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十一章 邪不胜正终伏诛

作者:李凉

夜深人静,六百名苗族长者役蛊催毒腐尸慾替巫师复仇,袁冲及裘宏二人为之喘咳不

已!

裘贵仁的胸口更闷,他仍观想自己趴跪在坟前。花仙女却已急出满头的汗!倏见金光划

空由北方射来。裘贵仁大喜的立即站起。

刷一声,金蛊已射落在他的右肩。“谢谢!”金蛊迅入他的右耳。它一入他的胸口,便

连吸三口。

裘贵仁立觉胸口不闷。金蛊迅即离体。裘贵仁一回头,立见它已射向苗族。他大喜的立

即入房。却见裘宏二人趴在桌上喘咳着。

“爷爷!撑着点!金蛊已赴苗族!”

“当真?”

“嗯!它在我的胸口连吸三下,我已不闷啦!”

“报……很好!”不久,金蛊已射落巫师尸上。那六百人乍见到它,不由骇抖!总峒主

更是立即趴跪。其之人立即跟着趴跪。金蛊立即射入一碗吸吮着。

黑液之中,它金光闪闪!不出盏茶时间,它已吸过三碗。它迅即飞向北方。

不久,它已射入裘贵仁之房中。立见它射入裘宏之右耳,迅即人体。

它吸吮不久,也溢出三口气。裘宏迅即吐出一口黑痰,它一离体,便又进入袁冲之体

中。

不久,袁冲也吐出一口黑痰。不久,它一出来,立即飞出窗外。

不久,它已飞入九阴谷中。它便射入池中吸水。然后,它射上一颗青采吸吮着。不久,

它又射出九阴谷。没多久,它已射人裘贵仁耳中。它一到他的胸口,便静伏不动。

此时,裘宏及袁冲已经复原,袁冲乍见金蛊进入裘贵仁之体中,立即问道:“要不要

紧?”

裘贵仁含笑道:“不要紧!它曾在我的体中好久哩!”

“真奇妙哩!”

“是的!大哥先歇息吧!”

“好!”袁冲立即返房歇息。

裘宏吁口气道:“吾好似反而受益,吾返房行功!”说着,他立即离去。

花仙女问道:“哥可有不适?”

“没有!它已静伏不动!”

“真奇妙哩!”

“是的!方才好险呀!”

“是呀!吾急出一头的汗哩!”

裘贵仁笑道:“歇息吧!我须行功!”说着,他便坐上椅。花仙女不由松口气。她此时

反而不想接近老公哩!因为,她对蛊一直毛毛的呀!裘贵仁行功不久,便发现功力又增,他

便欣然行功。

*@@@

端节上午。二名削瘦中年人一起来到黄山一代邪医“死要钱”史丹的大门前,门房立即

现身

立见右侧之人递帖道:“史神医在否?”

门房一瞧帖,便道:“在!稍候!”说着,他已取帖入房。

左侧之人哼道:“区区一名下人便如此无礼,可恶!”

“算啦!小不忍则乱大谋!”二人便默立着。此二人便是滇南双恶,他们早已图谋裘宏

之财富,所以,他们在清明夜晚发动“万蛇攻势”。

哪知,蛇死人亡,他们只好暂退。他们经过研究,决定向死要钱买毒对付裘宏。所以,

他们此时耐心的在门前等候。

不久,门房出来道:“请!”漠南双恶便默入内。

他们入厅稍坐,死要钱已含笑入厅,立见他含笑道:“吾未记错,二位已逾十五年未来

此!”

大恶含笑道:“正是!好记性!”

“有何指教?”“不敢!吾慾买毒,越毒越佳!”

“抱歉!吾自十年即已停售毒物!”死要钱昔日被金蛊吸光他的大补及大毒精华之后,

他便停止售毒物,因为,他无心再耗时熬练毒液。

大恶瞪道:“当真?”

“千真万确!”

“吾知汝有防身之毒物,请割爱!”

“恕难从命!”二恶瞪道:“汝休敬酒不吃吃罚酒!”

死要钱沉容道:“识相些!请吧!”二恶霍地起身。

大恶忙起身道:“算帐!走吧!”二恶便恨恨的离去。不久,二人已匆匆下山。

死要钱忖道:“此二人必不会死心!罢了!”他便匆匆收拾财物。

当天晚上深夜时分,他便携二个包袱出房。不久,他已掠墙而出。却听咻咻连响,大批

蛇居然射向他。他骇得抛出包袱,立即劈掌。

人影穿掠之中,十人已先扑去。死要钱只好翻身踏上墙头及劈掌。

叭叭声中,三镖乍破,便射出毒粉。“哼!江边卖水!关老爷子面前要大刀!”他立即

向上一掠及翻身振袖。二股毒烟迅即卷出。

那十人立即啊叫倒地。却见右侧又掷来一包毒蛇。死要钱立即撤出毒粉。群蛇迅即僵射

而来。死要钱趁机踏上一蛇掠出。

立见石后现出滇南双恶,他们不但各掷出一蛇,而且一起射镖,然后拔剑一起扑来。死

要钱乍见此二蛇,不由大骇!他急忙拧腰向外飘去。滇南双恶迅即上前夹攻。

二蛇一落石阶,便又射向死要钱。死要钱匆匆落地,便探胸掏物射出二篷毒粉乍射出,

双恶立即退去。

二蛇乍近毒粉,便瑟抖落地。死要钱趁机踢出右脚。立见他的裤管中射出一篷灰烟。二

蛇乍沾烟,迅即僵在阶上。

双恶见状,急忙掷剑转身掠向山下。死要钱一闪身,便避过二剑。他冷哼一声,立即腾

追而下。

哪知他一掠过一石,倏见一剑刺出,卜一声,他的右胁已经被利剑刺入,他不由啊叫一

声。立见在石后也掷来一剑。

卜一声,他的心口已被剑射上。砰一声,他已摔落阶上。

他便尚阶滚下。大恶嘿嘿一笑便劈出一掌。叭一声,死要钱已经脑袋开花。双恶不由哈

哈一笑。

不久,二人已上前各提起一个包袱。“搜!”立见另外二人陪他们入内搜索。良久之

后,他们终于搜到那瓮毒水。

二人一嗅,便哈哈大笑!于是,他们亲手绑妥瓮,再派二名弟子抬瓮下山,他们自认已

经取得必胜之利器啦!下山之后,他们便先返客栈。

不久,他们已欣然清点死要钱之银票。“啥啥!六百万两白银!汝呢?”

“八百七十六万两!”二人不由哈哈一笑!翌日上午,他们使搭二车启程。

沿途之中,他们大吃大喝着。他们甚至召妓快活着。那二名弟子也沾光的吃喝玩乐着。

他们自认已经胜券在握!他们便欣然前往贵阳。

这天下午,他们已经进入贵阳城,他们正打算投宿,倏见一道金光破空射来,他们为之

一怔!

“大哥!蛊!”

“会吗?”

“小心!”二人立即劈掌。咻一声,金光已透掌射入。刷一声,它已由二恶之右耳射

入。

“救命呀!大哥!啊!”他只觉心口一疼,不由啊叫一声。立见他又呃一声,便摔仆落

车下。

大恶骇得跃车而逃!金光倏现,大恶不由掉头掠逃。金光却迅射入他的右耳。他骇叫一

声,便以指掏耳。却觉喉中一冷,心口便跟着一冷。接着,心口一疼,他已啊叫落地!砰一

声!他已仆地而亡。

金光乍见,裘贵仁已经掠到。他方才正与袁冲,在屋后拆招,倏觉胸口一动,立见金蛊

飞出,他立即匆匆的跟来。

因为。他舍不得金蛊离去呀!方才,他遥见蛊进出二人体中,那二人便啊叫倒地,他纳

闷之余,立即匆匆的掠到。

另外一部车上之二人骇得便慾逃逸。裘贵仁喝句站住,便拦住他们。

那二人便叩头求饶。裘贵仁便追问内情。那二人便据实以告。裘贵仁不由恍然大悟。刷

刷二审,裘宏及袁冲已经赶到。

裘宏乍见二尸便道:“滇南双妖!”

裘贵仁道:“他们杀死死要钱,夺来毒水!”

“可恶之至!杀!”裘宏迅即的劈死那二人。他迅即上车察看瓮,不久,他已小心的抱

瓮下车。

裘贵仁拎下包袱道:“怎么办?”

“吾埋此毒水!汝派人埋尸!”

“好!”裘宏便抱瓮离去。裘贵仁便召来八人吩咐着。

不久。他已赏一锭白银给他们。八人迅即抬尸上山埋葬。裘贵仁便各赏车夫一块碎银。

不久,他已与袁冲返家。

袁冲怔道:“蛊王怎会找上他们呢?”

“它对毒最敏感!”

“原来如此!它呢?”

“走啦!”

“走啦?去何处?”

“不详!随它去吧!”

“吾困啦!”袁冲便返房歇息。裘贵仁便携包袱入房。

花仙女讶道:“何来巨银?“裘贵仁便含笑道出经过。

“真神奇!”

“是呀!若非蛊王相助,我们必险!”

“有理!它又入哥之体中啦?”

“不!它走啦,你肯陪我吧?”

“吾……吾……好嘛!”

“哈哈!”他便搂吻着她。他的手迅即搭上蜂臀。

“好仁哥!今夜再玩吧!”

“行!别黄牛喔!”

“怎会呢?”他忍不住又吻上樱chún,她便献上香chún,良久之后,二人才收妥这批横财。

裘宏则把那瓮毒水抱到坟场,他寻找到一个凹处,他便入城雇妥四人前来挖深坑,再予以埋

瓮。

入夜之后,他才赐赏返家。裘贵仁便迎他入座。

裘宏吁口气道:“滇南双恶一死,吾人少一隐患矣!”

“是呀!”

“想不到他会打史丹之脑筋慾以毒对付咱们!”

“是呀!这批人真可恶!”

裘宏点头道:“这批人财迷心窍矣!”

“是的!若非蛊王,我们必险!”

“的确!它走了吧?”

“是的!爷爷怎知它会走呢?”

裘宏含笑道:“吾现其光更亮,身体亦近透明,足见它一直利用天罡地煞五雷九阴气精

进,它一定又返坟中。”

“有理!”不久,二人便与袁冲共膳着。袁冲经过此次被蛊修理之后,他的心智好似长

大及沉稳不少,他不再哇哇大叫,吃相也斯文不少。

不过,他的胃口一点也不减哩!他饱吃之后,便返房休息。

裘宏道:“吾今日在坟场埋瓮之时,吾想起常员外,不知他们近况可好?吾一直浑身歉

疚哩!

裘贵仁说道:“全是我的错!”

“缘吧?过些时日,吾再返高竹村一趟。”

“嗯!”

“今日之事,必会吓退一些恶人,吾慾瞧各产业,吾将率袁冲同行,汝与仙女宜小心防

范!”

“好!”膳后,二人便各自返房。

裘贵仁立见四子睡在小床上,他不由含笑上前探视道:“真可爱!妹子!辛苦你啦!谢

谢!”说着,他又抱住花仙女。

花仙女道:“吾不该破坏哥之亲事!”

“别如此说!一切全是缘份也!”

“若有可能,否愿见员外解释一番!”

“爷爷会去见他,由爷爷作主吧!”

“好!”经此一来,二人便未兴风作浪。花仙女更肯定老公尚忘不了高家。她便默默决

定着。

她原本是自视甚高的堡主千金,却因连番的遭遇,使她作家庭主妇,尤其老公之成就,

更使她满足一切。

老公已成为他的生活重心!她的喜怒哀乐皆已受老公之牵引。她自知无法夜夜满足老

公。

所以,她决定接纳常瑶。此时的常瑶正在低咳着。

自从亲事破裂之后,她便一直闷闷不乐及沉默寡言,偏偏其双亲立即赶往京城,她更无

倾诉之对象。

她为之消瘦!她自怨自艾红颜薄命!常仁夫妇含恨抱憾赶往京城,原本慾与丁家说亲,

哪知,丁家却因贪污泄露,早已被朝廷抄家。

常仁夫妇只好返庄。常瑶获讯之后。为之更闷!好觉人生了无意义。她行尸走肉般渡

日。她为之更加的消瘦。

常仁多次访名医诊治以及进补,却未见起色。常氏更是天天陪劝着爱女。无奈之下,他

们决定求蛊赐助。

因为,裘贵仁之例使他们决定一试。他们便日夜陪女在坟前等候。哪知,蛊王一直不出

现。

不过,他们仍然耐心等候着。终于,金光出现,他们为之大喜!哪知,蛊王却飞到贵阳

替裘贵仁解围。他们虽然失望,仍然日夜在坟前等蛊王回来。

终于蛊王又出现,可是,它却直接入坟。常瑶绝望的为之连咳。

常仁夫妇也绝望啦!所以,他们未再到坟前。常瑶亦拒服葯。她更孤僻的不慾见人。她

的身子为之加速恶化。

这天中午,裘宏率袁冲外出巡视产业,他们一见各店中之排队买酒人潮,裘宏不由笑容

满面。

良久之后,他正慾离去,倏听一声:“裘老!”裘宏一偏头。立见一名中年人自车旁行

来。

“汝是?”

“在下周庆!高竹村常府管事!”

“啊!幸会!员外可好?”

“这……不大好!”

“找个地方叙叙吧!”

“好!”不久,三人已进入一家客栈之内厅。

裘宏问道:“汝来买酒?”

“是的,回春酒确是好酒!”

“谢谢!”

“此酒果真出自您老所售?”

“是的!”周庆惊喜的道:

“贵州人口中之裘老善人便是您老?”

“不敢当!”

“佩服!佩服!朝廷也无法照顾百姓哩!”

“不敢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邪不胜正终伏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