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十八章 武当浩劫惊天地

作者:李凉

当裘贵仁告别唐珍以及她的三位大嫂之时,武当山下突然出现一百名大汉,他们各持刀

剑,一起行向山门。负责在山门接待香客之三名道士不由紧张。

此三名道士是由一名老鸟及二名菜鸟组成,这名老鸟由于未参加花堡及唐门二场火拼,

因而幸免。这二名菜鸟则刚加入武当派三个月余。

老鸟立即沉声道:“清山!报讯!”

“是!”

一名莱鸟便边奔边掠向山上。哪知,那一百名大汉却只是停在山门前半里处,而且面对

面列立于两侧,他们根本不甩二名道士。二道不由又诧又紧张。

不久,便有二百名大汉持刀剑掠来。他们分二边不吭声的列立于那一百名大汉的身后。

又过不久,便有三百人携兵刃前来站在这三百人之身后,二名道士不由更加不安的频频望向

山上。

不久,六十名道士已由一名年青道士率领沿山道掠下,山门前之二名道士不由松口气。

又过不久,这名中年道士遥见大批人仗兵刃列立于山门前,他立即边掠边道:“亮宏!

告警!”

“是!”

立见殿后之一名道士已转掠向山上。中年道士便率众继续掠下,他们一近山门,便刹身

缓步。老鸟便上前向中年道士低语着。

不久,中年道长沉声道:“列队!”

“是!”

中年道士便单独行向大汉们。不久,他停在这批队伍前三丈处,便单掌问讯道:“贫道

亮传向各位施主请安,无量寿佛!”

立见一名大汉喝道:“叫昭风子前来迎驾!”

亮傅子不由暗怔道:“此人是谁!他怎会直呼师祖对号,他怎会不知师祖己归道山

呢?”

他便问讯道:“施主所言之人,乃是敝派第三十代掌门人否?”

“吾不管他是第几代掌门人,速叫他前来迎驾,否则,老神仙如果先到,汝等必须自负

一切后果。”

亮傅子暗怔道:“何来老神仙?”

他便和声道:“敝派第三十代掌门人已返道山。”

大汉怔道:“昭风子死啦?”

“是的!已逾七年矣!”

“这……目前由谁当家?”

“施主慾知何人接掌敝派乎?”

“对啦!别说得文刍刍、酸溜溜的。”

“敝派现由家师上明下泉掌门。”

大汉喝道:“速召他前来准备迎驾!”

“贫道方才已谕师弟上山报讯。”

大汉嘿嘿笑道:“很好!你们这群牛鼻子今天最好把照子放亮些,以免死无葬身之

地。”

“无量寿佛!贫道不明施主之意。”

“简单!先叫明泉率领汝等以汝等认为最隆重之礼节恭迎老神仙,再遵从老神仙之指

示。”

“敢问老神仙是何来历?”

大汉瞪道:“井底之蛙,这休胡问!”

亮傅子不由脸色一沉。须知,自从花堡及唐门二役之后,黑道势力已经瓦解,九大门派

虽大伤元气,毕竟已获胜,武当及少林更并尊天下。

亮傅子当然不甘被当众训叱为“井底之蛙”。

不过,他已发现现场这批人的气势皆非中下之流,而且人数众多,更又来历不明,他便

不敢轻启战端。

他便咽下这口怒火道:“贫道自会禀报掌门恩师!”

“哼!吾已把话言明,汝等若明知故犯,必死!”说着,他已昂首望天。

立见一百名大汉各持一根齐眉棍行来。这些人不但皆腰虎背,而日气势彪悍,亮傅子暗

暗担心之余,不由回头望向山上及山门。却见那名大汉已快步行向那批人,那批人便主动让

步。大汉便上前向为首之大汉附耳低语着。

“嗯!按计行事!”

“是!”

大汉立即归位。那一百名大汉便列立于道路内侧。立听山上连连传来当当钟声,一批道

士刚伏剑先沿山道掠下,立见另外二批道士已经紧跟着掠来。亮傅子不由暗暗放心。

他立即转身挥手道:“后退二十丈!”

众道士便向后退去。钟声连鸣,道士们一批批的出现,他们只要掠到山门附近,便自动

结队而立,每双眼睛皆注视着这批来历不明的大汉,不少人更暗诧尚有这批黑道人物。

不久,钟声悠悠而歇,三名老道士在二百余名道士前呼后拥中,行云流水般沿山道速掠

而来。另有十名青年道士则早已由后山掠到山下再绕向城内外,因为,他们要赴各地搬救兵

啦!此三名老道士便是武当派第三十一代掌门人明泉子以及武当三老中之明山子和明林子。

武当三老中之另一老明潭子则已降亡于唐门之役。明泉子一向作事谨慎,他自知武当派

元气大伤,遂在这段期间补充二千余人,战力仍不如昔年。

所以,他一听山下告警,便派人求援,而且是一下子兵分十路的求援。他一瞥之中,已

遥见山门内外之对峙情形,他不由暗急。

因为,他的二位师弟虽然幸活,却因为吸过唐门之剧烈毒烟而负伤,内功迄今只能恢复

七成。他本身也因为拼斗过剧,迄今尚未全部复原。不过,他为稳定军心,仍从容下山。

他一到队伍前,众弟子立即行礼,他答过礼,便率二老越众而出。

武当九剑及四位护法立即随行,倏听远方传来叮当铃声,一部马车已由一批人前导及三

批人在左供右护后卫平稳的行驶而来。悬在车帘上方之一串铃则不停的发出叮当声。

众道士不由暗诧这种奇怪的排场。明泉子乍听铃声,不由一怔!他的脑海中倏闪一事,

他为之变色,他那清瘦身子亦一震。他倏地凝目遥注车帘后之车中人,可惜,帘内另有一层

布,加上距离又远,他瞧不见车中之人。

却听车中传出苍劲的声音道:“明泉,记得九玄铃否?”

明泉子为之变色及震身,因为,他已知车内之人是谁啦!只见他吸口气,便问讯道:

“永铭难忘!”

立听车中传出喝声道:“智元怎会知道九玄铃在吾手中?”喝声如雷,随行诸人为之变

色及不安,布帘及车帘为之连掀,那个铃不但摇动不已,叮当声也更响亮。

明泉子暗骇道:“他莫非已有九成的修为?”

他立即答道:“贫道不详!”

“分明是汝向智元检举。”

“不!贫道一生坦荡,不屑做此事。”

“哼!若非如此,智元怎会让汝居九子之首?”

“此乃师祖慧眼英明!”

“哼!汝自知是块什么料,明川及明远皆比汝行,汝分明利用检举吾而助昭风谁掌门

人,智元因而培植汝。”

明泉子朗声道:“绝无此事。”

“究竟是谁陷害贫道?”

“不详!”

一声冷哼之后,车中便未再传出声音,马车亦在此时接近队伍,护车人便自动站在队伍

中,马车亦在此时平稳的停在队伍后方,车夫立即下车及站于队伍中。

众人便整齐一致的向后转,下跪,放下兵刃以及叩头喝道:“恭迎老神仙!”

声音立即昂震老远,武当众道士为之一怔,众道士料不到这批高傲又魁梧的大汉居然会

当众下跪叩头倡喏,而对象居然只是一个人。他们的对象若是皇上,倒还说得过去。他们之

对象若是神鬼塑像,倒还理所当然。偏偏此对象只是位凡夫呀!众人不由好奇于这位老神仙

是何德生?

立听车中传出“免礼!就位!”

“遵命!”众人一起身,便缩短行列间之距离。第一正面之大汉立即扬起刀、剑、棍等

兵刃,众道士忍不住拔剑以待。

明泉子却沉声道:“冷静!”武当二老便抬起右臂,众道士立即把剑归鞘,车夫一掠回

车旁,便掀布启帘侧立着。立见一只手先行摘下帘上之铃,接着,一名道袍人探头出车,迅

即站上车辕,立见他的双眼如炬的扫视明泉子及道士们,不少道士被瞧得不安低头。

明泉子忍不住颤心忖道:“果真是他,他或年已比贫道年长二十一岁,他如今竟比昔年

更年青哩!”

却听此道喝道:“接着!”

立见他抛出九玄铃,一声叮当之后,它已射向武当长老明山子,明山子便暗聚功力的探

掌抓住它,却见它并未贯注劲猛功力,他在暗诧之余,便瞧着昔年被视为凶煞的九玄铃。只

见它只有掌心大小,却颇重,而且通体漆黑如墨,连铃内之丸状铃当,也甚黑漆漆的,而且

它隐透出凉凉之气。

不过,他根本瞧不出它的可怕之处。道士沉声道:“交给明林!”明山子便把它抛给明

林子,明林子一接住它,但仔细瞧着。

不久,他望向道士,便抛还九玄铃。道士接住它,便喝道:“它便是九玄铃,吾昔年因

为巧获它而被视为叛徒,吾因而离开武当派。汝二人当时行道天下,吾相信汝二人不会出卖

吾,汝二人说句公道话,智元逼吾离开武当可对否?”

明山子二人一时无言以对,明泉子却道:“九玄铃以玄铁铸,其音可惑神,其身可断刀

剑及破功力,乃是天下三大凶器之一。”群道为之恍悟。

道士却哼道:“吾可有以它杀人?”

“没有!不过,汝不该私藏它。”

“住口!吾当时只打算研究一番而已,哪知道智元翌日即以此事逼吾离开武当,委实过

份。”

“见仁见智,师祖必有其考量!”

“住口,此事分明汝与照风子之阴谋。”

“休血口喷人。”

“哼!吾获九玄铃时,只有汝及明贤、明佑三人在场,吾相信明贤及明佑绝对不会出卖

吾。”

明泉子朗声道:“贫道问心无愧!”

“明贤及明佑呢?”

“已阵亡于花堡之役。”

道士沉声道:“汝死不承认?”

“贫道问心无愧!”

“汝可知吾昔年怀抱何种心情下山?吾发誓也!吾当时发誓要重返此地了结恩怨,明白

否?”

“请勿小题大作!”

“住口!吾若未遭汝师徒所陷,吾早已是第三十代掌门人,此乃吾切身之痛,吾绝非在

小题大作。”

“本派历代祖师爷并未负汝,目前之弟子多是新进人员,盼汝三思,以免误己误派误

人!”

“住口!吾在关外冰天雪地受苦四十余年,汝却在此地耀武扬威,吾不甘心!吾不甘

心!吾不甘心呀!”

说着,他突然仰天一啸,啸声亢厉,既刺耳又充满愤恨,年青道士为之耳鸣心促。立见

他射出九玄铃。立听叮当声急促而尖细刺耳。

明泉子一见它疾奔而来,他喝句“小心!”便向外闪去。

立见它疾射入人群,一名道士一见闪躲不及,只好挥剑扫去。当一声,道士之剑立断,

卜一声,九玄铃已射入左胸,血光乍现,九玄铃居然已自道士的背后射出,他不由惨叫一

声。道士身后诸人不由骇蹲或闪躲。

立听吼声道:“杀!”

大汉们立即喊杀冲去。

明泉子立即喝道:“除魔卫道。”

二老便跟着大吼道:“除魔卫道!”

九子及四护法也跟着吼道:“除魔卫道!”

众道士便跟着吼道:“除魔卫道!”

原本不稳之军心,迅即亢昂,明泉子便与二老率众迎战,四千余人迅即展开激战。

此道士便是明泉子之师伯昭阳子,他是昔年武当九子之首,他一直向掌门人大位冲刺

着。

俗语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当他自认快接近大位时,却在城内一场除恶拼斗中

巧获九玄铃。

他更发现铃内刻着“九玄心法。”

他便决定先悟练一番。

哪知,他翌日便因此铃而被逐出武当派。他含恨离去之后,便直接出关。

因为,他由九玄心法知道若在冰天雪地修练九玄心练,必然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

效。

合该他走运,他竟在吉林北部获得人参十二株,他因而在五年内已经垫妥九玄心法基

础。他便先寻葯材加强功力。

他更以技折服江湖人物供他役使。

所以,他终于把九玄心法练到九成境界。他的身边也有四、五百人。花堡及唐门火拼之

后,逼使未介入此二役之黑道人物出关,他们便先后被昭阳子所吸收。

昭阳子一听黑白两火拼结果之后,他不由大喜,他经过一番部署,便出现于此地。

如今,双方一开战,他便注视明泉子三老。

不久,他已泛出得意的笑容,他立即自车中取出宝剑。他腾空一掠,便翻身扑向明泉

子。

明泉子不由大骇,他一剑砍死一人,便折向明林子,明林子及明山子会意的便先逼退对

手,三老迅即结成三才阵攻去。

昭阳子立即劈掌及振剑扑攻,一阵当声之后,他已落地。三老一落地,便又联创攻去。

“哼,吾就先超渡汝三人。”

他便振剑争攻,他便迅即抢攻着。

一向被视为道家圣地入口之武当派山门内外,一时之间,杀声震天以及血箭飞扬,风云

为之变色。双方皆卯足劲的扑攻着。

伤亡情形为之加速,昭阳子所率这二千余人大多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武当浩劫惊天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