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06章 赵钱孙李

作者:李凉

马车缓缓驶向一座农村,玲儿道:“我们替你想好了感恩与报答的方法了。”

小三子喜道:“真的?说给我听。”

珑儿道:“将这片山岗买下来。”

小三子道:“哦?”

玲儿道:“将所有无主枯骨,全都起出来重新安葬。”

小三子道:“呃……”

玲儿道:“而且要建一座祠堂,好好的祭祝一番。”

小三子道:“对了!正该如此。”

玲儿道:“而且要把那里好好的整理,种树、种草、种花……”

小三子道:“对对对,把那里变成一个花园。”

玲儿又道:“而且还要盖很多房子,聘请很多奶娘,收养很多孤儿。”

小三子惊喜道:“对对对!正是正是。”

他忍不住抱住玲儿,在她的脸上亲吻,又抱住珑儿,也是一阵亲吻,道:“我有你们两个贤内助,真是太好啦!”珑儿道:“呸!谁要做你的贤内助?”

小三子一怔!有些失望,道:“原来你们并不打算嫁给我。”

珑儿笑道:“我们要做你的皇后!”

小三子这才省悟,道:“好!等我找到霍小玉,把这血虫琥珀还给她,我们再回帝王谷。我做武帝你们做我的皇后。”

就算再小的村子,都会有一位村长。就算没村长,也一定会有一位年高德勋的音毫长者。这个小农村的这位村长就正是一位既热心、又好客的老人。

他命儿媳、孙媳好好的整治一桌丰盛的晚餐,居然还有一瓶气味芬芳的好酒!

小三子自幼贫苦,哪懂得好酒?饭菜倒是吃了不少。

玲儿问起那片乱葬岗的土地权。老者道:“那是县城里文案师爷管辖的事,一问便知!”

这位老人家又好客、又健谈,儿孙满堂,各个都以务农为本,倒也一家和乐。

当晚老村长就叫媳妇腾出一间空房来,留他们三人宿下。

小三子对这位老村长好生感激,只因他从小孤苦零丁。更羡慕他这一家三代同堂,幸福美满!第二天清早,再吃过一顿丰盛的早餐之后,小三子便是留下一锭十两重的银子做为酬谢,这才上路。

这里是属于“沛城县”的辖区,这个县城又穷又小。勉强只比一个“镇”大一点而己。县衙门也破落寒酸得可怜!

玲儿三人就将马车停在县衙门口,向里面喊道:“有没有人呀?咱们要求见县太爷……”

果然出来两名老迈衙役,喝道:“是谁大胆?竟敢在这里大呼小叫。”

玲儿有备而来,立时上前在他们手里,一人塞上一些碎银子,道:“县太爷在么?我家少爷有事求见。”

在这个穷地方,做一辈子的衙役,从来就没有沾过任何油水,搪搪手上碎银,至少都在十两以上。这可比他们半年的薪俸还多,不由得心花怒放,点头哈腰,道:“在在在,请进请进……”

珑儿将小三子扶下车来,三人要随他进入,玲儿又道:“咱们这辆车子……”

另一名衙役立刻道:“放心,小的就站在这里,帮您看守着。”

走进穿道,再入内堂,竞只是个破旧祠堂改装而成。

就连“明镜高悬’四字匾额,也都油漆斑驳、失去光泽。

老衙役撮过椅子,揽去上面灰尘,道:“三位请坐,小的这就去请县老爷……”

玲儿又及时递上两张大红拜帖,里面各夹着一张五十两的银票,道:“一张呈给县老爷,一张呈给文案师爷。”

不一会儿,县太爷就已匆匆整装,赶了出来,也不升堂,也不喝道,直接就上前握住小三子的手,道:“萧少爷有什么吩咐……”

紧接着文案师爷也赶到,一见县老爷正紧紧握住这位少爷的手,恰巧县老爷也姓萧,那亲切的样子,一定是位远房亲戚,至少十年没有见过!

大凡师爷,眼睛最利!立刻看出这位贵客是位有财有势、大有来头的人物。立刻超前拱手道:“既是贵亲到访,何不内厅奉茶,更见亲切。”

县太爷点头道:“对,内厅奉茶。”

简单寒喧数句,玲儿就把路上编好的故事说了一遍,道:“……萧少爷终于发迹,祖上托梦,说是骸骨在乱葬岗上占了风水之利……”

古时民智未开,风水之说最易取信于人。县太爷与师爷同时“哦”了一声。

玲儿再道:“数代之前的祖坟,如今难以寻求,所以在地藏王菩萨面前许愿,要将那整片山岗高价买下,重捡全部遗骸,重建万家豕,建祠堂、派专人,按节祭奠。

县太爷击节称赞,道:“这是大好善事,孝恩不区,泽及枯骨……”

原来这位县太爷也是两榜出身,竞能出口成章!只因官运不佳,益塞仕途。

他转头向师爷道:“去查一下,这片山岗的土地所有权是谁。”

这位师爷姓洪,也是因为跟错了主人,竞只熊在这穷县城里一待十年。虽有满腔经纶,却无用武之地。

这次突然来了这个财神爷,平空得了人家五十两银子,哪有不尽心尽力之理?

立刻搬来了大本图籍,翻到了那片乱葬岗的一页,再察看注记文字,竟是属于县府公地。

县太爷道:“本朝向例,公地亦可放领。对不对?”

师爷道:“公地放领,须先报府衙经小查核准。但是像这样一片乱葬岗,大约也是文到即核,绝无留难之处吧……”

玲儿道:“那好,这块地如要放领,价值多少?”

师爷却为难了:“这个,这个……”

县太爷道:“什么这个?”

师爷道:“这个烂山岗,地价方面……”

原来他是因为不会开价。玲儿笑道:“如是农耕良田,又值多少?”

师爷道:“这个我倒是知道!农耕水田,一亩七十五两白银,旱田一亩三十两。”

县太爷道:“你怎么这么清楚?”

师爷道:“前些时才有南村张老汉卖了十亩旱田,也是学生经手办了过户文件。”

玲儿伸手在那图籍上,以山岗为中心,划了个大圆圈道:“像这样,有多少亩。”

只见这图籍上,指甲痕迹清晰了然,连擦都擦不掉。

师爷道:“这要派专人丈量,才能准确。”

玲儿道:“约莫估计呢?”

师爷道:“将近千亩。”

玲儿道:“好,就准确量出千亩,以可耕作的旱田价格承购,县老爷觉得怎么样?”

县老爷与师爷都吓一跳。这种乱石石砾之地,怎么能与旱田相提并论?他县府衙门显然是占了大大的便宜。县老爷喘了口气,道:“好!”

玲儿道:“一亩三十两,千亩三万两,对不对?”

师爷更是喘着大气.道:“对,对……”

玲儿从怀中取出一大叠银票递去.道:“这是集太祥钱庄的银票,白银一万两。”

师爷的手有些发抖,接过呈予县名爷分头数着,最后合计,道:“不错,是一万两!”

玲儿道:“一面派人丈量、打地桩、埋界标、一面行文府台增察核避,共要多少时间?”

师爷道:“不超过十天。”

县老爷只觉得一颗心抨抨乱跳,声音有些发抖,道:“你想,府台大人会核憋吗?”

师爷道:“老师放心,这种事根本连府台大入都不会惊动。府台师爷例行核准,而那位师爷,正是学生的亲娘舅。”

玲儿不想听他们那些官场是非,道:“十五天之后正午,是吉时良辰,萧公子会在那山岗之上,安排香案,祭天地、祖先……”

师爷道:“萧少爷的意思……”

玲儿道:“恭请县太爷与师爷,同驾径临。一方面共祭天地,一方面正式完成交易手续,加交付地款白银二万两。”

她故意把后面这几个字说得特别重,县太爷立刻道:“好,就半月之后的午时。”

玲儿又取出一叠银票,交到师爷手上,再道:“还有几件琐事,要借助师爷。”

“促托吩咐。”

“我们萧少爷韧临买宝地,一切都陌生得很。而且,也没有太多时间能消磨在这些琐事情上……”

师爷道:“是,萧少爷还有大事要办,这些小事,学生只要能力所及,无不从命。”

“请您召募附近所有栋骨葬仪师……”

“设计师、建筑师、工人……”

“哦?要建筑祠堂……”

“花草树木,园艺师……”

“呃,要盖成漂亮的公园。”

“购买、煮食师惧……”

“工作期间,供应伙食……”

玲儿道:“您尽量请来,萧公子都会高薪聘用的!”

这个沛城虽是个小县,隔邻的建甄,却是个富饶的大城。

既然是大城,自然就有大酒楼、大客栈,当然也有大钱庄,恰巧也是“集太祥”钱庄。

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到门口“玲珑姊妹”毕恭毕敬地扶着小三子进了门,大模大样地往厅中那组太师椅上一坐。

任何钱庄的掌柜都是一样的明眼人,一看这气派模样,就知道是来了大主顾!

忙示意小二奉茶,自己也赶紧从柜台里出来,亲自接待。

珑儿将手中一只锦布包裹往桌上一放,方摊了开来。

只见珠光宝气,耀眼生辉!

这掌柜的看得眼都直了。

玲儿从这堆珠宝之中,随手挑出一粒明珠来。放到达掌柜的手上,道:“这颗珍珠,依你看来,能够作价多少。”

身为钱庄的掌柜.见识过的珠宝自然不少,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浑圆明亮,能够发出绪红霞光的明珠,不禁欠声惊道:“高丽真珠!”

要知真正自然生长的珍珠才叫做“真珠”其他的都是人工放养的“殖珠”绝大部分都产在南海。那里的气温高,水温也高,最适合“珠贝”的生长。但是真正值钱的珍珠,却是产在极为寒冷的“高丽”的,只有在那样寒冷的水城里,所产的“真珠”才会发出绪红霞光。只有真正的“高丽真珠”才是值钱的真珠。

掌柜的眼光独到,他当然一眼就能瞧出这颗珍珠的价值,但是他是生意人,立刻以实价再七折八压的估价道:“白银一百二十两。

玲儿在这一路上不知道卖过多少珠宝,如今她也可算是半个“行家”了,为了不要被人瞒骗太多,只好装腔作势,冷笑道:“你还真算老实……”

她伸手将这堆珠宝全部往前一堆,道:“全部作价白银,可得多少?”

掌柜的开始喘气,道:“集太祥在本城只是家分号,没有那么多……”

玲儿道:“原来还有总店,总店在哪里?”

掌柜的道:“总店在省城……”

玲儿道:“省城在哪里?”

掌柜的道:“在福州,要调动这么多现款,最快也要十天半月。”

他眼神一动,道:“如果急需现款,当然也不用千里迢迢从省城调来。只要您放心交给小的处理,三天之内.就可在本城脱手……”

珑儿道:“以多少脱手?”

掌柜的道:“换算白银,一万七、八……”

玲儿道:“您也未免吃得太狠了吧!”

掌柜的道:“可是您能省许多事。小的替您跑腿办事,就让小的赚一些,也是应该的吧。”

瞧着他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玲儿笑道:“我倒是可以教你一个发财的门路……”

掌柜的道:“什么门路?”

玲儿道:“你在本城人面广、人头熟就由你出面下帖子,把附近所有有兴趣的珠宝商、古董商、钱庄、财主、大官、富绅,全都约到一起,好好的办一桌酒席,当场一件件的公开竞标……”

掌柜的脸色大变!

珑儿接口再道:“无论所得多少,你都净赚一成,而且全都开在你集太祥的票子,让你再赚一手,成不成?”

掌柜的叹道:“原来这个法子您也想到了。”

玲儿笑道:“不是想到,是学到!”

她上下订量这个精明干练的生意人,道:“我干脆再为你打算一下,你在集太祥干了多久啦?”

掌柜的道:“十七年了。”

“玲珑姊妹”心意相通,珑儿接口道:“十七年部在建甄?”

掌柜的道:“闽、浙两省大城的分号全部调过来了。”

玲儿道:“你在集太祥有股份?”

掌柜的道:“哪有!只不过因为经验老、资格才、生意手腕灵活些,年薪俸还不错。”

珑儿道:“年节分红加上本俸,有没有二十万两?”

掌柜的吓一跳:“哪有那么多。”

玲儿道:“你不如就把它辞掉,来跟萧少爷做总管,年薪二十万两。”

掌柜的脸色都已发白了。

玲儿按着道:“只要你能尽心尽力的办事,萧少爷不是小器之人,自然会看情形加赏提升。”

珑儿接口道:“更重要的是,萧少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赵钱孙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