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枪艳血》

第09章 龙王残庙

作者:李凉

夜色凄迷!前面出现一片波光邻邻,是燕子湖到了。

我怎么述迷糊彻地又来到这里?大半年来的心绪不宁,情绪低落,大半年来恩师突然心性大变!平日难得见到,有命令或指示总是由大师姊代传命,一出现就以极残酷的“焚身苦刑”惩罚弟子!钟灵长长地叹气,要是哪一天自己也不小心出了错,是不是也落到这个结局?如果真有这么一天,该怎么办?脑子在胡思乱想、腹下丹田里一股抑郁之气、愈来愈澎湃汹涌…那是战败负伤、败在那个萧少爷手里,伤在他那极阳刚霸道的“凌霄神功”之下。那极阳刚极霸道的“凌霄神功”一次又一次地从手臂强灌进丹田,此刻终于发作起来。

她终抵不过腹内之火的煎熬,变成一个滚烫燥热的人!一种莫名其妙的,让人浑身难耐的火。

这把大火烧得钟灵头昏脑胀,*火如焚,口干舌燥。

恨不得立刻再策马回头,去找那个年轻敦厚.却能打败自己九龙银鞭的少爷,来拼个你死我活。但是她是个冰清玉洁、有教养的淑女,她不会和地痞无赖一样死缠烂打。

更何况师门难回,前途茫茫。回去胡缠之后,又能如何?迷迷糊糊竞又来到这出生之地……伤心之地……也该是葬身之地吧!“龙王荫”还要再前面,就算到了“龙王庙”。父亲在那里?母亲又在那里?生既无欢.死又何惧?能死在出生之地,岂非也是最好结局?她终抵不过腹内之火的煎煮,终于神智昏迷,从马上栽下来,跌入小道之旁的草丛中。

夜色凄迷,前面泛起一片波光邻邻!秀青兴奋道:“那就是燕子湖!”小三子道:“这湖怕不止千亩,哪里去找?”秀青道:“龙王庙却只有一座。”二人共乘一骑,秀青策马绕湖而行,一面找寻一面道:“二师姊与我最好,什么心事都跟我谈!她不止一次说起,说她是这燕子湖畔‘龙王庙’前的弃婴,是师父好心把她抱回抚养长大……”小三子自己就是孤儿,不禁心中悸动,暗自长叹!秀青又道:“她曾多次前来察访,却始终没有自己身世的消息,但是她还是不死心。”小三子却在漆黑之中见到庙宇,道:“向左转。”果然这里一座颓败破庙,腐朽木匾依稀可辨“龙王庙”三字。

秀青一跃下马,奔入庙内,呼唤道:“二师姊,钟灵,你在哪里?”庙内一片漆黑,秀青燃起火折子,蛛网灰尘,神像倾纪,完全没有人迹。

再转到庙后,荒草及服,狐奔鼠走,更不可能有人来过。

秀青的预测完全落空,她竟然慌张哭泣起来:“怎么办?她没有来,她根本没有来。”小三子轻轻按住她、哄拍着她道:“别急,大概我们来早了。”秀青道:“什么。”小三子道:“我听到有一匹马过来了……”秀青也听到,立刻疾冲而出,果然有一匹马,而且是钟灵的胭脂马!可惜只有一匹空马,它的主人却不在马上!秀青惊道:“糟了!二师姊已经出事。”小三子道:“我们分开来找。”他一跃上这胭脂马,不料这马突地向前窜出,不让他骑乘。小三子差一点就掉到地上,心中一惊,在空中紧急扔身卯腿,身子竞横移数尺,一手搭在马鞍上。手上藉力就已跨上了马背,真是惊险万分!谁知这匹良驹认主!小三子是陌生人,才骑上去它就又蹦又跳,急要把他抛下地来。小三子本就不擅骑马,差一点就真的被抛下地来。幸而他内功精纯,两手抱住马脖子,两腿夹紧马腹.任由它嘶叫腾跳.总是牢牢地贴附在马身上,僵持甚久,胭脂马终于被收服,不再暴躁腾跳,终于对他俯首贴耳!小三子轻轻拍着烟脂马的脖子,道:“好马儿,乖马儿,你要是聪明,就带我去找你的主人……”不知这马是真的听懂、还是随意信步而行?反正小三子也漫无目的,也只有骑在马上任它在夜暗中走着。

黑暗当然难不倒小三子,但是这见效口荒凉、荒草杂木,视界有限,他只好默运“凌霄神功”凝神倾听!果然听到一些异声。小三子急催马向前,果然在小径之旁的干沟草丛中找到了钟灵。

她已昏迷不省人事,口中痛苦地挣扎呻吟!胭脂马认识主人,挨着她的身子磨蹈嘶鸣。小三子急弯腰构手,一把将她提上马来!马儿立刻举步,白动往来时路上奔去!钟灵浑身赤红,肌肤滚烫,也不知她是服了什么毒葯自杀,这毒性竞强烈凶猛无比!看她这模样,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

他正在慌张、不知该如何才好?钟灵却突然有点知觉猛地回身抱住了他!痴痴迷迷地向他亲吻着……见她这样媚眼如丝,气息如兰的模样,倒有几分像喝多了“地液琼浆”似的,她怎么会有这么多“地液琼浆”可以喝的?忽然,小三子恍然大悟:“是了一定是‘凌霄神功’。”在乱葬岗上一再用“凌霄神功”挫败她的九龙银鞭。

一定是他的“凌霄神功”一次一次地灌注在她的丹田里、积得太多了,她也经受不了啦!他伸手往她的小腹一探,竞像火球一样吓人!小三子已经确定她这是*火焚身。原来自己才是罪魁祸首!这责任当然要由自己来负。

最好赶快带她回地穴去.将她泡在“地液琼浆”池里。

但是这段路太长,这钟灵情况又十分危急。

小三子不能再犹豫,只能就在马背上先解解她的*火。

幸好这里一片荒野,幸好现在夜深人静,小三子将她转过身来,跨坐在自己的腿上。

她立刻就紧紧地缠住他、迎合他,真希望他永远不要停下来,马儿永远不要停……她渐渐地变得空白了,变得虚无了。她的身子已经没有重量,她的灵魂似在空中飘荡……她已手足冰冷、气息全无了,除了她仍有之外,她已看不出还有任何生命迹象。

小三子却迅快地将真气缓缓注入她的体内,经由玉门、直上丹田!小三子的双手开在她周身按摩,引导“凌霄神功”进入她的全身七经八脉,一千四百六十三个穴道!钟灵的身体又变热了,钟灵的灵魂又回来了!她似已脱胎换骨、神情气爽。

她睁开眼睛,瞧见这个神奇的男人!不禁幸福而满足地伏在他怀中,由衷地感激叹道:“我该如何报答你?”小三子低头吻住了她,轻轻道:“不用你报答,只要你乖乖跟我回去,梅仙她们都担心死了。”钟灵笑道:“跟你回去?你养我一辈子?”小三子笑道:“养你一百辈子也是应该……”钟灵道:“可是你身边,已经有许多女人要养啦……”小三子却不知道她是在吃醋,只是得意道:“你不知道我有多少金银财宝?再多一些我也养得起。”他低头吻住了她,又一口炽热的真气绥缓注入她的檀口,直下胸腹,令她受用无穷。

她已不能动了,这匹胭脂马却仍能在山野中奔驰……她不由紧紧抱住他,长叹道:“你这杆枪,好厉害。”小三子自豪地一挺手中长枪,道:“不错!我这杆枪叫做霸王枪是纯钢打造,万夫莫敌。”她知道他没有听懂这句赞美,但是少女羞怯,无法说得更明白,干脆闭上嘴也闭上眼,静静地享受他的怀中温柔。静静地享受那种异样的酥麻、搔痒、悸动……突听小三子轻轻地“咦”了一声,道:“这是哪里?”钟灵正沉浸在幸福与欢愉之中,闻声睁眼一瞧,不禁大吃一惊。道:“糟了!”她不由分说地拉了小三子滚下马来,躲入草丛中,如临大敌。

一面匆匆整理衣衫、惊惶道:“真糟糕!胭脂马竟然带我们回到这里。”小三子从草丛中抬头张望,只见这里一片大大小小的光秃怪石,在夜空中有如怪兽獠牙,阴森恐怖,不禁骇道:“好可怕的地方!这是哪里?”钟堤压低声音道:“这里已经是‘玉蝶门’的范围。”小三子道:“玉蝶门怎么会在这么荒凉的地方?”钟灵道:“这里只是后山的一道天然屏陈,叫做‘断魂崖’。一天十二个时辰,随时都有二十名武功高强的子弟严密把守。”钟灵当然也也曾在这里值勤守卫过,胭脂马当然也曾到这里来过。

所谓“识途老马”。女主人正在与别人打得火热、慾死慾仙。任由这马自己奔跑,当然就在不知不觉中被带回到这里。

小三子道:“我们现在就上马,突围而出……”钟灵急切道:“不不不,要是被师妹们发现我这样衣衫不整的跟你在一起,羞也羞死啦!”正说间,突闻一声娇喝:“是谁?”她们虽已躲起来,那匹马却仍在附近徘徊,低头吃草,终于引起有人注意。

钟灵急切道:“她是师妹展玉……”但是他们只有这一点点藏身之处,要撤退已绝无可能。

而且那个叫展玉的师妹也已经从隐藏之处现身,走了过来,一面呼唤道:“二师姊,是你吗?”钟灵紧急道:“你出去引她注意,我从背点她穴道,不让她见到我。”展玉一向与小师姊梅仙等人交好,她也知道二师姊钟灵等人去找萧少爷追讨梅仙。她当然认得出这是二师姊钟灵的胭脂马,怎么一匹空马回来,二师姊呢?她正疑神疑鬼地向前察看!忽然感觉到背后有呼吸声她急回头,就看到一个嬉皮笑脸的男子。

小三子向地做个最温柔的微笑,道:“你好!”展玉猛地吓一跳。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小三子没有回答.因为他已不必回答。

钟灵已无声无息地从背后掩至,一指将她点倒!她手中长剑一松,就往下跌,钟灵立刻接住,不发出声音。

展玉亦往下歪倒,小三子亦急忙抱住,不让她发出声音。但是刚才展玉的喝问声,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有人扬声问道:“展玉,是二师姊吗?”原来已经有人认出了她的胭脂马。

钟灵道:“真是糟糕……”山石之间,人影晃动,她们已开始行动了,眼看是躲不过她们严密的盘查。

钟灵低声道:“抱了她,随我来!”她紧紧地带小三子缩身在一处怪石之后隐藏好身形,就已有七、八名少女展开成扇形,仔细搜寻而来。只可惜这里的空间实在太小,她们只能紧紧地缩在一起。

钟灵压低了嗓子道:“我们不能一齐出现,我去引开她们。”小三子道:“我的行动快,我去。”钟灵道:“不,这里的路径我比较熟……”小三子不忍与她争执,只是紧紧楼住她一吻。道:“你只要平安脱身,去跟梅仙她们一起,我很快就回来。”钟灵突然由一位英姿勃发的侠女,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小妻子!又多情、又娇媚地搂着他,道:“你要快点回来……”小三子道:“我会的。”钟灵又道:“这里都是我的好姊妹,你不可以对她们动粗。”小三子道:“遵命!”钟灵正要离去,突又回头,正色道:“你最好也莫要对她们还手。”小三子道:“哦?”钟灵道:“你练的那种功夫有毒!”小三子掠道:“啊?”钟灵道:“我就是被你的内力所伤,弄得*火焚身的。”小三子恍然大悟!不由得冷汗直流,道:“是是,我绝对不会还手。”钟灵把自己的头发披散,又把自己的上衣反穿,再往脸上抹了一把泥土,乔得不识真面目,向小三子顽皮一笑,这才像箭一般地窜了出去!立时就惊动了那些守山少女,娇喝道:“是谁?站住。”钟灵惊急地猛力前窜,谁知腿下就好安装了弹簧,一窜就三丈多高,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众女更是大惊。“百花谷”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厉害的敌人!一阵呼啸,隐藏在这里的“玉蝶门”女弟子,全都如临大敌,包抄过去!钟灵随即想通,这是萧少爷给她输了功力。只看这一跃之势,她的功力至少增加了三十年。

钟灵获益匪浅,心中大喜。腿下用力,故意左窜右突,尖声呼啸,把她们全都动得团团而转,忙得头昏脑旋。

最后又乘机跨上了自己的坐骑胭脂马,呼啸大叫,装疯卖傻,把她们全都引了开去。小三子暗笑她的顽皮,听到众女全被她引开,这附近再无守卫之人。不,还有声音!一个极细微微弱的呼吸声,却又象在挣扎声。小三子一惊回首,才见到是被钟灵点中穴道的那个展玉,被他塞在石隙后面,正在痛苦地挣动。

小三子练有夜眼,立刻瞧见她恰巧被塞在一个蚂蚁窝处,此刻正是满地蚂蚁乱窜,爬得展玉满头满脸都是。

小三子大吃一惊。赶紧将她从蚁窝处拖出来,赶快为她拍打,拂去那些又大又黑的蚂蚁,也有些蚂蚁甚至钻入她的衣襟。小三子立刻毫不犹豫就扯开她的衣襟,露出洁白如玉的胸脯,果然也爬了许多蚂蚁,他立刻就伸手去为她拍打拂去。这对小三子来说.是最自然不过的动作。

展玉却又急又气,又羞又怒。恨不得立刻起身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龙王残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枪艳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