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04章 帝王谷内

作者:李凉

突然,玲儿心神一动!惊悸不已。小三子似有所觉,道:“你怎么啦?”

玲儿也莫名其妙,道:“不知道,只觉得心里好慌。”

她突一跃而起,惊叫道:“珑儿,她出事了。”

原来她们孪生姊妹之间,心灵相通,妹妹有事,姊姊立时就能感应到!

只是到底是什么事?却非得赶快去见了面才能知道。

她立刻从池水中跳出来,立刻去拿她的衣服,可是这样一堆又湿、又粘的衣服怎么穿?小三子也从池中出来,递上他那件罩袍,道:“你穿这件……”

玲儿一见到这件罩袍,就已有了主意.道:“不,你穿,你还要陪我出去!”

她自己却奔到石壁之前,将那黑布扯下来,撕下一块适当大小的.也在中央撕开一个洞来,往头上一套!

立刻就是一件黑色罩袍,也与小三子那件一样,只是简陋了些。

再撕下一条黑布来,当腰带蚕住,同小三子道:“我们该往哪儿出去?”

一眼就瞧见小三子仍旧赤躶躶地站在那儿,不禁又羞红了脸,道:“陛下,怎么还不穿上。”

小三子笑道:“我在等你来伺候。”

玲儿一怔,只得过来拾起地上罩袍来给他穿上。

小三子却一面轻声道:“恭喜你。”

玲儿一怔,道:“恭喜什么?”

小三子伸出一手握拳,道:“我伸了几只手指!”

玲儿道:“没有。”

小三子道:“你怎么知道的?”

玲儿道:“当然是我看到的。”

小三子再道:“没有点灯,你怎么能看到呢?”

玲儿突然怔住,道:“对呀?我能看到,我真的能看到了!”她却一眼瞧见了藏宝室的那个门缝.是用两只铁箱架起来的,立刻伏身钻了出去,并:“我们要赶快!”才一钻入,就被这堆积如山的宝藏吓了一跳!

但是她根本没有心情留恋这些.立时又穿过了兵器室,往外奔去。

小三子见她性急,怕她奔错岔道迷了路,忙追上去牵住她的手,道:“注意看这个记号……”

玲儿道:“是你刻的。”

小三子道:“是。这地道极长,岔路也多,如果迷路,可不好玩。”

玲儿果然依着记号快速前进,已经到了铁栅门之处,玲儿又放慢了脚步。

小三子奇道:“又怎么了。”玲儿叹了口气,道:“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但是压力还在。”

小三子道:“你到底在说什么?”玲儿道:“我也不知道,刚才只觉得一阵心慌意乱,现在虽然平静下来了,但是仍然不宁静……”

小三子道:“这表示什么?”

玲儿道:“不晓得。我只知道珑儿正是又担心、又害怕,反正等下我们出去,陛下尽量少讲话。只要假装很累,其他的由我和珑儿应付。”

小三子道:“应付谁?”

玲儿道:“不知道,等见到珑儿才会知道。”说着她们就走出了山洞,钻出了这块满是蔓藤杂草的万斤巨石。

六名英武青年,在这十亩松林内徘徊监视。一见二人出来,珑儿立刻上前跪下,道:“叩见武帝陛下。”

“童姥”与那四女六男,亦全都跪迎。

玲儿已从珑儿眼神中读到某些讯息.扬声道:“珑儿快来,扶圣上到床上休息。”

珑儿赶紧过来扶住小三子,道:“陛下怎么啦?”

玲儿道:“都怪我,练功岔了气,圣上为了救我,耗了许多力气。”

“童姥”在一旁冷哼一声!

珑儿赶紧接口道:“那么你学会了没有呢?”

玲儿读到她的眼色,笑道:“学会了好厉害的一招,等一下我说给你听。”

“童姥”眼中立刻现出贪婪之色。玲儿看在眼里,不禁冷笑。

二女就一左一右,扶着小三子回到“玲珑阁”。

小三子因为受了玲儿的嘱咐,便故意装成又虚弱、又痛苦的样子。

“童姥”领着那六男四女,紧紧盯着,一起回到“玲珑阁”。“童姥”紧紧盯着“玲珑姐妹”将小三子安置在玲儿那张温馨柔软的床上,始终不给她姊妹二人有私下谈话的机会。

“童姥”又一副担心的样子,伸出手探小三子的腕脉。

小三子不懂得如何做假,只不过内息极旺盛。

“童姥”按住他的碗脉,恰巧是以食指按住的,触手火烫。

小三子在“圣宫”中学会的就是这一招,而且熟练极了,就故意运起内力,猛地向她的食道撞了过去。“童姥”整只手部被弹了起来,猛然吓一跳!急忙收手退开,喃喃道:“圣上果然伤得不轻……”

玲儿却从小三子眼中见到顽皮的神色。

“童姥”冷冷地向玲儿道:“你怎么把这黑布当衣服穿呢?你已经看到那幅躶女图了。”

玲儿故意把她拉到一边,不让珑儿听到,压低声音道:“我的衣服被圣上扯得稀烂,我被他……”

她也生怕被老姦巨猾的“童姥”瞧出破绽,急道:“我们到外面去谈,不要打扰圣上休息。”

玲儿抽空去换了一套干净衣服,跟着“童姥”等人,一起全都退了出来,到偏厅坐下。

“童姥”所带来有四女六男,亦全都在等候着,等玲儿开口。

玲儿故意叹了口气,道:“这位圣上,真是又仁慈又体贴,尽心尽力地指导我练那第一式。”

“童姥”眼中不禁尽是贪婪之色,急道:“那第一式是什么?”

目前“帝王谷”中,功力资历都以这位“童姥”为最深,谷中之人或多或少部受过她一些调教,这四女六男都是,就连“玲成姊妹”也不例外。

玲儿知道绝对瞒不过“童姥”,所以坦诚道:“凌霄神功第一式,是‘手阳明大肠经’。”

她环视另外四女六男一眼,慾言又止,似有顾忌。

“童姥”立刻道:“不要紧!他们都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预备要练三十六式的高手,你且说无妨。”

玲儿却又从珑儿眼中看到警告之色,但她心中另有打算,只是微微一笑,清清嗓子,一面详细解说,一面亲身示范,道:“第一式,内力聚集会阴、中极、关元……”

这“会阴穴”是人体最隐私之处,练武之人,鲜有公开谈论此穴的,更何况此刻男女杂处之时,众女都一阵騒动!

只有“童姥”知道是真,因为“帝王谷”中,她是唯一去过“圣宫”一次,练过“神功”一招之人。

她所练的那一招,正巧也是从会阴、中极、关元开始的!

玲儿见她神色,心中暗喜。表面上仍不动声色,一面伸出右手,左手用来指出正确的穴位名称,继续道:“上行经过气海、神闭、中院、中庭、料跳‘足阴明舀经’的rǔ根、膀窗……”

众人都在皱眉,只有“童姥”大喜。玲儿继续道:“从府窗再斜跳‘手阳明大肠经’的肩禹,直下肩儒……”

她一面用左手指着右手上诸穴位,终于说到了食指“商阳穴”!

只听得“咳”地一声,一股劲风激射而出,将远在橱柜上的一只瓷瓶,射得粉碎。因为玲儿讲解得实在太详细,太清楚了,人人也都听得清楚,看得仔细。

“童姥”尤其惊喜万分,不由自主地内力泉涌,亦开始沿着玲儿所说的路径穴位,迅速地一闯而过!

“砰”地一声!

“童姥”面前的厚实柏木桌,就已被她击出一个透明窟窿。

她这一谅,非同小可!竞是这么厉害的一招?

但是她随即就已发现,她的右手一阵麻,尤其右胸口,一阵剧烈的刺痛!

这才是真正大吃一谅。

急忙运气调息,不断地用自己四十年的修为,反覆冲击这受伤的府窗、rǔ根两处大穴。

耳边却又听得一阵碎碎碰碰之声,原来她精跳细选带来的四女六男,各个都忍不住依玲儿的说明,运功疾闯,也都真的由食指“商闭穴”激出真力来!

只是射出来的威力并不大.而强行闯关所造成的伤害实在不小!

人人都伤在右胸口,就连珑儿都不例外。原来玲儿是以右手讲解示范,所以人人也都受了暗示似的.用自己的右手来试验,自然人人都伤在右胸了。“童姥”自己功力深厚,调息不久,已无大碍。

但胸口已隐隐留下刺痛,成为心腹大患,如能好好调养,一年可望复元!

但是她带来的十名最得力、最忠贞的弟子,就在这一次全都受了重伤。

各个都有走火入魔、终生残疾、甚至有丧命危险。

“童姥”大怒而起,厉声道:“好狠心的丫头。”

玲儿却扶住摇摇慾坠的珑儿.道:“连她也受了伤,你还以为我是故意的么?”

珑儿更是大声指责道:“都是你自己贪心,一定要姊姊马上说出来。”

玲儿紧紧地抱住珑儿,大哭道:“你不但害了她们十位,也害了我的妹妹,我要你赔,我要你赔!”

“帝王谷”中没有人敢对她这样无礼,“童姥”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掴她两耳光。

但是此刻的玲儿已今非昔比了,只看她刚才所露的那一手就已经知道了。

她自称只学了一招,实际上学了几招,有谁知道?

她当然不信玲儿才进去两天,就会有什么不得了的成就,但是“童姥”她还是没有妄动,因为她已受了伤。

更重要的是她还要藉助这位少年“武帝”亲自进入“圣宫”学那“凌霄神功”。

“童姥”极力忍住性子,道:“圣上休息至何时能复元?”玲儿道:“圣上功力深厚,十天就可复元,但是要先救珑儿,那也该在半月之后。”

“童姥’叹道:“那就在半月之后,叫他莫要忘了,没有那玉玺还是不能成为武帝的。”

玲儿谅道:“难道玉玺在你手上?”

“童姥”不置可否,道:“而且要练好三十六招,也不是你姊妹二人能够完成的。”

玲儿似乎想了许久,终于承认,道:“这倒也是,我只不过练了一招,就差一点送命。”

“童姥”不再多言,急率了她这十名男女弟子锻羽而归,狼狈退走。

珑儿立财哈哈大笑,道:“姊,你看我装得像不像?”

玲儿道:“能骗得过那个老虔婆,你还真不简单。”

原来她二人是同卵双胞的姊妹,心意相通,有时甚至只要一个眼神就让对方了解心思。

小三子也走了出来。

“玲珑姊妹”立刻恭恭敬敬地跪迎,道:“陛下……”

(缺页)小三子六剖待dh们充电.!!焙“状们却饺种4f兵t.环只凭那匆匆学会的招式,苦练的功力,未必就强得过自己四十年

珑儿亦道:“否则何以统御武林。”

三子道:“可是,我并不是真的‘武帝’啊!”

玲儿立刻打断他的话,道:“你就是武帝!我们都是你的奴婢,所有武林人物都是你的臣民。”

小三子说不过她们,只得改变话题.道:“童姥突然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

珑儿道:“她突然带人来,故意说这个该学第二式,那个该学第三式,她甚至安排这些人来接收‘玲珑阁’,她要掌控全盘。”

珑儿只气得脸庞发红,咬牙道:“她甚至不让我姊妹二人,伺候陛下。”

玲儿道:“她安排了谁来伺候?”

珑儿道:“赵、钱、孙、李。”

玲儿道:“就是刚才这四个。”

珑儿道:“这下四个全都受伤回去,活该。”玲儿亦急道:“她为什么要如此?”

珑儿道:“因为她有玉玺,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私生子。她们阴谋要下毒手杀害这个武帝夺到血虫琥珀再扶她的私生子为‘武帝’。”玲儿吓了一跳,惊道:“你怎知道的?”

珑儿道:“她第一天建议不要惊动别人,要我们都保密,我就已起疑了。你们进了圣宫,我就俏俏地去盯踪她。”

玲儿道:“她那私生子是谁?”

珑儿咬牙道:“就是那个自命风流、经常来此纠缠不清的家伙。”

玲儿叫道:“是他?花子虚?原来童姥饼上了那个内务府总管花荣!”

珑儿道:“正是那个老贼,是他教唆童姥这条毒计,还当场交给童姥一包毒葯。”

玲儿脸色大变!立时将小三子手上的茶水夺下,泼到地上,道:“从现在开始,这里的任何茶水、食物,都绝对不可入口。”

珑儿惊道:“那我们吃什么?”

玲儿道:“地液琼浆!”

珑儿道:“我们总共才存了两瓶,半瓶给圣上洗澡了。”

“放心,保证你吃不完。”

她转向小三子,道:“如果我们都退入圣宫,陛下可有什么法子能暂时阻止他们追进来?”

小三子想了一下,道:“给我一把铁锹就行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帝王谷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