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 十 章 上天助人钱如山

作者:李凉

风和日丽,裘贵仁率袁冲及一万五千名车夫一抵达千里坪,立见赵成与大批藏人及马车

已经在等候。

裘贵仁便含笑挥手道:“搬吧!”说着,他便与袁冲掠去。赵成一挥手,藏人们便搬下

葯材。

袁冲一掠近便道:“光头赵!干嘛苦瓜脸?”

赵成苦笑道:“好事多磨!”

裘贵仁问道:“出了何事?”

“藏吏奉旨禁止此项交易矣!”

裘贵仁变色道:“怎会如此?”

“据藏吏表示,中原有人眼红向朝廷检举,他们慾抢下这笔生意,达赖喇嘛已决定停售

葯材入中原。”

裘贵仁问道:“会不会影响生活?”

“暂时不会!经过这十三次交易,加上农作物及群畜皆已复原,西藏地区至少可以再维

持五年!”

“真可惜!”

“不可惜!葯材已快卖光啦!”

“当真?”

“是的!即使没有此事,下月起也须停止交易半年以上,所以,汝等别在意恶人之打

击!”

“好!”

“吾今日送来二万一千余车葯材,因为,朝廷只准再做这次交易,吾已经运来所有的葯

材!”

“谢谢!就以二万二千车计价吧!”

“谢谢!”裘贵仁便清点银票。他便故意多送出五张一万两银票给赵成。

赵成申谢道:“马车不够吧!”

“是的!”

“吾车车队一起送货吧!”

“谢谢赵大哥!”裘贵仁便与赵成各自吩咐着。

不久,赵成便把二百二十张银票交给十人。他便率七千名车夫与裘贵仁诸人一起离去。

沿途之中,裘贵仁边售边宣布这是最后一次交易,葯商们见状,纷纷掏腰包又加买数车

葯材。

不出三日,赵成已率七千名车夫离去。经此一来,裘贵仁只率众送回近六千车葯材。不

出十天。这些葯材已被卖光。裘宏及裘贵仁不由松口气。

裘贵仁道:“可轻松一段时日啦!”

“嗯!这批收入可真惊人哩!”

“是呀!真令人想不到!”

“的确!天赐巨财也!”

“是呀!爷爷!咱们赚如此多,藏人却只赚一、二千万两,他们今后又没有生意可做,

恐会撑不下去哩!”

“汝有何打算?”

“咱们把钱存入拉萨银庄,以利钱协助他们!”

“呵呵!妙计!汝果真成熟矣!”

“爷爷同意啦?”

‘嗯!吾原本已经存妥一千张一百万两黄金,已把它们全部存入拉萨银庄,藏人们可以

立于不败之地!”

“太多了吧?”

“无妨!汝此次携回多少大钞?”

“一千一百二十张十万两银票!”

裘宏含笑道:“足矣!剩下的现货至少可卖七百万两,再加上这一年余之利钱,已够用

矣!”

“可是藏人会不会起私心呢?”

“很好!汝进步不少!为防范此事!汝以喇嘛名义另存三千万两白银,他们今后可年年

收入一百五十万两利钱。”

“好点子!不过其余之钱为何要存入拉萨呢?”

“掩人耳目!”

”可是,大家皆目睹或听见我们已售葯一年余,在家只须粗估,便可知道我们之财

呀!”

裘宏点头道:“既然如此!这阵子为何未再有劫匪?”

“这……我一直不明白此事!”

“却匪在放长钱钓大鱼也!”

“会吗?”

裘宏点头道:“会!汝早日消灭的二批劫匪,已使其余之劫匪有所警惕,他们若再下

手.汝必难挡!”

裘贵仁变色道:“是吗?”

“嗯!所谓难挡,意指汝无法顾全亲人!”

裘贵仁点头道:“我最担心此事!”

“他们必会针对汝之弱点下手!”

“怎么办呢?”

裘宏道:“吾研判他们会在确定咱们停售葯材之后.便会下手,而且会以明暗各种手段

下手!”

“怎么办?”

“以静制动!万一遇袭,汝主攻,袁冲及吾保护仙女母子,附近之贵州人也会出些力

量!”

“只好如此啦!”

裘宏道:“希望能拖到仙女分娩及做满月子!”

“是的!”

“为防暗算,汝匆睡得太沉!”

“好!爷爷!可否如此安排钱?”

“汝有何主意?”

裘贵仁道:“把存单藏入九阴谷,另把此次售葯之钱也存妥再一起埋入九阴谷,不必远

赴拉萨!”

“也好!反正瞒不了有心人!”

“是呀!”

“吾去存钱,汝今夜入谷埋妥存单及印章。”

“好!”不久,裘宏立即离去。裘贵仁不忍让爱妻担心,便未道出此事。花仙女一见老

公可以时常陪她,她大喜之中,她根本没有考虑到会发生什么惊险之事。

当天晚上子初时分,裘贵仁便冒雨拎走存单。他故意绕一大圈,才进入九阴谷。他便把

存单及印章埋在洞中之五处地下。

然后他悄然返家。从此,他日夜在家陪着妻小。裘宏也减少外出,他若需外出,必邀袁

冲同行。

此时,贵州对外之山道早已经全部辟成。贵州人亦已对外出售一年余的木材、竹、果等

农产品。贵州四周地区之人车亦已经由贵州地区通行。

加上先前之售葯材,贵州已热闹不少!四通八达之贵阳也成为外出入之歇脚处。各行各

业为之渐旺。

机灵之商人也渐入贵阳置产经商。那一万五千部马车原本专供运送葯材。它们经由裘宏

之安排,已在贵州十处据点运送人货。

裘宏完全不过问各产业之赚赔,迄今为止,他尚未自任何一名长者之后中收过一文钱。

相反的,他一直付钱。

他一直托一百名长者在贵州各地替他经营各种产业及辟山道,他吩咐他们若缺钱便派人

来领钱。他来者不拒的付钱。他根本不追问长者如何用钱。

因为。他存心要助贵州人。因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呀!前三个月,他支付出二千余

万两黄金。接下来之每个月,他皆支付出三百余万两山银。

自二个月前起,他每月只支付七万余两白银。相对的,他每月售葯材之收入去却一直增

加。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支付这种小钱。他根本没有查帐册。不过,那一百名长者每隔二、

三个月,便会前来报告现况,所以,他知道各产业皆已经渐入佳境。他更知道酒坊已扩充十

余倍。做瓮坛之羔之已有三十处。酒仓更多达三百余处。存酒亦多达三十余万坛。

他不慌不忙,各酒坊及羔之下人们却一直替他担心,多位长者亦已经多次劝他及早卖

酒。他一直反对卖酒。他吩咐大家继续酿酒,搭酒仓及存酒。

尤其在山道先后完成之后,他便把工人安排入酒坊。所以,回春酒之存量便直线上升

着。工人们月领工资时,皆挺不安哩!中秋时节之前,裘宏一令下。数十万人便受惠。

因为,裘宏赏给每个下人一个月工资呀!此外,他更派人送三万两加菜金人各衙。人人

为之歌颂不已!重阳节上午,花仙女似母鸡下蛋般迅速的生下一对儿子。裘贵仁乐得险些欢

呼及跳起来。他只是来回的抱起二个儿子。

裘宏便行功替花仙女绝育。花仙女满满足的笑啦。良久之后,裘贵仁便牵二子入房探

视,立见白胖的二婴已睡在小床上。

裘贵仁搂着花仙女道:“辛苦啦!”

“此胎顺产矣!”

“太好啦!‘两人偎依偎着。

不久,妇人送入补品及牵走二童。裘贵仁便温柔的喂食。花仙女不由心花朵朵开。她已

忘记刚才之裂疼啦。裘宏却在此时召人前来宣布售酒。

一传十,十传百,不出五天,贵州之各家裘记酒铺、酒楼及客栈皆已开始销售足以养生

驱寒之回春酒。不论五斤或十斤之酒,每人限购两坛。酒楼及客栈之酒则每人限饮二壶。酒

价却贵得令贵州人担心。

因为,酒价比状元红、女儿红及白乾贵上五倍呀!客人原本不多,问津之人更少!贵州

人之亢奋迅即泄啦!哪知,九月底,便有上百人过路之商人及游客在贵阳试饮过回春酒,便

发现毫无寒意。他们纷纷买酒。

酒楼及客栈之下人们为之大喜!他们根本不理裘宏之限购规定。这一百余人便沿途炫耀

着“回春酒”之奇效。

更妙的是,他们返家与妻行房之后,便发现更具雄风,所以,他们便又专程前来买回春

酒。

雨势绵绵,却挡不使买酒之人潮。十一月底,贵州已销售出二十万坛回春酒。人们便采

取限购措施。

虽然如此,每天至少五千坛回春酒,存酒压力为之减半,工人们忙得更起劲啦!人来人

往,也增加十处车行之生意哩!一百名长者自十月起,便每月送钱给裘宏。

十二月初,他们先后各送入二、三十万两根票给裘宏。裘宏便吩咐他们在送神日前,加

进每人一个月工资。

此外,赠加莱金入各衙。众人为之乐翻啦!裘宏欣慰的笑啦!贵州人终于站起来啦!贵

州继买葯材热潮之后,又出现买回春酒之热潮,不少人为不虚此行,便多留数日及天天买

酒。不少人更至小城镇买回春酒。马车及客栈、酒楼主意为之旺。

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一百名长者依约送来银票。

裘宏便含笑各送他们三千两白银及申谢。

长者们为之大喜!裘宏便吩咐他们在开春后辟建贵州闲之道路。长者们不由大为感激。

翌年初,贵州各地便有大批人在辟路。一百名长者便把售酒及各产业所赚之钱用于辟

路。

裘贵仁在爱妻分娩二个月之后,每隔二、三夜,二人便快活一次,二人不由更加的恩

爱。裘贵仁把其余时间用于练掌。

他自从知道有莫大威胁之后,他便加强练掌,而且,他每天必与袁冲切磋一个多时辰。

他每次皆痛扁袁冲二、三拳。

袁冲的修为因而大进。花仙女见状,每日皆抽空练剑。裘宏则专练日月神君之剑招。他

们皆积极备战。他们却暗诧为何久久没有“生意”上门。

*****

清明时节雨纷纷,贵州今年却阳光普照,由于家家户户收入增加,上山扫墓及祭扫之人

甚多。却有不少人听见书奏奇怪的笛音,不过,大家皆以为有人因为逢节感伤而胡乱的吹

笛。却有不少人看见大小蛇在穿梭!大家皆以为蛇被扫墓之人惊走。

所以,大家皆不以为意。当天晚上,贵阳城外先传出此种笛音。不少人在白天听过此种

笛音,为之一怔!由于事不关已,明日又要干活,大家便不理此事。

深夜时分,笛音却由城外传入城中。打更的人立见蛇群沿路游射而来。他们骇得纷纷返

家躲蛇。

不久,裘宏乍听笛音,不由变色忖道:“笛音役蛇!”他便喝句小心及匆匆整装。入定

中之裘贵仁忙下塌整装。

花仙女问道:“何事?”

“爷爷示警!你别出去!”

说着,裘宏道:“听见笛音否?”

“方才即已听见!有事吗?”

“此乃以笛音役蛇,汝出去瞧瞧!”

“好!”裘贵仁立即离去。不久,他一掠上墙头,立见满街的蛇,他一出现,附近之蛇

便翻身向外游,现场为之大乱!他一看远处,立见更多的蛇。

他便喝道:“满街的蛇!”

裘宏喝道:“休慌!”说着,他已匆匆掠来。

不久,他一见蛇群之逃状,便恍悟道:“蛇怕汝!”

“怎会如此?”

“蛊!”

“啊!原来如此!怎么办?”

“放心!蛇群不敢入内,足见汝及仙女母子体中之气使蛇群惧骇,汝在此瞧瞧对方有何

技俩!”

“好!”裘宏便匆匆绕掠于庄内四周。

不久,他已确定蛇群不敢入内。倏听四面八方远处传来急促之笛音,裘贵仁立见街上两

侧远处之蛇群似

听到“冲锋令”般游来,它们纷纷爬过同伴身上慾来。

不久,它们已瑟缩。现场之蛇群却继续向外逃去。不久,两批蛇竟咬成一团。

急促之笛音反而激起蛇群之凶性而互咬不已!裘宏为之大喜!他便低声道:“吾率袁冲

劈蛇!汝匆动!”

“好!”裘宏便入内唤醒袁冲。

袁冲原本睡意尚浓,他乍见蛇群,立即清醒!却见笛音更尖厉及急促!蛇群便似浪潮般

翻游不已!裘宏便劈掌道:“杀!”轰一声,他已劈死一批蛇。

袁冲便跟着劈出双掌。大批蛇立被劈碎!裘贵仁立见正面远方出现三十人。

“爷爷!正前方有三十人!”

“不急!巡视四周!”

“好!”裘贵仁便沿墙掠去。他立见已有不少蛇爬上墙头及进入后院,他立即上前一阵

疾劈猛拍,立见蛇尸纷飞!余蛇立即纷退!他立即看见远方屋顶上站着不少人。

急促笛音则由四周响个不停!他一上墙头,立见后街已成蛇海,他便连劈及掠着。他干

脆踏入蛇尸中疾劈不已!血肉纷飞!腥味大作!群蛇为之纷逃!裘贵仁掠到右墙外沿途劈

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上天助人钱如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