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07章 风陵渡口

作者:李凉


此时的小三子,内劲之强,神功完备。要调教董平这第—式,自是轻而易举,很快就已成功。

董平意外地打通了左右晤窗、rǔ根穴,两手食指竞能有内力射出,真是喜出望外。

珑儿道:“行了,你往后只要勤修内劲,多加练习就行啦!”董平喜得跪地叩谢不已。

赵雅姿将他的佩刀与红缨枪取了来。

珑儿道:“将来你要率领七十二飞骑劲旅,骑马作战,长枪最适。我现在传你一套‘凌霄飞龙枪’。”小三子忽然道:“等一等!”他走到那些砰石堆处,拾起被他丢在那里的“佛门方便铲”来,向珑儿道:“我也想学。”玲儿道:“你这是铲,怎么学枪法?”李晓柔道:“我想起来了,兵器室里有一杆枪,只不过大重了……”小三子道:“在哪里?带我去拿。”李晓柔就带他回到兵器室,果然见到兵器架上,端端正正地搁着一杆很特别的枪。

霸王枪——霸王力拔山河兮气盖世。

枪!百兵之王是为枪。

这座特制的架子上.就横架着这杆“霸王枪”。

这架子上还有木牌,上面写道:霸王枪相传为西楚霸王项羽的兵器,长一丈三尺七寸三分,重七十三斤七。

楚霸王就是项羽。小三子没有读过书,故事倒是听过的,他比那个后来成为皇帝的刘邦英雄得多了。小三子忍不住伸手去摸摸。

这枪尖若刺在人身上,固然是必死无疑,就算枪杆打在人身上,也得呕血五斗。

小三子一把抓起这杆“霸王枪”来,在手中掂了掂,分量恰好。挥舞一番果然称手!提了“霸王枪”奔来,往地上“砰”地一顿,大声道:“现在可以学了吧?”这样威风凛凛的一声大吼,这样威风凛凛的一杆大枪,顿时将珑儿吓得心慌,在气势上就萎缩了一大截。心中想道:“他也要学?自己又凭什么本事能够教他?”她自己本来就不擅使枪,是因为要教董平才临时从壁上图文中匆匆读了一篇强记在脑子里而己。

她已在犹豫,却见到小三子热切盼望的眼神……珑儿立刻想起,这个小三子似乎学什么都很快!只因识字不多,那些图上又没有线条记号来标明,如果要“教”他,只须将那些文字化为口语即可。想通这些,珑儿就不再客气,将手中红樱枪交还给董平,自己去拾起那支沉重的铁铲,道:“我就用铲代枪,瞧清楚了!”“呼”地一振铁铲,果然当成铁枪使出。倚仗自己记忆犹新,就打铁趁热,现学现卖,把原文变成容易听得懂的话,把董平当做从未玩过兵器的幼稚小学生,一点一滴,详详细细地讲解,却把一段最有效的口诀省略掉。练武之人有了口诀,进步自然神速,只是珑儿要教的对象并非董平,而是从未接触过武术的小三子。她虽然面对着董平在讲解,却只是为了要让小三子听得更明白、看得更仔细!大约是“地液琼浆”彻底改变了他的体质!大约是“凌霄神功”令他武术境界提升?这小三了竟然悟性极佳、记忆力极强.只说一遍,就已牢记!一旦学会了第一招、第二招、后面就愈学愈快,愈使愈顺手。这套“凌霄飞龙枪法”共一百四十九式。珑儿方堪堪讲解完毕,小三子就已心领神会,试着用他手中“霸王枪”从头到尾刚好使一遍。

将这一百四十九式飞龙枪法,手、眼、身、步、挑、戳、掠、刺,发挥得淋漓尽致,完美无缺,尤其是他手上这杆一丈三尺的精钢长矛,再加上他那气势如虹、舞练起来真是虎虎生风,有若蛟龙,董平看得目蹬口呆!赵、钱、孙、李四女,更是拼命拍手叫好,钦佩不己!珑儿却向玲儿悄声道:“我们在这里面,待了多久了?”玲儿道:“怎么啦?”珑儿道:“别忘了五天之后,那个李开泰要拍卖珠宝。”玲儿慧然想起,道:“你到洞口去探视一下现在是什么时分?我带赵、钱、孙、李到藏宝室等你。”珑儿掉头急去,玲儿将赵、钱、孙、李带到藏宝室来,道:“这些珍宝是萧少爷的,你们既然都已经是萧少爷的人了,这些珠宝当然也有你们的份。”四女一听,各个欢喜若狂。玲儿道:“我们马上要离开这里,你们每个人都尽量挑值钱的珠宝,打成一只大包袱,背在背上,但是不能影响双手搏斗应敌。”她四人果然尽挑值钱之物,打成包袱。

忽然珑儿惊惶失措地跑回来,大喊道:“不好了!赶快。”声音很大!不但小三子、董平吓一跳!就连玲儿等人亦闻声赶来,急问道:“怎么啦?”珑儿道:“不知道他们怎么发觉了那个洞口?他们正在设置大量的炸葯,打算炸塌山洞.把我们封死在这里面。”玲儿道:“他们还要多久可以装设完成。”珑儿道:“不晓得,看起来是快了……”董平道:“我懂得炸葯,我去看看。”珑儿道:“他们既已发觉,这条出入口就不能再用,我们不用,当然也不能让他们用。”董平立时明出她的意思,道:“对,等我们冲出去之后,再把入口炸个彻底。”玲儿向小三子道:“你的速度最快,你用霸王枪冲出去守住洞口,不让他们点燃引线。”小三子立刻提了“霸王枪”往前疾冲。这枪又长又重,小三子的飞龙枪法威力无穷,直将那些装填炸葯之人,杀得一阵大乱、狼狈而逃!董平武功最弱,又非得要有火炬照明才能前进,等珑儿诸人将他护送着冲出来时,只见小三子一杆“霸王枪”虎虎生风、所向披靡!董平在这里检查了一下,口中骂道:“好家伙!他们打算炸塌整座‘帝王谷’。”“你能炸得更彻底?”“这样已经很彻底啦!”他点燃引线,大叫道:“快跑!”才一冲出,只见己惊动无数的武士,重重包围。

却被小三子的一柄“霸王枪”挡住,完全不得近身!乱阵中“童姥”怒骂叫嚣道:“赵、钱、孙、李,你们胆敢帮着逆贼反叛‘帝王谷’?”赵雅姿怒道:“你从来都不把我们当人,要不是萧少爷,我们这辈子都完了。”众人围攻,她们却下不了毒手。这些都是“帝王谷”中的兄弟姊妹…这武士统领秦泰,外号“霹雷火”性子最是火爆。武功也以他最强,厉声骂道:“董平,连你也反?”董平笑道:“秦统领,你跟错人啦!这位才是真正的武帝,你还是赶快归顺吧。”秦泰大怒抢上前去,手中一对冬瓜锤当头击落。谁知董平已今非昔比!手中红樱枪一展,飞龙枪法果然奥妙无穷,只一搅一捣之间,惨叫声中,那一对近百斤的冬瓜锤,飞上了半天秦泰虎口迸裂,目瞪口呆。董平自己都不相信他已能轻易战胜秦泰啦!珑儿忽地大叫道:“要爆炸啦,快逃命呀!”围剿人立刻一阵大乱,他们当然知道埋下了多少炸葯?他们当然知道要是炸起来,威力该有多大?他们立刻四下逃窜!董平大喊道:“往西跨院冲。”赵、钱、孙、李都是景阳宫的人,对这里的环境当然极为熟悉,一听“西跨院”三字,就知道他是要去夺马逃亡。赵雅姿立刻领头往前冲,翻过一道宫墙,直闯入西跨院,就是“帝王谷”的百马之处。

“帝王谷”平日畜养良种战马数百匹,这董平也曾经轮流担任过“溜马”的任务,所以对这里很清楚。除了董平,小三子与六个少女全都不会骑马,但是情况危急,他们也都各自上了一匹马。突然间,火葯陆续炸开,天崩地裂,声势惊人!立刻将这数百匹马惊得四处乱窜。

小三子等人骑的马更是长声嘶叫.人立而起,差一点把他们捧到地上!幸而他们个个武功高强,施展内劲,紧紧贴在马背上,双腿夹紧,终于控制得马儿不再乱蹦乱跳!董平大喊:“跟我来。”他策马顺着那数百匹狂奔乱闯的马儿往外冲,小三子等人也努力控制胯下坐骑,紧紧跟在后面!马性合群,一匹领头,群马追随。大群的马匹以惊天动地之势,蹄声如雷,扬起灰尘如烟,护着他们往外直闯,那里的爆炸仍在持续,地基塌陷.有的屋宇房台也跟着倒垮,甚至引起火灾!顿时惊叫呼救,哀声遍地。“帝王谷”内一片大乱,人人自危。

但是“童姥”仍然威逼着秦泰,率领众武士去追逐他们!大群的马匹竞不往“帝王谷”外奔逃,而是横过草原,再踏过那条小河。

马匹踏得水花四溅,董平喊了一声:“弃马下水。”他一下了水,就缩回到岸边的芦苇草中去。

小三子等人也学样下马、缩入芦草丛中…后面紧跟着大批武士,骑马追逐而来!这么多马匹,踏着并不太深的卵石河床,疾奔似雷,溅起漫天水花,声势惊人!也正因为这样的水花四溅,才没有人注意到隐藏在芦苇中的他们。

等到马匹全部过了河,追兵也全部过了河。

董平才向小三子招手,爬上了河岸,伏低身形,顺着河流方向往山谷之外奔出。

天包渐渐暗了下来.他们也终于钻进了一片树林之中。

众人可以稍微喘息,小三子想起刚才整个逃亡过程,不禁笑着对董平道:“你很不错。”董平受宠若惊,感激地跪叩道:“多谢萧少爷夸奖!多谢萧少爷提拔……”小三子急将他从地上扶起,握住他的手,诚恳地说:“不要这样多礼,你有那么多本事,以后还有更多用到你的地方。”董平感激涕零,躬身道:“萧少爷若有差遣,董平蹈汤赴火,万死不辞!”珑儿在树林深处掀开一堆枝叶,露出一辆马车来。

赵、钱、孙、李四女惊奇得瞪大了眼睛,玲儿却拍手笑道:“这么巧!竟然是我们藏马车的树林。”珑儿道:“车上还有几套衣服,我们来换一换吧!”这几个少女立刻嘻嘻哈哈地争着换衣…小三子忽然低喝道:“禁声。”原来他内力精湛,比别人更早一步听到,是马跃杂草之声!众人立刻戒备。董平潜伏到树林的边缘。

往外面望去,暮色四合中,只见一名武士骑在马上,后面却牵了一串十余匹骏马,一面缓步接近,一面低声呼唤道:“董平,董大哥……”董平长身而起,呼叫道:“蒋子安,我在这里。”那蒋子安闻声大喜回了马匹过来,一跃下马,向董平道:“我就猜到你们会往这个方向来。”董平向小三子介绍道:“这是我的好兄弟蒋子安,这位是要继位‘武帝’的萧少爷。”蒋子安立刻跪下邓头道:“属下蒋子安,叩见‘武帝’萧少爷。”小三子立刻伸手将他扶起,道:“你往这里来,他们知道么?”蒋子安得意笑道:“他们正在一片混乱,等他们清算人马匹之后,就会想到要往这里搜索了。”董平道:“那我们要连夜赶路。”珑儿道:“正是,我们要连夜南下,赶到建甄。”天色微明,他们已赶到建甄第一大客栈“祥瑞居”的西跨院门口。

珑儿也不拍门,一纵身越墙而入,略一分辨,就闪身到了一间窗下。珑儿敲着窗子道:“李开泰,萧公子到啦!”李开泰闻身而起,珑儿道:“打开边门,萧公子的马车要进来。”李开泰打开边门,他所聘用的仆役、丫环也都起来,一片忙碌。马车进来,连十余匹使马也都牵进来,卸鞍上料。

李开泰将这边门关好上闩,请众人到屋内落座。

只见众人形象狼狈,精神倒是很好,心中略略惊奇,却也不敢多问。

玲儿见这西跨院经他整理得清爽高雅,所用的仆役、丫环亦长相整洁、动作伶俐,心中暗自赞他办事能力不错,开口道:“宴客竞标之事,办得如何了?”李开泰躬身道:“就是今天的晚宴,定在本城最大的一家天福酒楼二楼雅座,全都包下……”珑儿道:“有多少人会来?”李开泰接道:“大约十二、三个……”他又慑孺地想开口,又不敢启齿。

珑儿道:“有什么话?你说。”李开泰道:“集太祥的大老板,亲自从省城赶了来……”珑儿道:“哦?他不准你辞职?”李开泰道:“不,他今天晚上就会出席酒宴。但是他希望在中午,先请萧少爷吃个午饭,不知萧少爷肯不肯赏光?”玲儿笑道:“他为什么要请我们吃饭?是不是想跟我们合伙做生意?”李开泰嘿嘿笑道:“原来什么事都瞒不过萧公子与玲珑姑娘……”玲儿笑道:“我们不是生意人,我们也不想跟别人合伙做生意。你去回复他,只说今日晚宴,公开竞标,能拿下多少,看他自己本领。”珑儿也笑道:“他当然会多占点便宜。因为这批珠宝只有他看见过,只有他心里才有底。”李开泰立时脸色大变!连忙道:“小的该死,小的是因为坚持要辞职。为了要取信他,不得已才把那些珠宝让他看了一下。”玲儿道:“我们没有怪你。”她转过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风陵渡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