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十五章 山河难挡旺旺运

作者:李凉

唐全的笑声乍扬,鲁青石及在场的大哥大们倏地射镖或劈掌,唐全及唐门高手亦疾挥出

左袖。因为,笑声便是他们约妥的“攻击信号”。

啊叫声中,二百余名花堡弟子立即中毒而倒,哎叫声中,近百人挨掌及中镖。花怡安却

腾空掠起。他身后之高手立即劈掌。轰声便与惨叫声交响着,双方迅即短兵相接。鲁青石身

旁之二老更是疾劈向花怡安。

临危之际,花怡安倏以右靴尖踏上左靴面,只见他立即又向上射起三丈余,当场避过此

二掌。

他迅又翻身斜路向地面,裘宏当场瞧得心口剧跳,他腾掠而起之身子,迅即气浊而下。

他急忙向下劈去,轰一声,他已劈死十二人及劈伤七人,他却利用反震力道斜掠而上。

却见人潮疾扑而来,堡中更掠来大批花堡弟子,他终于引爆战火了。可是,他即将陷入

战火中,以他的修为,他足以自保离去。可是,他突然决定留下,因为,花怡安方才那式身

法使他改变主意。

因为,此身法乃是他的绝技“梯云纵”。

因为,除他及死去之子以外,只有游再传统成此技。

因为,他的儿子私下授此技给游再传,足见花怡安便是游再传。刻骨铭心之敌正在眼

前,裘宏怎肯离去呢?他便先掠落墙上,立见花怡安匆匆掠落一批人之后。

裘宏不急于追杀他。因为,裘宏知道他目前尚有大批手下及武功。裘宏匆匆一瞥,立见

八名花堡弟子已朝他射镖。

而且,数百人正掠向他所立之墙下。立见墙外之人潮则各掠向大门及掠墙而入。其中二

人一掠近他,便直接掠入堡中。

他知道这些人皆已按事先之计划行事,他向右一跨步,便避过那八只镖。群邪一掠过

墙,便先行射镖及拔剑扑下,一批花堡弟子便对镖挥剑,扫开射来之镖。

不久,七百余人已匆匆“打混仗”。立见三十只镖又射向裘宏,裘宏便跃向墙外。

立见二百余名群邪匆匆掠上墙及挥剑劈掌震镖。裘宏一落地,便震退附近之六人。他便

贴墙提掌护胸。人潮便自花堡正面之大道两侧纷纷冲来。啸声亦响个不停,裘宏便一直在原

地自卫着。

此时,唐全已率唐门弟子利用双袖之毒粉先行杀入大门内二十余丈处,鲁青石及三十名

大哥大亦随行,他们已形成攻坚主力,黑道便如洪水般冲入。

花堡弟子虽然拼命进攻,却连连伤亡及后退,花怡安更是匆匆退到厅口。他立即仰天连

啸三声,啸声方歇,他便又连啸三声。

他焦急的连连发啸求援。裘宏乍听啸声,不由暗责道:“吾真是老糊涂,吾早该由花怡

安之身材认出他便是游再传这畜生呀!”怨归怨,他冷静以待。

不久,利用人潮稍断之际,匆匆掠走。他匆匆掠到堡右民宅,便掠上屋顶。他迅即瞧见

花怡安仍在发啸求援。花怡安的身边则有上百人仗剑守护着。他便取出灵丹送入口中,他决

定以逸待劳啦!不久,花堡右侧远处已发生拼斗。

裘宏瞧不久,立见一批华山派弟子与群邪在拼斗,另有三百余名武当派弟子则绕向外围

掠向花堡。

裘宏喃喃自语道:“阿弥防佛!上天明鉴!正邪之斗未曾中断,原谅老朽引爆这场火

拼!”

他不由仰天道:“老朽愿承担一切之罪,勿降及老朽之孙!”

不久,他便又听见左侧远处也传来惨叫声。他纵目一瞧,立见一批和尚及尼姑已杀向群

邪。他便又望向堡中。立见现场之群邪己经占上风,而且正在杀向花怡安,花怡安则已率一

百余人正杀向右翼之人。裘宏不由暗骂他的投机取巧。

因为,右翼之人乃是群邪之辅攻人员,身手较弱,花怡安既可杀敌又可拖到群豪入堡驰

援。

不久,裘宏倏见三女匆匆掠出侧墙,他仔细一瞧,立见花氏和二位少女各拎一个包袱仗

剑掠出,他不由忖道:“她一定听见吾方才所述之爱女死亡。”他便任由她们离去。三女一

落地,便掠向堡后之人稀处。

不久,她们已消失于堡后。裘宏便专心注视现场。倏见一批人由堡后远处掠来,不久,

他们已掠入花堡后院。裘宏好奇的便掠到另外一户民宅屋顶。立见那批人拎油泼屋,他不由

恍悟。他便又掠回方才之民宅屋顶。

不久,花堡之最后二进房舍已出现火势。那批人便朝前方之房舍泼油以及纵火。

堡中之下人们不由骇呼:“失火啦!”。

少林、恒山、华山、武当之高手却一批批的冲入花堡之广场,群邪的优势乍失,便咬牙

还击着。

状况立即更加激烈!不久,百八余名群邪匆匆赶到,便投入战场。长啸声中,青城及崆

峒道士已经赶到,接着,昆仑、峨嵋、点苍高手也赶到。

九派联军终于聚集啦,这九位掌门人原本是先后闻讯前来向花怡安求证,花怡安矢口否

认之后,他们原本已各自离去。

哪知,他们沿途看见及听见群邪赶向花堡,他们基于联盟之义,纷纷折返。他们便按兵

不动的在城内外。

如今,他们纷纷驰援花堡。花堡以各种名品花闻名,如今,已被拼斗及火势催残得体无

完肤,战况却反而更加的激烈。

不久,又有近千名群邪先后投入战场。自古以来,正邪一直如水火不相容。不过,由于

双方实力相差不远,所以,双方虽有不爽,一直忍着。

今天却完全爆开啦!何况,双方知道今日之战甚具关键,败方必会被追杀,所以,双方

皆后悔没有多邀些人前来相助,双方当然火拼着。火势终于烧到最华丽的第一排精舍。

花怡安不由又急又怒,可是,他已抽不开身。因为,鲁青石已经与他单挑啦!他不但全

力迎战,又使出压轴的本领啦。

裘宏不由瞧得大怒,因为,他的子媳皆死在游再传的这几招剑招呀!不过,历经沧桑的

他克制的瞧着。

又过半个多时,地上至少有一万具尸体,厅前及台阶上之尸体更已经被火势蔓延烧出焦

臭。遍地之尸体经由衣衫便逐渐的引来火势。正邪双方却仍在拼斗,不过,战场已向外移

动。

如今,只有四千八百人在广场前半段拼斗,另有三千余人则在大门外拼斗,战况仍甚惨

烈!裘宏忖道:“果真邪不胜正!可惜,鲁青石杀不了这畜生,吾回去召仁儿前来复仇

吧!”

于是,他匆匆离去。他先返客栈,便携走行李。他匆匆出城,便赶向山区。

又过半个多时辰,唐全惨叫一声,立被少林掌门人劈飞,立见一名大哥大匆匆掠起便一

把夺过唐全手中之日月分牌。

却见三只剑疾射向他,六记掌力亦卷向他,啊叫声中,他立成“人靶”被劈飞。砰一

声,他已摔落尸堆上,立见四十人一起掠去。

不久,这四十人已在途中互拼着。日月令牌已使正邪双方暂忘立场的只知夺宝。那知大

哥大却忍疼起身慾逃,立见三记掌力已劈飞他。

砰一声,他已掉在正在燃烧的尸堆上。附近之人啊叫一声,便停止拼斗掠来。

却见那名大哥大厉笑一声道:“休想!”说着,他已掷出日月令牌。呼一声,日月分牌

已掉入正在燃烧的一间房中。

不少人为之啊叫,偏偏火势熊熊,没人敢入房取宝,大家只能干叫。却听花怡安喝道:

“玄铁耐火!先退敌!”

“行!”群豪迅即展开拼杀。

群邪虽居下风,仍在力拼着。剩下的三名唐门高手乍见唐全已死,他们自知已经危险,

于是,他们倏地掷剑以及掏出褐瓶。

他们拔开木塞,便挥瓶不已!黑水迅即疾溅向四周。立听惨叫声大作。此水便是阎王

水,他们的腐蚀性强过咱们如今之“王水”数十倍,人体一沾上它便冒烟以及蚀烂。

而且,蚀烂的面积会迅速的扩大。所以,惨叫声及啊叫声大作,不少人迅即以剑尖挖肉

或削肉、断四肢,那三人便边挥瓶边冲出。他们所至之处,人人纷避。

不久,他们已经突围而去,拼命的逃向远处。经此一来,群豪的气势倏挫,群邪却凶性

大发,双方便又力拼着。

不久,花怡安啊叫一声,已被砍去左脸。鲁青石狩笑一声,便慾追杀。

少林掌门人迅即劈来一记“百步神拳”,只听砰一声,鲁青石已经吐血踉跄而去啦。一

名武当高手立即一剑把他砍成二段。凶名昭彰的九玄堡堡主便受到报应。

群邪气热立挫,群豪趁机疾攻着。现场只剩三千八百余人,群邪只剩一千三百余人,而

且,唐全及鲁青石已死,他们已经是群龙无首。

群豪便以二比一的比例夹杀着。花怡安便撤到远处由一名弟子包扎。他望着火势,不由

急怒交加。他望着遍地尸体,不由更怒,他不由思忖今后之去向。

黄昏时分,群邪终于被灭,剩下的一千七百余名群豪不由自主的吁口气及望着现场。火

势已弱,尸臭却更浓。群豪不由又叹又惧。花怡安便上前连连申谢。

不久,他邀群豪入内取日月令牌。于是,未负伤的人纷纷取水前来浇尸及残屋。

入夜之后,十二人已持火把入那间残屋翻寻着。

良久之后,终被一人找到日月令牌,却见它已被烧得歪七扭八。他为之一怔,便把它交

给花怡安,花怡安不由摇头一叹,便把它交由各掌门人传阅。

不久,九位掌门人只有摇头的份儿,大家便决定善后。

由于现场有不少尸体粘有唐门之毒,所以,大家只有忍悲同意焚尸,于是,大家边默祷

边纵火,火势迅即蔓延。

伤者便先送入客栈歇息,其余之人则在四周远处默祷着。花怡安仍在思忖今后之去向。

他尚有大同支堡以及太原、大同产业和关外牧场,他的这些财力支撑他继续纵横于江湖。

何况,大同支堡尚有近千人!

何况,他可以再招兵买马!

何况,群邪已经元气大伤!

何况,他已是过河卒子,只能向前行呀!

火势一旺,他便与在场之五百余人把别处之尸送入火中,尸臭为之弥漫夜空。

这夜,太原人饱受惊吓矣!天未亮,尸体终于全部烧成焦炭以及降温,花怡安便先进入

顺抚府求援,再进入三家店中取出财物及指示着。大批军士、衙役、民夫及马车纷纷到现场

抬尸。大批人则在坟场挖坑,花怡安当然又破财一次。

且说裘宏一见到仇人竟是花怡安之后,他在大怒之中,冷静评估过战局,便先行离去。

他庆幸自己能混战之初撤出!他更深切体认人性之贪婪,他更明白日月令牌之魅力,他决定

让爱孙手刃亲仇。所以,他沿山区赶路。

黄昏时分,他已遥见三女掠于前方山道,他不由忖道:“她们一定慾赴竹苑,吾该不该

见她们?”

他忖不久,便打消此念。于是,他拉远距离跟踪着。入夜不久,他已见三女沿山坡掠向

山下。他一见山下之烛光,立知她们要投宿。于是,他便直接掠去。不久,他已继续掠向南

方。

翌日黄昏时分,他一近高竹村,便吁气收功缓步。

不久,他便入竹林更衣及恢复原貌,日夜之疾赶,使他不得不服老啦。他便吁气行去。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经返回竹苑。

立见裘贵仁匆匆掠来道:“爷爷回来啦!”

“嗯!待会再叙,吾先净身!”

“是!”裘贵仁立即入后院提水。不久,裘宏已在房中沐浴。裘贵仁便与妻小在桌旁等

候。花仙女更是忐忑不安着。因为,她知道爷爷已携回花堡之现况啦!因为,她一直担心慈

母之安危!裘宏匆匆浴毕,便更衣入厅。裘贵仁三人便随他入座。

裘宏望向花仙女道:“花堡于昨日发生近二万人之正邪大火拼,令堂已率二女尚在山区

赶向此地!”

“谢谢爷爷!谢谢爷爷!”花仙女忍不住喜极而泣。

裘宏道:“膳后再详述吧!”

“是!”众人便共膳着。

膳后,二女便先安置诸子上榻。裘宏便吩咐下人返家。不久,他便与裘贵仁夫妇入厅就

座。

他便逐一道出自己在太原之行动及正邪集结情形,再讲出自己引爆火拼之经过。

不久,他强调的道:“仙女!吾扯上汝,意在暗示令堂离去,明白否?”

“明白!谢谢爷爷!”

“吾如此做,今后可能会有人来此,否会善后!”

“谢谢爷爷!”

“吾虽然末瞧到火拼结束,吾相信群邪必败,不过,群豪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今后,

会有不少的火拼!”

裘贵仁道:“花堡主呢?”

“他死不了!仙女,据实回答一件事!”

花仙女便注视裘宏。

裘宏沉声道:“花怡安有否易容?”

花仙女怔道:“会吗?吾未发现此事!”

“这畜生可真小心呀!”

“爷爷怎会问此事?”

“他便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山河难挡旺旺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