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 九 章 烈女为夫走天涯

作者:李凉

笑声盈厅,气氛好不热闹!

只见赵成举杯道:“谢谢爷爷!敬爷爷!”

“呵呵!很好!”二人便欣然干杯。

裘贵仁含笑道:“赵大哥!咱们就此说定喔!”

“哈哈!行!汝尽管带车来载货吧!”

“韩信用兵?”

“多多益善!哈哈!”

二人不由一笑。袁冲道:“光头赵!吾可不会再返拉萨喔!”

‘行!汝守在此地吧!”

裘贵仁道:“对!请袁大哥帮我照顾此地吧!”

袁冲问道:“汝慾赴拉萨呀?”

“是呀!我该去运货呀!”

“有理!安啦!俺不会乱跑!”

“谢啦!”两人便欣然干杯。

不久,裘宏含笑道:“仁儿!汝先赴拉萨接洽,吾率人运金赴拉萨,咱们先安排妥第一

次交易吧!”

“好!”

赵成道:“不必送金!可在拉萨银庄兑金!”

裘宏含笑道:“那更方便啦!”

赵成道:“只要达赖喇嘛赐准,吾便可率人送金出藏,爷爷就派人到西康及西藏交界处

领货吧!”

“太好啦!需备多少车?”

“暂定一万车吧!”

“好!”

袁冲叫道:“太多啦!卖给谁呀?”

裘宏含笑道:“放心!吾会妥加安排!”

“爷爷别吃亏啦!一万车货太多啦!”

“无妨!须携多少银票?”

赵成稍忖便道:“吾也不懂哩!”

“汝就以拉萨价格作准,略加估计吧!”

“好!”赵成便一阵沉思。

良久之后,他正色道:“一百万两银票!如何?”

裘宏阿沙力的点头道:“行!”

“谢谢爷爷!”

“小意思!”此事一说妥,众人便欣然享用酒菜。

良久之后,四人方始散席。

翌日上午,裘贵仁便携五百万两银票与赵成离去。袁冲果真整天地在家中。裘宏开始调

兵遣将。

他首先买下所有的车行及率车队启程。每部车中便各搭乘四名贵州青年。他一入四川,

便沿途买车。

随车之贵州青年便“现学现卖”的学习驾车及同行。

裘贵仁则与赵成沿途施展轻功赶路,赵成自知掌招及掌力比不上裘贵仁,他决定要在轻

功方面挣回颜面。

所以,他一出发便率先掠个不停。

裘贵仁见状,立知他的心意。裘贵仁便一直保持落后两步。当他们掠近昆明时,赵成已

知不行!他便缓步服输。

半个多时辰之后,两人方始又掠去。

入夜之后,他们已在康定投宿。二人饱吃之后,方始歇息。

翌日一大早,二人便携干粮启程。尚途无事,这天下午,他们终于进入布达拉宫。

裘贵仁便先与赵成入殿行“五体同地大拜”。

然后,裘贵仁把三锭金元宝放入铜罄中。赵成便欣然陪他入内。

不久,二人已礼见达赖喇嘛。赵成便以藏语报告着。达赖喇嘛不由讶视向裘贵仁。

不久,他已含笑指示着。一名小喇嘛便匆匆离去。

赵成便道:“阿仁!达赖喇嘛很高兴知道汝是日月神君之弟子,他已吩咐八大金刚前来

试汝之功力!”

“谢谢!如何试呢?“

”比手劲!他们会逐一与汝握手比手劲!”

“好!”

“汝可别让八大金刚下不了台!”

“好!”

“汝若过关!达赖喇嘛便会准汝售货!”

“何须如此呢?”

“唯有如此,汝才能保护这批货顺利销售!”

“谢谢关心!”

“达赖喇嘛准以八十万两白银储一万车货。不过,下回必须收一百万两白银,汝该不会

反对此价格吧?”

“谢谢!我同意!”

“很好!”赵成便以藏语报告着。达赖喇嘛听得含笑点头。

不久,八名硕壮喇嘛已一起入殿行礼。达赖喇嘛便以藏语介绍裘贵仁及下达命令。

立见他们一起向裘贵仁行礼。裘贵仁便含笑答礼。

不久,一位喇嘛一行近裘贵仁身前,使伸出右手。他的右手大如蒲扇,而且青筋浮露,

足见他专练外家掌力,裘贵仁虽不惧,仍然小心的伸出手。

他在中原已够壮,如今一比,却小上一截。外行人者见此景,必会猜裘贵仁必败。

两手一握,裘贵仁便先行一握。喇嘛立觉肉骨皆疼的皱眉。

裘贵仁见状,便松散手劲。喇嘛暗暗松口气,便吸气使劲一握。裘贵仁便微微使劲。

四目对视,喇嘛便使劲一握。裘贵仁立觉一股热气注入掌心,他便振功一逼。喇嘛立即

右臂全麻的变色。

裘贵仁急忙卸功。经此一来,喇嘛便松手服输。因为,他的右臂仍在麻痹哩!不久,第

二位喇嘛一握手。”便率先抢攻。

一回生,二回熟,裘贵仁便以六成功力还击。嘛嘛又臂麻变色。裘贵仁立即卸功。

喇嘛只好行礼服输。经此一来,裘贵仁便以五成力道迎战。第三位喇嘛连攻不久。便心

服口服的认输.裘贵仁便含笑答礼。

不到盏茶时间,另外五大金刚也先后服输。达赖喇嘛为之大喜!于是,他指示八大金刚

安排售货事宜。他更宴请裘贵仁。裘贵仁便在席间送上八十张一万两银票。

达赖喇嘛为之大喜!此项交易另有内容,原来,前年及去年皆在西藏地区发生大风雪,

造成农作物及牛马羊之大批损失。

唯独红花及冬虫夏草反而丰收。偏偏汉人趁机砍价,达赖喇嘛为之恼火。

于是,出身汉族之赵成便奉命入中原寻商机。

如今,达赖喇麻一收入银票便安心一半。他便吩咐着赵成。

赵成道:“此次交易一完成,每隔一个月交易一次,如何?”

“行!”

“汝若方便再付二个月之货款,可便宜三方两白银!”

“行!”裘贵仁立即取出银票清点着。

不久,达赖喇嘛心花怒放的收妥银票,他知道藏人之生活困境已可解决啦!他不由频频

向裘贵仁敬酒。

良久之后,三人方始散席。裘贵仁便被送入客房歇息。达赖喇嘛则召人前来宣布喜讯。

不久,二十人已各持十万两银票赴银庄兑银。

然后,他们率人送银分配至各地。藏人为之大乐!第二天上午,裘贵仁已向众喇嘛辞

行。达赖喇嘛便向赵成点头。

赵成便含笑捧来一瓮道:“请笑纳!”

“谢谢!这是……”

“大补酒!对汝大有用处!”

“谢谢!”不久,他一上车,车队立即启程。三百名骑士便在前后左右护送着。赵成更

与裘贵仁同车离去。

“谢谢汝管西藏解困!”

“不敢当!”

赵成指向大瓮道:“瓮内以酒泡着上品红花、冬虫夏草等三十六种大补葯材,它已泡逾

十年,一向专供达赖及班禅喇嘛饮用!”

“谢谢!不敢当也!”

“足见达赖喇嘛甚悦,汝成功矣!”

“谢谢大哥之指点及协助!”

“客气矣!不论赚赔,吾希望能先维持一年之交易!”

“好!”

“吾会按月率人送货到交界!”

“谢谢!在千里坪会面吧?”

“正是!”

“官方不会干涉吧?”

“藏吏已经同意!”

“很好!”人马便在沿途各部落或绿洲歇息进食。

这天上午,裘贵仁见即将抵达交界处,便先行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会合裘宏。他便率众前往千里坪及沿途叙述经过。

裘宏为之大喜!“爷爷!这些车队来不及送货返贵阳再于一个月内赶回此地吗?”

“来得及!汝率队,吾先沿途安排。”

裘宏便含笑指点着。裘贵仁便边听边记着。

不久,裘宏已经先行掠去。裘贵仁率车队一到千里坪便列队歇息。他便去安排食物。

午后时分,赵成已率众赶到。裘贵仁便上前招呼。

不久,双方已把一袋袋的葯材搬上车。不出盏茶时间,车队已满载启程。裘贵仁便招呼

藏人们用膳。他更私下塞三万两银票给赵成。然后,他先行含笑离去。

不久,他已赶上车队。他沿途清点妥车数,方始赶掠向前方安排食宿。

人夜不久,贵州人已欣然用膳歇息。每匹马亦加菜的吃着青草及马料。

七日后,他们在黄昏时分会合裘宏及葯商。车夫们便用膳歇息。裘宏及裘贵仁便与葯商

们验货论价。

道地的藏货立使葯商们大喜!为求方便,双方便以袋为单位的交易。

不出半个时辰,一百八十名葯商已买走近五百车货,每车之平均价格居然是一万一千两

白银,裘贵仁险些乐昏。

因为.每车之本钱只有八十两呀!即使加上车夫之工资及食宿各种开销,每车也不会超

过一百两,他们几乎已经有一百余倍之利润啦!葯商们却暗喜便宜哩!他们便连夜运走货。

裘定便连夜携银票离去。

二日后,他率三百余名葯商在中途交易。

不出半个时辰,便被运走二千余车葯材。由于裘宏已决定价钱。裘宏便又携银先行离

去。

经由这二批交易,各车之重量为之减轻。经由裘宏之沿途安排,他们终于在第十五天下

午顺利的送葯材进入贵阳城中,众人便欣然卸货。

然后,裘宏交给每人一块白银及吩咐着。车夫们险些乐昏啦!

因为,他们平日之工资远低于此金额呀!所以,他们在翌日一大早,便又跟着裘贵仁启

程。

裘宏便把近四千车葯材交由住家附近之八十家店面出售。他详加指点之后,方始离去。

这回,他又率人入四川买马车及学习驾车。当他们返回贵阳时,葯材只剩下三分之一

啦!他便含笑点收银票。他欣然赐赏店员们。

这天下午,裘贵仁已提前三天率车队返家,他一见到裘宏便递出包袱以及低声道:“已

出售六千车货!”

“太好啦!他们食髓知味啦!”

“是的!我已沿途兑换妥大钞!”

“很好!汝大后日多率二千人车离去,多让新手历练!”

“好!”

“袁冲已经觉得无聊,汝率他同行吧!”

“好!”

“陪陪仙女吧!”

“好!”裘贵仁便含笑入内。

果见袁冲前来道:“好兄弟!吾明日和汝同行!”

“行!大后天再出发吧!”

“好!吾先出去透透气!真受不了!”说着,他已匆匆出去。裘贵仁便含笑入房。

立见花仙女正靠坐在榻上哺儿,她的那对雪白又饱满之“圣母峰”立即使裘贵仁瞧得咽

口……

他便上前以手托婴道:“辛苦啦!”

她便含笑靠上他的肩头道:“哥在外奔波辛苦哩!”

裘贵仁含笑道:“还好!渐上轨道啦!”

“不少人前来此地买要葯材哩!”

“很好!此地会更热闹!”

“嗯!爷爷说,此生意有百倍利润,是吗?”

“是的!每次可赚九千余万两白银哩!”

“真令人不敢相信!”

“是呀!只需交易一年,吾人必成巨富!”

“是呀!”二人不由欢叙着。

不久,二婴一入眠,二人便放婴入小床。

裘贵仁抚rǔ道:“真美!”“哥忍着点!今夜再快活好吗?”

“好!”二人便入座品茗着。当天晚上,两人关妥门窗,便迅速的剥去衣物。

不久,二人已成原始人。

“好仙女!真美!”

“哥!”二人便搂吻的上塌。

不久,二人已经掀起战火。

这回,裘贵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啦!他便畅玩着。她也热情迎合着。

良久,良久之后,她已茫酥酥!裘贵仁又轰良久,方始送礼。

她除了唤哥外,已经说不出话啦!裘定听得暗暗吁口气忖道:“好仁儿!够强!难怪能

够驯伏这位娇娇女,裘家今后不会再单传矣!”他便含笑歇息。

翌日上午,裘贵仁见人人不在,他便又与花仙女快活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收兵。偷玩之妙趣,使他们大乐!他们一有机会,便快活着。又过

两天,裘贵仁便率袁冲及一万二千名车夫离去。

第十二天上午,他们已会合赵成,车夫们便自动搬货。

裘贵仁送出银票道:“一百万两银票!”

“谢啦!”不久,他怔然望着裘贵仁。因为,他已点出一百零三张一万两银票。裘贵仁

便朝他眨眼。

他会意的道:“谢啦!否已预收下批货款!”

“如果方便,可否再添二千车货!”

“五千车也行!”

“谢啦!添二千车吧!”说着,他又取出银票清点着。

不久,赵成又收下二十张一万两银票。

袁冲笑道:“好兄弟就是好兄弟吧!”

赵成含笑道:“谢啦!”

“算汝有良心!”

“想不想再尝尝雪参?”

“好呀!下次弄些来吧?”

“没问题!”不久,裘贵仁已经率众离去。

沿途之中,一批批的葯商如昔的前来购葯材。

这天下午,他们已提前四天返回贵阳。车夫们便欣然搬葯材入店。裘贵仁便把一包大钞

交给裘宏。

然后他迫不及待的返家。他一人房,花仙女已送上香吻。他一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烈女为夫走天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