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十三章 浩瀚长江龙抬头

作者:李凉

浩瀚长江贯穿四川、湖北、安徽、江苏,再由上海黄浦江出海,它孕育中华文化,代代

更带来无限的商机。

各行各业多依附长江两岸经营者。不少黑道帮派当然栖生于其间。东方阳及常仁负责买

船及买船行。

裘宏负责请走长江沿岸之“寄生虫”黑道帮派。

他便先把花仙女母女及常瑶送入巫山与东方阳之亲人共居,以防止黑道帮派趁隙伤害到

他们。

常氏义不容辞的陪着爱女。

这一夜,裘贵仁返九阴谷各取一包银票便离去。

翌日上午,他已赶到宜宾会合裘宏及袁冲。裘宏便把银票分入三人之包袱中。

当天下午,他们便备礼抵达唐门。唐门是天下最诡异之门派,他们所制造之暗器独步天

下,他们之毒器更是见血封喉即毒又辣。

黑白两道因而没人敢惹唐门。唐门当今主人是唐全。他智勇双全,他弘扬其父之基础在

四川地区培植麒麟及天龙两大帮派。

此二派便依附在长沙四川地段壮大着。盗亦有道,此二帮虽被列入黑道,他们却知节

制。

所以,裘宏打算先礼后兵。裘宏一到唐门,便递帖送礼。

不久大门敞开,八人已大步掠到。为首之人正是唐全,他一瞥之下,便注视着裘贵仁,

裘贵仁便含笑拱手道:“晚辈裘贵仁参见前辈!”

唐全点头道:“汝便是贵州人口中之裘大善人?”

“不敢当!”

“有何指教?”

裘贵仁拱手道:“不敢!既辈慾在三峡全线经营船行,以维人货安全,请前辈赏口饭

吃!”

唐全淡然道:“吾先问二事!汝售过红花及冬虫夏草吧?”

“是的!”

“汝正在售回春酒吧?”

“是的!”

唐全沉声道:“年青人!休太贪心!”

裘贵仁道:“前辈明鉴!船行三峡之船只多已逾龄老旧,三峡亦积砂泥多年,亟待改

进!”

“好冠冕堂皇的理由!”

“晚辈出自至城!”

“吾若是汝,光靠利钱,便足以逍遥!”

裘贵仁点头道:“是的!不过。晚辈知福惜,不忍心江难频现,故有此举,请前辈惠

全!”

“汝打算如何做?”

“汝换旧船,运货送人!”

“汝不干涉岸上事务!”裘贵仁便望向裘宏。

裘宏便轻轻点头。裘贵仁点头道:“是的!”唐全立即取出一个褐瓶,只见他尚未打瓶

盖,站在他身后之七人已经不约而同的后退三大步。

裘宏为之皱眉。袁冲却好奇的瞧着。裘贵仁则聚功凝立。唐全一打开盒盖,立即飘出腥

臭。他一倾斜瓶口,立即滴落三滴黑液。

三液乍滴上地上之青石,立即冒烟及出现三个黑处,袁冲一变色,便不由自主的上前挡

住裘贵仁。

裘贵仁道:“谢谢大哥!请退!”

“此毒很强哩!”

“放心!”袁冲便退回原地。

唐全淡然道:“只要汝吞下一滴,吾就准汝之船畅行四川水域一年,汝若吞二滴,吾便

准汝之船行驶二年!”

袁冲叫道:“别傻啦!”

裘贵仁拱手道:“大哥别出声!”

“吾…。小心些!”

裘贵仁含笑道:“先借行十年吧!”那七人为之瞠目。

唐全唔道:“汝愿吞十滴?”

“不错!”

“一滴蚀舌,二滴蚀肠,三滴断魂,汝听过否?”

“百闻不如一见,请!”

“有种!来!”立见厅内掠出一人。不久,那人已呈上一支瓷匙。

唐全便含笑倒入十滴水道:“汝吞下此十滴阎王水之后,汝如果能再走三步,四川水面

任汝使用。反之,汝若不支,必须即刻出声,不过,汝必须以三千万两黄金赎命,行船之事

则免议!”

裘贵仁点头道:“前辈果真阿沙力!请!”

说着,他已行去。

袁冲忙道:“好兄弟…。”裘宏便抬手示意他噤声。袁冲只好低头。裘贵仁一接

匙,便送匙入口。他一仰头,便倒入阎王水。他甚至吐舌舔净瓷匙。

唐全为之凝目。裘贵仁一甩头,便回水入腹。他立即张口及递匙。唐全便默默接匙。裘

贵仁便大步向前行三步。那七人为之变色。裘贵仁一转身便行向唐全身前。

唐全点头道:“名不虚传!四川水面任汝船畅行!”

“谢谢前辈!晚辈另有区区心意,请笑纳!”

说着,他已探怀取出红包。唐全却道:“心领!”

裘贵仁含笑道:“谢谢前辈!告辞!”

“请!”裘贵仁三人便转身离去。唐全不由回头望去。立见青石上有六个一分深之靴

印,第一个靴印却有一撮黑物,他蹲下一瞧,不由神色大变!

不久,他吁口气起身道:“传令下去!自即日起,退出长江四川水域,包括沿岸水面三

里,不得有误!”

“遵命!”立见二名中年人匆匆离去。刷一声,一名少女已自厅中掠来。

唐全吁口气道:“见识一下吧!”少女便上前蹲视那撮黑物。

她迅即啊道:“他如此迅速的逼毒出来呀!”

“嗯!天下任他纵横矣!”

“这是什么功夫呢?”

“不详!他必具抗万毒之能!”

“难怪滇南双恶死于他之手中!”

“嗯!”

“爹!咱们会受他妨碍吗?”

“吾已撤出各渡头据点!”

“何必呢?他已允不干涉岸上呀!”

“不可能如此划分,休惹此人!”

“人家要跟去瞧瞧!”

“也好!”他便召来二名中年人指示着。不久,少女已率二人离去。

唐全有三子一女,此女排行老四,她叫唐珍,乃是唐全之唯一掌珠,她既美又乖巧,甚

获他的疼爱。

她一跟到码头,立见裘贵仁三人已经上船。她便率二名中年人行去。立见岸上诸人纷纷

行礼让道。她便从容上船。

船家便前来行礼道:“参见姑娘!”

“免礼!备三船!”

“是!请上座!”不久,她已坐在中央高台之太师椅上。台上架着大篷,足以纳风遮

日。不久,船家已送上香茗。

又过不久,船已缓缓离岸。袁冲不由得频频瞧向她。裘贵仁却一直站在舷旁暗中行功

着。裘宏则扫视船上诸人。唐珍便沿途似女王般受船家伺候着。

她却频频瞧着裘贵仁。裘贵仁却瞧着沿途之景及渡口情形。

这天,船只一出四川东部,便加速驰去。由川东到湖北西侧之水位的有二百公尺之落

差,所以,船只一加速,便一泄千里般乘风破浪驰去。

唐珍头顶之蓬已收,她却挺立吟道:“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不少人附和的喝彩鼓掌着。她为之春风满面。不由瞥向裘贵仁。

那知,裘贵仁只望向右岸。她的笑容立冻。船行甚速,迅由巫峡驰向西陵陕。

西陵峡因为在宜昌以西之西陵山下而得名,此峡由于常有乱石浅滩,乃是江难频繁之地

区。

尤其南津关一带更多险滩。南津关是西陵峡之第一站,它因为险滩多,江难多,曾被人

喻为鬼门关,船家遥见已近西陵峡,便开始紧张。

不久,立听远方传来当当锣声及号角声。船家为之变色。

他急忙出来喊道:“小心!前方有江难!”唐珍坐不住的立即跃下。

“确定!”

“是的!请姑娘收拾财物,必要时须弃船!”

“何须如此?”

“去年曾有船撞上搁浅之船,伤亡逾八百人!”

“啊!”立见二名中年人匆匆人舱。裘宏却接过裘贵仁手中之行李低语着。不久,裘贵

仁已掠上船桅。

他纵目一瞧,立即喊道:“有一船搁浅于江中。”

船家颤声道:“当真?”

“是的!它位于正中央,船歪斜三十度,船头靠右岸,船尾靠左岸,船身已经近半在水

中。”

“惨啦!”裘宏喝道:“速下来!”

“是!”裘贵仁便掠落船头。

裘宏急道:“袁冲!跟去!”

“是!”裘宏取下袁冲之包袱,迅即掠上桅杆上方。裘贵仁二人迅即掠向右岸。二人一

落地,便翻身而起。二人便全力掠去。

不久,裘贵仁已掠落江船道:“有人否?”

立见左岸上有一批人喊道:“没人啦!”

“好!袁大哥!上!”

“行!”二人迅即掠上左岸。二人迅即提劈掌。轰轰二声,搁浅之船立被劈破。

裘宏喊道:“水下!”裘贵仁二人便劈上水下之船身。

轰轰二声,船身立碎。裘贵仁不放心的又劈二掌。他接着掠劈着水面之船板。轰轰大

作,碎板纷纷落上岸及沿水流去。

不久,那条船已经驰过。船家们纷纷欢呼挥手着。唐珍之双眼更热得足以融化积雪。裘

贵仁不由吁口气。

袁冲道:“快上船吧!”

裘贵仁却道:“大哥先上吧!”说着,他已掠向山上之人群。袁冲怔了一下,立即跟

来。

船家忙行礼道:“谢谢公子!”

“免礼!大概损失不少吧?”

“还好未出人命!”

“大叔!我叫裘贵仁!我打算买船雇人航行于三峡,欢迎大叔加入此工作,好不好?”

“啊!吾昨天听过此事!好!好!”

裘贵仁递出三张一千两根票道:“大叔先收下吧!”

“不妥!我该报恩呀!”

“收下吧!别让大家登不了别船!”

“谢谢公子!”众人不由纷纷申谢。裘贵仁挥挥手,便与袁冲离去。

不出盏茶时分,他们已经掠上船,众人便再度欢呼着。船家更迎来行礼申谢。

不久,裘贵仁道:“大叔可知有人在买船?”

“确有此事!听说是裘大善人在进行此事。”

“是的!此船已旧,大叔何不买船与他们合作?”

“这…。吾正在考虑!”

立见唐珍道:“不必考虑!通知大家配合!”

“是!”

裘贵仁便上前道:“谢谢姑娘!”

“该谢谢汝哩!”

“不敢当!侥幸之至,险些来不及哩!”

“汝之掌力够猛!”

“不敢当!”

“汝接着要找西陵帮吧?”

“是的!高明!”

唐珍嫣然笑道:“吾或可协助!”

“感激之至!”船一在南津关靠岸,裘宏三人便下船。唐珍三人便跟着下船。般家匆匆

上渡头,便与二人低语着。

他遥指唐珍而语,那二人立即点头。经此一来,来往之船一在南津关停下,那二人便转

达唐门之命令,各船家便纷纷售船及受雇。

又过半个多时辰,裘宏六人已到西陵帮,立见门房上前陪笑拱手道:“恭迎姑娘大

驾!”

“吕帮主在否?”

“在!啊!帮主已出厅!”唐珍便含笑望去。立见一名壮汉率六人掠来。附近之人更自

动掠到通道两侧挺立着。

足见唐门之威也!唐珍便踏前拱手道:“帮主!久违啦!”

“哈哈!珍姑娘更标致啦!”

“谢谢!请帮个忙!”她便凑前低语着。

壮汉皱眉道:“此乃令尊之意?”

“是的!四川水域三里内之生意已全撤出!”

“好!”

“谢谢帮主!”

“不过,吾须会会此人!”

“行!他已饮过十滴阎王水!”

“当真?”

“若非如此,家父岂会作此安排!”

“罢了!请姑娘入厅品茗!”

“下回吧!吾须陪他们赴武汉!”

“老雷可能不会同意!”

“算他倒霉!汝可得利!”

壮汉不由一喜!唐珍申过谢,便转身向裘贵仁道:“行啦!”裘贵仁便拱手申谢。不

久,六人已含笑离去。

不出盏条时间,他们已在酒楼用膳。裘贵仁举杯道:“谢谢姑娘及二位大叔赐助!我先

干为敬!”

他立即干杯。唐珍三人立即干杯,唐珍道:“下一目标是天富帮吧?”

“是的!”

“吾帮不上此忙!”

裘贵仁点头道:“谢谢!我自行处理!”

“汝别多费chún舌!因为,天雷帮帮主雷庆与滇南双恶颇有交情,他此番一定会替他们复

仇!”

“谢谢!我会应付他!”他们便默默用膳。膳后,他们便又到渡头等船。不出半个时

辰,他们已登上另一船。

第三日午前时分,船只已近岳阳,却见一批青衣大汉正在岸上张望,裘宏道:“他们便

是天雷帮弟子!”

裘贵仁点头道:“他们在干什么?”

“静观其变!”

“好!”船只一靠岸,立见一名大汉招手道:“徐老三!”

船家便匆匆下船哈腰道:“大哥有何指示?”

大汉沉声道:“不准与姓裘的配合!”

“这!可是!唐门却作相反的指示哩!”

“哼!汝走不走岳阳这一段?”

“是!遵命!”“下去吧!”

“是!”

裘贵仁一听之下,不由暗怒!袁冲却已经直接掠落山上及劈掌。轰声之中,七人已吐血

飞落水中。

“杀!”“臭小子!去吧!”“做掉他!”青衣人便纷纷掠来。

裘贵仁一掠下,便劈出双掌。

轰声之中,八批人已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浩瀚长江龙抬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