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十二章 愈挫愈勇梅飘香

作者:李凉

香烟袅袅,漫空呈祥。这天上午,裘宏率亲人与常仁一家人在城隍庙恭敬的祭拜。大批

祭品由内向外摆设,村民亦锦上添花的设祭。

祭品因而延伸到路口。高竹村民全部到场的凑着热闹。

因为,大家知道此祭代表裘贵仁与常瑶之拜堂。接着,常裘二府之人到二坟前祭拜。

人逢喜事精神爽,原本病得奄奄一息的常瑶,如今不但已经添肉。更难掩神色间之喜

悦。常仁夫妇更是春风满面。

因为,裘宏一返高竹村。便以三百万两黄金下聘。这份大礼足足超过他的财产将近一倍

呀!不过,他上路的原封不动的当作嫁妆。

他知道今后已有大靠山啦!又过良久,他们才结束祭拜。他们便把祭品赠给村民。他更

邀村民在今午共膳。村民们为之欢呼不已!他们便先返竹苑欢叙着。

大批名厨及下人们则正在忙碌着。这批人奉常仁之召,各自从巫山及巫溪携带大批的料

理以及炊具,只为在今午完成一场喜宴。

象征“百年好合”的一百桌喜筵已自厅向外设妥,它们沿着街上而摆,既整齐又喜气洋

洋。

午前时分,周管事已率府中下人们招呼众人入席。

午时一到,裘常二府诸人便欣然入席。不久,鞭炮声大作!佳肴迅即上桌。众人便畅然

加菜一番。

不久,裘宏已率先逐桌的敬酒。接着,常仁夫妇欣然逐桌敬酒。

然后,裘贵仁率二妻逐桌的敬酒。气氛为之热烈到最gāo cháo。男人们皆喝得脸红如火,女

人们则忙着包剩菜肴。

一个多时辰之后。方始散席。村民们便把剩肴全部端走。

大家再一起协助整理现场。裘贵仁则与常府下人们及厨师们共膳着。众人频频敬酒申

贺。裘贵仁阿沙力的干杯着。

黄昏时分,这二批人爽呼呼的申谢散席。

裘贵仁一返府。花仙女便送茗道:“醉否?”

“怪啦!毫无醉象哩!”

“功力通玄之故也!”

“瑶妹呢?”

“在房中歇息!她只小酌,便不支而眠!”

“她尚未复原吧?”

“是的!哥暂勿找她!”

“好!”二人便品茗欢叙。

翌日上午,他们便返常府享用归宁盛宴。席开三桌,象征天地人三合。袁冲与周管事及

花仙女所生之二子共桌,他大乐的吃喝着。

裘宏含笑道:“吾已交代过,回春酒充分供应亲家!”

常仁喜道:“谢啦!此酒一直供不应求!”

“它的确有治湿及养生之效!”

“的确!不少人皆作此表示,才会供不应其求哩!”

“是的!吾估计自三个月后,便会供不应求,亲家不妨多派几批人赴贵阳买酒返店中备

用!”

“好!感激之至!”

“客气矣,亲家不妨分装入小坛,以控制酒源及增加利润!”

“好主意!谢谢!”二人便边膳边欢叙着。

良久之后,裘宏方始率众返竹苑。裘宏便雇一对母女料理家事。他天天勤练日月剑招。

裘贵仁则天天与袁冲拆招。

花仙女则与常瑶情同姐妹的照顾四童。此四童各名为忠、孝、信、义,却各姓裘、花、

袁、赵,因为,裘宏慾替袁冲及赵成各留下香火。

他为弥补花仙女之憾,更择一婴姓花。花仙女为之感激涕零。她了无缺憾!她漾满着幸

福!由于常瑶尚未复原,花仙女每隔二、三夜便与老公快活。

她每次皆慾仙慾死,她怎能不觉得幸福呢?常瑶每听到他们之快活声音,便又羡又全身

难受。

所以,她更努力的进补!她为巴结花仙女,便热心照顾四童,她急于拥有自己之子。所

以,竹苑中洋溢着和乐。

这夜,裘贵仁用过膳,仍如昔般取用水果及品茗。不久,袁冲已先返房呼呼大睡。四童

一困,二女便送他们入房。

裘宏低声道:“瑶儿已复原,去吧!”裘贵仁便脸红的点头。

“温柔些!她不诸武!”

“好!”不久,裘贵仁已先步入常瑶之房。常瑶入房一瞧,不由满脸通红。

“瑶妹!”

“仁……仁哥!”

他便上前牵手注视道:“复原了吧?”

“嗯!”

“我不该一时糊涂,害你如此受苦!”

“好事多磨矣!”

“的确!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她不由羞喜的低头。她托起她的下颌。便轻吮樱

chún,她便触电般浑身一震!裘贵仁不由一阵爱怜。

他便搂着轻吮香颊!她为之呼吸急促!当他轻吮双耳时,她更是连抖!她忍不住抱着

他。她为之娇喘不已!他便沿粉颈轻吮而下!她不由又痒又酸!她便任由他脱去衣物。

良久之后,她已一丝不挂!春潮更已沿粉腿内侧溢流而下!他便轻抚及吸吮那对玉rǔ。

它们不似花仙女那对“圣母峰”般饱满,不过,它们挺拔及细嫩,峰顶之双球更是嫣红挺拔

逗人。他不由连连吸吮着它们。

她酥酸的连抖!她忍不住嗯呃啊叫着!春潮已在脚旁溢湿一处。她的全身为之滚烫!她

忍不住扭挺着!她已浑忘慈母所授之合和之道。

她只是饥渴的扭身,裘贵仁知道水到渠成啦。他便抱她上榻!她脸红的取巾拭腿。她更

在臀下垫妥雪白纱巾。玉体横陈,裘贵仁为之火冒万丈。

他迅即剥光全身。她一瞥之下,不由紧张忖道:“受怎受得了呢?”她的*火已熄大

半。

裘贵仁一上马,便见她一抖。他便吻上樱chún。她暗暗咬牙准备接受“爱的体罚”。他却

按兵不动的由上往下吻。他的双手更熟练的攀峰越岭。

不久,春潮再度泛滥!娇喘之中。她扭摇胴体!紧张迅被亢奋取代。幽香为之大浓!裘

贵仁的小兄弟为之连抖。它便轻轻叩关。它便一次次的盗垒。他的双手更逗着双峰。

不知不觉之中,小兄弟已进入本垒。充实又饱满之快意立使她的凤眼发亮。他便徐徐开

垦着。他频吻着樱chún!他连连逗着双峰。

没多久,她已生疏的迎合。青春交响曲立即飘出。他一见她反应热烈,不由大喜!他例

引导她步上“人生大道”。

良久,良久之后.她茫酥酥着。她频呼着“哥”!她任由他摆布。他一见她已招架不

住,只好送礼。

“好!好哥哥!”“瑶妹!”好戏终于落幕!二人却仍缠绵不已!裘贵仁大功告成啦!

翌日上午,他神清气爽的与袁冲对招着。

常瑶春风满面的梳起妇髻。她发愿以偿啦!如今之酥酸,使她回味昨夜之畅!她险些笑

眯啦!良久之后,常氏率人送来补品,她一见爱女之妇髻以及春风满面,她便知道爱女已经

“成人”。

不久她率爱女入房指点着。良久之后,她才欣然离去。

她一会见老公,立即报喜!常仁含笑道:“吾家即将有后矣!”

“是呀!”第三天,裘贵仁再入常瑶房中,她便羞喜的迎来。一阵香风之后,她已紧抱

着他。他的火气为之大旺!她为之心儿一荡!他一歪头,便印上樱chún。她热情的垫足而吻!

春潮为之奔放!不出盏茶时间,二人已合奏交响曲。

一回生,二回熟,她热情迎合不已!从此,他夜夜轮流与二妻快活。二女为之更加的成

熟妩媚。

一个月余之后,常瑶经由裘宏确定有喜!裘贵仁便陪他返府报喜!常仁夫妇为之大乐!

大批补品纷纷进入竹苑。花仙女便以过来人经验指点及照顾着常瑶。裘贵仁大乐之下,不由

练武更勤。

***

这天下午,一部马车在竹苑门前乍停,正在前院牵子陪常瑶散步的花仙女却神色一变的

掠向大门。

“仙女!”“娘!”立见花氏掠下车。花仙女一上前,便下跪抱住慈母之膝。

她忍不住哭泣!花氏也为之掉泪!母女情深,不久。二女已互搂而泣!裘贵仁迅即上前

下跪道:“叩见娘!”

花氏忙道:“免礼!”她便后退拭泪!花仙女便跟着低头拭泪。裘贵仁便迎二女入内。

裘宏迎来道:“欢迎!”

花氏忙行礼道:“铭谢您老照顾小女!”

“客气矣!请!”

“请!”不久,四人已入厅就座。花仙女便率四子入内行礼。花氏欣喜的—一扶起四童

连连叫好!不久,花仙女已邀回入居道:“娘怎能来此?”

“汝爹赴少林寺参加武林大会,一个月后才会返堡!”

“原来如此!娘一定受用吧!”

“无妨!汝能幸福。吾已满足!”

“谢谢娘!”

花氏问道:“他们不是在贵阳吗?”

“是的!他们已迁返此地,因为,贵州人已能自足!”

“他们当真是传闻中之裘大善及裘大富?”

“是的!”

“真神奇!”

“上无所赐!财富自来矣!”花仙女便略述经过。

花氏惊喜道:“他们岂非已是富甲天下?”

“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真?”

“嗯!他们之存银已逾一千三百张一百万两银票!”

“天呀!当真有如此富者?”

“是呀!售葯材之利润逾百倍呀!”

“真骇人!”

“是呀!”

“听说回春酒已供不应求?”

“必然之事也!”

“他们岂非更富?”

花仙女道:“他们已持续辟建贵州各地道路!”

“真令人佩服!”

“是呀!”

“汝之抉择是正确的!”

“谢谢娘之助!”

“唉!吾不明白汝父为何一直排斥他们?”

“慢慢来吧!二哥该已成亲吧?”

“嗯!汝二嫂已添一女!”

“很好!娘可以宽心矣!”

花氏点头道:“汝之幸福,使吾宽心矣!”

“女儿不孝!”

“别如此说!”花仙女便启柜取出一叠银票道:“娘笑纳吧!”

“不!堡中之产业激增,不缺钱矣!”

“请娘让女儿宽心些!”花氏只好收下银票。

“娘!女儿已立一子承续花家香火!”

“很好!他如此善待汝,汝须妥加侍侯!”

“是!”二女便欢叙着。三日后,花氏方始欣然离去。花仙女为之更悦!她已经了无牵

挂啦!此时,位于嵩山少林寺中,九大门派掌门人及花堡主正在讨论一件事,花堡主慾再三

的表示反对。

点苍派掌门人曹祥沉容道:“堡主与裘家何仇?”

花堡主正色道:“裘贵仁诱拐吾女!”群豪为之变色!原来,点苍派掌门人曹祥方才提

议邀裘贵仁入盟,他更详述裘宏二人协助建设贵州之每件事迹。花堡主却力持反对。

所以,二人才会作此摊牌。花堡主便道出爱女昔年被追杀,裘贵仁慾施恩趁隙占有花仙

女之身子,花仙女才离堡出走。群豪为之变色。

花堡主又道:“各位可知裘家为何停售红花及冬虫夏草?”群豪便望向他。

花堡主沉声道:“裘宏二人压低进价及抬高售价获取暴利,喇嘛已知此情,才会停止供

货!”群豪不由恍然大悟。

曹祥道:“吾撤回提议!”群豪便点头同意。花堡主不由暗吁口气。他们便讲起其余之

事务。

此时,大批贵州人正忙着酿酒、捉蛇、杀蛇、采葯、炼葯等事。

如今,贵州人已经不必把木材、水果等果产品运到外地出售,来往人潮已经主动购买

着。他们的生产力为之大增!他们的生活也更加的改善。

一百名长者便把六成以上之人力投入酿酒工作。他们把多余的钱存入银庄备用。此时,

贵州章巡抚却皱眉不语。在座的各衙吏也皱眉着。

却见一吏沉声道:“汝等莫非收过裘家之好处?”

章巡抚忙道:“禀钦差大入!裘宏的确在逢年过节时赠送加菜金,卑职及各吏皆按朝律

分配且列册备查!”

“既然如此!汝等为何不语!”

章巡抚道:“禀钦差大人!裘宏二人的确赚不少钱,他们的确未缴过赋,可是,贵州自

四十七年前以来,一直未收赋呀!”

“朝廷可有赐准免赋?”

“没有!可是朝廷未在贵州收过赋,卑职诸人因而未向裘宏收赋,卑职诸人绝非询私袒

护裘宏!”

“吾相信!皇上并无究办之念。唯须追索赋款!”

“禀钦差大人!裘宏造福贵州之成就,历历在目,他的支出已逾该缴之赋,若再索赋,

恐有后遗症!”

“汝可知裘贵仁存金多少?”

“卑职略有耳闻,此乃他们涉远千里,长达十三个月之应得代价,况且,此举可安抚藏

区,他们该获此福!”

“妇人之见!汝负责在一月之内呈缴九千万两白银之赋吧!”

“这……”

“本官已传过话,汝自行斟酌吧!”

说着,他已沉容离去。诸吏为之傻眼啦!他们会商之后。章巡抚决定亲自出马。于是,

他派人探听裘宏之住处。他便率一队骑军启程。

这天下午,裘宏正与常仁夫妇在竹苑厅中品茗,倏见骑军护送一车停于门前,他们不由

一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愈挫愈勇梅飘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