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十七章 豺狼枭魔遭恶报

作者:李凉

战鼓隆隆,娇喘连连。

裘贵仁正与常瑶在房内快活着。常瑶分娩及进补之后,身材已更成熟,原先的“玉女

峰”经过哺子,如今已经接近“圣母峰”,它们正抖得翻江倒海般。

她经由慈母进一步指点,亦已学会不少的花招,最明显的是,她的臀儿摇得又快又美,

她已是名符其实的常“摇”。

她如今正放浪迎合不已,她为之娇喘不已。裘贵仁大喜的轰个不停。潮起潮落,她汗不

如雨,已不支的挨轰着。

裘贵仁见状,便打算收兵。又过不久,他已

赠送“爱的礼物”。

“哥,天呀!妙呀!”

二人为之缠绵温存,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息。

翌日上午,裘宏已率裘贵仁夫妇及六子搭车启程离村,因为,他们要返洛阳寻找故人之

墓。

花仙女所生之四子首出远门,又已多少懂得赏景,他们不由笑嘻嘻的沿途张望以及询问

着,大人们便含笑解说着。

行行复行行,他们终于进入洛阳。裘宏只向邻坊一问,立知官方及邻坊之长辈们已经把

他们的亲人安葬在北城外的坟场。

他们便先行申谢。

然后,他们买妥祭品上山,入坟场稍寻,便找到一个大坟。

袭贵仁忍不住掉下泪。

二女便牵抱诸子下跪。

裘宏便咽声祭告亡灵。

此坟内葬裘宏之妻及子媳以及其他的亲人与下人,每位死者之姓名皆详列于上,不由令

人更伤心。

不久,他们摆妥祭品,正式上香祭拜。半个时辰之后,他们才焚化纸钱。

然后,裘宏便召来三名牧童赠送祭品。

然后,他们入城投宿。

翌日上午,他们一一赴邻坊申谢及送礼,他们更入府衙及县衙送礼。

裘宏更赠金及委托一户邻居按节日祭拜。然后,他们便又搭车离去。

那知,翌日下午,他们已在途中被三僧合什挡道,裘宏便吩咐车夫停车,再上前行礼

道:“三位大师有何指教?”

居中之僧合什道:“贫僧少林沙空奉敝掌门人法论,冒昧挡车请教一件事,请老施主海

涵!”

“言重矣!请说!”

沙空低声道:“唐门一役,是否老施主施援?”

“小孙略尽心力而已!”

“阿弥陀佛!各派永铭此恩!”三僧便一起施礼。

“不敢当!请恕小孙驰援及迟。”

“言重矣!老施主方便临驾少林否?”

“请海涵!老朽另约会晤于川。”

“盼老施主及小施主日后临驾少林。”

“好!”

“谢谢!打扰!请!”三僧行过礼,便侧立于路侧。裘宏行过礼方始上车。三僧便行礼

送别。

不久,裘宏吁口气道:“今后将会有不少的访客。”

这天下午,裘宏刚率众返回竹苑,立见袁冲掠来哈哈笑道:“好兄弟,瞧瞧是何方神圣

大驾光临啦!”

裘贵仁便下车向内望去,立见一位青年含笑掠来。此青年身材魁梧,头戴皮帽,裘贵仁

只觉有些眼熟,却一时记不起在何处见过此人。

裘宏却已含笑点头道:“久违啦!”

“参见裘老!”

裘贵仁啊道:“赵大哥!”

“久违啦!”

裘贵仁乐得上前紧握他的手。

此人正是西藏达赖的亲信弟子赵成,立见他皱眉道:“好兄弟,松松劲,吾快受不了

啦!”

“啊!抱歉!”裘贵仁急忙松手。

赵成含笑道:“恭喜汝事事顺利!”

“谢谢!赵大哥怎么会作此打扮?”

“小心为要!”

裘宏道:“入内再叙吧!”

“请!”

立见花氏已率二婢及下人们迎来,裘贵仁便含笑行礼。花氏便率诸女协助搬下行李入

内。裘宏四人则直接入厅就座。

赵成低声道:“朝廷在一个月前准西藏售物入中原,不但包括葯材,尚包括各种农牧产

品。”

裘贵仁怔道:“当真?”

“是的!”

袁冲却道:“俺不信,朝廷不会如此好心。”

裘贵仁会意的点头道:“此事别无阴谋?”

赵成道:“不会!听说是兵部侍郎促成的。”

裘贵仁点头道:“是的!外公是兵部侍郎。”

袁冲不由摸摸头道:“真的呀?”

裘贵仁又点头道:“是的!”

赵成喜道:“藏人之福矣!”

裘贵仁却苦笑道:“吾又一时离开不了啦!”

赵成忙行礼道:“请爷爷帮帮忙!”

“行!大小通吃,尽量送来吧!”

“谢谢!仍在千里坪交易吧?”

“不错!”

赵成问道:“此次除售二大葯材之外,另售一万匹马,如何?”

“行!多多益善!”

“改为一万五千匹马吧?”

“行!”

“可否出售三万袋米?”

“行!”

“谢谢!”

于是,二人便谈妥价钱,双方为之一喜,裘宏便吩咐下人备膳。立见常仁夫妇也含笑入

内。裘贵仁便迎他们入厅就座。

裘宏含笑道:“吾原本明日要与亲家商量,亲家既然已到,吾就直接道出内容吧!”

“请说!”

“朝廷已准藏人售葯材及农牧产品入中原,吾决定经由三峡各渡口出售葯材,恐需不少

的人手哩!”

常仁含笑道:“太好啦!吾此次安排人手接收各船行之时,沿途之商人皆要求合作,真

是太巧合啦!”

“呵呵!太完美啦!”

二人便进一步商量着。黄昏时分,众人便入席共膳。裘宏便以酒庆贺此事。众人便边饮

边商量着。袁冲一酒足饭饱,便又返房呼呼大睡。众人又聚良久,方始散席。

翌日上午,裘宏便与赵成离去,因为,他要到四川成立车行担任运货工作,赵成亦慾顺

道返藏。常仁则由袁冲护送携二包银票赴三峡安排店面。裘贵仁则直接掠向银川牧场。

他一到牧场,立见一批官军骑马逐走一批马,东方彬便含笑掠来拱手道:“大驾光临!

欢迎!”

“谢谢!售马呀?”

“是的!张桓关派人来买马。”

“恭喜!”

“谢谢!听说是兵部侍郎之助哩!”

“正是!他是内人外公。”

“感激之至!”

立见东方阳掠来道:“请进!”

“谢谢爷爷!”

“呵呵!请进!”

三人便欣然入内。立见东方阳低声道:“听说年初在宜宾发生正邪大火拼,而且死了四

万余人,是否真有此事?”

“是的!”裘贵仁便略述经过。

“呵呵!天下太平啦!”

“正是!”

东方彬道:“爹!李侍郎是阿仁之外公!”

“呵呵!难怪他会大力相助,太好啦!”

“是呀!”

裘贵仁问道:“马够不够?”

东方阳苦笑道:“吾正在为此事伤脑筋,因为朝廷要汰换长城各边关之马,目前尚差二

万匹马哩!”

“哈哈!没问题!”

“这……拖过车之马,派不上用场哩!”

“爷爷放心!一个月之内必可增一万五千匹藏马。”

裘贵仁便略述原因,东方阳父子为之大乐。不久,东方彬道:“吾直接率人去接马

吧!”

裘贵仁喜道:“太好啦!”

“地点在何处?”

“西藏与西康交界之千里坪。”

东方彬点头道:“好地方,吾知道地点。”

“太好啦!下月初三上午到场会合吧!”

“没问题!”

东方阳问道:“价格呢?”

“每匹马售十两白银。”

东方彬啊道:“怎会如此便宜呢?”

裘贵仁含笑道:“对藏人而言,已是大数目,家祖认为今年先以此价买马,明年再加五

两。”

“仍太便宜啦!官方以每匹马八十两买马哩!”

裘贵仁含笑道:“逐年增加吧!别养坏藏人之胃口。”

“有理!”

东方阳含笑道:“与汝台作,既富又愉快。”

“谢谢爷爷帮助!”

“客气矣!”

他们便边畅饮边欢叙着。

然后,裘贵仁入客房歇息。翌日上午,裘贵仁便欣然离去,他便直接前往四川寻找裘

宏。他便略述成果。

裘宏含笑道:“太好啦!事事顺利哩!”

“是呀!赵大哥返藏啦?”

“是的!下月三日准时交易!”

“行!东方大叔会率人前来接马。”

“太好啦!咱们省事不少。”

“是呀!他一直诧与马价之便宜哩!”

“当然!来年再加价吧!”

“好!”

裘宏含笑道:“吾已主动把葯材价格增加三成,赵成此次将会送来三万车葯材,吾已先

赠他五万两白银。”

“太好啦!”

“由此次交易,足见藏人生活不佳,明年再加价吧!”

“好!爷爷已买妥车啦?”

“是的!四川之车行早已渴盼与吾人合作,吾以每趟每车五两之价格雇妥二万部车,汝

届时再付款吧!”

“好!”

“吾已买妥米,明日见见粮商及车行吧!”

“好!”

不久,二人已入酒楼品酒。翌日上午,裘宏便率裘贵仁到处拜访着。又过六日,裘宏方

始搭船赴三峡,裘贵仁便再次会见各粮商及车行叮咛着。

万马嘶鸣,雄壮又热闹。裘贵仁便先介绍越成及东方彬,双方便一阵客套。

不久,双方已开始交易,双方之车夫们纷纷抬葯材上四川之车。东方彬付过钱,便率五

百人驱群马先行离去。

裘贵仁再把银票交给赵成。

赵成喜道:“好兄弟,藏人会永远记得汝!”

“不敢当!”

“下月此时,再售一万车葯材吧!”

“行!葯材存量多不多?”

赵成答道:“约可再售四个月,不过,自下月底起,便可以开始收成,因此,应该可以

维持交易到今年底。”

“太好啦!每月需买米否?”

“每月买三万袋米吧!”

“行!”

赵成便清点妥米钱交给裘贵仁。

裘贵仁道:“我有个主意,请赵大哥雇藏人由此地到拉萨修一条路,以方便你们之通

行!”

赵成喜道:“太好啦!不过,需不少钱吧?”

“我先付一百万两,若不够,下月再付。”

“够啦!够啦!”

裘贵仁便点妥银票交给他。不久,车夫们便搬米上藏人之车。又过一阵子,赵成已率藏

人欣然离去。

裘贵仁便率众启程。沿途之中,他大方的安排车夫住宿及马料。

这天上午,车队已送葯材到渡头。立见裘宏已率人前来取走二十车葯材。只见六条大船

已在等候,船夫及车夫们便扛袋上船。

葯材一装妥,裘贵仁便把车资交给带头之车夫,他另赠二万两白银供车夫们花用哩!车

夫们大喜的申谢离去。

不久,裘贵仁已登船率船队离去,这六条船每遇渡头便停船,立见常仁所派的人已率商

人以及大批人车上前协助搬走葯材。

裘贵仁便沿途卸货及收钱。当他抵达上海时,立见常仁及袁冲已率大批人在岸上等候,

他便欣然掠去会合他们。众人便欣然上船搬着葯材。

沿途之商人怎会如此乐呢?

因为,常仁已把红花及冬虫夏草之价格比以前下降一成,这成利润便赏给商人。

不过,他不准商人额外涨价,商人每月皆固定有此收入,怎能不乐见?相对的,此二葯

材之零售价已经便宜一大截啦!裘贵仁则仍有近百倍之利润哩!所以,这是一个皆大欢喜之

交易。裘贵仁售光葯材之后,便收钱与常仁及袁冲入城好好的庆祝一番,然后,再去兑成大

钞。

他因而又添一大笔横财。翌日上午,他便先行离去。他直接赶向贵阳。午前时分,他已

经进入贵阳。立见又有不少人在买酒,而且,其他的店面也生意不错,他便含笑沿途与熟人

们招呼着。他便以二日时间会见过那一百位长者,他们—一领出存根交给他。

这天晚上,他便冒雨掠入崖洞,他立见诸宝及银票皆在。

于是,他又放下这批大钞及银票。然后,含笑离去。他一估时间尚充实,便赶向分苑。

翌日上午,他已含笑行近竹苑大门,却见二名军士挺立于大门前,他不由一怔。

他刚止步,立见花仙女已出门向他招手,他便上前及入内。他立即瞧见爷爷、外公、常

仁夫妇及花氏在厅中望着他,他恍然大悟的便进入厅中向众人行礼。

李侍郎含笑道:“坐!吾有些事要告诉汝!”

“是!”

裘贵仁便与花仙女入座。

李侍郎含笑道:“汝去过交界交易吧?”

“是的!谢谢外公!”

“小事一件,银川牧场正忙着卖马吧?”

“是的!谢谢外公!”

“小事一件,吾利用花堡及唐门之正邪斗,向皇上启奏是汝率领志士之功,皇上为之龙

心大悦!”

“谢谢外公!”

李侍郎含笑道:“皇上要见汝!”

“啊!这……”

裘贵仁便望向裘宏。

裘宏含笑点头道:“去吧!好事一件!”

“好!”

李侍郎点头道:“汝可愿做官?”

“我……我……”

裘宏含笑道:“仁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豺狼枭魔遭恶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