、穿戴一模一样,相貌也没有半点分别的美少女。

一般的瓜子脸蛋,一般的洁白清爽,衫薄裙窄,眼如点漆,chún似朱樱,分不出谁是谁来。

小三子心中却震骇不已,这一双少女面貌如此熟悉,却又完全想不起曾经在哪里见过?

而这一双美少女见他这蓬乱头发、赤膊上身、只有一条破烂长裤的模样,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却极不礼貌地对她二人瞪视。不禁怒喝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他只能张口结舌,无法答话。

那少女却一眼瞧见他精赤着的上身,脖子上的项链与琥珀。立时脸色大变。

一仰手就扯断了项链.夺了过去。

小三子心中一急。立刻伸手要夺它回来,同时大叫:“还给我!”

这个少女一惊“咦?怎么会动了。”

他本来也是不能动的,一股力气就阻在被二女戳中的那个地方,他既未练过武,更不懂点穴。他只是因为这琥珀项链太重要,心中一急,竟然动了。

他这笨手笨脚的伸手来夺,这少女本可以有许多种方法避开去,谁知他手法实在太快,她联想都还来不及想.就已被夺了过去。

另一少女长剑挥动,舞出一片银色白剑幕,向他攻来,定要逼得他松手后退。

谁知这小子只用食指一点,她的长剑就像被一根无形的铁棍击中,再也把持不住,脱手飞了出去“呛当”一声,跌在三丈远的地上去。

这一对少女吓得惊退数步,骇然道:“‘凌霄神功’‘血虫琥珀’?”

她二人互望一眼,再转向小三子.恭身道:“您是从‘圣宫’里面出来的么?”

小三子一怔。道:“圣宫?你说那个山洞叫圣宫?”

见她二人这般恭谨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说:“没错!我刚刚才从那里面出来。”

她二人再次互望一眼,向他问道:“‘凌霄神功’共有几式?”

小三子从未听说过什么“凌霄神功”!他人呆,脑筋也不快,只会呆呆发怔。

二女见他无法回答,又要动手。

小三子对“危险”的预感却不慢,立刻伸手一指点去。

“敬”地一声,这少女手中长剑又脱手飞起。

二女吓得连退数步,那长剑却堪堪要落在她们面前。

小三子生怕她们拿到长剑,又要来动手,只得又是一指点去,那支长剑再次向上飞出。

眼看又要掉下来,小三子又是一指点出,这次却以毫厘之差,没有点中。

一股锐利的指风“唆”地一声,擦过二女的耳朵。

“嗤”地一声响,身后一株百年巨松,树干就被射出一个洞来。

一对少女花容失色.惊呼道:“凌霄神功。”

小三子再笨,也该猜得出来了。笑道:“你们问的就是这个么?”

她二人立时恭身应道:“是。”

小三子道“呃,如果这个就叫做‘凌霄神功’那就——”

他脑中立刻闪现出那些躶女图来,失声惊呼道:“躶女!你们就是躶女?躶女就是你们。”

这突如其来的呼叫,二女都吓了一跳。立刻面红耳赤,碎了一口,道:“你胡说些什么。”

小三子一怔,也深自懊悔胡说。

原来经她二人提醒,小三子立刻想起,这二女的面貌,竟与石壁上的躶女,一模一样。这才脱口惊呼出声。

她二人如此绮年玉貌,看来也没有多大年纪,当然不可能是石壁中的躶女。一定是自己看锗,不禁愧道:“对不起,是我认错人了……”

他立刻收敛心神,回忆石室中的躶女图,一、二、三、四地回忆下去,大声笑道:“哦?共有三十六式,三十六个美女,不过……”

二女一怔,道:“不过什么。”

小三子撮瞬笑道:“不过只有一个美女陪我玩过。”

她二人当然不懂他所谓的“玩”是什么意思?

既然答案正确,就已证实了他的身分。

他二人立刻由惊惧转为惊喜,同时上前向他跪倒,同声道:“婢子上官玲、上官珑.叩见武帝陛下。”

这两个美得不像话的少女,突然向自己下跪,倒把小三子吓了跳,道:“你们…你们说什么?”

这“玲珑姊妹”道:“陛下在圣宫之中,隐居时日太久,所以有些……”

她们不敢直指他的形貌狼狈,何况更闻道他身上有一股酸味,改口道:“有些仪容不整,请随婢子来

她二人起身,先去拾回自己的长剑。

恰巧就在那棵松树之下,她忍不住伸手摸摸那个洞,再望望这个又狼狈、又憨厚的小三子一眼。

她二人领着小三子,下了这片十亩松林,穿过绿草如茵的花园小径,来到花木扶疏的“玲珑阁”。

这座“玲珑阁”的精致豪华,对小三子来说,简直是人间天堂。

这对“玲珑姊妹”真的就把他当成皇帝一样地伺候着。

小三子忍不住好奇问道:“你们两个,到底谁叫什么名字?我一点都分不出来,怎么办?”玲儿笑道:“何止是陛下分不出来,很多人都分不出来。不过我的下巴这里,有一道小小的伤痕,我是姐姐。陛下可以叫我玲儿。”小三子托起她的下巴来一瞧,果然有一道细微的疤痕。不仔细瞧,根本不会有人去注意。

玲儿又道:“我们两个是一母同胞的孪生妹妹,她在左眉梢里,有一粒痣,陛下可以叫她珑儿。”

小三子也托起她的脸细看,果然有一拉小小的,颇为俏皮的朱红痣,小三子望望左边、再望望右边,笑道:“玲儿、珑儿,好名字。”然后他又不解道:“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玲儿道:“因为您是武帝,我们姊妹二人的职责,就是要全心全意的伺候陛下。”小三子道:“什么是武帝?”珑儿道:“就是武林之帝。所有黑、白两道,见了陛下都得跪拜,唯命是从。”小三子吓一跳“什么?我有这么大权利。”玲儿道:“不错。陛下对黑、白两道武林中人,有生杀大权。”小三子更是手足无措,惊声道:“不,不。你们只怕是弄错了。”

珑儿道:“不会错的.陛下有这血虫琥珀,又是从圣宫里出来、身怀至高无上的‘凌霄神功’……”

小三子道:“就这么简单?”

玲儿道:“这还简单?任何人要有这三项中的一项,就已经不得了啦!陛下同时俱备这三项,不是武帝又是什么。”

小三子道:“是谁告诉你们的呢?”

咙儿道:“是童姥。”小三子道:“童姥又是谁?”

玲儿道:“童姥……哎呀,反正等一下她就要来了,陛下自己问她吧。”

两姊妹已在大浴缸里放满一缸热水,又洒上香精rǔ液,试过了水温后,再向小三子道:“陛下请沐浴……”

她们要来服侍宽衣。小三子却惊道:“不,不。怎么敢劳驾你们?还是我自己来。”

她二人也实在不太敢去脱一个大男人的衣服,立刻跪下叩道:“那么婢子告退,婢子去准备膳食。”

等她二人退出后.这才解下他从洞穴内带出来的那条镶满珠玉的腰带,脱下唯一的那件破烂裤子,跳进浴缸内。

本想洗个清清爽爽的澡,谁知这盆热水中,加了香精rǔ液之后,居然又是那石室内池水的甜腻香味。

难道她那瓶子里装的,也是那种东西么?

他实在忍不住好奇.爬身出来,到架子上去拿过那支瓷瓶来,低头一闻。

果然不错,正是那种他不知泡了多久,喝了多少的怪水。

就在这个时候.玲儿捧了一叠衣服进来,瞧见这个湿淋淋、赤躶躶的陛下,大吃一惊,吓得立刻转过身去。

小三子亦吓了一跳,急抓起那条破裤子来,要挡住自己。

玲儿又娇又羞。将那叠衣服向后伸手递出来,道:“请陛下更衣……”

小三子的心仍坪然而跳,却也觉得在这样豪华的地方,实在不该再衣不敝体。

伸手接过,抖开来要穿,却呆住了。

原来只是一块豪华的织锦绸幕。

料子极为柔软舒适,金碧辉煌,高贵之极。

却也只是临时剪下的一块,方方正正,中央一个圆洞而已。

小三子一怔。道:“这怎么穿?”

玲儿仍背着身子,道:“陛下只要从头上套下去……”

小三子一想也对,果然将这中央的圆洞套到头上,立刻就变成了一件特大号的“罩袍”。

玲儿道:“陛下可套好了?”

小三子道:“套好了……”

玲儿转过身来,又失笑道:“陛下穿反啦。”

小三子怔道:“不过一块正方形,还分前面后面么?”

玲儿道:“不是前后,是里外穿反了。”

她婷婷袅袅地走过来:“我来帮你……”

她将他这件大罩袍掀起来要脱,这才发觉他里面完全赤躶。

她立时羞得满面赤霞,连耳朵都红了,急忙转过身去……

小三子亦是羞惭满面,一面急道:“对不起……”

一面以最快的动作脱下来,重新穿过:“穿好啦!”

小三子这才发现.这件罩泡的里子,舒适又柔软,而面子是豪华又高贵!

玲儿再次转过身来,顺手取来他那条腰带,一面为他整理好前后皱格、一面为他扎好腰带。再把他推到一座大型的铜镜前,让他自己看。

“陛下满意么?”

一块简单的布料,立刻就变成了一件又豪华又气派的长袍。

小三子不由得深深佩服她的巧思!

“好极了!”

玲儿道:“是不错,陛下这条腰带.配这样一件袍子,才是真的好极了。”

她蹲下身来,一面再次为他整理前前后皱格,一面用针线将袍子的两袖与两胁缝好。

“婢子居处简陋,根本未曾准备男人衣服,只得委屈陛下。明日吩咐织工,仔细定制几套像样的……”

小三子急道:“不必麻烦了,这样就很好了。”

珑儿进来禀道:“‘童姥’到了。”

玲儿道:“告诉她,陛下马上来……”

珑儿身后已跟着进来一位中年美妇,眉眼含春,怎么看也不像是可以被称为“姥”字的年龄。

这中年美妇竟要向小三子行跪叩大礼,恭身道:“奴婢童颜.叩见武帝陛下。”

这么一位又高贵、又端庄的贵妇人,忽然要向自己下跪叩头,小三子吓一跳。

急伸手去扶,道:“童姥请起……”

谁知他两手刚扶住她的手肘.要将“童姥”托起,突然从她手肘传来一股极大压力,几乎要将他压得踉跄跌倒,所幸小三子在那池水中又喝又泡,不知不觉中已经改变了体质,培养了深厚无比的内力。

“童姥”才一施压,他立时产生一种自然反应,一股醇厚的内力,立时再将童姥”托住。

谁知这“童姥”又生变化,仍是两肘被他托住.身姿末动,又忽地将全部力道集中到右肘上,立刻就要将小三子压得跌倒!

小三子只得赶紧将力量引到左手来托她。

谁知那又只是虚招。待得他力道正转到,才发觉她的右肘已经撤离.而左手突然间变得重逾千斤。

这小三子一生从未练过武,更是从未有过与人动手过招的经验,这下子要他在匆忙之中,再将力道移回来,已是万不可能……

眼看他就要被这突如其来的重力压得跌倒!

幸而他体内已经聚集了极为丰厚的内力,也已经到了随心所慾的地步。

只在这一瞬间,一股新的力量传到,将这“童姥”稳稳托住了。

只可惜他临敌经验仍是不足,心中想着应付她的左手.却忘了自己原来被放空了的力道,已经加速沾着了“童姥”手肘衣角.立刻将她猛掀而起。

这一掀之力,怕不有千斤?就连‘童姥’自己也吓一跳。

眼看就要被这股劲力掀得往左摔出去,而小三子竟然能在半途中,又硬生生将力道及时煞住。

“童姥”只觉得自己手肘震了一下,然后就被他平平稳稳地托了起来…这中间说来话长.其实只是一刹那之间的变化而己。

在“玲珑姊妹”看来只不过一位要待大礼参拜、一个在礼让谦恭而已。

“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凌霄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