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 二 章 旷世奇福荫上身

作者:李凉

夜深人静,裘贵仁单独掠于官道上.归心似箭的他并未发现自己已身法如闪电,他更未

想到自己怎么未再气喘以及慾咳。

破晓时分,他已经溜向客栈房中。

他一关妥门便行向榻前。裘宏低声道:“回来啦!”

“是的!”他便主动低声叙述经过,裘宏不由听得满脑子的问号,他一说完,便掏出二

盒银票及碎银。

裘宏道:“放入包袱,歇息吧!”

“好!”裘贵仁便把财物放入包袱,他一脱靴,便甩掉外衣裤上榻。

他一躺下,不由呼口长气。倏觉胸口有一物在动。“爷爷,它……它在此!”

“何物?”“蛊!它在我的胸口。”

裘宏喜道:“当真?汝破指吞过血啦?”

“是的!”

“汝确定它在胸口?”

“是的!它还在动哩!”

“它可有吸咬汝?”

“没有!咦?它静下来啦!”

“休慌!好现象也!”

“是!”经此一来,二人已皆无睡意。

不久,袭宏问道:“汝在返此途中,它皆静伏乎?”

“是呀!我沿途掠纵,它一直没反应哩!”

“喔!汝可有咳嗽?”

“这……怪啦!我赴高竹村时边掠边咳。回来时,却未咳哩!”

“嗯!关键在于它,它今夜也吸咬过汝之胸口吧?”

“是的!他也跳跃不已哩!”

“难为汝矣!”

“爷爷!它为何跟着我呢?”

“吾也不大明白!”

“会不会与我破指吞血有关呢?”

“或许吧!汝别管这点,汝志在复原呀!”

“是的!我该怎么办?”

裘宏低声道:“汝先行功试试。”

“好!”裘贵仁便起身盘腿而坐。

他一吸气立觉“气海穴”一颤,胸口之物也跟着移动,不过,并未吸咬他,他紧张的急

忙收功。

“怎么啦?”

“气海穴发颤,它在移动!”

”足见它暂不适应汝之行功,歇息吧!”

“好!”裘贵仁只好躺下。

他立觉胸口之物稍移动便静趴着。他了无睡意。他便关心着胸口之物。这是正常现象,

任何人皆会如此做呀。

哪知胸口之物却持续静趴一个多时辰,裘贵仁一见天色已经大亮,旅客已先后离去,他

立即起身。

裘宏道:“续住三日!”

“好!我去告诉掌柜!”

“预付钱,以免他多心胡猜。”

“好!”裘贵仁便下榻整装。

他便自包袱内取出二块碎银离房。不久,他已续订妥三日房间。

小二更跟着他送入洗漱用具。他便替祖及自己漱洗着。

接着他吩咐小二送入早膳。他为避免刺激胸口之物,他不但不敢吃辣、熟、酸等刺激性

食物,他更小心的细嚼慢咽着。哪知,胸口之物一直趴着。

若非他一直注意,他根本不会察觉它的存在。

膳后,他便吩咐小二收走餐具。

他一想起那两盒银票,便打算取出它们清点着。

他刚打开一盒,立见最上面之银票金额为“黄金一万两整”,他怔了一下,不敢相信的

拿起它注视着。

不错!它正是一张一万两金票。这是他埋尸取财以来之最大额收入。却见盒内最上方之

银票也值一万两黄金。

他不敢相信的拿起它注视着。裘宏一听他的呼吸急促,便问道:“它在吸咬啦?”

“不……不是……”

他便附耳低声道:“爷爷,我咋夜所取回之二盒银票,其中二张皆是一万两金票,我再

瞧瞧其余的银票。”

“好!”裘贵仁便拿起其余的银票瞧着。不久,他的呼吸更促。他为之双手连抖。他的

苍白脸色出现红霞。因为,其余的银票皆是一万两金票呀。

不久他便清点张数。

“天呀!三十一张,我有三十一万两黄金啦!”他忍不住向祖报喜。

裘宏含笑道:“镇定!”

“好!”他便放妥金票及打开另一盒。却见第一张银票便值黄金五万两整。

他不由亢奋的人中溢汗。他为之心跳加促。他俩取出盒中之银票瞧着。

却见它们共有二十八张,每张之金额各为一、五、十万两黄金,他不敢相信的双手连抖

以及额上溢汗。

他便又瞧过每张银票,不错!铺号完整,金额无讹。他一统计之下,竟有一百五十万两

黄金。

他忍不住向祖报喜,裘宏喃喃自语道:“谢天谢地,裘家熬出头啦!”

“是呀!真令人惊喜!”“收妥它!”

“好!”裘贵仁便把二盒包入包袱中。

不久,裘宏道:“咱们就定居高竹村吧!”

“爷爷为何如此安排?”

“该村是汝之幸运处呀!”

“有理!我的身子已好转,又添此横财,它确是我的幸运村。”

裘宏低声道:“汝更可继续利用二坟。”

“是呀!今日即启程吗?”

“不急!汝静歇三日,瞧它有何反应?”

“好!”于是,裘贵仁欣然上榻躺妥。

他亢奋之至!

他久久毫无困意。良久之后,他才悠悠入眠。裘宏则早已向周公报到啦!

这天上午,袭宏及裘贵仁搭车进入高竹村不久,他们便在食堂前下车,再进入食堂向店

家询问着。

店家道:“据我所知,村中并无人慾售屋哩!”

却见其妻道:“不知员外还卖不卖竹苑?”

店家啊道:“对喔!员外在前年曾慾卖竹苑哩!”

“问看看吧!”“好!”于是,店家陪裘宏二人离去。

盏茶时间之后,他们已来到华丽的常家大门前,店家便向门房道出来意道:“你进去问

问吧!”

“好!”门房便匆匆入内。

不久门房已邀他们入厅。

立见常仁含笑在座道:“请坐!”

店家受宠若惊的道:“谢谢员外,这位老爷子慾在此买屋定居,小的记得员外慾出售竹

苑,便带他们来瞧瞧!”

常仁点头道:“庄院闲置太久,反会朽败!”

“是呀!”常仁向裘宏道:“您老慾在此定居?”

“是的!小孙来过此地之后,身子已好转不少。”

“原来如此,先瞧瞧竹苑吧!”

“好!”于是,四人一起离去。

竹苑位于常仁府右侧不远,它果真内外遍植翠竹,配上房舍,裘贵仁只瞧一眼,便心生

喜欢。

他便牵祖内外走一遍。良久之后,常仁阿沙力的以一千两白银售庄,袭贵仁凑了十二张

银票及白银,才凑全一千两白银。

这笔交易便顺利的完成。

午前时分,裘宏二人一入食堂,裘宏便申谢及送一锭白银,店家喜出望外的客套数句,

方始收下。

他们夫妻俩便煮妥菜饭送上桌。裘宏二人便欣然用膳。

他们一返竹苑,立见数十名男女已含笑捧物站在大门前,其中一妇便是裘贵仁在端节途

中所遇之人。

立见众人迎来申贺送礼。

裘宏笑呵呵的道:“谢谢大家!”不久,他们已与众人入内,众人放妥物品,便自动协

助打扫各地.裘贵仁便跟着整理着。裘宏另有盘算的坐在椅上。

黄昏时分,竹苑内外已经焕然一新。裘宏便含笑申谢。众人又申过贺,便欣然离去。

裘贵仁含笑道:“这批人真热心!”

“嗯!汝明白入城买礼品回赠他们。”

“好!”“寝具尚能使用否?”

“可以!”“今午皆已洗过。”

“很好!瞧瞧他们送何物?”“好!”

不久,他已瞧见村民所赠送之物品皆是一条条的黄色物品,裘宏一摸之下,便含笑道:

“笋干,事事顺利之兆也!”

“原来如此!她们挺有心的!”

“嗯!明日买肉脯回赠他们。”

“好!”

不久,裘贵仁便又牵祖入食堂用膳。膳后,他们便返竹苑。

“爷爷!我们终于有落脚地方啦!”

“嗯!但愿汝能在此复原。”

“爷爷它一直不动哩!”

“顺其自然吧!”不久,裘贵仁已提井水入房替祖及自己净身。

然后,二人欣然歇息。他一见四下无人,便施展轻功掠去。这回他确定自己的轻功大有

进步啦!

天亮不久,他已经入城。他边探听边买半个多时辰,他不但已买妥三十七份肉脯、香

肠,他另替自己及祖买妥衣物。此外,他也买妥棉被、被单、枕头等寝具。

然后,他雇一车运送它们离城。店家一大早便遇上如此阿沙力的孩童前来购物,他们在

大乐之余,皆“童叟无欺”的售物。裘贵仁毫不在乎,因为,他身拥重金。

他运物一返花苑,使申谢及付过车资。

车夫热心的帮他搬物入内,不过车夫的双眼却沿途瞟过不停,显然车夫正在打“歪点

子”。

俗话说:“一样米饲百样人”,车夫一见这位又瘦又干的孩童单独买如此多物品及雇

车,不由心生好奇。

不久,他一见厅中另有一名盲翁,便心生歹念。他便边搬边张望着。

不久,裘贵仁一见车夫在张望,他不由忖道:“他在欣赏庄景,还是在打坏主意呢?他

该不会是坏人吧!”

裘贵仁自幼之坎坷,加上其祖之调教及告诫,使他对陌生的人事地物皆抱持怀疑及小心

之态度。

他又暗中注意不久,便研判车夫在打歪主意。于是,他们一搬妥物品,他便申谢及另赏

一块碎银。

哪知,车夫一看他如此大方,反而更贪心。车夫认为自己已遇上大肥羊啦!

他便故意驾车离去。不久,他驾车入岔道,便系马于竹旁。然后,他匆匆前往竹苑。他

一近竹苑,便绕向后院。

不久,他已攀墙入内,他一见院中没人,便向前行。

没多久。他已经进入大厅。

因为,他看见盲翁独坐于厅中。他俩快步上前沉声道:“献出财物,否则……”

裘宏却从容道:“汝是临时起意慾劫财吧?汝以为盲翁及孩童可欺,汝因而决定动

财?”

车夫上前按往裘宏之右肩及扳手道:”少废话,献财!”裘宏却滑溜的翻腕倒扣住车夫

的腕脉。他略使劲,车夫便半边麻疼。车夫便咬牙捣出左拳。

裘宏虽盲,却迅速的扬掌扣脉及使劲。车夫啊叫一声便无力的跪下道:“饶命!”

裘宏便松手拿起几上之二锭白银塞入车夫的

右掌道:“下回勿再做如此糊涂事!”

“我……我……”裘宏松开双手道:“去吧!“车夫脸儿一红,便放下白银匆匆离去。

裘宏吁口气道:“此人还可救!”

不久,裘贵仁匆匆返大厅道:“那人来过否?”

“来过又走啦!”裘贵仁笑道:“他这回踢到铁板啦!”

“嗯!汝能如此小心,很好!”裘贵仁便又拎走肉脯及香肠。他方才向祖略述车夫可疑

之后,便出去赠礼,如今他一听车夫已受诫离去,他便欣然送礼。

不出一个时辰,昨天前来申贺及协助之人皆已经接到肉脯及香肠,他们惊喜的申谢着。

裘宏二人便在高竹村奠妥人缘。那名车夫羞渐离去之后,便匆匆驾车离去。

车夫的人生观为之扭转。他姓石,名叫进财,他世代居住于巫溪城中,他上有双亲,下

有二子二女,完全靠他驾车维生。他因而被生活重担压得象龟孙。他因而羡慕及嫉妒别人之

富乐。他因而常在做发财梦。他今天劫财受制之时,不由又悔又怕。

裘宏不但不罚他,而且赏银,他为之悔悟及感激。

翌日上午,裘贵仁又入城买妥香茗及厨具。

裘贵仁故意找了一阵子。才雇用石进财之车返村。

这回,石进财不但协助搬物,更不取车资.他更匆匆驾车离去。哪知不久,他已发现怀

袋怪怪的,他掏袋一摸,立即摸到一锭白银,他不由充满惊喜以及感激。

从此,裘贵仁只要入城购物,便雇石进财之车。

别人是不打不相识,他们却是不劫不相识的结识。

五月十五日晚上,圆月当空,裘贵仁陪祖在前院之亭中品茗不仪,裘宏突然吁口长气。

“爷爷有何吩咐?”

“它仍然不动平?”

“是的!我很想行功试试。”

“汝已逾七日未咳吧?”

“是的!精神也挺佳的!”

“既然如此,就保持现状吧!”

“好!爷爷,咱们去见死要钱吧?”

“汝关心吾之视力乎?”

“是呀!我们已有能力治爷爷之眼呀!”

“嗯!吾若复明,不但不会拖累汝,尚可授武。”

“是的!不直让那畜生逍遥太久。”

“好!汝明日雇石进财之车,咱们上一趟黄山吧!”

“好!”裘宏便轻声吩咐着。

经此一来,二人又品茗不久,便返房歇息。

破晓之前,裘贵仁便施展轻功掠去,天亮不久,他已到石进财的家前。

没多久,他又交给石进财三锭白银。石进财欣然申过谢,便入内告诉亲人。

不久,他已携包袱驾车送走裘贵仁。他们一到竹苑,裘贵仁便入内取包袱及扶祖上车。

不久,石进财已欣然驾车离去。

黄山因为黄帝与广成子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旷世奇福荫上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