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十九章 俏娇女承露沾霜

作者:李凉

入夜不久,裘贵仁便赶返竹苑,倏见屋顶升起一点金光,迅即飞向他,他立即止步望向

它,却见蛊已直接射入他的右耳,他立即静观其变。

不久,蛊王已停在他的“气海穴”,他立知它又要赠送功力。

他便匆匆入内,立见裘宏道:“先返房行功吧!”

“好!明日再叙!”他便匆匆返房。

不久,他一脱靴,便上榻行功。立觉一团热潮自“气海穴”涌出,他便催动功力运转不

已!蛊王便一股股的送出功力。

它早已返回坟中炼化半个多时辰,如今,它把铁线蛇的亢阳一波波的吐出,因为,它已

用不上此种亢阳。

不出盏茶时间,它已经离去。裘贵仁却全身热气澎湃汹涌!

他惊喜的行功不已,翌日上午,他才控制它们,他便继续行动。裘宏入内一瞧,便含笑

离去。

不久,他已吩咐众人保持肃静,他甚至请袁冲去保护常府。因为,他不愿袁冲的鼾声吵

了裘贵仁。竹苑的人便安静的作息着。

第三天上午,一名蓝衣人率一妇及二位青年到竹苑大门前,裘宏便含笑出迎道:“欢迎

阖家光临也!”

“吾已辞官矣!”

“莫非为了唐门之事?”

“正是!您老方便赐告祥请否?”

“没问题!”

“请!”

“请!”

裘宏便陪他们入厅就座。诸女便主动回避入内,侍女迅即入厅奉茗。

不久,裘宏已招待他们品茗。没多久,裘宏便先述花堡之役及唐全之死。

此蓝衣人正是唐门主人唐全之兄唐正,他听至此,忍不住叹道:“良葯苦口,忠言逆耳

矣!”

“是的!花堡之役,三名唐门高手突围南下,他们一报汛,唐门便号召二万余人与九大

门派血拼!”

裘宏便略述唐门一役。唐正不由听得连叹!良久之后,裘宏道:“据九大门派表示,唐

门剩下之人自动焚庄而亡,吾因而不知唐门是否另有存活之人。”

唐正道:“自作自受也!唉!”

“汝怎知此事?”

“吾由兵部李侍郎口中获悉此事之后,吾派小犬二人入宜宾查证之后,吾才辞官来此拜

访!”

“汝慾重建唐门?”

“不错!吾要展现正派的唐门!”

“很好!吾全力支持!”

“谢谢!请先安排吾向各派请罪!”

“行!”

倏见裘贵仁入厅行礼道:“参见前辈!”

唐正喜道:“久违啦!”

“是的!禀前辈,唐门主死前曾见过我,他叫我转告前辈,他表示不会让前辈失望!”

“唉!言犹在耳,却因贪婪而亡!”

“他身不由己呀!”

“只怪他逞强,唉!”

裘贵仁道:“唐珍姑娘以及她的三位嫂子和侄子女潜居于贵州及云南交界之民宅中。”

“当真?”

“是的!我此次见过她们!”

“太好啦!唐门多一份生机矣!”

“是的!她们托我取得各派之谅解!”

说着,他已望向裘宏。

裘宏点头道:“汝陪唐大叔遍访各派!”

“是!”

“它率汝赴何处?”

裘贵仁会意的道:“武当山下!”

“出了何事?”

“昭阳子率二千余人慾血洗武当派!”裘贵仁便略述经过。

裘宏吁口气道:“仇恨之力真可怕!吾见过昭阳子三次,想不到他险些毁掉武当派之数

百年基业!”

“是的!现场阵亡万余人,只剩一百余人活着哩!”

“真可怕!”

“是的!”

裘宏道:“汝可有协助武当派善后?”

裘贵仁点头道:“有,我送五百万两白银,另赠昭阳子之银票!”

“很好!汝二人明日就启程先访武当派吧!”

“好!”

裘宏向唐正道:“吾安排汝先赠各派三百万两白银,如何?”

唐正点头道:“感激之至!”

“客气矣!请各位先入客房歇息!”

“谢谢!”

裘贵仁便陪唐正四人入客房。

不久,他一返厅,裘宏便详加指点着。

翌日上午,裘贵仁便陪唐正离去。他们便沿途抄山路赶路。

这天下午,他们一到武当山下,立见现场已经复原,而且连坑洞也填补得平平整整哩!

立见一名道士行礼道:“恭迎施主!”

“免礼!掌门人在否?”

“在!刚在殿中!”

“谢谢!”

裘贵仁二人立即沿山道掠去,立听山门口传出当当钟声。不久,裘贵仁已遥见明泉子率

二人掠现,他便含笑掠去。

“参见公子!”

“免礼!且容我介绍一下!他是唐大叔,原在皇宫御医坊效劳,此次慾向各派陪罪!”

唐正道:“唐全是舍弟!”

明泉子为之一怔,裘贵仁道:“唐大叔昔年因为不满唐门作风而入宫,他慾端正唐门,

请各派能够支持!”

明泉子行礼道:“乐观其成!”

“谢谢道长!”

唐正行礼道:“感激之至!”

“盼施主能够言行合一!”

“遵命!区区心意,聊表赎意!”立见唐正送出一个红包,明泉子立即皱眉。

裘贵仁道:“道长接纳吧!”

“贫道贪财矣!”说着,他又收了红包。唐正便含笑申谢。

裘贵仁问道:“贵派皆已善后吧?”

“是的!改日再登门面谢!”

“客气矣!恕我们先告辞!”

“恭送公子!”

“不敢当!”二人便转身掠去。

好的开始,成功的一半。唐正为之大喜!他们便又前往嵩山少林寺。裘贵仁的面子有够

大,少林寺不但接受唐正的道歉及收下红包,更同意唐正重建唐门。

接着,华山、恒山、昆仑、崆峒、青城及衡山各派纷纷支持唐正重建正派的唐门及收下

红包。

这天下午,点苍派掌门人曹祥也同意此事,唐正不由连过申谢。他终于如愿以偿啦!他

便与裘贵仁申谢离去。

他们一看天色还早,便沿山区离去。

黄昏时分,他们已行近唐珍诸人住处,只贝屋中透出烛光以及飘出菜香,二人不由吸口

长气。

不久,他们已停在第一间木屋门外,立见一名少年匆匆入内,没多久,唐珍的大嫂已经

快步出来。

“恭迎公子!”

“不敢当!我介绍一下!他是……”

倏听一声“大伯”,立见唐珍由邻屋闪出。

她一入内,便上前一跪道:“请大伯作主!”妇人立即下跪!孩童纷纷前来下跪。

不久,唐珍的二嫂及三嫂也率子女前来下跪。

一直沉容不语的唐正方始沉声道:“起来!”

“是!”诸女立即起身。

少年男女及孩童也跟着起身,唐正便逐一注视四女,四女不由心虚的低头。

唐正沉声道:“汝这阵子已吃不少的苦吧?”

四女便默默点头。

唐正沉声道:“裘公子此次陪吾向九大门派请罪及各赠三百万两白银,各派已同意吾重

建唐门!”四女不由一喜。

唐正沉声道:“吾已向各派表示今后的唐门必是正派,汝等若肯配合始返堡,否则,任

汝等去留!”

四女纷纷表示同意。唐正点头道:“汝等能自行返宜宾吧?”

“能!”

“吾尚须赴别处,汝等自行返宜宾吧!”

“是!”

不久,唐正便与裘贵仁离去,他们便沿山路离去。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已经住入贵阳客

栈。他们便先沐浴更衣。然后,二人入前厅用膳。

膳后,唐正便邀裘贵仁入房,二人一入座,唐正便道:“吾不知该如何申谢!”

“客气矣!”

唐正取出一张纸道:“吾巧自大内发现‘缩地身法’,它是一套上等轻功身法,汝不妨

参练。”

“谢谢!”

“此身法源自道家心法,旨在以气驭风加速身法,汝朝此方向修练,以汝之条件,必可

速成。”

“谢谢!”

唐正松口气道:“吾直接返唐门一趟!”

裘贵仁含笑道:“家祖早已安排重建事宜,今该已有进展!”

唐正惊喜道:“谢谢!”

裘贵仁道:“家祖经由峨嵋及青城在四川置产甚多,今后就偏劳贵门代为管理宜宾之产

业。”

“乐意效劳!”

“谢谢!”

不久,裘贵仁已携纸返房。他一瞧之下,便大有心得。他便逐字的推敲着。

深夜时分,他已悄然离去,他便在山道上掠纵着。一回生,二回熟,不到半个时辰,他

已大有进展。他为之大乐。他又练半个多时辰,才返客栈歇息。

翌日上午,他向唐正辞过行,便含笑离去。他一出城,便掠入林中。

不久,他已似流星般掠于山中,不到半个时辰,他已遥见高竹村。

“天啊!这么快呀!”

他便放缓身形掠去。不久,他已欣然步入竹苑。立见常氏、花氏、常瑶及花仙女正在厅

中欢叙,她们乍见到他,他已含笑直接闪入厅中。二女便起身慾迎,他便含笑上前向二妇行

礼。

花氏含笑道:“大功告成啦?”

裘贵仁含笑道:“九派皆支持唐门!”

“太好啦!”

“爷爷仍在宜宾?”

“是的!他在本月初回来一趟,唐门已重建逾半!”

“太好啦!”

常氏含笑道:“三峡各船行自上月起,终于开始赚钱啦!”

裘贵仁含笑道:“挺快的哩!”

“是的!朝廷免赋,刺激各地商人加速投资,各船只之航次及运送因而提高不少,始能

赚钱!

“很好!”

“其实,若扣除这数个月来雇工清理航道之支出,早已赚钱,因此,今后可加速赚

钱!”

“有理!孩子们呢?”

“在书房习字!”

“太好啦!”裘贵仁便陪她们品茗欢叙着。良久之后,他才返房行功歇息。

呵呵笑声中,裘宏与常仁一起进入竹苑,裘贵仁便含笑出迎。

裘宏含笑道:“唐正已接下重建唐门工作,唐珍诸人亦已返宜宾,她们可在今年底住入

新屋啦!”

裘贵仁含笑道:“她们一定很高兴!”

“是的!唐正已先还三千万两白银!”

裘贵仁不由一怔!裘宏含笑道:“唐全之妻在火拼之前,已先派唐珍四女携走财物,她

甚至派人移走列祖列宗牌位!”

“她真设想周到!”

裘宏含笑道:“唐门女子皆精明!”

说着,他们已含笑入厅。常氏四女便迎他们入座。

常仁含笑道:“巫溪及巫山各店面收入皆增五成余。”

常氏喜道:“比前月又增加啦?”

“是的!每条船皆近满载哩!”

“太好啦!”

裘宏含笑道:“明年必可加倍成长!”众人为之一喜!

裘宏含笑道:“吾人捷足先登,致能完全享受朝廷免赋之优惠,各派必然也受惠不

少!”裘贵仁点头道:“各掌门人皆有此反映!”

“很好!他们今年底送来盈余时,汝就把贵州及三峡之收入一并交由他们继续置产!”

裘贵仁怔道:“我们的产业已经够多了呀!”

“无妨!此次集中买官地劈建田地,以增加粮源!”

“好点子!听说粮源一直不足哩!”

“正是!吾人目前已掌握近半之粮源,天下粮价因而稳定,吾打算自后年起使粮价回跌

两成!”

“好点子!”

裘宏含笑道:“吾人已不再靠暴利致富,吾人该平稳物价及增加一般百姓之收入,天下

始能太平!”

“有理!”

裘宏一转话题道:“吾慾征求各位同意一件事!”

说着,他已望向常仁夫妇及花氏,然后,他望过花仙女及常瑶。常仁五人立知此事不

小。

裘宏含笑道:“唐门昔年助吾人顺利经营三峡船行,唐正兄弟有意联姻,唐正此次又提

及此事!”

裘贵仁为之脸红。常仁阿沙力的道:“亲家爷作主吧!”

花氏含笑道:“吾同意!”

花仙女及常瑶也点头同意。

裘宏含笑道:“谢谢!吾近日率仁儿赴唐门提提此事!”

一顿,他含笑向花氏道:“据唐正表示,令尊已掌兵部!”

花氏喜道:“家父如愿以偿矣!”

“是的!”

花仙女道:“外公沾咱们之光哩!”

花氏含笑道:“是呀!”众人为之大喜!不久,常仁夫妇已欣然离去。裘贵仁便率二妻

入房。他一一搂着她们保证自己不会变心!花仙女二人为之春风满面。

第三天上午,裘宏便率裘贵仁离去。

“汝已练成缩地身法?”

“是的,速度提升二倍余哩。”

“很好!汝今后更方便赴各地矣!”

“是的!”

裘宏含笑道:“汝有意返居洛阳否?”

“有此必要!一来落叶归根!二来洛阳地理位置适中,颇方便各派来访及咱们赴各

地!”

“好!吾就在那建堡!”

“要不要建长安堂?”

“没此必要!吾打算在十年内出售所有的产业,届时,汝可率妻小云游天下,到处行善

矣!”

“太好啦!”

裘宏道:“吾人能够绝处逢生,又有此盖世财富,此乃上天所赐。汝须多加行善助人,

以回报天地!”

“是!”

“财富贵在够用即可,勿贪多!”

“是!”

“唐珍天生媚骨,汝可别因她而冷落另外二妻。”

“不敢!”

二人便沿山道边掠边叙。

这天上午,他们已在工地会见唐正,裘贵仁行过礼便含笑道:“今年底之前,便可住新

屋哩!”

唐正含笑道:“是的!”

裘宏含笑道:“已接收本城之产业吧?”

“是的!珍儿已列妥册,正与小犬三人逐家核对着。”

“很好!吾已安排妥亲事,烦汝转告珍儿!”

“好!谢谢您老!”

“呵呵!客气矣!”三人便边瞧工地边叙着。当天晚上,他们便与唐门众亲人在一座庄

院中共膳着。

不久,唐珍羞喜的向裘宏敬酒道:“谢谢爷爷!”

“呵呵!很好!委屈汝矣!”

“爷爷言重矣!”裘宏便欣然干杯。裘贵仁便逐一向唐正夫妇及三位嫂子敬酒。这段佳

缘因而搞定。

良久之后,众人方始欣然散席。

翌日上午,裘宏二人便欣然离去。他们便沿途拜访各派。裘宏更提前请各派利用盈余买

官地辟田,各派掌门人皆欣然答允。

这天上午,他们一返回洛阳,便直接逛街,不出一个时辰,他们已在山上觅妥建堡地

点。

于是,他们以双倍的价钱向地主买下土地,他们便雇工开始伐木整地建堡。

裘宏便留下督工,裘贵仁则赴其余各派拜访及委托买官地辟田。

他经由“缩地身法”赶路,果真节省大批时间,这天下午,他一会见裘宏,便表示各派

皆已同意。

此时,堡基已经立妥,裘宏亦已选妥六人负责建堡工作,所以,他欣然率裘贵仁离去。

他们便直接返竹苑,他们返竹苑之三天后,花仙女已生下一对子女,众人为之大喜。

又过六日,常瑶又生下一对儿子。

裘宏大方的又把一婴姓常,常仁夫妇大喜的连连申谢着。贺客为之川流不息。各式补品

不由堆满竹苑。

炮竹声中,崭新的唐门正式竣工启用,裘宏不但率众亲人到场申贺,九位掌门人也同时

到场,唐正为之既喜又感动!唐门诸女更是惊喜!众人便入厅品茗欢叙着。

当天中午,众人便享用荤素佳肴。席间,裘宏便宣布又添一名孙媳妇,裘贵仁便与唐珍

起身向众人敬酒,众人便含笑申贺着。

不久,六名骑军护送一车停于大门前,没多久,门房已率军士抬一个大匾入内,花氏不

由微微一笑。

唐正便含笑迎去,立见军士道:“奉兵部李大人谕,献匾申贺!”

“感激之至!”

不久,此匾已悬上正厅正梁上,果见兵部尚书李永泰敬贺之大匾闪亮的呈现着。六名骑

军及车夫迅被安排入座。

不久,花氏含笑道:“吾向家父提及此项喜事!”

唐正含笑道:“谢谢!”

气氛因而更加的热烈。良久之后,方始实主尽欢而散。

翌日上午,唐珍便与裘贵仁离去,他们更直接返竹苑。花仙女便吩咐侍女送唐珍之行李

入房。

当天晚上,竹苑内烛火通明,众人畅享佳肴。袁冲饱吃一顿之后,便先返房歇息。

裘宏含笑道:“宜宾之产业近况如何?”

唐珍答道:“逐月进步!上月净赚逾二百万两!”

“很好!船行生意还好吧?”

“四川地区之各船行在上个月净赚七十八万两白银。”

“很好!皆已买地吧?”

“是的!如今已掌握近七成之粮源!”

“很好!四川乃天府之国,是天下第三大粮仓,吾希望粮价能自后年初便下降两成!”

“不成问题!”

“很好!”

唐珍道:“爷爷何不把船行扩及淮河一带?”

裘宏含笑道:“武当派明年将介入淮河,让他们吧!”

“是!宜在三峡添客船一百条及货船三百条!”

“好!明年上半年完成此事!此事由唐门负责!”

“谢谢!”

“五年后,三峡船行全部交由唐门经营!”

“谢谢!”

裘宏含笑道:“吾人将在十年内售毕所有的产业,俾使财富由天下各地人士共享,汝等

也可清闲。”

“爷爷令人佩服!”

“呵呵!吾由绝处逢生,又有此基业,该知足矣!”

“敬爷爷!”

“呵呵!很好!”

二人便欣然干杯。裘宏含笑道:“洛阳新堡约可在明年底前完工,届时,咱们返居洛

阳,竹苑就辟为学塾吧!”

常瑶含笑道:“村民之福矣!”

“呵呵!这批村民够纯朴!”

“是呀!”

他们便边膳边叙着。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散席。不久,裘贵仁已进入唐珍之房中,只见

她已点燃一对红烛,房中也飘着怡人之香气,他不由一畅!

唐珍羞赧的道:“谢谢哥使唐门重见天日!”

“客气矣!大伯挺忙哩!”

“是的!建堡、管理产业及遴选弟子,此三件大事同时进行,难怪大伯会日夜忙碌!”

裘贵仁问道:“听说今后每月义诊三日,真的吗?”

“是的!大伯已指点炼成不少的葯物,今后将由义诊训练弟子,预计在三年内扩大此工

作十倍以上!”

“不简单!”

“唐门将以此方式展现新风格!”

“很好!歇息吧!”

立见她低头步入榻旁之更衣室。

不久,她已披袍而出,裘贵仁不由心儿一荡!她便先行上榻,裘贵仁便宽衣上榻。

不久,他轻轻一搂,她已顺势投怀送抱,他便轻吻细抚着。

不久,她的峰顶已经又肿又挺,他的体温亦转烫,她的胴体亦蠕动着。

裘贵仁边抚边忖道:“爷爷真行!她果真很媚!”

不久,他已把她剥光,立见她的亵裤已湿一大半!

她不但健美,而且热情,加上久识之爱意在如今引爆,所以,春潮便似三峡洪流般溢个

不停!

不久,他已欣然上马,她大方的迎宾纳客。

又过了好久,她已哆嗦不已!她嗯喔啊唉叫个不停!他乐不可支啦!他便改以“隔山打

牛”追杀着。

又过不到半个时辰,她已茫酥酥!她呻吟的一直唤哥!她泪汪汪着!她汗下如雨!哆嗦

的胴体为之更迷人!

她那泪眼为之更扣人心弦!又过不久,他终于送礼。两人终于水rǔ交融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