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 三 章 恶人自有恶果磨

作者:李凉

深夜时分,一道金光飞出包袱,便直接出厅。不久,它已腾空射飞下山。

死要钱呼口气,便匆匆入厅。他引亮烛火,便小心的打开包袱。

立见二个瓷瓶已破,瓶中之葯粉已呈灰色,死要钱不由恨恨的道:“畜生!吾之财源已

失去大半矣。”

原来,此二瓶葯便是死要钱以一百余种珍贵葯材苦练三年而成之“保命散”,它可治百

病。

死要钱昔年配四瓶“保命散”,他每次只以一小匙“保命散”配葯,便奠定他的神医地

位以及财源大进。

今天可说是死要钱最难忘的日子。用为,他今天受足惊骇!

他原本大厅悠哉的品茗,当他乍见一遭淡金光时,那道金光已经射入他的胸衫以上及钻

入里面。他不由骇啊一声!他不由跳起及匆匆解衣望着。却见那道金光已经不见。

他怔了一下,便取出敌匕及袋中之物。赫见淡金光自他的那瓶毒粉内射出。

他骇啊一声,便奔出厅外。

因为,他乍忆起苗族之蛊呀!他一奔出,三名下人也惊呼跟出。

他一回头.立见现金光已经迫近。

他骇呼一声,立即摔倒。他当场便摔昏。

当他被掐醒后,便匆匆支退裘宏二人。他一见蛊不在,使人内挖出瓶。

此瓶内装剧毒,他专以此毒配葯粉及淬匕护身。

当他一见瓶口之小孔时,他立知蛊在瓶中吸毒。

所以,他匆匆取走财物。哪知葯味竟引来蛊。哪知,蛊竟已吸光保命散之粉精华。他生

闷气一阵子之后,便开始善后。

他知道蛊不会再返,他便先放妥财物。然后他彻夜清理残毒。那道金光一飞下山,竟直

接飞向南方。

不久,它已飞入高竹村城隍庙后之右坟中.裘宏二人完全不知此事。

翌日上午,他们准时到死要钱往处外。死要钱便先切脉及翻视裘宏双眼。

不久,他沉声道:“汝双眼之毒已存留太久矣。”

“此事该难不倒汝!”

“汝之眼膜受损太久矣!”

“直言吧!”“吾仍收十万两黄金!不过,汝必须耐心上葯,半年后,汝必可复明,不

过,视力必会大大不如从前。”

“汝当真有此把握?”

“不错!”“汝半年后,若仍失明,可来此索金。”

“行!”于是,死要钱取出一瓶及评述用法。

裘宏便向裘贵仁轻轻点头。

裘贵仁便上前递出一张金票。

死要钱详视过金票,便点头道:“请!”裘贵仁便收妥瓶及扶祖离去。他们一下山,便

搭上石进财之车。

裘宏道:“先上葯。”说着。他已仰躺着。裘贵仁便以包袱垫上裘宏之后脑。

他一启瓶,便掀开裘宏之右眼皮及小心的浇上葯料。

不久。裘宏之双眼皆已浇上葯粉。

“感觉如何?”

“果真是凉凉的!走吧!”石进财便缓缓驱车驰去。

裘贵仁便在沿途每日替祖上葯三次。

这天下午,他们顺利的返回竹苑.裘宏便又赏石进财一块白银。石进财大喜的申谢离

去。石进财此趟远行,不但吃得好又睡得饱,而且净赚六十两白银,这是他今生的最大一笔

收入哩!

他为之大为感动。裘宏经过沿途之上葯,他迄今虽然仍瞧不见景物,不过,他清晰的感

受到双眼视力已缓缓的复原著。他便在庄中宽心上葯着。

这天裘贵仁低声道:“爷爷,它不在啦!”

“唔!多久的事?”

“它自从在黄山离去后,一直未返。”

“汝行过功否?”“没有!”

“痴!试试吧!”

“好!”裘贵仁立即吸气行功。

裘宏便搭上他的右腕脉。功力乍涌,裘宏的指尖已经麻疼。

他不由骇喜的收手道:“奇迹!”裘贵仁更惊喜的匆匆沉气收功。

“爷爷功力强得要命。”

“定神行功,越久越佳!”

“好!”裘贵仁便又吸气行功。他立觉功力似长江浩水般运转着,它虽然强大,却未使

他似以前般疼闷慾咳,他为之暗喜。

他便专心行功着。当他行功一周天之后,他不由连连排气。“响屁不臭臭屁不响”,裘

宏居然嗅到香味哩!他不由又诧又喜。他便自行入座斟茗而饮。

不知不觉之中,天色已黑,裘宏一见爱孙人在入定,他虽说饥饿,但仍然含笑端坐及饮

着冷茗。

他知道苦日子已经过去啦!他欣然迎接光明的未来。

又过良久,他方始摸索出房。他在后院方便之后,便摸索入另一房中。

不久,他已上榻歇息。这夜,他睡得又香又甜。鸡啼声中,他便摸索下榻。他尚未进入

爱孙房中,立听爱孙啊叫一声。

他急忙问道:“出了何事?”

“我……我……”“究竟出了何事?”

“我长……长大了!”

“长大了?”

“嗯!衣裤全破啦!”

“会有此事?”裘贵仁便匆匆前来扶祖。裘宏果然碰到有力的手臂。

他一握臂,便喜道:“汝果真长大啦!”“是呀!”裘贵仁便牵祖之手摸上自己的头

顶。

裘宏喜道:“汝己这么高啦?”

“是呀!”

“呵呵!生命大暴发矣!”

袭贵仁却窘得不知所措。因为他的衣裤全破,其余之衣裤皆穿不上身啦!

他便先扶祖入房。“汝先穿吾之衣裤吧!”

“啊!好点子!”裘贵仁便启柜取出衣裤穿着。

“挺舍身哩!”“很好!”暂勿买衣裤,汝可能还会长大。”“是!”不久,他已替祖

及自已漱洗。然后,他先替祖上妥眼葯。

他便欣然入厨炊膳。他忍不住的又摸又瞧自己身子。他炊妥膳,便进入房中陪祖用膳。

裘宏含笑道:“继续行功吧!”

“好!”裘贵仁便欣然上榻行功。

裘宏默听不久,便含笑忖道:“够强,够倏长,很好!”他便入另一房中歇息。

裘贵仁一直行功到翌日鸡鸣,方始收功下榻。

他立觉衣裤管已短。

他确定自己又长大啦!他不由大喜。他便匆匆离房。

“爷爷,抱歉!饿了吧?”

“无妨!可有再长大!”

“有!约又高一寸余,衣裤也窄啦!”

“很好!多行功数日吧!”“好!”

这天上年,裘贵仁入村购物,沿途之村民皆好奇的望着他,他不愿多费chún舌,便直接购

物返家。

他整理妥物品,使开始行功。

因为,他发现自己仍在成长哩!

这夜,他正在入定,倏听咻声,他尚未收功,便有一物入耳,他心知蛊又入体,他不由

吁气先行收功。

这回,他感觉到它停在脐下之“气海穴”。他不由暗怔它之改变。倏沉“气海穴”已胀

得令他难受。他只好吸气行功疏散这股胀气。他的功力便被这股胀气推得运转不已,他更是

频频排气。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汗下如雨。

他好似坐在火炉般燠热。

他只能不停的行功。

此时,那只蛊仍在溢出体中之气。因为,它最近吸收太多的气啦!

它的主人是苗族巫师之孙女,它可说是一只品种优秀之蛊,何况,它另有盖世之空前奇

遇呢?

常仁之祖常福当年在云南担任一位九品县令,他满腔抱负,却被分发到鸟不拉屎的云

南。他为之泄气。他为之郁年。

知府见状,便派他安抚苗族。他干脆与苗人饮酒着。

他原本相貌清秀,又是朝廷命官,立受欢迎。不出半年,巫师之孙女已在踏月宴上挑中

他。她主动献身。他顺势而上的快活着。巫师为之大喜。他们便结为夫妇。

不出三日.巫师已带他进入一个荒洞。他赫然发现洞中有大批的珍珠、玛瑙、钻石。

他险些乐昏。巫师使劝他辞官售宝享福。

他早已厌弃仕途,立即辞官。不出二个月,他已成自由身。他便一批批的售宝。

不出二年,他已售毕珍宝。他便赠苗人三百万两黄金。他便携爱妻及一对子女返乡。他

因而倍受乡亲之爱戴。

他不但建庄立院,他更在巫山及巫溪城中买下店面及田地。其妻却由蛊发现一处绝佳地

气。

他瞧过现场,便赴苗族邀来巫师。

巫师详堪一个月余,便妥加安排。

巫师便以古传巫术聚气于地下及预制二个水晶棺,他更在棺旁按五行方位放置宝贝聚集

地气。

巫师之孙女则夜夜役蛊离体。

此蛊便到处吸食毒物之血气。他们如此大费周章,慾使蛊延寿。他们志在绵延常家之香

火。所以,常福交代每个子孙皆须在每年重阳书号时把一碗自己的血送到坟后供蛊吸食以增

强感应。

常福更严禁子孙破坟。

常福之妻尚未断气,常福便在深夜进她入棺及埋妥。那之益便在女体中仗地气而活。

后来,常福尚未断气,其子也在深夜埋妥他。那只蛊因而一直活着。它每感应到至毒至

补之气,便会出来吸收。

所以,裘贵仁才会无心引它入体。它在裘贵仁的体中吸气不久,便发觉血气不顺及中

断,所以,它频频跳跃,裘贵仁才会疼得死去活来。

它却因而震踢开裘贵仁堵塞之经脉。它吸过瘾之后,便如昔般蛰伏着。

它体中之气因而与裘贵仁交流着。

天罡地煞五虎阴穴之至纯至阴之气因而淬炼着裘贵仁之经脉,他才会迅速复原大半。

它先后吸食雪貂至宝血气之后,裘贵仁为之受益。当它饱吸死要钱之至毒及保命散至补

之后,它便由金银阶阶直接晋升入金蛊阶段,它便返坟修炼。

坟中之地气便使它加速完成淬炼工作。

一百余年来之各项至毒至宝使它发胀。

所以它把它们吐人裘贵仁的体中。

裘贵仁此时好似一批批的高手灌功入体。所以,他才会排气及发汗。他经脉中之残余淤

气便在此时被排出。他源源不绝的增加劲气。

破晓时分,金蛊才飞出体外。它便又返坟内享福看。裘贵仁却仍然胀得发汗不已。

天亮之后,裘宏便悄悄的离房。他已由爱孙的彻夜排气以及香味连连,他研判爱孙的功

力又大进,所以,他希望爱孙多行功几个时辰。他便自行摸索的漱洗及用膳。

翌日深夜时分,裘贵仁方使未再排气及发汗。他只觉飘飘如飞。他说不出的舒畅。

翌日破晓时分,他已经入定。裘宏便入厨自行烤食肉脯。

不知不觉之中,便又过三日,这天上午,便有人敲门道:“阿仁,你在不在呀?俺是周

大叔,俺送来一只鸡。”

裘贵仁便收功答道:“来啦!”他一下榻,立即止步。因为他发现衣裤皆破裂啦!他急

忙匆匆脱掉它们。他便启柜挑出一套较宽大之衣裤。哪知,他一穿上它们,仍觉甚紧。他一

拿起靴,立见已经无法入靴。他只好光着脚丫子缓步出去。

不久,他一启门,果见一名大汉倒提一只鸡站在门外,他立即含笑欠身行礼道:“谢谢

周大叔之礼。”

“你……你是谁?”

“我是阿仁呀!”

“不!不对,你别骗俺,阿仁呢?”

裘贵仁含笑道:“大叔,我真的是阿仁,我的病已经治好啦!所以,我才会一下子长这

么高呀!”

“有这种事?”立听裘宏道:“确有此事!”

“大叔请入内坐,我去扶爷爷。”说着,他已转身入内。大汉抓抓头,便瞪目入内。

不久,三人已入厅就座。

裘宏含笑道:“汝道出几件与周大叔有关之事吧!”

“有理!”袭贵仁稍忖,便含笑道:“大叔,我上回向大叔买菜时,大叔另送一把菜,

而且不收钱,对不对?”

“这……确有此事。”

“大叔上回还一直问我为何不吃辣,对不对?”

“对!你真的是阿仁吗?”

“是呀!我上回已长大,我去买菜时,大叔还一直瞪我哩!”

“天呀!你果真是阿仁?”

“是的!我已复原啦!”

“太好啦!恭喜!恭喜!”

“谢谢大叔。”大汉脸红的道:“你比俺高大,别叫俺大叔啦!”

“应该的呀!”

“不!不妥!你几岁啦!”

“快十九岁啦!”

“俺才二十八岁呀!叫俺大哥吧!”

“好!谢谢周大哥!”

“哈哈!太好啦!俺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说着他已匆匆离去。

裘贵仁不由欣然一笑。裘宏含笑道:“汝马上就有得忙啦!”

“爷爷,我找不到宽大的衣裤哩!”

“呵呵!下午再入城买吧!”

“好!”没多久,便有六位男女奔来。

“天啊!你当真是阿仁呀?”

“是的!高大婶!”

“天呀!真令人不敢相信。”现场不由一阵惊喜声。

不久便又有一批人赶到。裘贵仁便似“动物园”中之动物被人观赏及惊叫着,竹苑不由

呈现前所未有的热闹。

足足过了大半天,人群方使先后散去,裘贵仁便入内炊膳。裘宏却含笑忖道:“仁儿已

复原,吾只要复明,便可以授武及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恶人自有恶果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