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十四章 义薄云天慑群邪

作者:李凉

欢笑声中,常仁夫妇逐桌的敬酒。

接着,裘贵仁率二妻逐桌的敬酒。这场满月宴设在巫山城中最豪华的神女楼,它是常仁

之店面,这场盛宴之可口不由令众人大赞。

东方阳诸人不由畅饮着。袁冲更是早已大开“吃”戒。常仁怎会如此乐呢?因为,裘贵

仁已把常瑶所生之二子取名为裘和及常平,常仁已经可以对列祖列宗交代啦!

不久,东方阳向裘宏敬酒道:“谢谢裘兄!”

“客气矣!已有二百条新船启航吧?”

“是的!”

裘宏含笑道:“善待下人,他们会为汝拼命!”

“行!每人之工资旨添一倍哩!”

“很好!拖船之挽夫全部换成年轻人吧?”

“是的!每人皆加二倍工资,退下来之老挽夫已各领走三百两,他们皆感激裘兄之大恩

大德哩!”

“不敢当!”

“余船近期可以启航吧?”

“一个月内皆可启航!”

“很好!接下来之工作便是清除江中之危险物!”

“是的!吾已决定同时在各地段动工!”

“对!此举可减少对航行之影响!”

“是的!”

东方彬道:“不过,目前已投入不少的资金哩!”

裘宏含笑道:“放心!吾负责!”

“谢谢!”

“把眼光放远!先利人再利己!”“是!”三人便欣然干杯。

良久之后,众人方始尽兴散席。翌日上午,常仁及裘宏已率亲人搭车离去。有孙万事

足。常仁夫妇不由春风满面。

这天下午,他们已经欣然返回竹苑。不久,村民们已来探视及申贺着。

翌日上午,他们便抱二婴到城隍庙及二坟前祭拜。大批祭品便又分赠给村民们。这夜,

裘贵仁搂着花仙女道:“外公仍在刑部任官吧?”

“是的!有事吗?”

“我不知是否宜在此时提及此事!”

“无妨!”裘贵仁便道出李永泰三度中伤之事。花仙女不由掉泪。

“妹!我无意怪你!”

“吾知道!此缘家父所安排!”

“他为何如此做?”

“迁怒!他一向喜于迁怒!”

“这对他有何好处呢?”

“他只求泄怒而已!”

“这……太过份了吧?”

“对不起!”

裘贵仁轻吻道:“算啦!这些挫折碍不了事!”

“吾担心家父又会采取行动!”

“静观其变吧!”

“对不起!”裘贵仁便紧搂着她。经此一来,一场肉搏战立即取消。

翌日上午,裘贵仁便陪常瑶抱子返常府。裘宏便在房中行功。袁冲便在后院自行练掌。

花仙女便吩咐一下人照顾四子。她匆匆的缮妥函,便放在枕下。然后,她女扮男装离去。

午前时分,裘宏一见花仙女未出现,便询问下人。下人却答以不详。他便入房探视,不

久,他便与袁冲及四位曾孙共膳。

黄昏时分,裘贵仁一返家,裘宏便道出此事。裘贵仁便匆匆入房寻找。他终于在枕上找

到那封信,立见:“哥,吾返花堡一趟,事妥即返!仙女手上”他便匆匆会见裘宏。

裘宏皱眉道:“汝向她提及那件事啦?”

“是的!她昨夜掉过泪,我去追她吧!”

“迟了!她必会比汝先抵花堡!”

“我……”

裘宏沉声道:“汝有否向她提及谁道出此事!”

“没有!”

“她一提及此事,若再去,必会误事!”

“这……。仙女会不会遇害?”

“不会!虎毒不食子!”

裘贵仁无言以对啦!裘宏道:“静观其变吧!”

“好!”又过一个多时辰,花仙女终于赶回花堡,可是她一到大门前,立即被二名门房

拦路,她却震退他们掠入。

立听大厅传出喝声道:“站住!”她立即下跪及摘下头巾放下长发。出声之人正是花堡

主,

立见他喝声道:“滚!”

花仙女立即叩头道:“不孝女返堡请罪!”

“往口!”吾昔年已说过,汝既已私下离堡,即已叛堡!吾已无汝这个女儿,汝还是回

去享福吧!”

花仙女咽声唤句爹,立即叩头。花氏忙入厅道:“老爷!”

“往口!若非汝纵容,吾怎会颜面尽失!”

“贱妾知错!可是,孩子已知错…。”

“哼!知错!她会知错!”

花仙女立即叩头道:“女儿知错!求爹恕罪!”

“哼!”花氏忙劝道:“老爷!孩子已知错!她已是人母,饶了她吧!”

“哼!吾令出如山…。”花氏唤句老爷,倏地下跪。

花堡主皱眉起身道:“罢了!”说着,他已沉容离厅。

花氏急忙上前扶起爱女。“谢谢娘!”

“返房净身吧!”

“是!”二女便匆匆离去。不久,花仙女已在房中沐浴更衣。她一启门,花氏已率婢女

送入食物。她便低头而食。

不久,她附耳道:“娘!外公中伤他!”

花氏为之变色。花仙女便以筷作出挟菜饭声及附耳道出那三件事,花氏听得神色连变,

双拳已经紧握。“娘!派人入宫阻止此事再演!”花氏便轻轻点头。花仙女为之胃口稍佳。

膳后,她便上塌歇息。

花氏一返房,花堡主便沉声道:“她会再返高竹村吧?”

“是的!”

“既然如此!她何须返堡?”“孩子回来请罪,老爷就原谅她吧!”

“哼!吾不耻裘家压榨贫民敛财之举!”

“老爷误会矣!”

“哼!他们售葯材获取暴利,这是事实吧?”

“他们也费了不少的心血呀!”

“哼!欺世盗名之流!”

“老爷!他们已让一婴姓花…。”

“哼!吾不承认此事!”

“何苦呢?老爷尚无孙子呀!”

“放心!二位媳妇还年青,必会添丁!”

“这……。”

“汝问她,裘家之财源及武功!”

“好!”不久,二人已各自歇息。

翌日上午,花氏便向爱女询问此二事。

花仙女问道:“爹慾知此二事?”

“是的!”

“爹不会有恶意吧!”

“怎会呢?让汝爹高兴些吧!”

“是!仁哥修练日月神君之武功!”

“好大的福份!他得到日月金牌啦?”

“是的!”

“他怎能获此令牌呢?”

“他们在黄山获此令牌!”花仙女便略述经过。

花氏含笑道:“好福气!好福气!”

“娘!女儿想在今日离堡!”

“吾先去见汝爹吧!”花氏便欣然离去。

不久,她已把此二事和盘托出,花堡主便品茗沉思着。

良久之后,他沉声道:“勿泄此事,以免惹祸!”

“好!孩子想返高竹村!”

“汝舍得她如此早离堡?”

“孩子心悬儿子,让她及早离去吧!”

“嗯!叫她沿途小心些!”说着,他已先行出去。

花氏欣然入房道:“汝爹叫汝沿途小心些!”

“是!谢谢娘!”她立即开始女扮男装。

良久之后,她才行礼起身。“娘勿忘那件事!”

“放心!汝爹已外出,吾即刻缮函派人送入宫!”

“谢谢娘!”花仙女便行礼离去。她一出堡,便匆匆行去。

半个多时辰之后,她已掠纵于山区。又过盏茶时间,她正折入半天崖转角处,倏见一掌

递来,她骇啊一声,那只掌已经劈近心口。

她直觉的拧腰闪身。砰的一声,她已惨叫飞出。鲜血立即疾喷。她倒栽落崖之际,倏听

一声冷哼。她为之心头发冷。她不甘心的啊喊一声。

咻一声,她已疾坠而下。出掌之人乃是一位蒙面人,他一走到崖沿,便向下一瞧。花仙

女迅即坠入云雾之中。蒙面人方始掠向远方。

花仙女怒叫一声,便坠入云雾中。她不甘心的瞪目翻身。心口一疼,她迅又吐血。她却

探怀向内袋一掏。

她迅即掏出一个精巧之瓷瓶。她以嘴咬开木塞,便倒入整瓶的葯。此葯乃裘宏以珍贵葯

材吩付贵阳葯铺所配成,专治内外伤,她如今为保命,便整瓶服下。

她猛咽口水。葯粉便一股股的入胸。

刹那间,她已摔到云雾下方。她倏见底下有水。

她为之大喜道:“天救吾也!”

于是,她翻身抬臂坠下。扑通一声,她已坠入水中。她担心池水太浅,便振臂、挺腰及

踢腿。

那知,池水甚深,她便绕游出水面。立觉心口又疼,她便咬牙望去。她一见右侧离上不

远,便忍疼游去。

不久,她一游上岸,便趴地而喘。

良久之后,她才爬起身。她探怀一摸,便摸出一小片碎玉。

她不由喃喃自语道:“哥所赠之凤玉替吾挡了不少掌力,否则,吾必然已经没命矣!”

她不由抚着玉片。

他旋又目射怒光道:“爹为何要杀吾?吾会不会听错啦!不错!那声哼分明是他之怒哼

声!”她不由咬牙切齿!

不久,她倏地啊道:“天呀!他在杀人灭口!他…。他一定要利用日月令牌陷害仁

哥!天呀!”她为之大骇!她不由张望向四周。

不久,她已忍疼尚水边边走边找着。良久之后,她终于找到一个洞口她立即爬入。洞口

又暗又小。她却一直向前爬。

因为,这是她的唯一希望,而且洞道向上斜呀!她便忍疼向上爬!她便边爬边默祷着。

又过良久,她在尽头向右折,便又向前爬。不久!她又折向左爬。她便沿途以“之”字

形向前爬。

又过良久,她已爬入一间洞室,立觉洞室甚暗,却充满香气,她闻得心神一畅,便边闻

边寻。

不久,她在壁角摸到一池及一株小物。她又摸不久,便摸到一个圆物。她凑物一闻,立

觉又香又畅。

于是,她摘它送入口中。她稍咬,它已碎成汁渣及顺喉而下。她心口之疼因而大减。她

为之大喜!她便边走边摸壁。

不久,她摸到一洞,立即爬入。她一见洞道向上,立知自己未爬入方寸之洞道。她便继

续向前爬。她的体中渐热。她的疼痛却已大减。她大喜的向前爬。她汗下如雨的爬。她却越

爬越有劲。

又过良久,她终于被蔓藤挡道。她扑拨数下,便见到光芒。

她又扯拨不久,已爬出洞口。她向上一瞧,立见距山顶不远,阳光刺目,她恍如隔世的

大喜。她吸口气,便向上掠去。刷一声,她已踏上山顶。她向四周瞧不久,便认出山道。她

便腾掠而下。

不久,她已沿山道掠去。她归心如箭的掠去。她汗下如雨。她掠到十足的飞掠着。

深夜时分,她已掠返竹苑。她为之大喜!

她匆匆的道:“哥!仁哥!”

“妹!你回来啦!”

“好仁哥!”她便匆匆行去。

不久,裘贵仁已迎来道:“你怎会如此?”

“听吾说!吾昨夜被爹利用娘套询走哥取得令牌以及练武之经过,他一定会大作文

章!”

“啊!这…。”

立见裘宏匆匆前来道:“定下神!详述!”

“好!”她便道出自己叩求入堡及被套问之经过。

裘宏沉声道:“汝怎知令尊会大作文章?”

“他在山中劈吾落崖!”说着,她已取出玉片。裘贵仁为之啊叫。

裘宏沉声道:“今晨所发生之事?”

“是的!吾坠潭觅洞道爬出!”

“嗯!仁儿!速入九阴谷挖出银票!再把所有的珍宝觅地埋妥,对了!埋入雪蛇蜕皮之

崖洞中!”

“好!”裘宏便递出日月令牌。裘贵仁接令牌便匆匆离去。

裘宏道:“汝先退房净身疗伤,再以男装隐身!”

花仙女便匆匆离去。

不久,她已匆匆沐浴。她一见心口之淡掌印,不由更恨。浴后,她便服葯行功。功力乍

涌,体中立即热气翻腾。她心知是果之效,不由一喜!她便凝神行功。且说裘贵仁一离家,

便全力飞掠。

因为,他知道事态紧急又严重啦!天亮不久,他已经进入九阴谷。他便先挖出所有的银

票。

不久,他已冒雨离去。雨势甚大,虽影响他的速度,却阻止外人之外出。

不久,他已掠到半山崖洞口。他便抛入包袱及掠下。接着,他入谷一批批的搬出日月神

君之珍宝。裘宏早已把珍宝逐渐包妥再包入布包中,他昔日分批完成此事,今日却方便携走

珍宝。

午前时分,他已经大功告成。他毫不停顿的飞掠离去。天未黑,他已赶返竹苑。

裘宏道:“办妥啦?”

“是的!”

“走!”二人便进入花仙女之房。

花仙女便迎道:“对不起!”

裘宏道:“吾若借刀杀人,汝有何意见?”

“这…。可否详述?”

“吾绝对不会让令尊利用黑白两道人士侵袭此地,所以,吾会先散布消息,再把令牌送

入花堡!”

花仙女低头道:“无异议!”

裘贵仁问道:“别无良策乎?”

“汝有何良策?”

“我…。没有!”

“仙女!汝呢?”花仙女便默默摇头。

裘宏沉声道:“汝不会反悔吧!”花仙女不由咬牙摇头。

于是,裘宏持日月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义薄云天慑群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