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二十章 立德立言又立功

作者:李凉

裘贵仁这阵子可谓艳福不浅,因为,他的三位娇妻默契十足的轮流与他夜夜快活,而且

每女皆热情十足!尤其唐珍更每次使他销魂。

他终于明白“只羡鸳鸯不羡神仙”之道理!他便由元月一日一直快活到二月底。

唐珍因而传出喜讯,常瑶及花仙女则经由花氏行功,早已绝育。她们便继续陪着老公快

活。竹苑为之夜夜春浓。

不过,她们在白天皆专心指点诸子练武及识字,尤其花氏及常氏更天天忙得大乐!常仁

则由袁冲陪着出访各店面及船行。

朝廷免赋五年之德政在去年之第一年已经刺激天下的商人把握机会扩充生意,今年更是

冲刺之年。

尤其各派自去年晚秋之后,便把所赚的钱购官地辟建良田,而且是每月皆进行此项投

资。

大批百姓便受雇耕种着,优厚之工资使他们安心的工作着。

他们因而改善生活!他们的赠买力为之增强!商人们之收入因而增加!大家在大喜之

中,纷纷寻找商机。

各行各业为之忙碌及充实着。各衙的牢房为之唱空城计,各衙人员反而清闲!各吏更纷

纷做着“太平官”。

整个天下因安定繁荣,朝廷获讯之后,为之大喜!这天上午,裘贵仁率三妻及子女搭车

离开竹苑,他们便沿途游山水的享受他们昔年努力之成果。

这天下午,他们一到唐门,便受到热烈的欢迎。腹部已鼓的唐珍便似女皇般被三位大嫂

先恭迎入内。裘贵仁便率众与唐正诸人入厅。

唐正含笑道:“每月之民一直在增加哩!”

“很好!船行增加最多吧?”

“是的!每月皆有二成之增幅!”

“太好啦!新船已报到否?”

“本月初共增五百条新船!”

“咦!怎会增加如此多呢?”

“此乃吾之意,因为,需求太旺!尤其货船亟待增加!”

“太好啦!船员皆已找妥吧?”

“是的!自二月一日起,六万余名青年已在各船上学习,他们自本月初接新船后,已能

熟练的行船!”

“太好啦!这六万余人多来自何处?”

“多来自边城!譬如西康、青海、陕西、银川及归绥!”

裘贵仁怔道:“他们怎知来此工作?”

唐正含笑道:“此乃吾之安排,因为,吾在宫时,获悉这些地区有过剩之人力,而且,

居民日子也亟待改善!”

“太好啦!”

“由于另有近二万人企盼来此工作,吾将派人召他们入成都及重庆耕种,因为,此二处

正需要人力。”

“太好啦!”

唐正含笑道:“吾此次由此六万余人中挑选八百名青年,他们的可塑性甚高,日后将是

本门之支柱!”

“恭喜!”

“全仗汝助本门重见天日也!”

“不敢当!川人生活近况如何?”

“改善不少!全是汝之功也!”

“太好啦!我原本携五百万两慾助川人哩!”

唐正含笑道:“没此必要!以免养成他们之懒惰!”

“有理!贵州百姓不错了吧!”

“是的!他们改善最明显!”

“很好!”他们便品茗欢叙着。翌日起,裘贵仁便率妻小畅游四川。

足足过了二个月余,他们才欣然离去。

他们一返竹苑,立见袁冲与赵成含笑迎出。裘贵仁喜道:“赵大哥!你来多久啦?怎不

入川找我呢?”

赵成含笑道:“吾刚到一日!”

“又要售葯材啦?”

“是的!这回可售八个月!另有八千匹马!”

“行!何时交易?”

“下月十日上午,如何?”

“行!需粮否?”

“谢谢!去年大丰收哩!”

“太好啦!”

“听说汝已是天下首富?可喜可贺!”

裘贵仁含笑道:“谢谢!入内再叙吧!”

“请!”三人便含笑入厅就座。诸女便率子女入房。

袁冲道:“阿仁!俺这回在三峡沿岸各店面听人说汝是天下首富,是不是真有此事

呢?”

裘贵仁含笑点头道:“是的!那些人在嫉妒吗?”

“不!他们皆认为汝是大好人,汝该有此福报!”

“谢谢!”

赵成含笑道:“汝的确有此福报!”

“谢谢大家之助!赵大哥!上回葯材价格,每车是一百三十两白银,这回增加到一百五

十两白银,如何?”

“行!谢啦!马价就维持原价吧!”

“不!该涨!我曾向牧场争取此事!”

“谢啦!”

“小事一件!大家过得好些了吧?”

“是的!自去年起便增加一百余顷田地种植葯材,若无天灾,五年后便可每月皆进行交

易!”

“太好啦!”

赵成含笑道:“吾知道汝很忙!汝今后就派人到千里坪交易,吾一定安排妥当!”

“谢啦!我会在下月初率人与你见面!”

“行!”

“我们将在今年底之前迁入洛阳,今后,可得麻烦大哥多跑些路啦!”

赵成含笑道:“太好啦!吾可以多逛些地方!”

“谢啦!”

他们便品茗欢叙着。当天晚上,三人便畅饮美酒佳肴。袁冲在酒足饭饱后,便先返房歇

息。

赵成含笑道:“承蒙汝挑一子承继吾家香火,吾今后可以安心的出家,吾不知该如何申

谢!”

“小事一件!我日后会公平分配财产给每位子女!”

“谢啦!”

“小事一件啦!”

二人便边饮边叙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息。

翌日上午,二人便一起离去。

这天上午,他们一起进入唐门,裘贵仁便介绍唐正与赵成认识,不久,他便道出赵成之

来意以及他的计划。唐正便欣然同意由其长子唐德负责交易。

于是,他召唐德出来介绍着。当天中午,他们便畅享酒菜。之后,赵成便先行离去,裘

贵仁便与唐正父子密商着。

不久,唐正父子已明白此交易乃裘贵仁之主要财源,于是唐德便与裘贵仁欣然离去。

他们便沿着三峡与各商家安排着。唐正则派人调派马车备用。

十日后,袭贵仁与唐德已经安排妥善葯材之事。于是,裘贵仁便赶向银川牧场。他一会

见东方阳父子,便道出来意。

东方阳父子一听又一条财源,不由大喜!他们便边用膳边密商着。

翌日上午,裘贵仁已先欣然离去。他便先赶到唐门,唐正便表示已安排妥车队。

裘贵仁一见日子已近,便留在唐门。

翌日上午,唐正便率三十名大夫在广场之篷中同时替人诊疾,另有一百四十人则在另一

篷配葯。

此外,另有六十人在旁递茗招呼着。这三十名大夫乃是裘贵仁在宜宾八家葯辅之大夫,

配葯之人则是葯铺人员及唐门弟子。

唐正之妻及次子亦在场配葯。

裘贵仁不由瞧得大喜!他便与等候诊治之人聊着。他由他们之症状问到家计,他便轮流

询问着病患们。

黄昏时分,先后已有二千余名病患接受义诊及取葯离去,裘贵仁也确定川人多已改善生

活,他便各赏大夫及配葯人员一个月工资。

翌日上午,唐德一返唐门,裘贵仁便安排着。

第三天上午,他们已经率车队离去。他们便沿途会合所雇之车队。

这天上午,他们一抵达千里坪,立见赵成和东方彬迎来,他便与唐德上前办理交易。

不久,东方彬已先申谢率众驱马离去,裘贵仁便另赠赵成三万两银票。

不出半个时辰,唐德已率车队离去。

赵成便吩咐车队先启程,他便与裘贵仁到里外之酒肆畅饮。

不久,赵成道:“达赖及班禅喇嘛将在中秋前后入中原宫中参见皇上,同时表达申贺皇

上登基之意。”

“太好啦!你会同行吧?”

“不会!只由四大天王及八大金刚陪同!”

“我想邀他们聚聚哩!”

“他们一定会向汝申谢!”

“太好啦!他们订妥时间否?”

“他们将在十月初入宫,约留宫中一个月。”

裘贵仁道:“我会去宫中见他们!”

“太好啦!吾会转达此事!”

“谢啦!我会在十月底入宫!”

“好!”

二人便畅饮欢叙着。良久之后,二人才欣然道别。裘贵仁只飞掠盏茶时间,已会合唐

德,裘贵仁便沿途指点细节。

这天上午,他已送唐德押船队运送葯材离去。不久,他已先飞掠到各渡头叮咛妥再折返

竹苑。

他们此次由自己的店面销售葯材,而且又降价一成,并严格规定各葯商必须降价一成。

葯商们一见有利可图,当然乐意配合。不出十二天,唐德已售空葯材。

翌月十日,他率其弟唐远及六十名弟子到千里坪进行交易之后,便迅速的押送车队离

去。

他们一送葯材上船,便一起出发。

唐德便率船队直接驰到巫峡下游,再沿途送葯材到上海,唐远则由源头一直销售而下。

他们因而节省三日之时间。

翌月,他们更兵分六路的运售葯材,他们而而又节省两日的时间。

唐德兄弟便每月把售葯材之钜额收入沿途托各派买地辟田,他们因而忙得不亦乐乎!唐

正更是每月在各地买三千万两之官地辟田。

七月六日上午,裘贵仁在贵州收妥这段期间之各产业所净赚之钜银之后,他便把它交给

唐正。

唐正便又买地辟田,他更安排五万名边关青年耕田地。

由于他们自去年便一直托各派买地辟田,所以,九月收成之后,他们的粮收足足增加三

倍以上。

他们便率先把粮价下降一成,天下百姓为之欢呼!裘贵仁便倍受歌颂!八月底,洛阳裘

家堡美仑美奂的完工啦!裘宏便各赠工人们一个月工资。

他更宴请工人们。

重阳时节,裘贵仁率众亲人在城隍庙及二坟前恭敬的祭拜之后,便把祭品赠送村民们。

翌日上午,他便率众亲人及袁冲离村,村民们总动员的列队恭送!不少人更依依不舍的

拭泪着。他们便直接经过湖北进入河南地面。

这天下午,他们已欣然抵达堡前,立见三百名青年男女列队恭迎。裘宏更与少林及武当

掌门人在厅中品茗。裘贵仁便率众人入堡。

不久,他已入厅向三老行礼。二位掌门人便含笑申贺着。他申过谢,便陪他们品茗欢叙

着。花氏及三女则率诸童及诸亲先入房。

三百名下人便搬行车入各房。

袁冲则笑哈哈的在堡内外掠纵着。

他乐得掠上屋顶哈哈大笑着!此堡不但可容纳五千人同时居住,更有三千个房间专供僧

道尼等出家人居住,另有素食招待。

通往裘家堡之山道不但又宽又平,沿途更有多处凉亭可供人歇腿及赏景,可谓设想周

到。堡中更随时备有大批素菜材。

第三天上午,河南巡抚已率大小官来访,裘贵仁不仅接待他们入厅,更询问现况。

不久,他捐三千万两在河南修桥铺路,他更捐建三百家学堂。

此外,他更托各衙雇人整治河川。

诸吏为之大喜,因为这些皆可添他们的政绩呀!裘贵仁办妥这件善事,便率妻小上山祭

坟。

然后,他天天陪三妻畅游。他们所到之处,皆受人欢迎及注视着。

十月底之上午,裘贵仁已单独北上,他飞掠半个多时辰,已到宫前。他尚未报告,侍卫

已向他行礼请安。他答过礼,便登轿入宫。盏茶时间之后,他已被送到兵部尚书府,李尚书

便自大厅迎出。

他便上前行礼道:“参见外公!”

“免礼!汝可真守信!喇嘛们今晨尚在念汝哩!”

“他们已入宫近月啦!”

“是的!太上皇礼遇他们,他们又百般推崇汝,皇上有意邀汝入官或治理洛阳,汝是否

愿意?”

“谢谢!我志在天下!”

“好!汝就明确表态想吧!”

“好!”

“天下果真已繁荣?”

“是的!我每月皆投资及雇用大批人,已带动热潮!”

“很好!汝先放妥行李,再随吾人殿吧!”

“好!”

他便陪裘贵仁入客房放妥行李。

不久,二人已搭轿离去。

首先,他们先叩见星上,皇上愉快的招呼他入座及品茗,不久,皇上已垂询天下现况,

裘贵仁便详加叙述。

皇上为之龙心大悦道:“朕天下靠汝提振矣!”

“不敢当!全仗皇上免赋之恩呀!”

“朕心中有数!汝可愿入仕?”

“谢谢!草民在天下各地效劳,既心安又具效果!”

“汝替朕治理洛阳吧?”

“不敢!草民须常赴各地,不宜入仕!”

“汝如此忠心,朕该如何赐汝呢?”

裘贵仁道:“草民知足!”

“不妥!朕非赐不可!”

“这……”

李尚书道:“启奏皇上!粮价及粮源攸关万民甚巨,小孙戮力买地增产,可否在复赋

后,稍降粮赋?”

“准降粮赋!”

“叩谢皇恩!”

“平身!”

“谢皇上!”

皇上道:“这样吧!天下官地廉售与汝,汝妥加运用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立德立言又立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